• 神棍稱霸世界/重生之神算天下上一章:第70章
  • 神棍稱霸世界/重生之神算天下下一章:第72章

她趴過去,仔細地端詳著那白頭發,略帶點哀傷地道:“你果然是老了。”

國王先生無奈地笑道:“我也覺得我老了。”

韓諸拿手指頭摸了摸國王先生的眼角,卻發現那里其實已經有了魚尾紋。

國王先生也注意到了,他摸了摸自己的魚尾紋,再凝視著韓諸那張洋溢著青春的臉龐。年輕的臉上,都是膠原蛋白的光彩,況且最近她又是各種補品吃下來,真是補得渾身都散發著照人的光彩,就連那頭發,也是黑得烏亮柔順,可以直接去拍洗發水廣告了。

國王先生擰眉道:“以前你說不許我變老,老了就不要我了。”

韓諸想想,好像還真說過,不過此時的她矢口否認,搖頭認真地道:“根本沒有說過吧,我好像只說過,這輩子只喜歡你一個,不離不棄地跟著你。即使你老了,變得不帥了,我依然不會嫌棄你的。”

這番話說下來,說得國王先生動情不已,不由抱著韓諸,狠狠地親著她的唇。

不過他也就是親親而已,如今韓諸的身體,他是根本不可能做什么的,他也沒心情做什么。

在島嶼上這么過了十幾日后,韓諸幾乎每天都要問國王先生一個問題,于是這一天,她終于忍不住了:“ben,我到底什么時候才能見到我兒子呢?”

其實這些天,她時不時地會習慣性地摸摸肚子,可是肚子里是空的,沒有了那個踢騰得起勁的小家伙,她感到很不適應。

不適應之后,她才開始意識到,她的兒子已經生出來了,然而,她并沒有見過一面!

于是她開始各種追問國王先生。

國王先生被她這么問來問去,終于只好認輸:“今天我先讓你和他視頻吧。”

視頻?

韓諸想想,也只能這樣了,于是她愉快地同意了。

于是這天晚上,韓諸躺在舒服的真皮活動軟椅上,面對著一個巨大的3d立體屏幕,屏幕上,通過全球衛星技術開始和夏國進行對接,于是很快,一個小嬰兒出現在畫面中。

那個小嬰兒正趴在一個大床上,大床周圍都是各種顏色鮮明的動畫片,大床邊緣還放了可愛的小鴨子等玩具。

這個小嬰兒肉呼呼的,睫毛卷翹,眼睛明亮,唇紅齒白,小胳膊小腿兒猶如白胖的藕節一般,真得是猶如拍奶粉尿不濕廣告的小寶寶。

此時這個小寶寶吭哧吭哧地流著口水,朝鏡頭這邊看過來。

韓諸不敢置信地望著那屏幕:“這,這是我兒子?”

長得真可愛啊,看這肉呼呼的小模樣,韓諸只看了一眼,心里便被塞得滿滿的!

國王先生頓時不太樂意了:“對,只是我們兒子而已。他現在過得挺好的,我父親每天都陪著他玩,除此之外,還有最專業經驗最豐富的專家月嫂和保姆團,還請了一個知名嬰幼兒早教專家。”

他這么說著,可是韓諸完全沒有聽進去。

事實上,現在的韓諸滿腦子被那個屏幕上流著晶瑩口水的小家伙占領了,她根本聽不進去國王先生在說什么了。

韓諸當下對著那個屏幕歡樂地擺手,做出慈愛的笑容來:“嗨,兒子!”

小家伙看都沒看韓諸一眼,吭哧吭哧地趴在那里,眼睛放光地看著玩具,韓諸不信邪,她繼續煥發著充滿母性光輝的笑容:“兒子,我是你的媽媽。”

可是小家伙全然沒聽到一般,趴在那里,不知道被什么逗樂了,開始咯咯咯地笑起來,笑得臉上越發肉嘟嘟的了。

他那藕節一般的白胖小腿兒還樂不可支地踢騰著,兩只小手握成小拳頭在空中手舞足蹈。

韓諸也不笑了,就從旁邊默默地看著。

看了老半天后,終于小家伙要睡覺了,于是保姆過來,抱著他,開始喂奶拍嗝。

小家伙吃奶的時候,嘴巴一鼓一鼓的,吃得貪婪而歡樂,兩只眼睛放著明亮的光彩。

后來吃飽了,保姆將奶瓶拿走,他被抱起來,拍了一番嗝后,他就這么趴在保姆肩膀上睡著了。

韓諸看完了后,視頻被關上,她轉過頭望著國王先生。

“我要見我兒子。”

她開始這么要求。

國王先生頓時有些頭疼:“諸諸,帝京的空氣不適合你的身體恢復。可是現在他還這么小,也不適合做十幾個小時的飛機。等你出了月子,我們就坐飛機回去看他吧。”

之前國王先生對于這個小惡魔實在是沒有什么感覺,可是剛才他看著韓諸那么認真地凝視著那個小家伙,于是他也去看,這么一看之下,其實心里終于也泛起一種屬于父親的溫暖。

從這個孩子出生的那一刻開始,他就接受了對于他來說幾乎無法接受的消息,是以他對這個孩子其實一直是排斥的。

如今,韓諸一切平安,他望著那個孩子,心里才猛然發現,自己實在不是一個稱職的父親。

當下他摸了摸韓諸的頭,溫聲道:“等過幾天,我們就回去看他。”

106

當下他摸了摸韓諸的頭,溫聲道:“等過幾天,我們就回去看他。”

韓諸點了點頭:“好。”

說完這個,她忽然想到一個問題:“他有名字了嗎?”

國王先生擰眉,搖頭。

韓諸挑眉:“還沒有名字?”

國王先生深吸了口氣,鼓起勇氣道:“我不知道……”

韓諸頓時無言以對,她難以置信地望著國王先生:“行,你行!”

她嘆氣:“假如我真得不死了,還不知道你怎么對待我這個兒子呢。”

這說得沒錯,果然是沒了媽的孩子像棵草,沒了親媽,就有了后爸。

她想到這里,忽然又想起一個問題:“我兒子的出生年月日時辰,拿過來。”

作為一個一眼便能看盡一個人命運的神算,她忽然開始好奇,她兒子的命運,將是怎么樣的呢?

國王先生默在那里,沒說話。

韓諸挑眉,低哼一聲,無奈地道:“該不會你根本不記得他的出生時間嗎?”

國王先生搖頭,沉聲道:“不,我記得。”

他怎么可能忘記呢,就是他出生的那一刻,自己陷入了無底的恐慌和黑暗中。

韓諸用探究的目光望著國王先生,于是國王先生緩緩地說出了兒子的時辰。

難道這個時辰后,韓諸便不理國王先生了。

她閉上了眼睛,緩緩地從腦中開始排盤。

在排到一半的時候,她忽然開始忐忑起來。

腦中浮現出剛剛看到的那個胖乎乎的寶寶,他那么吭哧吭哧地趴在那里,費力地抬起小腦袋,他那么滿足地喝著奶瓶,然后安詳地睡去。

這是她韓諸的兒子,不知道等待他的,將是怎么樣的一生呢?

韓諸狠狠心,終于在腦中排出了屬于自己兒子的命格。

當排出命盤之后,她第一時間注意到了命宮主星,卻是武曲天相在寅宮坐命。

武曲在命宮者,英勇干練、富創造力,且有卓越的領導才能,而天相則性格隨和,能夠中和武曲的剛直。有了這兩顆星坐鎮名命宮,韓諸心里多少有了譜,當下繼續往下看去,卻見紫微、天府于廟旺之地合照命垣,命宮三方四正有祿存、科權祿、左右、昌曲、魁鉞諸吉星。雙祿朝垣,祿馬交馳,左輔文昌科星會合,十足帝王氣象

見此情景,韓諸總算是松了一口氣,她的兒子,至少此生大富大貴,從無大憂,雖則生命中依然會遇到一些坎坷,可是憑著他的這命格,也必然是能夠逢兇化吉的。

國王先生從旁看著韓諸的神色,見她從開始的忐忑,到后來的坦然,他也跟著松了口氣。

說不在意是假的,到底是自己的親生骨肉,既然她看了后放心了,那他也就放心了。

韓諸和國王先生在島上又住了大概十天,這十天里,韓諸每天幾乎都要通過視頻和自己兒子打招呼,盡管屏幕上的兒子全然對自己不感興趣,但是她依然自得自樂地和兒子說著話。

甚至韓諸開始請人找了一些和兒童溝通的書籍要來看,可是她剛要來了這些書籍,就被國王先生給放到了一旁。

他的理由非常光明正大理直氣壯:“你現在是月子期間,最好不要過于用眼,這樣會嚴重影響你的視力,并落下病根的。”

韓諸沒辦法,只好不看了。

待到過了二十幾天后,韓諸的身體已經恢復得差不多了,這幾天她已經開始在國王先生的扶持下,開始在這島上轉悠。

這個島上有綠色的椰樹,白色的海灘,藍色的海浪,猶如一幅簡單的水墨畫般,簡潔明了卻有復有意趣。

因為這是一個群島,附近島嶼上住著居民,有時候那些居民會乘船路過國王先生的島嶼。

這些人都是熱情好客的,他們會把漁船放到這島嶼附近,并開始對國王先生和韓諸打招呼,甚至有時候他們還會將自己捕捉來的大魚送給韓諸。

韓諸笑著接受了,并隨手接下手上的一個金色配飾扔給了那些漁民。

接到那個配飾的漁民很高興,他揮舞著大手,大聲笑道:“謝謝你,我要把這個送給我的老婆!”

他是用當地的土著語言說的,他以為韓諸不會聽懂他的語言,可是幾秒鐘后,韓諸用流利的土著語言大聲喊道:“希望你的老婆喜歡!”

頓時,那土著漁民愣在那里了,震驚地望著韓諸。

一旁的漁民也都驚奇地看向韓諸,他們有的吹口哨,有的大聲呼叫:“這個外國姑娘會說我們的語言呢!”

由于每天韓諸都會在這溫熱的沙灘上散步,而漁民們幾乎每天都要經過這里,經過的時候會把大個的魚扔給韓諸,因為他們已經漸漸地對韓諸熟悉起來了。

他們都知道,這個纖細漂亮的姑娘會說一口流利的土著語。

這一天,韓諸正在島上散步,便見那些漁民們又從這里路過,一大早,他們才出發,船上空空的,不過漁民們還是向韓諸招手,并向韓諸仍來了他們本地的一種特產,用咸魚制成的一種魚干。

韓諸拾起來,歡快地對著他們揮舞雙手。

她現在剛出月子,還不能吃這么咸的食品,不過她依然非常愉快地接受了。

可是就在她沖著那些漁船揮手的時候,她意識到了什么不對勁,再細看過去,卻見那漁船上彌漫著似有若無的黑氣。

她頓時皺起了眉頭,抬眸看向天空盡頭,卻見天空盡頭,也就是漁民們將要去的那個方向,有著風雨欲來山滿天之感。

這種感覺,尋常人自然不會有的,他們也看不到的。

韓諸意識到事情不對,略一沉吟,便明白了,這里的氣候濕熱,說不得哪天就有狂風暴雨,而今天的這種狂風怕是非常巨大,甚至可能是那種兇猛的颶風,能把船只和人都吞沒到海里的那種。

韓諸眼看著這情景,哪里能讓那些漁船就此遭殃呢,當下忙向岸邊跑去,一邊跑著一邊喊道:“回來,不要出海了,今天有颶風,危險!”

可是那些船只卻已經走遠了,他們聽不到了。

韓諸一著急,忙按下手腕上的按鈕,這是一個高科技通訊機,果然,她按下這個按鈕之后,馬上傳來了這個島嶼的專屬航空防衛的話。

“王妃,你好,我是護衛隊12201號,請問發生了什么事?需要我為你做什么?”對講機里傳來侍衛隊頗有禮貌的話語。

韓諸忙吩咐道:“剛才從我們島嶼路過的那些漁船,請務必攔下他們,不許他們出海。”

這個命令并沒有什么難度,于是幾分鐘后,屬于這個島嶼的侍衛隊乘坐著戰斗機,直直地飛向那幾個漁船,并開始對著那個漁船喊話:“我們的王妃下令,請各位先回島嶼,不能出海。”

這簡直莫名其妙,各位漁民們很無辜地望著天上飛著的那個大飛機,不由跳著腳罵道:“你管什么閑事,我們要出海打漁,你不讓我們出海打漁,難道你養活我們老婆孩子?”

侍衛隊也很無奈,他也不明白為什么會接到這個命令,不過他還是非常盡責地道:“我現在要求你們原路返回,不然我將對你們扔下炸彈以示警戒,同時我們將調配戰斗艦艇攔住你們的去路。”

他話音剛落,便見不遠處兩個偌大的艦艇呼啦嘩啦地開過來了,直直地將那幾艘漁船攔下。

漁民們也是沒辦法,只好大喊著晦氣,跟著那兩艘艦艇回到了剛才的島嶼上。

到了島嶼上,卻見韓諸正站在那里,沖著他們招手。

他們將漁船靠了岸,下了船后,就見韓諸跑過來。

“對不起各位,是我下令攔住了你們,可是今天你們不能出海,因為今天海上將有颶風,這樣出海會有生命危險。”韓諸看出他們情緒不佳,忙向他們這么解釋道。

漁民們雖然平時挺喜歡韓諸的,可是此時聽到是她下令攔下自己的,面上也有些難看:“可是我們看過了島上官方的天氣預報,今天不會有颶風的。難道你竟然比天氣預報還可信嗎?你這樣攔下我們,會導致我們損失很多金錢的。”

不光是來回折騰的機油錢,還有漁船的沉沒成本。要知道他們這種漁船,如果租出去一天,也有不錯的收入的,如今他們既沒有將漁船租出去,也沒有出去打漁,這等于漁船白白閑置了一天。

韓諸笑著安撫他們道:“我保證今天確實有颶風的,你們何妨相信我一次?假如真得有颶風,而你們去出海了,那么將造成的嚴重后果,你們應該明白的。可是假如沒有颶風,你們卻沒有出海,最大的損失也就是一天的船只租金罷了。”

這么一說,大家也覺得有點道理,于是大家點頭道:“反正我們現在已經被你攔下了,只好先不去了。”

韓諸聽到這個,點了點頭,可是她又忽然想起來了:“你們周圍還有人今天出海嗎?”

漁民們理所當然地點頭:“那自然是有的,多著呢。”

韓諸臉色頓時變了:“今天確實有颶風,請你們趕緊盡可能地去阻攔他們吧。”

其中一個年輕的漁民有些沒好氣:“可是我們憑什么相信你啊,就算我們信你,大家又怎么會相信我們呢。”

韓諸略一沉吟,望著那漁民,淡道:“我們之前不認識吧?”

漁民聽到這話,非常奇怪地道:“是啊。”

韓諸點頭:“我不認識你,你也不認識我,可是,如果我現在說,我能說出你的人生大致經歷,甚至能說出你的家庭狀況,你信嗎?”

漁民頓時搖頭笑了:“自然是不信的。”

周圍的漁民們也開始起哄:“這不是說笑嗎,美女,你怎么會知道他的事兒呢!”

韓諸望著那漁民,緩緩地道:“你從小被父親送到外地生活,在姨媽家長大,到了你十幾歲的時候才回到父母身邊。你有一個弟弟,一個妹妹,媽媽身體一直不好,妹妹非常頑皮,弟弟很上進。現在弟弟考上了x國一個很好的大學,你希望努力打漁,供他上學讀書,對不對?”

那年輕的漁民頓時愣了,詫異地望著韓諸:“你怎么知道?”

韓諸收斂了笑:“我來自東方神秘的國度——夏國。在我們那里,有一門古老的法術,叫做占卜術。”

韓諸知道這群人不懂,當下特意用了個也許他們能理解的詞語,占卜,并且開始把這件事扯得神秘莫測。

她望著這群驚異萬分的漁民,繼續道:“我不但能看出一個人的一生,也能看出海上的天氣變化,現在我觀測這里的氣象,只看一眼便能知道,今天必然有颶風。你們這群人,若是真得去打漁,必然有人喪命在這颶風之中。”

這話一出,大家都被震住了。

半天后,終于有一個年老的漁民上前道:“行,那你再算算,我是什么命?”

當下大家紛紛點頭:“對,你再看看海爾是什么命?”

韓諸望過去時,一看之下,卻是笑了下;“你這個人,自小就特別聰明,可惜不好好讀書。現在打漁為生。不過你有一件事頗為有趣,那就是你曾經娶過四個老婆,可惜這四個老婆都先后因為和你吵架離開了你。現在你是不是和自己的兒子生活在一起?”

這下子大家都不說話了,面面相覷一番后,終于那個年老的漁民上前嚴肅地道:“你真得會看命,是嗎?”

韓諸點頭:“是。”

漁民看看這天氣,天氣晴朗,陽光普照,一片大好,他皺著眉頭,為難地道:“今天真得會有颶風嗎?”

韓諸聽著這話,笑了下,淡道:“我還是那句話,我說了,今天有颶風。至于要不要信,以及信了和不信,所可能造成的不良后果,你們自己衡量吧。”

說完這個,她愉快地戴上了太陽鏡,開始踩著沙灘要回自己的別墅去了。

望著韓諸的背影,漁民們陷入了艱難的抉擇之中。

107

韓諸回到了別墅,只見國王先生正在和他的大臣們開網絡視頻會議。韓諸見此情景,就沒有過去,怕打擾他,只是做到一旁的寶藍色懶人沙發上,喝著一杯檸檬水兒。

可是大臣們卻在視頻里捕捉到了韓諸的身影,于是大家的會議話題開始跑調了。

湖北快三最新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