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神棍稱霸世界/重生之神算天下上一章:第42章
  • 神棍稱霸世界/重生之神算天下下一章:第44章

韓諸聽了,便道:“這個先放一放,你忙其他的,我來想辦法吧。”

于是到了晚上的時候,她和國王先生通電話,說起了這件事。

誰知道國王先生卻說:“我記得以前你曾指著一塊地說那個地方風水很好嗎?就是在凱越旁邊。”

韓諸回憶了下,好像是十二年前的事了吧?

當下點頭:“記得啊,那確實是一塊風水寶地。”

國王先生道:“當時我就命人買下了那塊地,大概在幾年前,建了一個十幾層的大廈。”

韓諸一聽,大喜:“那敢情好,你現在用著嗎?沒用的話給我用吧。”

國王先生卻淡淡地道:“這塊地在你的名下,你不知道嗎?”

韓諸:“?”

國王先生:“看來你從來沒有檢視過你名下的東西。”

韓諸頓時有點無言以對。

國王先生的語氣,好哀怨啊。

不過國王先生很快就原諒了她:“自從譚思平出事兒了,我讓人找了一個理由凍結了你的財產。現在想個辦法,把那些財產轉移給你就行了。”

韓諸忙道:“這個倒是不必吧。那些本來就不是我的,是你幫我弄的。其他的都收歸偉大的國王陛下所有吧,我只要那個大廈就行了。”

國王先生倒是沒和她計較:“好。那你來帝京,我派人陪你去辦手續。”

國王先生的聲音中滿是愉悅。

呵呵。

于是韓諸先和母親方秀萍打了一個電話,說了下要搬家的事兒,方秀萍自然是吃了一驚。但是呢,方秀萍是個疼愛女兒的,當下也沒話說。不過到了最后,她特意提到:“王先生也要去帝京嗎?”

韓諸點頭:“那是自然了。”

話剛說完,她忽然意識到了什么。

其實如果是這樣也不錯啊,說到底方秀萍才四十多歲,人生還長著呢,來一個第二春,從此后過上幸福的生活,韓諸也能少操點心。

當下韓諸馬上要趕赴帝京,這一次是乘坐國王先生送的專車,一路上有司機和保鏢小心地守護著的。

進了帝京的時候,她望著那一個個高樓大廈,看著這個城市的繁華,忽然想起當初要來帝京參加自己葬禮的情景了。

不過是半年的功夫,從夏天到冬天罷了,可是心境卻完全不同了。

到了帝京,早有秘書和律師等候多時。那個秘書是國王先生派出來的,律師呢是帝京城大名鼎鼎的宋旭律師。

秘書就不說了,雖然不知道韓諸這個女孩到底是哪里冒出來的,可是卻知道這是國王先生親自交代的事兒,當下真是非常恭敬地對待韓諸,一絲一毫都不干馬虎。

而宋旭呢,那是何等的人精啊,一見秘書那態度,就知道這個女孩不是普通人,做起事情也就越發的認真。

有這兩個響當當的人物護航,有關部門自然是一路開綠燈幫著辦理,于是本來應該七八天完成的手續,一天之內就搞定了。

辦好了這個,韓諸是打算找一處別墅來,也好給自己和母親住的。

她想著以后估計國王先生根本按捺不住,是要常來的,再說自己也不是個省事兒的,便想找個好點的。

誰知道她想到這一茬,那邊秘書就提到,國王先生還交待了一處別墅,位置靠近市中心,周圍都是公園,鬧中取靜,里面也很安全隱秘。

韓諸聽了,想著這倒是好,他竟然是把什么都考慮周全了,于是就跟著秘書去看了看。

果然是極為滿意的,樣樣俱全,別致雅靜的獨棟小白樓。

極好。

做完了這些,天色也晚了,那邊國王先生便打來了電話。

他的聲音中透著一點疲憊,畢竟出走了好幾天,回來一堆的事兒要處理。

“諸諸,今晚過來好嗎?”聲音暗啞,一看就是沒吃飽的野狼。

“以前沒見面也沒見你這樣,怎么現在跟個急色鬼一樣呢?”韓諸無奈地教訓。

一旁的秘書,是聽到了這話的,頓時差點被自己的口水嗆到。

急色鬼……急色鬼……那是他們的國王先生嗎?

他們的國王先生,好像是從未近過女色啊!!!

秘書無語凝噎,又不敢出聲,當然更不敢把這件爆炸新聞告訴辦公室里的其他同事的。于是只能憋著,憋著。

晚上回到家,他老婆還說,你臉色怎么那么奇怪。

他也不敢說,怕他老婆傳出去,那就是大罪過了。

于是他只好說:我今天沒找到廁所,憋尿憋的。

還沒到晚飯時分,一輛神秘的轎車過來接韓諸,車子緩緩地駛向帝京市最中心的地帶,并停在了榮園前。

在榮園附近,并沒有過高的建筑,也沒有什么喧囂的商場,反而有一種古老的典雅和寧靜。

車子直接開進了榮園,停在了一個僻靜的停車場,然后國王先生身邊的第三秘書親自陪同韓諸進去。

韓諸知道自己必將引起矚目,特意圍了一個圍巾,并戴了墨鏡。

榮園內非常安靜,樓房其實也很簡樸和古老,你看著這里的一草一木,甚至完全想不到,這就是整個夏國的心臟。

就是在這個看似普通安靜的園子內,住著可以掌握了整個夏國最高權力的人。

當然了,你不要以為那么安靜,就是人煙稀少了。

韓諸沒有看到,但是她能感覺到,在這個寂靜的地方,其實暗中不知道有多少個攝像頭,多少個衛士和保鏢。

可以說,你即使在這個園子里你認為最僻靜的地方吐一口涂抹,都能被一級又一級的警衛人員在攝像頭里看到。

此時的韓諸將自己捂得嚴嚴實實,跟著第三秘書走近了一個白色的小樓。

小樓是幾十年前的建筑了,帶著一點傳統的氣息,一旁墻壁上還有枯了的爬山虎。

走進去后,是偌大的客廳,國王先生早已等在這里了。

他見了韓諸,對著第三秘書點了點頭。

第三秘書知趣地退下去了。

64 榮園一夜

國王先生這才上前,一把將韓諸抱住,又幫她將圍巾和墨鏡都摘下來,低沉地笑著道:“你倒是有備而來。”

韓諸露出晶亮的雙眸,對著國王先生輕輕眨了眨,笑道:“入龍潭虎穴,豈能空手而來。”

國王先生失笑:“我這里什么時候成龍潭虎穴了。”

當下國王先生拉著韓諸去了餐廳,餐廳里早已擺好了豐盛的晚餐,匯集南北中西各種菜色,好看又好吃的樣子——就是有點多。

桌子很大,國王先生拉著韓諸坐在自己身旁,挨著他一起吃。

這邊的服務員都是精挑細選訓練有素的,也不怕她們會傳出去什么,當下也不避諱她們。

幾個服務員伺立在一旁,都是身材窈窕,做事麻利的。

不過她們偶爾間,目光交互,都看到了彼此的震驚。

她們在這里最短的干了半年了,最長的有干了四五年的。

她們可是比誰都清楚,從來沒有任何女人可能會被國王先生邀請到榮園來共進午餐。

更不要說看這架勢是要留宿的!

這簡直是破天荒的大事兒啊!

如果不是她們都是訓練有素的,估計現在一個個都震驚在那里了。

然而更讓她們震驚的一件事是,怎么這竟然是個年輕的,看起來才十八九歲啊!

這女孩高中畢業了嗎?

不是說國王先生即使要約會,對象必須是博士以上學歷,最好是理科博士,而且年紀要三十歲以上嗎?

太年輕的人家嫌嫩啊有木有!

幾個侍者面帶著微笑,看似平和禮貌地站在那里,可是彼此之間都感覺到了其他侍者頭上雷轟轟的黑線。

這……到底是不是太陽從西邊出來了?

而且一定不是個圓太陽!

等到吃過了飯后,兩個人就一起來到了國王先生的書房。這時候幾個秘書早已等在那里了,見了國王先生又帶了那個韓小姐過來,有見過韓諸的呢,此時已經是沒有力氣震驚了。

沒見過的呢,則是不敢置信。

進榮園的女人,聽說是要測智商的。

人家國王先生早就揚言了,智商不到一百四十的女人,拉低我敖家的水平線,不能娶。

可問題是夏國普通人的平均智商是105,集中分布在80~120之間。一般來說能達到115以上就很聰明了,而130以上的智商,那都是幾乎接近于天才了!更不要說140智商的女人了!

要想在適齡女子中找到幾個140以上智商的本來就很難了,那得去少年班或者博士院里去找。

而更難的是,還得年齡適合咱們國王陛下,還得看對眼不是嗎!

再說,也不能太難看不是嗎?

如此一來,這實在是國王配偶難尋啊。

聽說已經退役的老國王如今都恨不得給他造一個機器人出來了!

可是就在這種情況下,國王他老人家拉了一個十八九歲的女孩過來。

其實他老牛吃嫩草,誰也不會說什么的,可是這女孩智商過關嗎?這到底是什么勾搭上的?

為什么他們這群秘書沒有一個人知道!

他們這秘書當得太不盡責了吧……

還是說他們已經失寵了?

就在一群秘書內心化身咆哮帝各種猜測各種疑惑各種陰謀論的時候,國王先生笑握著韓諸的手道:“等下還有別人過來,你如果不想見,就去隔壁休息一下,如何?我讓人準備好了,你好好泡個澡。我這邊忙完了,馬上就去找你。”

韓諸其實對于旁聽他的國事真得沒有興趣,于是起身要離開。

幾個秘書,目光都有志一同地跟著韓諸的身影轉了下。

他們實在是太好奇了。

韓諸推開那古老的雕花門走到隔壁去,此時恰好有幾個人也從走廊中過來。

其中一個穿著藍色西裝的,身后陪同著兩個人,一個看起來是秘書,另一個應該是榮園的工作人員。

其他兩個也就罷了,但只是那個穿藍色西裝的,印堂之中有一股煞氣。

這種煞氣很淡,但是隱約可以感覺到。

再看此人面相,卻見上下唇不合,凸眼面圓,可見此人并不是什么正人君子,怕是心術不正之人。

此時那個藍色西裝男也注意到了韓諸,見個十八九歲的少女出現在這里,倒是微詫了下,不禁多看了韓諸一眼。

韓諸裝作不經意地走過去,擦肩而過之間,又用眼角余光瞄到,此人眼睛尾部,也就是奸門之處雖則豐隆,可是卻有細紋和疤痕。

奸門之處乃是夫妻宮所在之處,有小疤,此人夫妻關系有問題,且有桃色事件。

其實韓諸只是不經意一掃,便早已經能夠將他人心術性格收在眼中了。

敖某人身邊的秘書以及工作人員,多為精挑細選層層把關之人,為忠誠正直之輩,倒是少有這種一看便是心術不正之徒。

如今忽然出了這么一個,韓諸難免心里疑惑。

此時那個藍衣西裝男進入了國王先生的辦公室,韓諸略一沉吟,便重新回到了辦公室。

雖然這個男人的煞氣并不重,對于國王先生這種大吉之格的貴人來說,根本不可能對他有所妨礙。

可是到底是不放心的。

當韓諸推門重新進入的時候,幾個秘書都看向了韓諸,那個藍衣西裝男更是眸中露出詫異。

國王先生見她回來,挑眉笑道:“怎么了?”

韓諸知道自己的行為有點奇怪,于是干脆坐到了國王身邊,拉著他胳膊笑著道:“我不想去泡澡了,我想上網,你這里有電腦給我上網嗎?”

一時之間,在場眾人,包括秘書包括藍色西裝男,頓時覺得一股子雷轟轟的感覺。

這個姑娘啊,你知道你拉得是誰的胳膊,你知道他這條胳膊多么金貴嗎?你知道這條胳膊動一動,整個夏國多少高官都要猜測紛紛嗎?

國王先生已經感覺到了異樣,不過他并沒說什么,而是笑著問一旁的助手:“有筆記本電腦嗎?”

筆記本電腦,自然是有的,要一百個都有。

而且必須是外面絕對買不到的,某個知名品牌專門為榮園研發的,帶有高保護防火墻和安全系統的特配筆記本電腦。

韓諸拿過電腦后,特助小心翼翼地過來,教她怎么聯網。

畢竟這里是榮園,這里的無線網可不是一般人能破解和登錄的。

韓諸登陸上網絡后,就安靜地坐在了國王先生身邊。

特助自然不敢看韓諸上網,在她成功登陸無線網后,就側身退到一旁等待召喚。

韓諸迅速地打開扣扣,敲響了國王先生的扣扣——不不不,那分明是她的扣扣!

國王先生原本是看著一份文件的,根本沒有抬頭去看旁邊的屏幕。

他那電腦又是靜音的。

可是就在這時候,他仿佛福至心靈般,抬頭看了眼韓諸。

韓諸眨了眨眼睛。

國王先生忽然有所感應,于是放下那個文件,問起某地今年的財政撥款情況,又打開電腦看報表。

這么一看,他自然是發現了,于是點開,點開后發現韓諸給他的消息是:

藍衣男,危險。

國王先生微蹙眉,當下不動聲色地望了眼韓諸。

他忽然沉聲道:“王特助!”

已經退至一旁的王特助忙上前,恭敬地道:“先生,您有什么吩咐?”

湖北快三最新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