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神棍稱霸世界/重生之神算天下上一章:第10章
  • 神棍稱霸世界/重生之神算天下下一章:第12章

她把自從韓諸買了空調后就退役的風扇給栓子裝上了,風扇吹著悶熱的雜物間,她覺得這風扇就是不如空調啊。

“栓子啊,你先委屈下吧,這里實在熱。”她覺得挺對不住這栓子的。

栓子其實是個好說話的,哈哈笑了下:“阿姨,沒事兒,我這個人皮實,有個能住的地方就好了。”

栓子沒說的是,他以前都住過天橋底下的,跟叫花子們混在一起,什么苦沒吃過,如今能有個安穩的地方住著,能有充滿了家的味道的飯菜吃著,已經不錯了。栓子感到很知足。

方秀萍安頓好了栓子,就去韓諸房間里陪著韓諸說說話,問問在帝京的事兒,誰知道韓諸并不想多說,只是淡淡提了句作者大會挺好的。

見此情景,方秀萍有點失望,便蔫蔫地離開了韓諸的房間。其實以前韓諸就總覺得和自己沒什么話可說,平時問她什么,說三句她就不耐煩。

而韓諸呢,見方秀萍失望地離開了,頓時有點過意不去。

其實這次去了趟帝京,明白那個大師韓諸已經被火化,她是徹底知道,自己真得回不去了,這輩子算是要當個少女韓諸當到頭了。

上一世在親情上,她有個師父,可是師父早已經不在人世了。

有個小師姐,可是小師姐和自己一向不和。

收養了一個小姑娘當徒弟,可是徒弟帶給自己的是傷害。

還有個一直舉案齊眉的男人,可是男人最后……

韓諸其實是很想和方秀萍處好這個母女關系的,她也知道,方秀萍對韓諸的心實在是值得珍惜。

于是看著方秀萍失望離開的韓諸,嘴唇動了下,終于說:“媽媽,你定下的那個房子,我會好好還貸款的。不過你放心,等以后我會再買個大點的房子給你住,讓你享清福。”

聽到這話,方秀萍轉過身,眼底是帶著幾分驚喜的,她溫暖的目光中洋溢著幸福,笑著說:“好,我的女兒真是越來越能干了。”

看著方秀萍滿意地離開后,韓諸終于重新做回電腦前,打開瀏覽器和扣扣。

扣扣里炸開了鍋,各種討論今天作者大會的事兒,哪個大神穿著什么衣服,是什么范兒的,哪個大神親切,哪個大神高冷,大家還發了各種照片,有自己拍的也有晉江文學城官方公布的,真是各種熱鬧。

也有編輯開始在那里叫苦,說怎么一夜之間,自己的辦公位換了地方,公司里布置大變樣,都不認識路了!

古代言情組編輯初棠的簽名檔變成了:我在公司迷路了。

現代言情組編輯飛鑾的簽名檔變成了:急問我的辦公位在哪里,在線等。

有人見韓諸出現了,便問起韓諸怎么沒出現呢。韓諸便隨口推說自己遇到了大堵車,遲到了,去了晉江公司,可是卻沒碰到大家。

于是話題又被轉移,大家紛紛說起那天的大堵車來,有人八卦說聽說是榮園親自派了人去一個玄學大師的葬禮上了,所以才導致大堵車的,這個堵車開始只是一個街道,后來蔓延了幾乎整個帝京城!

榮園,這是本國的王室所在的地方,是夏國發布政令的地方,夏國電視上的每一個新聞幾乎都和榮園這個地方密不可分!

如果說王室是整個國家的統治者,那么榮園就是舉國所望,是一舉一動牽動全國民眾的地方,也是整個世界所矚目的地方!

可是榮園現任的主人,這個國家的統治者,最高領導人,如今只有三十一歲!

三十一歲,對于晉江文學城這些也許很年輕的少女寫手來說,好像聽上去很老。

不過你要知道,那是一個國家的掌舵人,他稍微皺一下眉頭,可以令多少內閣人員猜測萬分,可以讓多少國內外政論媒體召集專家緊急討論。

對于一個這樣位置的人來說,三十一歲,實在是太年輕了。

而更難得的是,他非常的俊美,是那種帶著一點神秘氣息的,貴族式的俊美。

他并不愛多說話,音質清冷,可是一旦說出話,所有的人都要專注地去傾聽。

他舉手投足都是高貴的優雅,是任何小明星都無法模擬的居高臨下。

而最不可思議的是,這個高貴富有,俊美猶如神祗,權傾四方的男人,他至今是個單身……

不但是個單身,而且至今為止,從未有過任何的關于他的緋聞。

有人說是消息都被和諧掉了,也有人說他可能是個同性戀,當然也有人說,他只是眼高于頂而已。

于是這更引得人們浮想聯翩地進行YY.

這樣的一個人物,是那種你把他放到小說里后,一群粉絲追在下面會喊著,大大,這也太蘇了吧,不太真實喔!

于是今天,這些寫小說或者少女或者大媽們,這些最擅長YY的人,又開始浮想聯翩了。

比如為什么一個玄學大師的葬禮,會驚動榮園的人?不知道國王大人知道嗎?不知道榮園派了誰去參加這個葬禮?

韓諸看著群里炸了鍋的消息,實在是有些眼花繚亂,便去胡亂搜索了下網上關于韓諸葬禮的資料,卻都是那個譚思平如何如何傷心欲絕的,眼睛紅腫,容貌憔悴,頭發斑白,真是一個因為愛妻離世而一夜老去的中年男人形象啊。

而自己那個愛徒,更是慟哭不止,短短數日,不知道削瘦了多少,真是身嬌不盛白裙啊!

韓諸冷笑一聲,便關閉了這幾個人的頁面。她找來一張紅紙和朱砂等物,開始進行她醞釀了幾日的事情。

玄學分為五術,為山,醫,命,卜,相。

山為內修,包括打座,修煉,武學,食療,符咒等。因為上一世的韓諸身體虛弱,有先天疾病,是以只是跟隨師父修習打座食療,來凈化身心驅逐疾病,強健身骨,當然也曾鉆研符咒之道,以趨吉避兇。

而醫呢,則是利用方劑、針灸、靈治來治療疾病。這個韓諸倒是頗有些研究。特別是靈治,韓諸更是用得出神入化,和現在心理學成功學相結合,獲得了很大的成功。

而命,就是透過推理命運的方式來了解人生,以穹達自然法則,進而改善人命。

相呢,一般包括“印相、名相、人相、家相、墓相”等五種,以觀察存在于現象界形相的一種方術。

最后是“卜”,它包括占卜、選吉、測局三種,其目的在于預測及處理事情,其中占卜的種類又可分為“易斷”及“六壬神課”。

其實這五術之中,“山”已經幾乎失傳,一般只有醫,命,相,卜四種術法在民間流傳和盛行。

不過韓諸的師父乃是一代大師,玄學造詣非凡,在這“山”之道也頗有一些研究的。

前一世,她自恃一代宗師,雖則也曾潛心研究,可是卻從未用符咒害過人任何人,也從不會妄改天命!

可是如今,她卻是再也不會顧忌了。

她先用布縫了一個人形玩偶,朱砂在黃紙上寫了譚思平的名字和生辰八字,還畫上了符咒,將那個黃紙塞入布偶中,然后用雞蛋加上雞血,將紅紙包上塞入其中。做完了這些,找來一根針,輕輕地扎入那布偶中。

其實做這種降頭,最狠的就是要讓你死,就是這七根針,插頭插手插兩腳再背后。

可是韓諸自然不希望這譚思平死去,畢竟這個臭男人既然敢抱著其他女人在她的床上滾,那就不能一死了之。

韓諸將那根針先扎入了眼睛的四百穴,然后又扎了扎財帛宮所在的鼻骨,以及官祿宮所在的額頭正中。

笑了下,將這個東西扔在一旁,想著在一個月內,這個譚思平的事業先亂作一團吧。

做完了譚思平的,她開始想著該如何對付自己這好徒弟呢?

其實早在她收養這個女孩的時候,就知道她夫妻宮有單星左輔獨坐,將來是要當第三者的,可是不曾想,這事兒竟然應驗在自己身上了,真是要多諷刺有多諷刺啊!

想著作為一個當人第三者的女人,想來最重要的是一張臉吧。于是韓諸也不干其他,就拿了一個梳子,在那張臉上輕輕剮蹭了一番,刮出許多的線球來。

又思及她到底是自己的親傳弟子,萬一面對意外能察覺到異常呢?

韓諸干脆一不做二不休,又對著大腦之處扎了幾下。

這樣就算她察覺了,但是修為和氣運比自己差上許多的她,也是無可奈何的。

做完了這些,韓諸心情大好,便上網搜起了世界要聞,新聞中很快有了國王大人的蹤跡。

她胡亂看了一些圖片,最后目光落在他穿著一身黑色西裝會見某國首腦的照片上。

他正伸出手,去握住一個金發碧眼的外賓的手。

在他的手上,有一個老舊的碧綠戒指。

韓諸將圖片放大了,看了一會兒,最后終于忍不住,情不自禁地伸手,去撫摸他那戴著碧綠戒指的手,可是指尖所觸及的,卻是平滑的電腦屏幕。

很久后,她輕聲呢喃:

“你不是早就丟掉了嗎……”

死人的命盤

因為韓諸家的鄰居們都知道了韓諸好像有點本事,于是都紛紛跑來找韓諸算命。這其中有真信的,也有看著試試的。

方秀萍很高興,她見自己女兒這么熱門,覺得用不了多久,就可以還清房子的那六萬元貸款了。

可是誰知道韓諸卻拿起了架子,表示一天只能算一個,堅決不多的。如果大家都要算,那就拿號排隊。

一時之間,眾人怨聲載道,覺得給你點顏色你還開起了染房,當然也有鄰居們覺得韓諸看來是個有真本事的。

第二天一早上,就有巷子里的鄰居孫大媽過來了,手里拿著一個生辰八字,說是要給韓諸看看這孩子命怎么樣。

韓諸拿過那時辰,在腦子中排了下盤,就發現不對勁了。

紫微斗數中有十二個宮位,命宮所在的宮位是什么主星,這當然是至關重要的。可是決定人一生命格高低的,除了命宮,還有三方四正。何謂三方四正呢,三方就是:命宮,官祿宮,財帛宮。這三個宮位在紫微斗數那個方方正正的命盤中正好成三角型,成為決定人一生命格高低貴賤的關鍵。

當然了,從世情風俗的角度來說,這事也確實是這樣,你自己的命,你的官祿(也就是事業),你的財帛(錢財)可不就是決定和反映了你一生的成就嗎?

韓諸當年寫《紫微斗數與社會倫理》正是出于此,紫微斗數博大精深,不光是單純的星象定命,其實內中就是一個社會倫理哲學。

而除了這三方四正外,決定命運高低的,還有一個關鍵,那就是命宮前后所在的宮位,也就是命宮被什么所夾。

命宮的前一個宮位是父母宮,后一個宮位是兄弟。一般來說,父母宮和兄弟宮若有吉星,那么等于命宮會被這兩個宮位所輔佐,從而得到很多幫助。比如父母宮有文曲,兄弟宮有文昌,于是等于命宮被文昌文曲這一對輔佐之星所夾,那么此人一生中必然能得到父母和兄弟諸多助力。

當然了,也有人父母宮和兄弟宮比較差,那么此人少年之時必坎坷,只因為人年少時是走父母兄弟這兩個宮位的大運的。

這個事情不光是從紫微斗數定名的角度,從現實中來說,也確實是這么回事。你父母和兄弟都不好,幼時和少年時能生活得好嗎?

而此時,韓諸排出的這個盤,父母宮和兄弟宮分別有擎羊、陀羅。擎羊陀羅是一對極為兇險的對星,命宮被羊陀所夾,此人少年之時已經必然坎坷。然后,更糟糕的是,此人名宮中祿存化忌了。

這就等于是擎羊陀羅這兩顆兇星夾著一個化忌!

古書上曾說,羊陀夾忌為敗局,只看這一點,這個孩子的命運必然是坎坷不能言的。

韓諸見此,知道此事兇險,便干脆重新為這孩子排流年盤。

紫微斗數中有先天盤,是看一個人一生之命格高低大勢,也有大運盤,十年一個大運,大運盤就專門看此人這十年的運勢如何;另外再細說,還有流年盤流日盤,可以看一年或者一日的吉兇。

韓諸先在腦中排出先天盤,然后再次基礎上排出大運盤和流年盤,最后三盤相疊加。

這個是極其耗費腦力的,一般人不用紙筆排一個先天盤都是不容易了,更不要說同時排出這三個盤。

韓諸閉上雙眸,凝神靜氣,排出了這三個盤。

一旁的方秀萍看著,都不敢言語了,只因為閉著眼睛的韓諸,仿佛入定一般,神情極為肅穆。

鄰居陳大媽見了這個情景,心里也有點打鼓,終于忍不住說:“這看得怎么樣了?到底這命是好還是不好啊?”

誰知道話音剛落,韓諸陡然睜開雙眸,清澈明亮的眸子竟然射出一點冷光,狠狠地望著陳大媽。

陳大媽一驚:“你這是什么意思!”

韓諸冷笑,起身,對自己的方秀萍道:“媽媽,這個人的命沒法算,請陳大媽離開吧。”說著,就要轉身回自己房間了。

聽了這話,陳大媽很不高興了:“為什么不能算?你這算一次命要四百塊錢,我這也是出了錢的,怎么可以說不算就不算呢?”

方秀萍不懂這是怎么了,忙拉住韓諸:“韓諸,你說說,這是怎么了?你倒是給你陳媽解釋下啊!”她是舍不得這四百塊錢白白飛了的。

韓諸停下腳步,淡淡地道:“人都已經死了,算死人的命,會損我的元壽的。”

聽了女兒的話,方秀萍臉色頓時變了,她雖然不懂算命,但是有人拿一個死人的八字給女兒算命,這確實是太過分了!她猛然回過身來,不高興地對著陳大媽說道:

“陳媽,這個孩子真得已經死了嗎?如果已經死了,你怎么可以還拿來讓我女兒算?這如果真是能損我女兒的元壽,你賠得起嗎?這也太欺負人了吧!”

栓子原本是在外面幫著掃地的,此時聽到這話,也趕緊進來,知道這是吵架了,便把那掃帚往那里一扔,忙問道:

“發生什么事了?誰欺負韓諸了?”

陳大媽聽到韓諸說出那孩子已經死了的時候,臉色已經變了。只因為那孩子是她親戚家的,去年沒的,家里傷心得不行,當然了這邊的鄰居都不知道的。

她拿過那孩子的時辰來,一個是想試探下韓諸到底是不是有真本事,一個是想看看那孩子怎么就能沒了呢。

此時韓諸竟然真得能說出,心里知道這是有本事的,可是又見韓諸是鬧了,忙上前,賠著笑臉說:“原本只是想讓你幫著看看的,我也不知道看死人的盤損什么元壽的,韓諸啊,你可別鬧我,真不是故意的。要不這樣吧,我出雙倍的價錢,你就給我好好算算命吧。”

韓諸其實何嘗在乎什么看一個死人的盤,只不過是想給這陳媽一個下馬威罷了,此時見她上前各種賠笑道歉,這才臉色稍稍緩和。

“陳媽,這個孩子,在去年的時候是命盤大運盤流年盤三重化忌,他本身又是羊駝夾忌的命格,此等兇險,萬萬不能逃脫,必然是活不過去年的。”

陳媽聽了這個,臉色都變了,上前拉住韓諸的袖子:“韓諸啊,你給詳細地說說唄!”

韓諸點頭,便越發詳細地解釋了一番。

她一邊說著,陳媽一邊點頭,說到最后,這陳媽竟然落下淚來。

“這是我親侄子呢,當時一家人都在屋子里呢,誰知道一個沒留意,就是沒看住他,他自己趴在窗戶上看外面,就那么掉下去了。自從他走了,家里人都傷心自責得不成樣子,三個大人在家啊,怎么就沒看住一個孩子呢!這個住院那個生病的,這日子也沒法過了。沒想到現在聽你這么一說,竟然是這孩子命中該有這一劫難呢!”

知道這個,也許家人的自責能多少減輕一下吧。

韓諸眸中流露出同情:“其實真得不必自責,這個孩子不能活過去年的。就是不以為這個,也會因為那個喪命。既然逃不過,又何必一直記掛在心上呢。”

擦了擦眼淚,陳媽上前握住韓諸的手:“謝謝你,孩子,我心里好受多了,我去給我哥哥嫂子都說說去。他們可能還會來找你,到時候還希望你能再給說說。”

韓諸點頭:“那是自然。”

陳媽又嘆了一番氣,這才從包里拿出一疊鈔票了,交給了方秀萍:“韓諸這孩子確實是有真本事,就怕回頭我哥嫂還會再來,到時候麻煩韓諸了。這是一千塊,您收好。”

方秀萍見這陳媽竟然給了一千塊,自然是吃了一驚,忙要推辭,可是陳媽卻堅決要給,最后只能收下了。

過了幾日,那個小孩的父母果然來了,到了的時候眼睛都哭腫了,追著韓諸問東問西了一番,最后又聊了一會兒,這才稍微開懷。

韓諸都覺得自己可以當心理咨詢師了。

其實這人呢,遇到什么艱難險阻坎坷,或者命運困頓,總是要找一個依托。假如他們知道這些事情其實是命中早已注定的,反而心態會平和起來,會把原本的不甘和怨責慢慢消散去。

這也為什么世上會有宗教。

因為 宗教源于人類的痛苦,并將人類從困頓恐懼中解救。

而這件事過后,這位陳媽把這件事往外面一傳,大家都覺得有些稀罕。竟然只憑一個生日就能知道這孩子已經死了,說起來其實也挺玄乎的。

陳大媽走了后,方秀萍喜滋滋地摸索著那一千塊錢,心里別提多高興了。她沒想到女兒算命來錢竟然這么快。

她把這一千塊錢交給韓諸身上:“這錢你先收著吧。”

知道韓諸是個愛花錢的,如今自己身上有九千塊可以慢慢還房貸,她就把這一千給韓諸了。

韓諸哪里能看得上這一千塊錢呢,不過想到自己確實身無分文了,便也收下了。后來看到一旁的栓子,就隨手給了他三百元。

“給你當零花錢吧。”韓諸淡聲道。

“原來我也有錢啊!”栓子拿到錢,其實還挺高興的。他以前的錢都是搶來的,財來財去的,都留不住,很快就揮霍光了。

這一家人正高興著呢,忽然聽到敲門聲。

韓諸淡淡地吩咐栓子:“你過去,如果是算命的,就說我一天只算一個,讓他排隊慢慢來吧。”

栓子剛得了三百,正高興,聽到韓諸的話,忙跑過去,開了門一看,卻是個嬌媚瘦弱的女孩子。

他頓時有些不忍心了,對著韓諸叫道:“是個女孩子呢,說是你的同學。”

韓諸扯唇,不言語。

她自殺這么大的事,也沒見個朋友上門,如今怎么竟然來了。

“讓她進來吧。”韓諸還是說道。

湖北快三最新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