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重生之黃太子記事上一章:第18章
  • 重生之黃太子記事下一章:第20章

吳力為的帶隊老師邢可義驚訝的看著和吳力為這個新秀同樣有著讓人沉迷眼神的小女孩,看樣子不超過十一歲吧?她居然就是吳力為一直努力追趕和尋覓了這么多年的目標,邢可義知道,這個小女孩的棋力已經在吳力為心里無限的被放大了,希望這個小女孩不要讓人失望才行啊,要不然,對吳力為將是幻滅性的打擊。

希望你真的值得阿為一直以來的追逐,而不是一個幻影。邢可義暗道,同時叫工作人員去安排給這兩個單獨對弈的地方。

太子端坐在棋盤前,和五年前的隨意不同,這次兩人都非常正式,這是太子第一次用這種鄭重嚴肅的形式和人下棋,兩人相互點頭,猜子,和五年前不一樣,這次太子執黑子。

太子的操作數能力特別強,一般從第一顆子放入棋盤開始太子的腦子就已經飛速的在計算,并且一步步的織網,將對手困進網內。

當對手發現了你的網,強勁的對手就會奮起返攻掙破你的網來個大反擊。但太子的圍棋和太子的性格很像,什么都學,卻沒有一個擅長的,也沒有一個不擅長的,通俗一點說就是沒有破綻,當然,這是針對和太子棋力差不多的棋手來說是這樣,如果棋力遇到高太子很多的棋手自然是破綻百出。

而現在太子的棋在馬溢洋眼里就是毫無破綻,似乎黃太子下的每一手都是妙棋,吳力為當然也是層出妙手。

太子沒有像大部分棋手一樣,第一步棋就裝模作樣地想幾分鐘,而是馬上就下上了第一步,而且到第九步采用”大斜”戰法,太子都下得很快。

“大斜”有千變定式之稱,其中變化十分復雜,吳力為一般很少遇到這樣的定式,吳力為搞不清楚黃太子葫蘆里究竟賣了什么藥,考慮了一會了選擇了最保守最穩健的下法扳虎,而且吳力為在內心里一直把太子放在一個很高的位置,所以他現在下的十分忍讓。

太子很興奮,很少能遇到年齡相仿切棋力相同的人和自己一起下棋,自己的老師們都是比自己打很多,棋力也比自己高很多的職業棋手,也有很多業余高段的高手,高手遇到太子都習慣和太子下指導棋。

太子一邊布局,一邊無理而強硬的強占右上角的星位,面對吳力為的攻擊,兩次脫先他投,把圍觀在這里的幾個高手都嚇了一跳

有著國少隊新秀之稱的吳力為十分難對付,當太子竟敢脫先不理會吳力為的攻擊時,邢可義搖搖頭:這種冒險的下法我認為只能輸的更快。陸戌歡也不贊同太子的策略,暗自為太子捏了把汗,陸戌歡自然是想要太子贏了,王瀚則看著陸戌歡的表情就知道太子不妙。

過了一會兒,吳力為也被太子的無理下法給激怒,一改局初那種謹慎的態度,落子飛快,步步棋都對著太子的命門而來。上來僅三十幾步棋,右上角便上演了強行殲龍的激烈的打斗劇來。

棋盤上戰況激烈,棋盤下的朱欣怡卻打起哈欠來,看他們下了這么長時間還下不出一個結果來,對于絲毫不懂圍棋的朱欣怡來說,安靜這么長時間已經很難得了。

社團里的其它同學也就幾人能勉強看懂,畢竟對他們來說,太子和吳力為的這盤棋還是深了點。

馬溢洋看的比下的人還緊張,目不轉睛的盯著棋盤,想著如果是自己的話,自己會怎么下。馬溢洋認為太子的棋只要再一挖再一打手筋,太子的棋勢絕對不妙。

邢可義卻不這么認為,說不定再下幾手棋勢就會不一樣,這個黃太子如果真在棋壇中發展,那么圍棋界恐怕會變一變也說不定,這么小就已經有這樣的棋力,邢可義看看身邊的馬溢洋,他這么大的時候棋力還不到這個小女孩吧!

半小時后吳力為為棄子認輸,太子終于想起眼前的男孩是誰,因為吳力為前幾手的下法就是五年前太子的下法,只是現在執白的人換成了吳力為而已,太子看著對面將手捏的死緊的吳力為道:”士別三日,當刮目相看。”

吳力為指尖捏的泛白,眉頭皺的死緊:”不是三日,是五年,而我也終于知道我們之間的距離有多近了,我會很快超越你,下次再想贏我可就沒這么容易了!”

太子看著吳力為:”我相信你會很快超越我,也很期待。”

“你退步了!”吳力為緊緊抓著手中的棋子,高興自己與這個追逐了這么長時間的目標這么近,可又失望這個女孩子對圍棋的熱情似乎沒自己那么強烈。

“我從來都沒有退步,是你的進步太快,如果一直照這個速度成長的話,我相信你未來一定會蹬一個我在圍棋上無法企及的高度。”太子淡淡的說道。

“什么叫你無法企及的高度?你……你難道就不想在圍棋上跑的更遠嗎?”吳力為眼睛漲的通紅,憤怒的瞪著太子。

太子輕笑:”圍棋于你來說可能是全部,但于我來說卻只是爺爺訓練我耐力的一種方式,我對圍棋只是喜愛,偶爾下下還好,沒有你這么狂熱!”

第45章

太子回家后又投入到緊張的學習當中,即使太子有前世的記憶,人也明慧,但仍然感到有些吃力,空閑的時間也慢慢少了,不過太子樂在其中。

別看A班同學們一個個看起來好像玩世不恭,對學習很輕松無所謂的樣子,其實私底下個個的卯足勁的努力,補習班,家教,惟恐自己落在了別人后頭,尤其是跟原來的小A班的幾個怪物在一起,是誰都會有壓力的,不過有壓力才有動力,有競爭才有進步不是嗎?誰的成績都不是天上掉下來的偶然。

要說現在在A班里,原來的十八個大A班的同學,對現在已是同班級以前是競爭對手,小A班的十二個同學的總體評價是什么,大家幾乎都能想到一個詞:怪物!大A班的正常人都指著小A班的人腹誹:丫們是怪物,一群怪物。

小A班的十二個小童鞋可不知道自己在新同學們的心中是怪物,他們自己在心里還叫著別人怪物呢。

比如太子就一直在叫朱欣怡怪物,太子沒見過這個小外星人怎么努力,可小朱同志牢牢的跟在大部隊后面,一點也不掉隊,進步的飛快。太子默:外星人果然不在正常人能理解的范疇內。

其實朱欣怡也很努力,她看起來很單純,實際也很刁巧難纏。

之所以看起來比其它同學輕松,也的確比其它同學輕松的原因,在于她單純的腦袋瓜里所想的東西就一個:緊緊跟上太子殿下。而且在數字上有著得天獨厚的精細度和敏銳度的朱欣怡,對太子能在數學競賽上次次贏的現象很是在意,崇拜的同時也將太子定為要超越的目標。

朱欣怡可沒太子,許易航,吳語桐,吳寒斌等人,每天所要學的那么多雜七雜八的東西,她在學習上心無旁騖,自然學習效率就高一些,現在在A班也只有她和王瀚則能不受這股學習氣氛影響而肆無忌憚的玩鬧。

再比如,王瀚則在心里就覺得許易航和吳語桐,黃太子是怪物,他誰都不怕,可這兩人只要一個眼神就能將王瀚則治理的服帖,可黃太子居然不怕許易航凍死人的眼神,還能讓冰山露出笑容,還能讓班長吳語桐偶爾聽去她的意見,這三個怪物。

吳寒斌心里吳語桐就是怪物,自己努力這么多年,一直都是跟在她后面跑。

張佳俊的心理王瀚則是怪物,老十的神經粗的人神公憤,常常把人氣的半死,他卻不知道人家在氣什么,還照拍人家肩膀一副哥倆好的樣子。

總之,就是沒人把自己當作怪物。

太子伸個懶腰,扭扭脖子,將身體向椅背上靠去,大A班的十八個同學都習慣了小A班的同學不要命式的學習法,感覺他們無時無刻不在學習似的,學著學著有時還會忽然斗幾句嘴,氣氛輕松了繼續學,每個人都很自覺,這樣的努力倒是把插進來的大A班同學都刺激到了,讓本來就很努力的A班競爭更加激烈。

見黃太子一頭扎進書里,到現在才發現脖子酸的樣子也習以為常見怪不怪了,這十二個人不能用正常人的思維來理解他們,可能這就是天才和非天才的不同之處吧。

吳語桐看看太子已經從書本里出來,沖太子笑笑,太子見吳語桐這樣,就知道桐桐肯定有事要和自己說,太子朝吳語桐點點頭,出了班級。

兩人相視一笑,默契的找了個安靜的地方,在有樹陰的草坪上坐下,太子問:”桐桐有什么事嗎?”

“恩,我要競選學生會會長。”這是太子和吳語桐之間的說話方式,吳語桐在太子面前完全就是真實的自己,不用掩飾什么,兩人之間也不需要很多修飾性的話語,都能理解對方的想法,就現在,太子馬上就知道吳語桐要表達的是什么了。

太子笑著眨眨靈透的眼睛,很喜歡吳語桐這一點,十分清楚自己要的是什么,不像自己仍然在尋找自己的人生理想和奮斗目標:

“需要我做什么?”太子看著吳語桐,眼睛里有些羨慕的笑意。”只要能幫上忙的,一定是義不容辭。”

吳語桐輕輕握住太子的手:”我希望你來競選副會長。”

太子向后倒去,兩只手枕在頭下,望著藍天白云,歪頭咬斷一根狗尾巴草在嘴上一翹一翹,很閑適的樣子,沉默了會,太子看著吳語桐,笑著說:”好的!”

吳語桐也學太子的樣子,嘴里銜著根草,躺在柔軟的草地上,悠閑的看天。

太子握起小拳頭和吳語桐在空中對碰,眼睛直視著兩人碰在一起的拳頭,有著對未來熾盛的斗志:”桐桐,加油!”

“恩!會的!”吳語桐輕輕應道,眼里也同樣閃耀著對自己追求堅定不移的決心。

外聯社最近很忙,一個是要忙學校要和其它幾個學校學生做交換生,都是幾個名校,高中部還有來自日國的交換生,可憐我們都還是中學生,那里會日語啊?我們外聯社平時搞搞連誼,促進促進學校師生們之間的感情就好了啊。

二是A班班長大人吳語桐下月要競選學生會會長,外聯部成員黃太子積極幫忙宣傳,黃太子積極宣傳也就罷了,憑什么她人不知道跑哪去了,留下我們在這給她做苦力?我們是外聯部可不是宣傳部啊……外聯部的童鞋們一邊啃著太子貢獻的一堆零食一邊憤憤不平。

外聯部的人憤憤不平,太子卻很悠哉的家學習爺爺布置的作業。

同志們,桐桐要競選學生會會長的社交拉票方面的問題就交給你們了,偶現在已經很累了,偶不是超人,也不是傳說中的天才,偶是正常人啊,學的多雖然充實,可也會感到累啊!

其實太子心里的正確想法是:副會長有什么意思啊,要競選也是要競選學生會會長啊。

美國總統競選時,侯選總統是要帶一個侯選副總統的,這個副總統必須是總統的人。桐桐,您老真是深謀遠慮啊,還沒當上會長呢,就開始往身邊安插自己人了,桐桐是想拿學校來鍛煉自己吧,的確符合桐桐的性格,想到了馬上就去做,桐桐已經開始慢慢豐滿自己的羽翼。

想到了這一層,還有一層原因卻是她沒想到的,這個原因也是和太子有關,吳語桐在幫太子鋪好路。

太子將拳套摘下,甩甩頭上的汗水,想道:誰叫你是我四姐呢,不幫你幫誰,競選會長是吧,為了四姐,拼了。

其實太子不用特意去為吳語桐做什么,吳語桐是個喜歡依靠自己的人,外在的形式吳語桐自己都已經準備好,太子要做的就是利用自己的人氣為吳語桐造勢。

太子自己也有很多瑣碎的事,比如要寫副會長競選演講稿,太子很悶,不知道怎么寫,寫出來的東西覺得很假,很空,只是中學生而已,也太形式主義了。

太子幾乎和每一個人都能相處的很好,太子喜歡干凈單純的人,而學校的同學們大多具有這一特點,中學生,哪怕是叛逆期的中學生,他們身上散發的都是純凈的氣息,和這樣一群人生活在一起舒服,自己也會跟著被凈化。

太子想到倉庫里還放著一堆精品洋娃娃和其它的一些亂七八糟的東西,轉轉眼珠,笑開了,馬上打電話叫人幫忙,在網上建立一個加侖學院網上拍賣會的網站。

另一方面打電話和吳語桐,陸戌歡,高梓欣,施嘉馨等人,找他們商量網站里出售的商品和其它事宜。

小A班除了許易航,其余十一人全部聚集在小A班的后來的秘密基地,現在還是一個空房子里討論具體事宜,王瀚則和朱欣怡出了一堆餿注意,主意雖餿,但經過軍師陸戌歡的修改后一致通過,朱欣怡見自己的意見被采取,高興的跳起來。

會議結束后,眾人開始分頭行動。

太子在叫人建造網站的同時,還叫人在加侖學院的小學部,中學部,高中部和大學部的各個論壇廣發貼,給馬上成立的加侖拍賣會做廣告,然后著手架空學生會財務部的事宜,吳語桐本身就是財務部的,兩人里應外合,幾天的時間,財務部就掌握在吳語桐和黃太子的手里。

另一頭,施嘉馨開始發揮她八面玲瓏的親和力,將宣傳部的勢力全部拉到吳語桐這邊來,為吳語桐作宣傳,學校里的海報,黑板報,網上論壇等等都是支持吳語桐的聲音。

陸戌歡和張佳俊王瀚則等人也找到學校的老師們,和老師們熱情的聊天。

高梓欣也發動她自身的人格魅力,將一些力挺其它幾個會長候選人的改投吳語桐,二年A班原來大A班的同學也齊齊出動,大家齊心合力為自家班長吳語桐拉票。

太子是個脾氣很好耐心有限的人,接觸太子的人都知道,她幾乎是個不會發火沒火氣的人。

為什么說幾乎?因為如果觸碰到太子底線的話,那么黃太子就會變身為亞塞人,對你露出尖利的獠牙。

太子是個非常護短的人,哪怕真的是自己的朋友錯了,也會幫著朋友一起針對外人,將外人給震趴下之后再關起門來審訓家里人,這一點圍棋社的鄭巧深有體會,鄭巧那性格太容易惹事了。

尤其是在這種關鍵時刻,鄭巧又惹事了。

鄭巧對對朋友十分熱心,她有她自己關心朋友的方式。

鄭巧去煙酒專賣店里買了十幾條上等香煙,大張旗鼓的去送給老師,老師們那里肯收?鄭巧見老師們不肯收,自己也很不好意思,拎著這些送不出去的香煙想:花了這么多錢買了香煙,又送不出去,自己又不會抽,還是退還回去吧。

可店主因為不是質量問題不給退換,鄭巧雖然沖動脾氣暴躁,但還是很講理的一個人,和老板將道理,老板卻因為見這小姑娘堅持要退,喋喋不休的罵道:”媽的。你再在這里無理取鬧我抽你!”

本來鄭巧的性格本身就很暴力,而且吃軟不吃硬,一聽老板這么說,當下就火了,沖道:”你抽,你抽,我讓你抽你都不敢抽,你敢抽,我叫人過來把你店都給砸了,找人砍死你!”鄭巧最后一句純粹就是口頭禪,可店主一聽也怒了,這小姑娘也太囂張。

等太子一群人得到消息趕過來時,見到的就是店家玻璃櫥窗上的一個大洞滿地的玻璃碎片和鄭巧挨揍的場景。

太子上前一把擒住店老板,暗施幾分狠力將老板猛的摔出去撞在店內櫥窗上,其它幾個同學一擁而上,將老板按壓在地上,聽候太子殿下發落,四周多了一些圍觀的人。

老板大叫著:”報警,我要報警要將你們全部抓到公安局去!”

太子冷笑:”要報警的是我們吧?”太子先是檢查了一下鄭巧的傷,見沒什么大問題后讓鄭巧將事情的前因后果都說了一遍。

拿過一個凳子,閑適的做在香煙店老板對面冷笑道:”我國《未成年人保護法》第三十七條禁止向未成年人出售煙酒,經營者應當在顯著位置設置不向未成年人出售煙酒的標志;老板是做這個生意的,不會不知道吧?”

“我們正正經經做生意,那里犯法了,你別血口噴人,你個小丫頭,嚇唬我,老子吃的鹽都比你吃的飯多!”老板一群中學生是以這個小學生摸樣的小孩子為首,兇惡的嚇唬道。

太子也不理他,繼續道:”對難以判明是否已成年的,應當要求其出示身份證件。

第六十條違反本法規定,侵害未成年人的合法權益,其它法律、法規已規定行政處罰的,從其規定;造成人身財產損失或者其它損害的,依法承擔民事責任;構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責任。

所以,依據上述規定,我認為報警的話,應該可以對老板進行行政處罰,罰款應是一種好的選擇,就不知道要罰多少了,剛好我叔叔就是市公安局局長,我打個電話問問看好了。”說著就要拿起電話。

老板見這小姑娘年紀雖小,卻遇事不慌,還明顯會功夫,身上的衣服也價值不菲,明顯就是有勢力的樣子。見這小姑娘也不想把事情鬧大的樣子,一改之前的兇惡趕緊拉出笑笑,朝太子獻媚道:”小姑娘有話好說,有事好商量!”

太子示意眾人松手,老板得到自由后,馬上朝外面喝道:”看什么看,走走走,沒什么好看的!”然后進來對太子說道:”你看這樣行不行,煙呢我就照退,店被砸了我就自認倒霉,這事情呢也就這么算了當作沒發生過,你看怎么樣?”

太子似笑非笑看著老板:”就這么算了?”

店老板心里也暗暗發苦,這哪家教出來的孩子,怎么這么難纏:”那你看怎么解決?”

太子看看鄭巧臉上的傷:”醫藥費呢?”

老板咬牙道:”我照賠!”心里想著怎么讓這群小祖宗們趕緊走,今天撞了什么衰神,以為做了一筆大生意,誰知道碰到這么一群瘟神。

太子轉頭問鄭巧:”你是當事人,你怎么說?”

鄭巧也知道今天也是自己先砸的場子,現在見事情能和平處理也愿意這樣處理。

太子見鄭巧點頭,朝老板笑道:”既然老板這么爽快,我們也就不多說什么了,說不定以后還有需要老板幫忙的地方,今天我們息事寧人就當是交老板一個朋友。”店老板趕緊點頭稱是。

太子從不會得罪什么人,畢竟太子不是一個真的處在一個叛逆期的年齡,她早過了這個年齡,所以太子處理事情謹慎穩重,不浮躁,說的難聽點是就是圓滑,用泰藍寶寶的話說就是:將你揍了,還讓你笑著來感激我。

鄭巧低著頭跟在太子后面,倔強的不說話,既覺得自己做錯了事情,又覺得委屈。

太子看著鄭巧的樣子,牽過她的手道:”走吧,去醫院!”鄭巧被打的時候都沒哭,卻不知怎么因為太子這一個小小的動作眼淚啪嗒啪嗒的掉下來。

太子急了:”怎么了?還打到了那里?我弄疼你了嗎?”鄭巧搖搖頭說:”沒有,不疼,我們去校醫室吧!”

“不行,必須去醫院做個全面檢查!”太子堅持的將鄭巧推上車,一行人浩浩蕩蕩的向醫院出發,眾人在這個時候才想起問太子:

“哇!太子殿下剛才好酷哦,那老板那么兇太子殿下一點都不怕呢!”一同學甲道。

“是啊是啊,還有太子殿下的功夫,就這樣這樣一推,那老板就推倒好遠!”同學乙也手足舞蹈的附和道。

太子笑道:”為鍛煉身體學了點三腳貓的功夫。”見這些同學還有問下去的趨勢,太子趕緊轉移話題。

太子在加侖擁有相當的人氣,已經畢業的上一屆學姐學長們就不說了,剛上來的學弟學妹們大多都是太子殿下的擁護者,太子自己這一屆的擁護者也不少,他們都是和太子一路走過來的。

還有現在的初三這一屆,太子記得自己可沒少給這些學姐捏臉蛋,吃豆腐,也沒少被這些學長們拍腦袋拽辮子,太子估計自己個子之所以長的這么慢都是這群學長們給拍的。

當然也不是每個人都是太子的擁護者,畢竟也有對太子不感冒的,認為太子這樣的天才都是高高在上,不愿意和太子這類所謂的‘好’學生混在一起,但也不會討厭太子,畢竟沒個人都有集體榮譽感的。

尤其是太子讀中學之后每年的各類競賽中,太子總是不負眾望的捧回一堆獎杯獎狀之類的回來時,就是對黃太子再不感冒的人,心底也會對這個小他們幾歲的小不點多出幾分尊敬和崇拜來,而且黃太子對每個人的態度都是一樣,不論是好學生差學生,在黃太子眼里都是加侖的學生,讓人不由的又生出幾分好感來。太子在所謂的差學生當中人氣還高些,他們離太子遠,所以仰望,而一些同在A班的好學生反而因為距離近而產生一些嫉妒。

這是難免的,不是說嫉妒不好,哪個學生不希望自己是眾人矚目的對象?當自己的風頭都被別人給搶走時,自然會心生嫉妒,當嫉妒化為競爭動力時,這樣的嫉妒還是可取的。

其實每個學生都希望自己也能像太子那樣給學校爭光,成為眾人矚目的焦點,幸好二年A班的三十個同學都十分優秀,太子才至于于成為眾的之矢。

會長競選是吳語桐的競選,除了太子發動外聯部的人宣傳外,二年A班的其它同學們也都積極的備戰,為了我們的班長大人順利競選學生會長而努力。

二年A班從來都沒這么團結過,班主任周驊柱十分欣慰,這群孩子班級內部競爭的十分激烈,但需要幫助時,又能集合起來目標一致的共同努力,周驊柱十分樂意見到自己所喜愛的孩子們處于一種良性的激烈競爭中!

這一切要好好感謝那個孩子,果然沒讓自己失望,班級氣氛之所以這么融洽,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因為有她在里面和稀泥,不過那孩子表現一直很低調呢。

吳語桐最近十分高調,這個時候不高調可不行。

如果說還有哪個女生在加侖的人氣能和太子媲美的話,那就非吳語桐莫屬了,吳語桐沒有施嘉馨熱情,沒有高梓欣耀眼,沒有朱欣怡活潑,但吳語桐卻有著天生的領導者的氣質,做事滴水不漏,無論對誰都有種淡淡的親和,適宜的微笑,冷靜的頭腦,溫和下精干的處世方式,還有一張漂亮的面孔,往人群中一站,強烈的存在感讓人怎么也無法忽視。

就她這個年齡來說,她做的很完美,她的氣質和手腕是別人是嫉妒也嫉妒不來,那不是你嫉妒你努力就有的,仿佛天生就高高在上,女孩子在她面前都不由的自慚形穢。

當然小A班的那群怪物除外,那幫子小朋友也是讓人無法忽視的存在啊,他們的字典里有連自慚形穢這幾個字嗎?

所以加侖中學部的人在聽說黃太子要競選學生會副會長,并切黃太子力挺的會長是二年小A班班長(別的班級還是喜歡稱太子所在班級為小A班),那個各方面能力都十分出色的漂亮女孩時,百分之八十五的人都在心里將副會長那一票投給了黃太子,百分之五十的人都將學生會會長那一票投給了二年A班班長吳語桐。剩余的百分之五十的票投給了其它會長侯選人。

沒有意外的話,這個學生會會長是吳語桐的了。

第46章

學生會會長選舉如火如荼的在進行,加侖中學里,能做苦力的都被二年A班的同學們給拉去做免費的苦力。

以吳語桐所在的財務部為首,到陸戌歡所在的跆拳道社和圍棋社,許易航所在的模型社,施嘉馨的宣傳部,王瀚則所在的英語社,朱欣怡的乒乓球社,馬徐輝所在的音樂社,華晨和張佳俊所在的科學社,高梓欣的文藝部,吳寒斌所在的籃球社,還有A班其它成員所在的其它社等等,全部都動員起來,讓加侖中學部的同學和老師們都非常深刻的了解和認識二年A班的奸詐和狡猾。

在以后的日子里,這些老師帶到新班告戒給新生的第一件事,就是自己的學生們,離小A班的人遠點,否則被他們賣了都不知道。

其實小A班的同學們也沒做什么,他們聽到學校里這樣的傳言時都很無辜很冤枉,他們都覺得自己很正派,做什么事都很光明正大,人家也都是自愿為自己做事,咱們小A班的童鞋們也沒做什么坑蒙拐騙偷的事情來啊。

可學校里的傳言怎么回事?

G班滑(滑頭),E班奸(奸詐),又滑又奸是B班,三班合一班,比不過一個小A班。

這是誰傳出來的,說話要負責任的,我們都是剛萌芽的青嫩小苗,我們都是祖國未來傾灑芳香的花朵,居然把我們說的奸詐狡猾,我們做什么傷天害理的啦。

不就是告訴暗戀高梓欣并支持別的會長侯選人的男童鞋們,說高梓欣只服吳語桐嘛。

不就是放出風聲說王瀚則最聽的就是吳語桐的話,讓一些嫉妒吳語桐又喜歡王瀚則,而欲投其它候選人的女童鞋們,將票票改投給了吳語桐嘛。

不就是在網上拍賣了一些許易航珍藏版的筆啊橡皮,不要的衣服啊什么的給支持吳語桐的童鞋們了么!

不就是讓大家喜歡的太子殿下犧牲了下色相,朝大家無恥的笑了笑,公開說支持吳語桐嘛,沒什么啊……

不就是說如果吳語桐當選學生會會長那么,以后在網上公開拍賣一些大家喜歡的童鞋的‘私人’物品嘛,也沒什么啊……

不就是宣傳部的人都在宣傳部部長施嘉馨的巧舌如簧之下都倒向吳語桐,將票票都投給了吳語桐么,也沒什么大不了的啊!

不就是掌握著財政大權的財務部的大部分資金來源都落在了副會長黃太子的手里嘛,誰讓加侖中學網上拍賣會的大部分東西都是由太子殿下和太子殿下的粉絲團提供呢,財務部歸太子管理所當然啊……

不就是跆拳道社被陸戌歡溫柔的踢了,迫于小A班溫柔的淫威下,改支持吳語桐了嘛……沒什么大不了的啊!

不就是乒乓球社的男單女單混雙都打賭輸給了王瀚則和朱欣怡,接下來日子都賣給了小A班了嘛,沒什么大不了的啊!

不就是吳寒斌組織籃球社的童鞋們,成立了一個貌似吳語桐后援團的東東,去給吳語桐打氣了,沒什么大不了的。

不就是以老實的張佳俊和瀟灑不羈的華晨為代表的科學社的童鞋們和老師們溝通學習方法了嘛……正常學習需要啊,沒什么嘛……

音樂社的人與太子殿下合作來了次公演嘛……我們的手段都是正大光明……不帶任何強迫性的,所有人都是自愿的,雖然有些威逼利誘但是你們扛不住誘惑,是你們的意志不堅定,不關我們的事啊,憑什么把我們傳的狡猾如狐,奸詐如狼?我們是多單純天真的一群好孩子啊,我們可是祖國未來的棟梁啊。

學生會會長選舉結束之后,吳語桐和黃太子成功當選會長與副會長,同時兩人恢復了之前的低調。太子郁悶,那些跟傻瓜似的主意不知是誰想出來的,竟然也會湊效,這個年紀的少男少女們的眼里就只有帥哥美女嗎?

許易航見自己的置物箱內又放滿了情書和娃娃巧克力之類的東西,煩躁的將這些東西通通丟進垃圾桶。

只從馬徐輝和他說了什么之后,他的情緒就一直出現在浮躁狀態,許易航討厭這種不受控制的狀態。

換好鞋子,許易航站起身,看著垃圾桶里各種情書,狠狠的一腳踹上去,轉身朝模型社走去。

走過蓊郁的梧桐道,許易航忽然停下,冷冷的看著眼前一臉羞怯的女孩。

湖北快三最新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