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重生之黃太子記事上一章:第14章
  • 重生之黃太子記事下一章:第16章

泰藍寶寶憋住笑,配合道:”不是學姐,是……同桌……”(不是學姐,但也不說是學長,泰藍寶寶你好壞……)

泰紫寶寶兩眼放出無數星星,熱情的看著陳哲然,不顧陳哲然鐵青的臉色,說道:”哇哦,哥哥的同桌是位大美女哎,漂亮姐姐,你好,我叫黃太子,初次見面,請多指教!”

陳哲然倒也功力深厚,被泰紫寶寶這么戲謔,在開始的面色鐵青之后,馬上就恢復了妖嬈,一雙眼睛笑的流光異彩好不動人,伸出拇指來想要摩挲泰紫的小臉,被泰紫避過之后也不惱,笑著說:”小妹妹,哥哥不是姐姐哦,要叫我哥哥。”明明是笑的如春風般的溫暖,偏偏泰紫寶寶和泰藍寶寶甚至是陸戌歡都感受到了冬風般的冷洌,還夾雜咬牙切齒的磨牙聲。

泰紫睜大一雙黑漆漆烏溜溜的大眼,不解的問哥哥:”哥哥,姐姐就是姐姐,為什么姐姐要讓我叫她哥哥呢?好復雜哦,不明白哎~~`”忽然泰紫一拍手,恍然大悟道:”啊,我知道了,難道姐姐既是姐姐又是哥哥?”說完臉上還掛著‘我聰明吧,快夸我吧!’的得意表情。

陳哲然完美的笑容慢慢龜裂,泰藍寶寶畢竟功力尚淺,已經憋不住哈哈大笑,連陸戌歡平靜的狐貍眼里都沾染了點點笑意。

泰紫很佩服哥哥的這個同桌,在這種情況下,還能這樣面不改色的笑著,看來這個人還是少惹為妙,說不準以后他會不會將今天的事算在哥哥的頭上。

泰紫猜對了,陳哲然不是會不會今天的事算在泰藍寶寶頭上,而是一定會算在泰藍寶寶頭上,妹妹得罪我,你哥哥服其勞是應該的,陳哲然笑的那叫一個絢麗,那叫一個耀眼,萬物都失去了色彩般,連泰紫都不禁愣了愣,心里大呼‘人妖啊人妖’。

泰藍寶寶看看笑的傾國傾城的同桌又瞅瞅天真單純的妹妹,最后確定,論功力還是妹妹弱了些,趕緊將妹妹拽走和人妖同桌保持安全距離,這同桌可是吃人不吐骨頭的。

眼前這四人有三人都是腹黑學的研究者,陳哲然的黑就不說了,看軍法大的那些同學們對他有多惟命是從和他與他家老太君多年的斗智斗勇就知道了。

泰藍寶寶在程媽媽的有意教育和引導下,再單純的白紙也得變黑。

泰紫寶寶是個特殊人種,本身也不是笨蛋,這群小孩子在她面前玩什么還遠了點。

惟有陸戌歡稍微純澈些,不過陸狐貍也不是個省油的燈,沉毅的他心思嚴密,頭腦冷靜,智商又很高,想要黑他得先防著別被反咬一口還不自知,可別忘了,狐貍的本質是狡猾。

從未來的加侖初中部流傳著的一句順口溜中就不難判斷出陸戌歡的本質:

E班滑(滑頭),B班奸,又奸又滑是A班,三班合一班,都比不過一個小A班。

而陸戌歡作為小A班的軍師,大多數主意都是出自他這里,可見這只小狐貍是多么難惹了。

現在這四個人集聚一堂,不知是交流電和直流電的碰撞,還是火星和水星的碰撞,總之是電閃雷鳴啊。

陳哲然看著泰藍寶寶對泰紫寶寶強烈的保護欲,眼波流轉,對泰紫笑的風情萬種:”小藍藍和小太子的感情很好啊,恩?不是未婚妻而是妹妹嗎?”陳哲然懶懶的瞇起眼,看向陸戌歡:”那這位是小太子的男朋友嘍?小太子不給你我們介紹一下嗎?”

泰藍寶寶一愣,立馬將泰紫護在身后,像是怕人給搶走似的,憤怒的瞪著陸戌歡和陳哲然,嚷道:”胡說,這家伙才不可能是妹妹的男朋友呢!”

泰紫嘆氣,哥哥還是太單純啊,那里是陳哲然這個千年妖精的對手。

陸戌歡狐貍眼里眸光一閃,泰紫也笑的淳美,疑惑道:”男朋友?哥哥什么是男朋友啊?”說著自問自答道:”啊,我明白了,五哥是男的,又是我朋友,所以叫男朋友,姐姐你是女的所以是女朋友對不對?”泰紫笑的好不得意好不天真。

陳哲然笑的越發妖嬈,纖細的手指撫過劉海:”小太子不乖哦,要叫哥哥!”眼波流過泰藍寶寶:

“小太子的男朋友啊!”見泰藍寶寶敵視著陸戌歡,陳哲然惡劣的笑。

泰紫抱著哥哥的胳膊,搖啊搖,眼睛睨著陳哲然嬌笑:”哥哥,姐姐這么漂亮,一定有很多男……朋友吧?啊?”

兩人眼光相撞,火星四射!兩人雙雙笑開,泰藍寶寶打個寒戰,奇怪的摸摸胳膊,好冷啊!

陸戌歡從頭到尾一言沒發,看著小不點和人妖兄舌斗,如果忽略狐貍眼里偶爾閃過的一道利光的話,還算是平靜的。

泰藍寶寶就不行了,對陸戌歡跟防餓狼似的,對防陳哲然跟防惡虎似的,這哥哥也夠合格了,哥哥也不好做啊。

小朋友們,你們才幾歲啊!

四個小學生都是第一次來B市,撇下了等的頭發都白了幾根的老師們,樂顛顛的去B市瘋了。

四人中雖然是泰紫年齡最小,經驗卻是最老道,考慮事情十分周全,問路或做事不知不覺就成了泰紫在拿主意,陳哲然嘛那是樂地輕松,他是連路都懶的走,泰藍寶寶對泰紫寶寶的崇拜更是如滔滔江水連綿不絕,更加加深了要超越妹妹的想法,同時也很振奮,妹妹都可以,自己也一定行,于是每每遇到各種問題時,泰藍寶寶總是一馬當先,泰紫在一旁笑著引導哥哥。

陸戌歡一直都不知道在想什么,默不作聲的跟在泰紫身后,看著泰紫和泰藍寶寶之間的互動,泰藍寶寶很滿意陸戌歡的表現,對他的敵意也沒之前那么深了。

泰藍寶寶覺得陳哲然今天吃錯了藥,懶成精的他今天意外的有精神和妹妹斗智斗勇,而向來淡漠討厭麻煩的妹妹今天居然很干脆的接受挑戰,兩人斗的樂此不疲。

比如:兩人走路走著走著居然跑了起來。

再比如:兩人同時要買同一款的限量版水晶海豚,毫不相讓,最后兩人決定用午飯來定勝負。

陸戌歡和泰藍寶寶目瞪口呆的看著用閃電速優雅的吞食食物的陳哲然,驚訝于泰紫的小身板究竟是怎么將這么多的東西給吞下去的。

兩人不分勝負,陳哲然干脆提議比比看誰更能吃辣,泰紫寶寶同意。

這次泰藍寶寶不答應了,妹妹身體不好,從小到大的所有食物都是由經過營養師給專門搭配的,今天暴吃這么多,泰藍寶寶都沒說什么了,可妹妹居然不顧及自己的身體要和陳哲然比賽吃辣。

泰藍寶寶對著陳哲然道:”要吃你自己吃,妹妹不能奉陪了。”說完生氣的拽起妹妹就往外走,泰紫暗叫糟了,怎么把哥哥給忘了?

趕緊討好的對哥哥撒嬌,可泰藍寶寶根本不理,妹妹也太不把自己的身體當回事了,不知道自己和爸爸媽媽有多擔心她么?

陸戌歡雖不明白發生了什么事,但聰明如他馬上就能想到,小不點是能吃辣的,所以在看到小不點投過來的求助眼神時,陸戌歡目不斜視的當作沒看到,泰紫怒。

結果雖然是陳哲然小勝一局,但陳哲然贏的很郁悶,在過去買那款水藍色水晶海豚時,才發現水晶海豚在前一刻已經被人給買走了,陳哲然本想買下來送給小太子的,他根本不喜歡那玩意。

泰藍寶寶在泰紫寶寶再三撒嬌保證之下,終于讓哥哥不再生氣了,不過再三保證以后絕對不再犯類似的錯誤。

陳哲然笑了,原來不光小同桌的克星是小太子,小太子的克星也是小同桌啊……好個兄妹情深呢!

泰藍寶寶這才想起一個問題:”妹妹,你不是要要參加小學生全國英語演講比賽嗎?怎么也來參加數學競賽了?”

泰紫寶寶抓抓腦袋,認真的為哥哥解答:”貌似有個參賽學生生病,空出一個名額,具體的我也不清楚,可能是那些老師抽風吧!”

“恩?小太子還參加了英語演講賽嗎?小太子進決賽了嗎?”陳哲然笑著問道。

泰紫不語,泰藍寶寶立刻驕傲翹起尾巴道:”那當然,妹妹是最厲害的,肯定進入決賽了。”感覺比自己進入決賽還要得意。

“剛好我也是呢!很期待在首都遇見你哦~~”陳哲然的聲音怎么聽都怎么像大尾巴狼啊。

泰紫笑瞇瞇的挑釁道:”我也很期待呢,越是有實力的人越是有打敗的價值啊,可別讓我失望啊!”

“這么巧?我也這樣認為呢,真是期待那一天的到來啊!”說這話的陳哲然那里還有半點懶散?

軍法大附屬小學的老師們和陳哲然的奶奶都驚訝發現最大愛好便是睡覺和整人的陳哲然突然轉性了,對英語演講比賽態度出奇的積極,不過其它嘛……還是原來那氣死人不償命的死樣子。

可憐了我們的泰藍寶寶,在寒風冷冽中被陰了N天。

第34章

這是個競技的季節,雛鷹杯全國少兒圍棋錦標賽今天也在S市的光明賓館開盤,來自全國56個代表隊一百九十二名小選手參賽,首掄比賽,國少隊的幾人,包括吳力為都順利過關。

第二輪時,吳力為執白以屠龍方式戰勝了已是職業二段的對手。

吳力為走到洗手間,洗了把臉出來后精神熠熠,嘴巴倔強的抿著,還帶著嬰兒肥的面孔上一雙堅定的眸子,皺著眉頭眺望遠方。

馬溢洋跳過來,用他特有的奸細嗓音叫道:”吳力為,你不是贏了么?這是什么表情?”

吳力為看著天賦極高卻極調皮又明顯好動的馬溢洋,淡淡搖頭說:”沒什么。”心里卻一直期望著再遇到那個小女孩。

吳力為這兩年來只要遇到類似的賽事他都會參加,就是期望著再遇上兩年前將自己打敗后還一臉百無聊賴的女孩,他要雪恥。

吳力為現在的棋力和兩年前相比進步的飛快,他付出的努力大家都看在眼里。

就像是馬溢洋,雖然比吳力為小一歲,卻靠著驚人的天賦一直和吳力為不相上下,馬溢洋學棋兩年便拿到了育苗杯兒童組的冠軍,因為天賦的原因在圍棋路上一直走的很順,大大小小的圍棋冠軍頭銜很多,老師們也都很照顧,他用不了多努力就可以打敗和他一起學圍棋的人。

直到吳力為的出現。

如果吳力為只是簡單的出現,或者很努力那也不能引起馬溢洋的在意,但關鍵是這個同樣天賦很好的吳力為下棋跟玩命似的努力,并且在來國少隊不久后贏了馬溢洋,這下可刺激了馬溢洋,在馬溢洋心里,吳力為就是和自己旗鼓相當的對手。

吳力為的努力是馬溢洋遠遠比不上的,不是說馬溢洋不努力,只是吳力為有個很重要的天賦就是耐心和集中力,在國少隊沒有誰的耐力能比的過吳力為,馬溢洋就更不行了。

馬溢洋是那種屁股在椅子上坐不到三分鐘就發癢的人,讓馬溢洋端端正正的坐在椅子上下棋那比殺了他還難受,他下棋下到興奮處還會忘形的跳起來翻兩個跟頭,有時還會手足舞蹈,性子十分自由無拘束,久而久之老師們也放任這個天賦極高的他,不對他這方面作要求。

馬溢洋知道,吳力為心里一直有一個對手,這個對手肯定是曾經打敗過他,而他還敗的很慘,吳力為從來沒提過這件事,但從他每次參加圍棋賽都會在賽場上尋人的舉動來看,他一直都在等那個人出現,而且那個人和他一樣年齡都不大,還是個女孩子,因為他每次的視線都是尋覓在年紀比他稍小兩三歲或更小的女孩身上,一次次的期望,一次次的失望。

所以馬溢洋比吳力為還要渴望遇到那個女孩子,然后堂堂正正的打敗她,這樣吳力為心中的對手就會破滅,就會視自己為對手,撕下吳力為看其它人時的狂傲。

狂傲,是的,狂傲是要和實力成正比的,不是誰都可以那么狂傲,對于實力差一點的選手,吳力為狂的不可一世,對誰都是愛理不理的,除非你的圍棋能得到他的認可,馬溢洋就是被認可的其中一位,可還是帶睬不睬的。

比如剛來國少隊時和一位師兄下比賽,當時的棋形式太差,這位師兄毫不客氣的勸降道:”繳槍吧?”

吳力為同樣很狂傲的回敬道:”我沒這習慣呢!”

兩年了,吳力為已經記不住那女孩長什么樣,卻從沒忘記過那小女孩贏了自己后臉上的表情,那樣的表情可以解讀為:無聊。

是的,沒錯,自己沒有看錯,和自己下棋讓她感到無聊,雖然她下棋很認真,對對手的認真是尊重,但那樣的表情一次次的刺激著吳力為,所以他拼了命的努力,就像是只要稍微松懈一刻就會被她用那樣的表情再看一次。

他一定要打敗她,洗刷那次恥辱,吳力為給自己塑造了一個很高的假想敵,他不知道,就是這個假想敵讓他付出了遠高于他人數倍的努力,使他在圍棋路上走的很遠很高。

不要以為只有吳力為很努力,我們泰紫寶寶的努力決不下于吳力為,用陸戌歡之前的一句話就是:太子是個努力的天才。

泰紫里骨子里就有一股不甘屈于人下的倔勁,你強是吧?我比你更強!

泰紫的氣質有些像膽汁抑郁質,同時又有多血粘液質的特征的存在,她的性格極端的矛盾,比如吧,泰紫對等人啊什么的一點耐心都沒,可是她卻可以在書房看書看一天,在棋盤前一坐就是幾個小時,在鋼琴前練習到很晚也不覺得累。

總體來說,泰紫對于安靜的東西耐心更多些,又可以說是,對自己感興趣喜歡的東西耐心很好,但對于不喜歡不感興趣的東西,人或事物是半點耐心也沒有。

泰紫還有一點值得稱贊的東西就是遇到困難也會迎難而上并且懂的為自己創造機會的執著

泰紫喜歡那個追趕的過程和將超越目標之后的成就感,此刻她正在積極備戰,如果說之前和朋友們并肩作戰讓泰紫感到溫暖,那現在有了陳哲然的挑釁,泰紫的戰斗欲望就徹底被挑了起來。

陳哲然是吧?太弱的對手讓人連出手的欲望都沒有呢,希望你的實力同你的嘴巴和心思成正比。

泰紫不知道自己在追趕別人的同時,身后又有多少人在追趕自己,朱欣怡便是其中一位。

朱欣怡單純,但越是單純的人就越難纏,因為這類人認準了一件事后就心無旁騖的往前沖,這種恐怖的力量泰紫也具備,那就是執著

是什么給了朱欣怡這么大的刺激?

朱欣怡對數字的敏感度可以用天才來形容,連泰紫都叫她外星人和怪物,這不是貶義詞,而是對朱欣怡的肯定,數學幾乎次次滿分,就算偶爾出現了失誤也絕不是她計算失誤,而是錯將加看成減或減看成加,她有時候會很粗心。

但單純粗心并不表示她不驕傲,相反,小A班的每個人骨子里都是驕傲的,才十歲的朱欣怡已經學到初中的數學內容了,而且學的很好。

但這次全國奧林匹克數學競賽的第一名卻是大爆冷門,跌碎無數老師們眼鏡的黃太子。

最讓朱欣怡沮喪的是,太子殿下之前都是在準備英語演講比賽,而自己則是和同學們一起參加集訓,太子殿下是臨時給拽進考場的,那就是說她之前是一點準備都沒有,自己平日里都被太子殿下叫外星人計算機,那太子殿下該叫什么?用王瀚則那家伙的話說,太子殿下才是不折不扣的怪物。

朱欣怡撅著嘴,哀怨的看著太子殿下,滿是受打擊后的沮喪,自己最得意的地方就這樣輕易的被太子殿下給破了,心里在對太子殿下更加崇拜的同時,更是加深了要追趕太子殿下的心理。

于是加侖小學部的小A班就出現了這樣一幕,老師出題目請人回答,朱欣怡立刻站起身將手舉的老高伸在老師面前,還生怕老師看不見似的大喊著:”老師,我知道我知道……”

數學老師慢條斯理的看看朱欣怡,說道:”舉手可以有聲音嗎?”朱欣怡頭搖的跟撥浪鼓似的,手在嘴巴上作個拉拉練的動作,噤聲不語,用眼睛期盼的看著老師。

老師繼續道:”舉手該是什么樣的?”朱欣怡立刻坐好,將手端正的舉好。

數學老師這才請朱欣怡站起身回答問題,朱欣怡回答對之后,數學老師說:”剛才舉手有聲音,繼續站著。”即便如此朱欣怡仍然很高興,得意的看著太子殿下,臉上寫著誰都能看明白的”快崇拜我吧,我很厲害”這幾個字,一分鐘后數學老師再請朱欣怡回答一題,對了之后就請朱欣怡坐下。

相較于在數學課上的活躍和積極,一到語文課朱欣怡就從鎧甲戰士變身為癟貓,因為她將大多數精力都放在了與太子殿下競爭數學成績上,從而忽略了她一直最不擅長的語文課。

在一次小測驗之后,語文老師拿著試卷氣沖沖的進了小A班,看朱欣怡的眼神真是感覺像要將她吃了似的。

語文老師能不氣,本來他就不是一個好脾氣好耐心的人,好不容易將朱欣怡的語文成績給補上來,誰知朱欣怡在好了一段時間后,竟然又犯渾,就是脾氣再好的人,看到自己付出的精力被人這么不當一回事也會生氣的。

語文老師氣急語氣反而平靜了,但熟悉這位老師的人都知道,語文老師這是暴風雨前最安靜的時刻。

“朱欣怡,你能耐了啊,你看看你這次測驗。”將朱欣怡的展開后,繼續道:”你這填空是怎么填空的?啊?”最后那聲‘啊’,啊的特輕柔,朱欣怡卻如同掉進了冰庫。

朱欣怡小心翼翼的瞅瞅語文老師的臉色,再瞅瞅自己的測試卷,疑惑的看著老師,辯解道:”寫的很好啊……”

“很好?”語文老師被氣笑了,指起朱欣怡的試卷問道:”古詩文填空:兩岸青山相對出,填下去,你告訴我你是怎么填的?”

朱欣怡被問到這個問題立刻底氣足了,大聲答道:”兩山排闥送青來。”眾人悶笑,語文老師氣的拳頭松了緊緊了松,深吸一口氣,繼續問道:”窮則獨善其身,下句你填了什么?”

朱欣怡更有信心了,這個她不看書也知道,單純的揚起笑臉,大聲的說道:”富則妻妾成群!”

華晨當場就笑噴了,其它人也都捂著笑的直抖,朱欣怡被笑的莫名其妙。

不得不說語文老師已經被朱欣怡氣出免疫力了,居然還能心平氣和的繼續問:”君子成人之美,下句是什么?”

朱欣怡慎重了,小心翼翼的答道:”小人奪人所愛?”

語文老師的眉毛直抽,咬牙道:”朱欣怡,還記得我和你說過什么話么?啊?少看那些亂七八糟的電視,你聽不懂嗎?啊?你才幾歲啊?啊?就知道小人奪人所愛了?啊?你很能耐啊!啊?”語文老師聲音陡然拔高,嚇的朱欣怡小朋友脖子一縮。

語文老師平復了情緒,接著問:”告訴我,有朋自遠方來,下句是什么?”

這個朱欣怡知道,終于能昂首挺胸的回答了,朱欣怡抬起揚起笑臉,得意的看著老師,道:”尚能飯否?”

小A班的屋頂差點都被笑掀了去。

第35章

陳哲然懶懶的趴在桌上,頭下面枕著的是不知道哪個善良無知的小女生送的愛心抱枕,陳哲探毫無羞恥之心,理所當然的享受著女孩子們泛濫的心意。

眼睛庸懶的半闔著,聽著小同桌激動的大叫:”這次奧林匹克數學競賽果然是妹妹第一名,恩!想要成為妹妹的榜樣還要更努力才行啊,一定要加油!”泰藍寶寶激動的握拳,桃花眼里滿是堅定。

“第一嗎?有點意思呢,太弱我都提不起勁!”陳哲然聲音輕輕的,有些暗沉,不像這個年齡普遍的公鴨嗓,他的聲音很清冽,庸懶的眼睛里迸發的卻是不同于他散漫的語氣,而是一種銳利。

“陳哲然,你好像搶了我妹妹的臺詞啊,可別說我沒事先告訴你,你要是太弱可是讓我妹妹提不起干勁呢!”泰藍見人妖同桌這樣說妹妹不高興了,立刻笑的像朵花似的,維護妹妹。

“是嗎?不想太期待呢!最不喜歡失望了!”陳哲然聲音依舊不緊不慢,不輕不重。

“這句話我回去得和妹妹說,讓妹妹別對你期望太高了,整天除了睡覺還是睡覺,還真不值得妹妹認真對待呢,要不我讓妹妹放放水,讓你別輸的太難看?”泰藍寶寶一口白牙熠熠生輝。

“對你妹妹這么有信心?”陳哲然直起身向后仰去,身體柔弱無骨似的倒在椅背上,愉悅的輕笑。

“難不成對你有信心?”泰藍寶寶上下評估他幾斤幾重似的打量陳哲然,然后嘖嘖嘴,得意的笑著說:”怎么說妹妹這次小學生數學競賽是全國第一,而某位……可別說考試時又睡著了。”

泰藍寶寶說對了一半,陳哲然沒睡著,卻一直趴在桌子上不肯動筆,直到瞇到考試時間只剩一半時間都不到的時候,才打著哈欠懶懶的拿起筆慢條斯理的寫,恨的監考老師牙直癢癢。

這次加侖小學部的小A班可長臉了,參加的三位學生分別是全國第一,全國第三,全國第七。

第一的自然是黃太子,和程泰藍并列第三的陸戌歡,朱欣怡與另一個學校的某幾位學生并列為第七。

不要以為朱欣怡考的不好,相反,年僅十歲的她能在全國奧林匹克數學競賽中拿到這樣驕人的成績已經是很難得了,這可是全國第七啊。

加侖小學部的校長已經笑的合不攏嘴了,上次是小A班集體跳級被媒體大大報導了一翻,在媒體得知其中兩位小朋友一個只有九歲一個只有十歲時,各家媒體更是紛紛炒作了一翻,此次考試更是讓加侖小學部在全國都打響了名氣。

周驊柱在加侖小學部更加是讓所有老師都眼紅,原來那些反對的老師怎么也想不到那個小小的黃太子居然這么厲害,平常也沒看她有多突出的表現,沒想到是一鳴驚人,居然拿了個全國第一回來,這下可是給周驊柱長臉了。

周驊柱將獎金放在抽屜里,點了根煙慢慢抽著。

其實他當時也沒想那么多,只是一種直覺,恰巧他是挺相信直覺的人,再加上黃太子平時的表現,就將她給推薦上去。

真沒想到這黃太子的潛力如此之大,這就是她全部的潛力嗎?周驊柱有種直覺,一定還不止這樣!

程澤華得到女兒拿了奧林匹克數學競賽全國第一名的消息,立刻打電話告訴老爺子,老爺子聽到這個消息后只是沉悶的說:”恩,不錯!”然后就掛了電話,但程澤華還是能聽出老爺子的高興和驕傲。

程爸爸高興的和程媽媽開香擯慶祝,可惜只有兒子,女兒不在,不過兒子也不差,全國第三。自己的孩子能差到那里去?程爸爸驕傲了。

現在加侖小學如果還有誰沒聽過黃太子大名的,那他一定是剛從阿拉伯土著回來的。

泰紫很郁悶,走到哪都有人過來捏捏自己的臉,自己越是面無表情,那些人就扯的越狠,還有小男生過來拽自己辮子的,不過自從泰紫將拽自己小辮子的小男孩給一拳揍出個熊貓眼之后就再沒人敢過來拽自己的小辮子了,不過總是能收到一些鮮花,小紙條,還有很多可愛的洋娃娃,看的出來這些洋娃娃都價值不菲,太子殿下毫不客氣的全部笑納了,這為后來成為加侖學生會會長的時候,為學生會提供了一個資金來源,這是后話,暫且不表。

泰紫現在正在全面準備全國英語演講比賽,有了目標就有了學習的動力還緊迫感責任感和壓力,打敗陳哲然就是泰紫現下的目標,尤其是從哥哥那得知陳哲然的厲害之處后,神經更是膨脹了來。

泰紫很享受這樣的壓力,神經緊繃,渾身上下處于一種亢奮的狀態,十分興奮。

泰紫現在有非常強烈語言交流欲望,她現在缺少一個好的語言環境,于是整個A班乃至整個加侖小學部都動員起來,泰紫帶領著大家一起學英語說英語,日常的交流全部用英語進行,就連加侖小學一年級的小朋友們都跟著說起了英語,然后整個加侖小學隨處都能見到類似這樣的對話。

某同學給老師遞水杯,老師親切的說了句:”thankyou!”

那位剛上小學給老師遞杯子的學生流利的回了句:”不用thankyou!”

還有一件有趣的事,不知是誰傳開的,放學鈴打了之后,同學們都擁擠在樓梯間,一個三年級的小男生不小心踩了一年級的性子比較‘野’小朋友一腳,男生飛快的道歉:”sorry!(騷瑞)”

一年級小學生以為學長不僅不道歉還罵人,怒道:”你一家都sorry(騷瑞)。”泰紫聽后哭笑不得。

校長驚喜的發現學校繼早操風之后,又刮起了一股學習說英語風,連老師們之間的日常對話都用起了英語,原來罵人的話都改成了:bastard;sonofabitch

經過加侖小學英語風的全面刮起,泰紫見識了英語含蓋面之廣泛,也對自己的英語學習進行了一番反思,畢竟在全國的舞臺上并是不說的溜語音標準就能取勝的。

奶奶看著泰紫這么努力既心疼又欣慰,對泰紫風是全程服務,真恨不得連飯都都幫泰紫吃,覺都幫泰紫睡,那里有不到十歲的小姑娘學東西這么拼命的。

中央電視臺英語頻道、外語教學與研究出版社主辦,各省(市、自治區)大學外語教學研究會協辦。比賽地點在B市。

好在時間不是很難熬,終于到全國大賽的半決賽了,泰紫看著英語演講比賽的章程,直接省去前面的官方語言,看后面與比賽相關的內容。

半決賽是取各省市的前十名,出場次序按抽簽決定,泰紫很幸運抽的是三十六號,泰紫看過自己的定題演講題目:我愛什么什么,馬上回到賓館開始為第一階段的比賽作準備。

比賽分為兩個階段,第一階段:

湖北快三最新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