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重生之黃太子記事上一章:第4章
  • 重生之黃太子記事下一章:第6章

當然,也不是所有人都是這樣的,呶……自己班上就有一個看自己不服氣的,高梓欣已經第N次對著泰紫哼鼻孔了,泰紫很無奈。

上課時,只要老師一表揚泰紫,咱們高小姐就不高興,鼻孔里哼一聲,老師請了泰紫回答問題,接下來肯定是要請高梓欣的,否則高小姐嘴巴一定嘟老高,半天都不見笑臉。

泰紫很喜歡逗高小姐,有時候故意回答錯,高梓欣立刻將手舉的老高,兩眼放光的看著老師,老師請她回答對后,高興的像是吃了蜜糖似的,然后揚著下巴挑釁的對著泰紫高傲的笑,如果看到泰紫很沮喪的垂著腦袋,笑容立刻又僵在臉上,想過來安慰又拉不下臉很不好意思樣子,下課后很別扭的走過來,高傲的安慰泰紫:

“哎,太子,其實……其實你也很厲害啦,就比本小姐差一點點而已!”

通常聽高梓欣這樣說,泰紫表情肯定更加頹喪了,高小姐立刻糾結的說:

“別這樣啦,我請你吃冰激凌!”說著又很得意的笑,臉上得意的表情維持不到兩秒鐘,又意識到

在失意的太子面前這樣得意是不好,討好的哄著泰紫:

“好啦好啦……大不了……下次也讓你贏一下好了……”高小姐為難的說著,可是下次老師一個勁的夸泰紫什么的,高小姐又會嘟著嘴巴不高興,用鼻孔哼泰紫,如此反復循環……。

泰紫偷著樂,覺的生活充滿著樂趣,太有趣了,吳語桐就好笑的縱容泰紫寶寶的惡趣味。

有趣的不止高小姐,大家都很有趣啊……例如馬徐輝

泰紫:”馬徐輝長的好帥哦……”

馬徐輝是那種怎么看怎么舒服的那種,最好看的嘴巴,不是薄唇,也不像女生嘴巴那樣的櫻桃小口,而是棱角分明,嘴角上翹的厲害,感覺每時每刻都在笑,嘴巴還有點大,又不會顯得突兀,很性感的嘴唇,緊張的時候說話還會結巴,泰紫喜歡看馬徐輝說話。

馬徐輝臉紅了:”呵……呵……哪……哪有……?”

泰紫:”馬徐輝以后當我男朋友吧?好不好?”泰紫原本想說當我女婿的,后想想自己現在才七歲,就改成說男朋友。

“啊啊?”馬徐輝牌大蝦一只,從頭紅到腳。

泰紫偷笑,這段對話重復了很多次,每一次小馬同志都會臉紅,太有趣了。

后來有一次,泰紫問馬徐輝長的像誰,馬徐輝長的像爸爸,泰紫笑了:那馬徐輝的爸爸一定也長的很帥吧?

馬徐輝紅著臉點頭,終于有一天馬徐爸爸來學校開家長會,泰紫滿懷熱情激動的看過去,媽呀,這么老了啊?以后再不敢對帥哥的爸爸抱有期待。

例如看起來很酷的許易航,不論老師上課氣氛有多么高漲,他聲音總是和平常一樣,不會因此拔高一點點,而且小小年紀頂個面癱臉,次看到這樣的許易航泰紫寶寶就想笑,就想去逗他。

心算課,鯊魚隊和山貓隊的搶答時間,兩組各九人,老師為表公平將年紀最小的泰紫寶寶請上講臺當裁判。

老師:1023+4984-3479乘4加6711-4378請回答。

許易航和大家:12445。

泰紫:是山貓隊的朱欣怡最快,加分,鯊魚隊的許易航也很快,可惜聲音太輕,我聽不太清楚。

老師:6723+873-2323-1213+676乘7。請回答。

許易航和大家:33152。許易航的聲音明顯拔了一個高度。

泰紫:山貓隊的施嘉馨最快,山貓隊繼續加分,老師,我真的感覺許易航很快,就是不知道他的答案是不是正確的,太吵了,聽不清楚。

泰紫看著本來許易航本來就不算白的臉更黑了,

老師:2329+7343-5873乘12,請回答。

許易航和大家:45588。聲音和大家一樣響亮。

泰紫:鯊魚隊的許易航最快,鯊魚隊得分。

泰紫看著許易航臉上一閃而逝的笑容,滿意的亮出缺了兩顆門牙的笑臉。

在這個班上泰紫的表現并不突出,因為上有陸戌歡和吳語桐,中有王瀚則和朱欣怡,語文有施嘉馨,數學有朱佳俊,英語有高梓欣,還有吳寒斌和華晨。

在這群人中,陸戌歡是那種你第一眼不會注意到他,一旦注意到他就再也忽略不了的人。

他很安靜,總是安靜的學習,看書或是觀察著你,狹長上挑的狐貍眼如一汪平靜無波的湖水,沒有大的情緒起伏,仿佛一切都在他掌握之中,顯得那么胸有成竹。看著他的眼睛你就有一種被看穿的錯覺。

這班里的人不能用常理來理解,都是怪物。

是的,怪物,比如朱欣怡,泰紫早就知道能進這個班的人肯定都有過人之處,哪怕是年紀小性格單純的朱欣怡。

泰紫一直覺得世界上是不存在絕對的天才和笨蛋,只要自己付出努力,就一定不會比別人差,而是事實也是這樣證明著,可泰紫在朱欣怡那里明白了有些人在某些方面的確得天獨厚的。

朱欣怡曾被老師們戲稱為:計算機。

這不是叫叫而已,她在這個班是除了泰紫外年齡最小的,也是跳級上的三年級。

在心算課上,老師每報出一長串算術題,通常都是話音還沒落她就將答案說出來了,泰紫估計那只有零點二秒的時間。

泰紫也能回答出來,用時最少也要零點五秒以上的時間,即使是陸戌歡也要用零點四秒以上的時間,不僅如此,她的正確率和陸戌歡一樣,高達百分之九十九。

看著朱欣怡泰紫忍不住嘀咕了句:”外星人!”

泰紫沒想到自己的嘀咕被怪物同桌王瀚則聽見,就見王瀚則抱著肚子哈哈笑的直打顫,邊拍桌子邊指著朱欣怡嚷道:”外星人?哈哈……外星人……哈哈……啊哦……笑死我了……豬頭欣是外星人……太好笑了啊哈哈哈……”泰紫都不知道這句話那里有這么好笑,能讓他笑成這樣,果然是怪物。

更讓泰紫無奈的是,朱欣怡聽到后立刻像炸了毛的貓似的,小宇宙熊熊燃燒:”王瀚則,你這個白癡,你叫我什么?”

泰紫覺得朱欣怡說的很對,王瀚則的確是個白癡,真是可惜了那雙波光瀲滟的鳳眼。

“外星人……哈哈……太子說的真是太對了……哈哈外星人……真是笑死我了……啊哦……”王瀚則繼續笑的上氣不接下氣。

“太子殿下說的?”朱欣怡轉頭疑惑的看著泰紫。

“你的反應能力和計算能力不是地球人能擁有的,我嚴重懷疑你是外星人!”泰紫一本正經的道。

“哇噻!泰紫殿下你真是太聰明了,你怎么知道我是外星人?我告訴你哦,我真的是外星人……”朱欣怡的反應讓泰紫更汗了,她真的是地球人嗎?嚴重懷疑。

“你是火星人嗎?”泰紫心里無奈表情嚴肅的問。

“哇噻!太子好厲害哦,這都知道了?我就是火星人!”朱欣怡的臉上寫滿了對泰紫赤裸裸的佩服。

眾人齊齊的翻了個白眼。此后朱欣怡的外號正式確定:外星人,而她自己常常在自我介紹中說:我是外星人,籍貫:火星。

泰紫不知道自己在暗叫想別人怪物的同時,別人也在這樣評價她,泰紫沒有特別擅長的哪一科,可同樣的,她也沒有哪一科是不擅長的。

同學們都在暗暗憋著股勁,不用功的都用功了,用功的更用功了,連陸戌歡都明顯感受到了壓力,泰紫的到來打破這個班里一貫的平靜,A班的同學都是同樣驕傲的孩子,只是沒有像高梓欣那樣表現的很明顯而已。

學期快結束時,明顯有人感到吃不消,學生們之間的差距漸漸拉開,第二學期A班就剩下十三位同學,泰紫終于記住了全班同學的名字,第十三位叫王寧,長的很黑,后面留一個長長細細的小辮子的黑帥哥,比許易航還黑。

泰紫很喜歡這位很老實很黑很可愛的小王寧,不忍心欺負他,在一次自習課,大家做作業,做完作業的泰紫找同樣已經做完作業的王寧閑聊,班上就聽到他兩的閑聊聲:

泰紫:王寧長的這么帥是像爸爸還是像媽媽?

王寧紅著臉,眨著黑葡萄般的眼睛:像媽媽。

泰紫:那王寧媽媽長的一定很漂亮吧?

眾人齊抬頭,毫無心機的大聲報料:他媽媽很黑……

泰紫和王寧:……尷尬不語中……

第11章

泰紫插班進三年A班時已經是學期中,要參加期中考試。

泰藍寶寶也在準備期中考試,聽說妹妹居然省了一年級二年級直接上三年級,還是三年級下學期,泰藍寶寶受刺激了,自己是哥哥,要做妹妹榜樣的,怎么可以落在妹妹后面?

才上一年級的泰藍寶寶決定也跳級上四年級,比妹妹還要高一級,程媽媽程爸爸欣慰的看著自家兒子努力認真學習的樣子,點點頭,給兒子請了家庭教師,支持兒子。泰藍寶寶將所有的興趣課程都暫時停了,大有不考上四年級誓不甘休的架勢。

而泰紫那邊,泰紫寶寶那著爺爺奶奶給自己報的興趣班清單:除了自己主動要學的游泳,拳擊和圍棋外還新添加了硬筆書法,畫畫,陶藝,英語,心算,舞蹈,鋼琴,小提琴,奧數。

這是想把自己累死嗎?

向來淡定的泰紫此刻也淡定不起來了,看著坐在那里喝茶聊天的爺爺奶奶,揉揉眉心,這兩人是閑著沒事給我找事嗎?

將手中捏皺的紙放下,理理整齊帶到爺爺奶奶的對面坐下,靜靜的看著爺爺奶奶:

“爺爺,奶奶,寶寶和你們商量一件事!”泰紫不知道她現在的眉頭是皺的。

黃志強詫異的看著孫女,除了笑就沒有其它表情的孫女今天居然會皺眉,有進步啊:”什么事?”黃志強放下手中的茶杯,漫不經心的問。

泰紫將清單平放在玻璃桌上:”寶寶認為,里面很多東西都沒有學的必要。”

“哦?怎么說?”黃志強有趣的看著自己的孫女,居然會對自己安排的東西發出質疑。

“寶寶不認為自己的字很差,也不準備當畫家,更沒有當藝術家的想法,我認為學習美術鑒賞到還是可以的,要是為了培養我耐性的話,我認為圍棋已經足以培養我的耐性,硬筆書法畫畫和陶藝完全可以免去;

至于英語,學校有開課程,我也不認為自己學的很差,我建議改成法語,舞蹈小提琴奧數也可以免了,我不打算當音樂家,樂器會一樣就夠了,至于奧數,我才三年級而已,沒必要。”泰紫慢慢說出自己的看法。

黃志強盯著孫女沉默不語,自己這個孫女確實不簡單啊,才七歲就知道自己要學什么不要學什么,分析的頭頭是到:

“那就按你說的改吧,你想學什么自己選,我可不希望自己孫女輸在起跑在線!”黃志強笑了,眼里閃著狐貍的光芒,這孩子是塊上等璞玉,好好雕琢必成大器

“寶寶為什么不想學舞蹈呢?女孩子跳舞很好看哦!”奶奶溫柔的看著寶寶聲音輕的如同初春的陽光。

“鍛煉身體的話,我已經在學武術,寶寶不想連休息的時間也沒有。”泰紫看著奶奶表情也自動的柔和了。

“既然寶寶不想學那就不學。”奶奶寵膩的看著泰紫。

“恩,謝謝外婆!”泰紫寶寶笑了,多云轉晴!

“寶寶在學校還習慣嗎?和同學相處的如何?”奶奶輕問道。

泰紫想到那群可愛的同學們,咧嘴笑了,缺了門牙的笑讓泰紫看起來十分稚嫩可愛:”他們呀,唔……都很有趣呢!真是一群不錯的人啊!”

“寶寶看起來很喜歡他們,有交到好朋友嗎?”奶奶撥了個荔枝遞給泰紫,黃志強靜靜的聽老婆和

孫女聊天。

“有,和我最好的叫吳語桐,唔……”泰紫想到另一個天真可愛一點就炸還喜歡粘著自己圓臉的小姑娘,想了想又接著道:”還有一個,她叫朱欣怡……”想到她倆,泰紫又笑了,有點得意的對外婆獻寶:

“她倆都好可愛呢,他們都是好朋友!”泰紫想著,點點頭。

“寶寶什么時候請她們來家做客,讓爺爺奶奶也認識你說的兩個可愛的好朋友呀?”聽到孫女這樣說,傅佳音也很高興,終于有同齡的好朋友了。

“好的,有機會一定帶她們來做客,讓奶奶認識她們。”泰紫笑瞇瞇的接過奶奶撥好的荔枝,塞進奶奶的嘴里,接著撥了一個給爺爺。

期中考試成績出來了,陸戌歡還是穩坐年級第一寶座,吳語桐還是年級第二,另眾人詫異的是,班里那個小不點,存在感不太強的黃太子居然超過了王瀚則和朱欣怡年級排名第九,且每門課都是九十五分,一分不多一分不少。

A班的上課進度早就超過了他們這個年齡段,王寧是這個班最弱,勉強能跟上來,肯定是排名第十三,這是肯定的,朱欣怡那個外星人也有弱項,人家年紀小,又是跳級的,語文學的很不咋地排名年級十二也在預料之中,王瀚則英語很爛,排名十一位,高梓欣由原來的第九排現在的第十。大家怎么都想不到這個被大家照顧的小不點黃太子居然能超過他們四個排名第九。

成績發下來時班主任周驊柱別有深意的看了泰紫一眼,繼續上課講解試卷,王瀚則考了全班最低的七十八分。

下節課是語文課,泰紫托著腦袋看著窗外,語文老師氣沖沖的走了進來,班長喊了起立之后,語文老師將試卷發給了大家。

朱欣怡舉起手:”老師,我的試卷沒發到。”

語文老師黑著臉看著朱欣怡,抖抖手中的試卷:”這是你的試卷,朱欣怡。”朱欣怡看著語文老師的表情就知道考試肯定考砸了。

語文老師說著,打開她的試卷念道:”造句。其中:我的其中一只左腳受傷了。朱欣怡,你長了幾只左腳?啊?還其中一只左腳,你是屬蜈蚣的嗎?”

“一只。不是。”朱欣怡像是打了奄的茄子,低低的回答。

“你還知道是一只?啊?陸陸續續造句。下班后爸爸陸陸續續的回家。朱欣怡,你有多少個爸爸?啊?”語文老師氣的青筋一跳一跳,泰紫忍著不笑出來。

“一個爸爸。”朱欣怡太單純了,不知道這個問題是不用回答的。”

語文老師撫撫太陽穴繼續道:”況且造句:一輛火車經過,況且況且況且……。我懷疑你真是地球人嗎?啊?”

朱欣怡低頭天真的囁嚅道:”我……我是火星人!。”就聽語文老師頭上‘啪’斷了一根青筋,‘啪’

又斷了一跟青筋,整個教室里籠罩著黑騰騰的低氣壓,不過還有神經大條的人絲毫沒意識到此刻的危險,安靜的連根針掉地都能聽見的三年A班忽然爆發出一陣大笑和附和拍桌子的聲音:

“哈哈啊哈哈……太好笑了……哈哈……怎么會有這么笨的人啊……哈哈……真是笑死我了……啊哦……況且造句……。哈哈……況且況且況且……哈哈,笑死我了……”

全班集體黑線的看著笑的上氣不接下氣的王瀚則,泰紫將同情的目光投向語文老師,遇到這樣的學生真是辛苦了。

泰紫這樣想著忍不住也‘撲哧’笑出聲來。完了,泰紫想。

可泰紫沒想到的是,自己這一笑竟將熱情洋溢的施嘉馨也帶著笑出聲來,接著班上其它忍笑的同學也都笑起來,連面癱許易航和無論發生什么事情都波瀾不驚的陸戌歡都忍不住勾起了嘴角,班級氣氛霎時輕松起來。

語文老師看著這群天之驕子們,也無奈的笑了,咳嗽一聲,板起臉對著朱欣怡道:”你站起來,將你的這篇作文念給大家聽聽。”

朱欣怡怯怯的看了老師一眼,接過老師遞來的試卷,小聲念道:”星期天我和天天去打球……”

“大點聲!”朱欣怡縮縮脖子。

“星期天我和天天去打球,加油啊加油啊,,天天贏了一球,加油啊加油啊,我贏了一球,加油啊加油啊,天天又贏了一球,加油啊加油啊,天天贏了。”

還沒等朱欣怡念完班上的大多數同學都笑的不行,泰紫也是將一張小臉笑的通紅。

語文老師看著有不知所措的朱欣怡,聲音稍微緩和了點,問道:”你告訴我這次作文題目是什么,要求字數是多少?”

“我喜歡的一種體育運動,要寫四百字。”朱欣怡聲音還是小小的,她就是再天真也知道自己這次考的真的很差,才會惹的老師這么生氣。

其實朱欣怡那里知道,這只是其中一個原因,另一原因是她數學考了滿分,英語考了九十九分,只有語文不及格,你說語文老師能不生氣嘛?

語文老師看著她,音量已經趨于平靜,不像剛進教室時那么激動:”那你告訴我,你寫的這是什么運動?你寫了多少字?”第二個問題泰紫估計老師就是隨口問的,沒打算讓朱欣怡回答,可我們單純天真的小朱同志那里知道,很認真的回答:

“乒乓球!五十六個字!”老師頭上才消下去的青筋又突突直跳。

“你還知道啊?啊?五十六個字?只寫了要求的七分之一。”老師吼道。

“是7。1428571429。”朱欣怡很乖,回的很認真,語文老師頭額上的青筋再次斷了幾根。

“給我回去寫十篇讀后感交上來,文章抄五十遍!王瀚則也交十篇讀后感上來,下課!”語文老師氣呼呼的走了。

“噯?為什么我也要寫啊?”王瀚則大叫,然后指著朱欣怡響起王瀚則獨特的笑聲,還有夾雜著朱欣怡生氣的罵王瀚則白癡的聲音。

陸戌歡將英語試卷收好,放在抽屜里出去吃飯,在經過泰紫課桌后又退了回來,將泰紫壓在書本下的三張試卷抽了出來看了看。

陸戌歡皺起眉頭,將試卷折好放了回去,拳頭緊緊撰起,走在去餐廳的路上,腦中不停的閃過那三張試卷上‘漏’做的五分題,是漏做嗎?這么巧,每張都有漏做,且剛好五分,是太有自信了,還是年紀小看漏了題?

不論是哪一種,陸戌歡暗暗想道,我都會超越你,我會跑的比誰都快都遠,讓你永遠也追不上。

陸戌歡閉上眼深吸了口氣,再睜開眼時眼里沒有了半點波瀾。

泰紫最近感到有些奇怪,不,不是自己奇怪,是學習委員陸戌歡奇怪,沒是總用探究的眼神看著自己,讓泰紫總懷疑自己臉上是不是有什么臟東西。

陸戌歡盯著你看的時候,眼神有種不同于平時銳利,小小年紀就有另人心慌的氣勢,不過自己做了什么引起他注意的事情了么?

最多是自己偶爾喜歡暗地里逗逗小高小朱小王小許,沒惹過他啊?而且自己每次逗的都很隱晦,他不應該發現才對啊!

泰紫實在想不出自己有什么地方值得讓陸戌歡這樣在意自己,干脆不想了。

沒多久泰紫在法語班也看到陸戌歡,拳擊班里也見到了陸戌歡,圍棋班里也有陸戌歡,怎么在哪都能看到他啊?泰紫感覺他在和自己較勁,但這只是感覺,并沒有什么特別具體的例證。

難道這就是高手的直覺?

高手!

陸戌歡的確是個高手,劍道和空手道他都有學,而且據說學的很好。拳擊雖說是初學,但教練顯然很喜歡他,他學的很快,基礎好,很快就超過了許多師兄師弟。

圍棋這家伙也很有天賦,泰紫沮喪的想,這家伙做什么都很有天賦,學什么都快,他簡直是天生用來打擊別人的。

第12章

泰紫暗暗打量坐在對面的陸戌歡,一張很是俊秀的臉,看起來比女孩子還要白凈幾分,身體也是瘦瘦弱弱的,泰紫怎么也想不到這么一個瘦弱的小身板,居然已經是棕帶(茶帶)了。

(空手道和柔道、跆拳道一樣,空手道的等級也是用腰帶顏色來表示的:10~9級:白帶(初學者)8級:黃帶7級:紅帶6級:橙帶5級:藍帶4級:綠帶3級:紫帶2~1級:茶帶。級數越低越厲害。)

此刻陸戌歡很專注的看著棋盤,眉頭微皺,兩只手撰成拳頭平放在大腿上,想了沒一會兒,下了一子。

陸戌歡的手指修長,干凈有力,指甲修剪的和肉齊平,看起來很整潔舒服,從一些細節上可以看出他很愛干凈,身心健康,也會很勤奮,是個可怕的敵人,也是個好老公人選啊。泰紫想。

泰紫搖了搖頭,這都是在想什么鬼東西,亂七八糟的,趕緊將思緒放到棋盤上,這家伙的確厲害,才學了幾周就已經下成這樣了嗎?泰紫趕快下了一子。

結局是泰紫贏這是肯定的,泰紫從三周歲也就是五歲開始學圍棋,如今也有兩年了,再怎么說也比陸戌歡這個初學者厲害。

泰紫一直覺得自己棋下的很差,因為和老爺子下棋一盤都沒贏過,哪怕是老爺子讓自己十二子自己也沒贏過,泰紫知道爺爺是業余高段,但在泰紫的想法里就是,既然是業余的肯定不會是什么高手,我連和個業余的下棋都輸的那么慘,自己棋力肯定是差的一塌糊涂,雖然老爺子給自己請的那些職業圍棋老師都說自己下的不錯,很有天賦。

湖北快三最新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