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忽然記起來,當初隔著車窗玻璃,她的嘴唇仿佛輕輕動了下。

她用那么痛恨的眼神望著自己,輕輕地說了什么。

他也猜想過,比如我恨你,不像,比如我愛你,也不像,比如永別了,更不像,怎么都不像。

這成了他怎么也猜不出的一道謎。

可是現在,他猛地明白了,她當年流著淚用痛恨的眼神,在和自己說對不起。

“葉葉。”他抱著葉筠,捧住她的臉:“不,你怎么可以和我說對不起。”

該說對不起的那個人是他。

“這不怪你,一點不怪你,怎么可以怪你呢。”他手忙腳亂,言語凌亂:“這不是你的錯啊,是我不好,我為什么不早點趕回去,我為什么不干脆一開始就帶著你跑,我們就應該私奔,是我太笨了!”

他紅著眼睛,咬牙切齒地說:“我怎么這么笨!”

葉筠安靜地凝視著他,突然踮起腳尖,輕輕吻了他的臉頰。

這一刻,像輕風溫柔拂過湖面,像魔法降臨人世間,樹葉不再搖擺,蟬鳴消失了,水波靜止了,焦躁和絕望瞬間被撫平了。

葉筠笑嘆了一聲。

“彥成,我們不是說過了,這些都已經過去了。在我心里,所有的一切都過去了,我已經放下來,所以我希望你也能放下來。”

她的聲音溫柔繾綣。

走過昔日傷痛,邁過七年的年輪,她笑著對他說讓他放下。

她的手柔和而堅定地扶在他的肩頭,望定他的眼睛:“我今天剖腹了四胞胎,一口氣迎接四個胎兒來到人世間,聽著他們的啼哭聲,我覺得這個世界很美好。”

“據說女性在經歷生命誕生的那一刻,都會回到自己的曾經,想到自己生命的源頭,并從中獲取愛的力量,或者揭開傷疤。就在今天,當我迎接這四個小生命來到人世間的時候,我也覺得自己回到了我生命最初的源頭。”

她生命的源頭是哪里,是那個下著雨的深秋,她孤獨地奮戰在病床上的夜晚。

拼命地想抓住那個即將逝去的小生命,可是它卻又手中的沙,越抓得緊,越流散得快,最后終于徹底遠去,留給她的只有一地紅色的傷痛和絕望。

“曾經回到那個源頭,我看到的是一口枯井,裝滿了干涸的絕望。可是現在,這口枯井開始有了汩汩的泉流。”

“我選擇了產科大夫這個職業,就是要看著一個個小生命來到人世間,來治愈那個夜晚帶給我的傷痛,來彌補我們曾經犯下的錯誤。”

“今天,我覺得我終于可以放下過去的一切,我可以正視我的錯誤,也可以反思這一切發生的根源,更可以問心無愧地站在這里,摟著你說,我們放下過去,重新開始。”

蕭彥成怔怔地凝視著懷里的女人,片刻后,狠狠地抱緊了她。

其實一直以來,他會覺得,他是兩個人中比較堅持的那一個,也是比較堅強的那一個。一直都是他,伸出手來,牽著她往前走。

他是男人,所以要寬容要大度,要包容一切,要努力地拼搏奮起,要為兩個人的美好未來開辟一條道路。

可是現在他才知道,她才是那個一直都在為兩個人的未來努力的人,也是那個用一個女人所有的溫柔來包容著他的人。

“葉葉……我們這輩子還很長,是不是?”

他有力大手輕柔地攏起她的黑發,低首用自己的唇顫抖憐惜地啄過她的臉頰。

“我們有一輩子,我們可以用一輩子來慢慢彌補……”他的聲音像是在哭。

“是。”葉筠閉上眼睛,承受著他密集而輕顫的吻:“我們的小天使,還會回來的。”

第41章 第 41 章

第41章聞名

蕭彥成和葉筠在領證之后, 舉辦了簡單而隆重的結婚儀式。

他們是合法的夫妻了, 從此后互相扶持攜手一生。

至于蕭彥成的父母如何想, 至于葉筠的父母會不會來阻止, 他們已經不去在乎。

七年前那么殘酷的現實都不能打消他們在一起的信念,事到如今,還有什么力量可以阻止他們在一起?

婚禮當晚,兩個人抱在一起, 嘗盡天下男女之間所能做到的所有親密舉動。

光明正大的夫妻, 誰也不能再說他們什么!

而就在婚禮過后,當蕭彥成和葉筠討論著葉父葉母并沒有前來B市到底是出于什么原因的時候,一件讓葉筠意想不到的事發生了。

她在網絡上出名了。

不同于之前南郊生活論壇的小打小鬧,這一次是真的出大名了。

原來葉筠剖腹產四胞胎的事情被記者采訪后, 一下子上了門戶網站新聞平臺, 并且被當做重點新聞來進行推送,這下子,南郊醫院剖腹產一個四個女孩四胞胎的消息震驚網絡。

而且這四胞胎在xx大學附屬醫院產科被照顧得很好, 現在已經出來了保溫箱,一個個白白嫩嫩分外喜人。四胞胎的照片瞬間走紅網絡, 而南郊醫院的葉筠大夫當機立斷勇剖四胞胎,南郊醫院為四胞胎減免費用的消息也讓大家點贊。

葉筠這一出名,下面一群人紛紛提起以前在南郊醫院所接觸到的葉筠, 各種點贊夸獎蜂擁而至。

這時候, 不知道是誰, 提起葉筠以前是在市第一醫院的, 就有人開始深扒葉筠這個堂堂第一醫院產科大夫是怎么離開第一醫院的,各種內部辛秘全都往外抖摟。

甚至還有人神秘兮兮地爆料,說是第一醫院產科的胡麗娜勾搭科主任,嫉妒葉筠,用匿名信排擠葉筠,連同科主任孫乾一起把葉筠趕出第一醫院。爆料中還涉及到一些圖片,是胡麗娜和科主任孫乾在辦公室衣衫不整的圖片。

標題中最后提到“葉筠不顧一起搶救了正弦波胎心孕婦,立下大功,卻被趕走,白衣天使所在之處,到底發生了什么?”

這標題真是狗血又煽動,一時之間,網絡議論紛紛,所有人都津津有味地八卦著這段市第一醫院辦公室爭斗史和艷色秘史。

這個事震驚了相關上級部門以及第一醫院領導,市第一醫院表示要嚴查此事。

就在這種網絡熱議中,另一個帖子出現了。

那個帖子發的是一封感謝信,發帖人是一位多半年前在第一醫院產科生產的孕婦,她叫彭一鳴,她詳細地講述了自己去產檢的時候被發現是正弦波胎心,當時沒多想,但是被門診葉筠大夫發現,并走綠色通道進行了緊急剖腹產。

最后她鄭重地感謝了葉筠大夫。

“當時我并不知道正弦波意味著什么,后來當我明白后,才知道,我的寶寶距離死亡只有一線之割隔,再晚半個小時,我就沒有機會看到寶寶可愛的笑臉了。感謝葉筠大夫,在生死關頭,賭上自己的前途給我走綠色通道,不顧一切地對我進行了剖腹產,救了我和我寶寶的性命。”

“我還記得,當時我說,我還沒辦住院手續怎么辦,她堅定地說,有什么問題我來負責。那一刻,我特震撼,我清楚地知道,這里沒有什么規章制度,這里只有大夫和產婦,她只有一個想法,要救我的寶寶,要我的寶寶活下去。”

這位曾經的孕媽彭一鳴的感謝信,瞬間傳遍了網絡,轉發無數次。

葉筠大夫,一下子成為了網絡上的知名大夫。

甚至還有主流門戶用了大標題來報道這件事。

而在南郊醫院里,葉筠也成了產科最受歡迎的大夫,金光閃閃,前途無限,備受院長重視,許多前來建檔和產檢的孕婦排大隊也要掛專家葉筠的號。

面對這突如其來的名聲大噪,葉筠有點懵,懵過之后,依然淡定地該干嘛干嘛。

“你要不要考慮開一個微博或者公眾號當大V,現在很多醫生網紅出名了后,那是名利雙收。”

“算了吧。”葉筠擰眉:“你覺得我是那塊料嗎?”

“你不是。”蕭彥成無奈攤手:“所以我當網紅大V的丈夫的夢想破滅了嗎?”

“嗯,破滅了。”

“那只能老老實實當我的霸總了?”

葉筠看著蕭彥成那無奈的樣子,終于忍不住笑起來。

笑過之后,她忽然想起了什么。

“說吧,霸總先生,這一波輿論到底怎么回事?”

“這不是因為四胞胎嗎?”

“得,別騙我!”葉筠雖然不太懂那些網絡上的事,不過她還是很清楚的,無風不起浪,后面沒有推手,哪可能鬧這么大。

“好吧,被親親老婆看穿了,我老實交道。”

原來自從葉筠被迫離開第一醫院后,蕭彥成想起葉筠受到委屈,自然是不甘心,從那之后就設法找人開始收集何麗娜和孫乾的證據,最后不但搜集了兩個人私下勾搭的證據,還有了孫乾貪污科室經費的證據。在這場網絡熱點盛宴中,他從中推波助瀾,把葉筠捧上了神壇,又把何麗娜孫乾給狠狠地陰了一把。

最后,他當然不忘記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也寫了一封匿名檢舉信,算是送給孫乾何麗娜的禮物。

葉筠聽著這一布局籌謀最終大仇得報的故事,哭笑不得,又敬佩不已。

“你可從來沒提過。”

“誰讓我是干得多說得少的霸總呢。”

葉筠看他這樣,實在忍不住笑起來,邊笑邊踮起腳尖摟住蕭彥成的脖子親了一口。

“謝謝蕭霸總。”

“不對,重新來。”

葉筠想了想,終于明白了。

“謝謝老公!”

“乖~”

~~~~~~~~~~~~~~~~~~~~~~~~~

葉筠沒想到的是,在突如其來的這一場網絡風波之后,還沒有等來孫乾和何麗娜被處分的消息,卻率先等來了市第一醫院院長親自發來的聘用書,要請葉筠重新回到市第一醫院,去擔任產科副主任醫師的職位,并且許諾委以重任。

面對院長大人拋來的紅繡球,葉筠一下子陷入了猶豫之中。

她現在在南郊醫院也算是如魚得水,可以說備受重視,生活自在滋潤,可是現在市第一醫院的機會是她曾經夢寐以求的。

她心里明白,南郊醫院這里到底設備條件達不到,比如自己做的“羊水栓塞”的課題,其實如果真發生羊水栓塞,南郊醫院就不具備搶救的資格,只能是轉送到上級醫院。

在南郊醫院,自己的發展永遠受限,所能接觸到的案例是市第一醫院沒法比的。

但是南郊醫院對自己又有知遇之恩,自己如今境況好了就離開,對南郊醫院從情分上也說不過去。

而就在她為此猶豫的時候,南郊醫院院長找上了她,陪同一起來的竟然還有市第一醫院的院長,原來他們竟然是認識的,且關系頗好。

雙方談起葉筠工作的事,南郊醫院院長表示支持她重新回去市第一醫院,過去后,兩家醫院產科要開展交流帶教活動,到時候南郊醫院會派幾個大夫去市第一醫院學習,市第一醫院也會派出大夫來南郊醫院示教。

“葉筠,回去市第一醫院,到時候還指望著你能回來當示教,為我們帶回市第一醫院先進的工作經驗。”南郊醫院院長熱情期待地對葉筠這么說。

葉筠此時還能說什么,她抿唇笑了笑,點頭:“好,王院長,我知道的。”

對于葉筠要離開南郊醫院回去市第一醫院的事,蕭彥成自然是舉兩只手贊同。

事實上對于蕭彥成來說,他是無所謂葉筠在哪個醫院工作的,只要葉筠開心,去哪里都行。

唯一不同的是,他開始要考慮再在市第一醫院附近買一套房子了。

葉筠很快也想到了這個問題,她看看這南郊大兩居,很是舍不得,畢竟在這里住了大半年,可以說,她和蕭彥成重逢后最幸福的事情都發生在這間房子里。

蕭彥成看她舍不得的樣子,笑了:“這有什么,你不是以后還有機會來南郊醫院示教嗎?到時候過來正好住這里,順便可以回憶下往事,這樣不是挺好?我平時讓人勤打掃下,這房子就維持原樣。”

葉筠一聽,覺得這個主意好,不過很快她又想到了:“可是這樣很花錢啊……”

一套大兩居租金也得五千塊吧,就這么閑置著?還得時不時請小時工打掃,太奢侈了。

蕭彥成拍拍她的腦袋:“難道你忘記了我的身份?”

葉筠眨眨眼,想了想:“喔,對啊,你是霸總……你不缺錢。”

這事兒就這么愉快地定了,對于不缺錢的蕭霸總,閑置一套大兩居仿佛也沒什么。

~~~~~~

葉筠打算重回第一醫院,這天是她在南郊醫院最后一天上班,和大家告別的時候,科室里的大夫多有不舍。

在南郊醫院的氛圍和第一醫院不同。市第一醫院那是競爭激烈的地方,每個人都在努力往上爬,可是南郊醫院的大夫就有些松懈了,平時工作還算盡職,但是如果論起積極上進升職,那就不愿意費勁了,畢竟南郊醫院這種地方機會少,大家知道天花板低,奮斗起來性價比低。所以比起市第一醫院來,南郊醫院就少了職場的競爭感和緊張感,多了幾分人情味,同事之間閑聊八卦家常啊,相處起來輕松自在。

葉筠雖然也就在南郊醫院工作大半年,不過大家都喜歡這個勤奮上進的,又著實給大家帶來了好處,如今聽到她要走,真都是舍不得。

不過想到她回去市第一醫院,那是去奔大好前途去了,自然也都為她高興。

大家在她臨走前那天,還想辦法調班騰出時間來,去聚餐了一把。一群年輕人氣氛熱烈,群情激昂,大家都喝了酒,葉筠也跟著喝了。

喝完后她才想起來,蕭彥成不讓自己喝酒的,他說除非他在陪著自己,不然不許自己沾酒。

葉筠一邊喝酒,一邊拿出微信給蕭彥成發短信:“成成你幾點回家啊?”

正在和公司高管以及投資方開一個很嚴肅正經會議的蕭彥成,在無意間看到手機上的消息,瞥了一眼。

瞥了一眼后,狀若無意地抬起目光,重新進入嚴肅狀態。

成成……成成……他當做沒看到。

葉筠見自己發了短信后蕭彥成根本不回,心虛了。

該不會蕭彥成已經回到家了吧?也許在洗澡?

心虛的她眨眨朦朧醉眼,又發了一個微信消息:“小成成,小狗狗,小乖乖,你怎么不搭理我啊……”

蕭彥成在和投資方一起過完了公司戰略方向后,想起了剛才的“成成”。

心癢。

忍不住再打開看看。

這一看,頓時被雷得額頭發黑。

小成成……小乖乖……小狗狗……

葉筠這是怎么了?

平時根本不可能這樣。

而葉筠在發了一堆微信后,依然不見回音,這下子徹底有點慌了。

怎么辦,怎么辦,她家小狗狗不搭理她了……

旁邊的幾個年輕大夫看葉筠一臉沮喪,拉過來說:“葉姐,怎么了,喝啊?”

小胡大夫起哄:“葉姐這是想老公了!”

于是大家開始圍著七嘴八舌八卦。

“葉姐你老公會不會來接你啊?”

“葉姐你老公怎么有錢你怎么還辛苦上班啊?”

……

在好一番八卦后,葉筠又被灌了幾杯酒。

這邊酒喝得差不多了,蕭彥成的會議總算是開完了,一出會議室,他借故去洗手間的功夫,趕緊給葉筠打了一個電話。

撥出去的時候,難免心中有所猜測。

葉葉是回家沒事想自己了,躺在床上想自己了……?

一時之間,不知道多少綺念,那一句一個的小成成小狗狗小乖乖,簡直像是羽毛輕輕地撩撥著他,便是西裝革履全副武裝,也禁不起這種軟軟的撒嬌。

電話接通了,他輕輕抿唇,低啞地道:“喂,葉葉。”

電話那頭,傳來了一個醉醺醺的聲音:“成,彥成……我喝酒了……怎么辦……”

湖北快三最新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