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茵盯著手機。

  怎么可以這么冷淡!雖然以前也這樣來著

  她戳了戳,發過去:“要不要出來玩?不出來我可告訴別人你那天喝醉干了什么啊。”

  都快過年了,自從上次之后就沒出來了,過年后她就要回老家走親戚,壓根沒時間找他了。

  說到這個,她真喜歡喝醉的陸遲。

  又乖又可愛,聽話得不得了,而且還愿意和她親近。

  就是不知道陸遲是真不記得還是假不記得。

  如果是真的,那就很可惜,要是假的,那就肯定是害羞了,反正他害羞也不是一天兩天了。

  陸遲皺眉。

  那天發生了什么他都不太記得了,只知道陸宇讓他喝酒,他喝完后就離開了包廂,等他清醒過來后已經在家里了。

  中間發生的他自己絲毫不清楚。

  但聽她的語氣,感覺上不太好。

  難道是他做了什么見不得人的事情?

  陸遲正要回復就聽到樓下王子艷喊他:“遲遲。”

  可能是樓下談好了吧,他看了眼屏幕里滿屏的委屈表情,輕輕抿唇,敲了敲打了幾個字。

  陸遲下來的時候,客廳里很安靜。

  王子艷說:“陪媽媽去民政局吧。”

  陸遲看了眼對面臉色非常不好看的兩個人,沒說話,只是淺淺點頭。

  很小的時候,他經常知道爸爸在外面,那時候以為是出差,或者是忙著其他事。

  直到上學期才知道,原來他從來就沒把這個當做家。

  他一直以為家里父母兩個不怎么說話,或者是媽媽說話爸爸不應是很正常的家庭關系,實際上完全不一樣。

  他從來就是不被期待的。

  陸遲看著外面明亮的天空,驀地想起,大約只有唐茵覺得他哪哪都好了。

  陸陸陸:明天。

  唐茵仰天大笑,可算是成功了。

  蔣秋歡一進女兒房間就看到被窩里縮著的人。

  她一把打上去:“你都洗過臉刷過牙了,怎么還賴在床上,趕緊下來,去吃早飯。”

  唐茵從里面冒出頭:“嘿嘿嘿。”

  蔣秋歡:“神經。”

  “快去給我買昨天那條圍巾。”蔣秋歡坐下來,“乖女兒,媽媽我可喜歡那條圍巾了。”

  “你自己去。”

  “你去,我不跟你爸說你上次的事。”

  “”唐茵撇嘴,都學會威脅人了。

  蔣秋歡老神在在,“我可跟你說好了,不許出格,雖然我知道那個男孩子人不錯,那也不行。”

  唐茵一骨碌從床上跳起來,“略略略。”

  蔣秋歡一個枕頭扔出去,“你怎么跟你媽說話的。”

  衣服換好后唐茵就出了門,她昨天陪蔣秋歡逛街,結果她看上一條圍巾,走的時候卻沒買。

  現在回來后思來想去后悔了,還是要買。

  好在店里圍巾沒被人買走,唐茵付完款就拎著袋子出門,一眼就看到對面出來的幾個人。

  對面是民政局。

  陸遲恰在其中。

  從民政局出來后,陸遲整個人都輕松起來。

  王子艷心情莫名地好了不少,尤其是看到剛剛那工作人員對邱華的眼神。

  反正自己現在一身輕松,只要顧著兒子和自己父母就行,其他的不用管。

  律師為她爭取到額外的一間門面,在人流量挺大的市中心,雖然比不上其他的幾個門面,但也夠了。

  夠她吃一輩子養父母了。

  民政局外面分道揚鑣,王子艷突然喊住了邱華,笑道:“你一直覺得是我灌酒下藥,可你不知道,我當天只讓他喝了兩杯酒。”

  她強調道:“只有兩杯。”

  果不其然,她很快看到臉瞬間變色的邱華。

  邱華和陸躍鳴當初就是多年男女朋友關系,自然之道他的酒量,尋常酒,基本不到十杯是不會醉的。

  陸躍鳴咬牙,“別理她。她現在就是發瘋。”

  邱華臉色有點不好,只是隨口應付他一句,腦海里卻亂成了一片。

  剛才王子艷的話讓她感覺到不安,到底是真的還是只是說了為了讓她感覺不爽不管怎么樣,她的目的達到了。

  王子艷深出一口氣,盯著他們的背影。

  站在一旁的陸遲沒說話,只是面無表情看著他們。有時候真覺得諷刺。

  就在這時,他抬頭看了眼馬路對面,就看到熟悉的身影。

  隔著一條馬路,兩人對視上。

  陸遲忽然覺得,自己所有的不堪都攤在她面前。

  手機突然震動起來。

  他手指一滑打開,是唐茵剛剛發來的微信,上面只有短短的幾個字。

  唐唐唐:我要告訴你一個秘密。

  陸遲還沒收手機,不過幾秒過后,手機又再次震動,她又發過來一句話。

  唐唐唐:我好喜歡你呀。

第43章 43

  陸遲一抬頭, 唐茵正朝他搖晃著手。

  她笑得燦爛,冬日暖洋洋的陽光照在身上, 鍍了層淺色的光。

  “遲遲,我們回家吧。”

  王子艷終于將目光從走遠的兩人身上收回,轉頭說, 語氣充滿了她自己都沒有意識到的輕松。

  剛才那句話是她故意提的。

  陸躍鳴讓她不好過,她也讓他不好過,也就只有邱華還覺得他當初真是被逼的了。

  王子艷冷笑。

  真不愿意還會和她結婚?陸躍鳴家里又不是窮小子, 雖然比她家差,但也比普通人好上一點。

  她現在反而想知道未來的日子邱華和陸躍鳴怎么相處, 就在知道當年的真相過后。

  毫無芥蒂?

  不可能,邱華一直以為陸躍鳴被她下藥,被她逼,堅信他們是真愛,被拆散的, 不然也不會出軌十多年。

  實際是怎么一回事呢, 只有陸躍鳴自己知道。

  “嗯。”陸遲從喉嚨口發出聲音。

  不過他目光卻一直停在對面,落在那明媚的臉上, 以及令他魂牽夢縈的腰上。

  唐茵今天穿了短襖,配著半身裙,掐出一截腰,即使冬天的衣服厚, 也阻擋不住她的細。

  王子艷順著他的目光看過去, “你是在看那個女孩子?”

  陸遲驀地扭過頭:“沒。”

  他抬腳徑直離開了這個地方, 沒有再回頭。

  王子艷卻盯在那邊,對那個女孩子覺得有點熟悉,總覺得在哪見過,但讓她想,還真想不起來。

  唐茵看著兩人走遠,不禁想剛才陸遲媽媽看過來究竟是什么意思。

  難道是覺得她上次多管閑事?

  她拎著袋子,百思不得其解,慢悠悠地逛回了家。

  放假的時間總是過得非常快,不知不覺,新年已經來了。

  一大清早,唐茵就被遠處的鞭炮聲吵醒。

  雖然現在市內不允許燃放煙花爆竹,但實際上總會有不少人不聽,私下里燃放。

  被吵醒的時候唐茵倒覺得真不該放,但真清醒了又覺得鞭炮氣氛足,一個年冷冷清清的也沒什么感覺。

  爺爺奶奶也被接了過來。

  他們家過年雖然在晚上,但時間也不遲,八九點的時候就完全結束了。

  一家人吃飽喝足地躺在沙發上。

  唐茵摸出手機,登陸微信,給陸遲發了條“新年快樂”,然后歪著頭等回復。

  他們上次還是在民政局對面的那次見面,說好的明天結果又沒成功,這次說什么也要約他出來。

  陸遲正在寫寒假的試卷,草稿紙上是規規矩矩的過程,手機震動起來,翻開一看是唐茵的消息。

  唐唐唐:新年快樂。

  他打了同樣的幾個字正要回復,又見一條新消息。

  唐唐唐:嘿今晚去跨年啊。

  說跨年陸遲就知道她的意思了。

  市內有個遠達廣場,從幾年前開始便和外面學習,弄了個跨年夜倒計時的活動。

  在家閑著沒事干的人就會來廣場,喝茶聊天跳舞,然后在接近半夜的時候一起倒計時跨年,熱鬧非凡。

  陸遲看了眼自己的試卷,回復道:“好。”

  唐茵正要激動得跳起來,就見對面突然又冒出一條新消息:十點廣場見。

  他沒說地點,也沒說時間,也就是說她要在那么大的地方找他在哪?

  唐唐唐:那么多人???

  一連足足三個感嘆號,可見唐茵的震驚和問號臉。要是人現在在眼前,恐怕肯定會非常不滿。

  陸遲抿唇輕笑,只是房間里只有他一個人,沒人知道。

  他重新發過去:嗯。

  微信那頭安靜了下來,久久沒有回復,他猜測可能是唐茵覺得很難或者就是心情不好。

  直到好大一會兒,手機才又震動起來。

  唐唐唐:好吧好吧,看我在人群zhong一眼看見你。

  發過去這條消息,唐茵就扔了手機,躺在沙發上深呼吸。

  陸遲不得了了,現在開始學會捉弄人了,太讓她吃驚了,竟然讓她在一個廣場里找他。

  那么多人,又是大晚上的,眼睛都會瞎的。

  但她就是覺得自己能發現,如果一去就能發現,那真是上天注定的,他賴都賴不掉的緣分了。

  唐茵笑,陸遲想刁難她,結果還未定。

  不遠處的電視上還在放著春晚的節目,雖然都很和諧,但看著實在提不起興趣。

  她摸了摸自家老爸的肚皮,忽然開口:“我今晚出去和人跨年了啊。”

  唐尤為慢悠悠地問:“誰啊?”

  唐茵張嘴:“你女婿哈哈哈哈哈哈。”

  這句話說完的一時間,沙發上的唐昀和唐尤為都瞪著眼瞅她。

  在他們眼里,那接近自家女兒幾米遠的都不是好的。

  遠達廣場距離唐茵家也不過十幾分鐘路程。

  往常她和家里人也會去鬧鬧,只不過不會待到那么晚,畢竟也不是什么多有趣的事情。

  但今天不同,今晚她約到了陸遲啊!

  才十點多,廣場上的人已經非常多了,賣東西的,跳著廣場舞的,還有不少捧著棉花糖吃的小孩子,也有拿著一些花在賣的小女孩。

  “現在還早呢,我先回家里睡一覺,到時候你再找我。”

  “那有什么意思,我們就是要熬夜跨年,那才好玩!”

  唐茵在廣場外面的圓球處坐著,琢磨著陸遲在哪。

  昏黃的路燈加上各種七彩的燈光,將廣場照出夜市的感覺,雖然夜已深,但依然熙熙攘攘。

  她穿過人群,最終停在廣場偏西的一個地方。

  她想起來這個地方,是上次他們談話zhong涉及到的一個地方。

  就是那次在面館里,她逼問他喜歡什么,陸遲最終回答說遠達廣場西角的一家店。

  那家店很普通,唐茵路過不止一次,卻從來沒進去吃過,也不知道里面的味道,要不是這次她幾乎就要忘了。

  也許是天意。

  隨著她的逼近,店的情況也映入眼簾。

  透明的櫥窗內擺著好幾張桌子,三三兩兩坐著人,或情侶,或一家人。

湖北快三最新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