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齊莘的姑姑離婚后一直住在齊莘家,而齊莘的房間也是她打掃衛生,會看到也不奇怪。”

“那她又是怎么知道這件事的?”溫美華做事那么謹慎,齊莘的姑姑又是她的情敵,溫美華應該不可能會把這么重大的秘密告訴她。

“溫美華和你母親說那件事時她不小心偷聽到的,她以為你母親不會答應。后來你母親吞服大量安眠藥自殺她才知道你母親已經答應了溫美華。”

“醫院發生這么大的事我當時竟然半點沒察覺。”念桐為自己當初的反應遲鈍而懊悔。

“是你父親私下出馬擺平了。齊莘的姑姑告訴我這個秘密后我去查訪,發現事情的確如她講的那樣。”

念桐終于明白為什么父親后來對顧筠堯的態度那么小心翼翼,甚至是驚慌過了頭。

是怕顧筠堯隨時都會掀他的丑聞吧?

她悲哀地笑了下,又問他,“既然你早知道,為什么不告訴我?”

“我不想看到你痛苦。”

短短一句話,卻逼得蓄滿眼眶的淚水如斷了線的珠子滾落不休。

“我當時說過有些事情不知道比知道要好。可你不信我。”

念桐想反駁,卻不知道說什么。

他沒說錯。

是她不夠信任他,所以才拼命追問。

可人都是有好奇心的,難道他就寧愿守著那個秘密不犧和她斗氣這么長時間?

“我們這次冷戰這么久的主要原因還不是因為你父親的事。”顧筠堯提醒她,“要我說出來么?”

念桐搖頭。

她知道他說的是杜可唯的事。

可她現在沒興趣知道了。

“還想知道什么?要問一次問個夠,不然沒有下次。”顧筠堯道。

聽他這么說,念桐咬唇,掙扎著要不要問。

問了怕是自取失辱,不問又不甘心放過這樣好的一次機會。

“看來是沒什么要問的了,那你洗澡,我去做早餐。”

顧筠堯松開環住她身子的手臂道。

“有。”念桐心急開口,“我想問你是不是不要我了?”

“不要你了?”顧筠堯嗤笑,很好奇她怎么會突然冒出這樣的念頭。

“桐桐,你為什么這樣想?”

“難道不是?”念桐看他一眼,小臉黯下來,還沾著濕意的長睫斂去眸底浮動的情緒,語氣幽幽道,“你上次把我說得像個找鴨的女人,又那么長時間對我不理不睬。這次如果不是我大哥打電話給你,你也根本不會去醫院對不對?”

找鴨?

顧筠堯撫額,哭笑不得的去彈她的額。

“你的意思是我把自己當鴨?”

“不然你那句‘歡迎下次光臨’是什么意思?”想到當時的情景,念桐忍不住臉發燙,胸口卻又悶悶的堵得慌。

他當時的表情和語氣真是有夠傷人。

顧筠堯笑。

他當時的確是存了心要氣她。因為心里氣惱她對自己的不信任,所以才那樣說。

只是沒想到這丫頭記恨這么久,到現在還在想著那件事,甚至把他說成鴨。

“傻丫頭。”他低低念一句,念桐心頭一酸,情不自禁起身伸出雙臂環上他的腰。

“顧叔。”

“嗯?”

“我只有你了。”什么父愛親情都是浮云,越是以為最彌足可貴的血緣關系反而是最傷人的武器。

顧筠堯輕嘆了聲,俯身在她唇上親吻過。

“怎么會只有我?你還有小西,還有岑歡和念野他們,很多很多我的朋友他們都是值得你信賴和交往的朋友,你不用擔心他們會背叛或者欺騙你。”

“可你不是打算放棄我了么?”念桐的話語夾雜一絲哀怨。

“怎么這樣說?”

“你漠視我的存在二十三天又十三小時,這么長的時間難道不是放棄我了?”

“我以為是你不想見到我。”顧筠堯無辜的語氣。

念桐語窒,想起他說過只要她不想見他,他就不會出現在她面前的話,心里不由懊惱和氣恨。

“我怎么可能不想見你?”她抬眼望著俊顏迷人的男人,哀傷的小臉浮現一抹苦澀。

“我想你想得就差沒夢游回到你身邊了。可你這種冷漠的態度我怎么敢和你聯系?”

“小騙子。”顧筠堯捏她的鼻頭,“你是心里計較那兩件事放不下才不愿意聯系我的吧?”

“……”

“好了,別越說越遠,總之你別胡思亂想。反正放假了,你趁假期好好休息,或者去國外散散心。小西打電話來要你去意大利玩,他當你的導游。”

“那你呢?”她抬眸問他,眼里滿是期盼。“你說我假期會抽一些時間陪我去玩一玩的。”

“我是說過,那你想去哪里玩?國內還是國外,附近還是遠地方?如果國外或者遠的話那還要等些天,如果比較近那后天就可以起程陪你去散心。”

念桐愕然。

是他的干脆嚇到了她。

前后反差太大,她還沒從母親的事件中緩過情緒來,此刻聽到他這樣的承諾,心里雖然雀躍,但卻高興不起來,心情依舊沉重。

顧筠堯能體會她的心情,盯著她神色黯然的小臉,他眸光一閃。

“你那時不是天天念著要拍婚紗照?后天是你生日,白天我們去補拍婚紗照,晚上在朝歌約齊莘他們一起為你慶祝。好么?”

聽他這么說,念桐再次傻眼。

“你……知道我后天過生日?”這幾年除了岑歡和大哥,幾乎沒有人記得她的生日。

而他前些日子還在和她冷戰,她以為他根本就沒注意過。

“我們家的IC卡密碼是你生日,我天天進進出出怎么會不記得?”顧筠堯親昵的用鼻尖去蹭她的,突地語氣低柔道,“我們別冷戰了,以后都好好的,行么?”

他說話向來獨斷專橫,不是不許就是不準或者不可以,這樣商量的語氣真是叫念桐受寵若驚。

怔忪間,他的臉壓下來,滾燙的唇慰燙過她的,久違的熟悉氣息隨著吻的深入灌滿她整個胸腔,呼吸里滿滿他的味道。

這一個吻,她等了多久才等到。

而這個溫暖的懷抱她夢里時常夢到,醒來身側卻一片冰冷。

此時終于能擁吻到夢魂牽縈的男人,禁不住破涕為笑。

————

(七點前我會更新完另外四千字~~頭疼……最后一天,實在太忙~)

不值得原諒(4000字)

一切又似乎回到原來溫馨相處的美好時光。

顧筠堯的態度突然改變,這大大減輕了念桐因母親那件事而帶來的痛苦。

吃過早餐等她休息,顧筠堯才去公司。

中午念桐醒來接到大哥打來的電話,聲音焦急而不安。懶

“小妹,你現在還好么?”

“嗯。”

不管溫美華待她如何,大哥對她卻是真情真義,待她比對慕羽還好。

所以即便是恨溫美華,她也沒辦法連大哥一起恨。

“對不起。”除了說對不起,慕覘安不知道自己還能說什么來表達自己的歉疚。

念桐不想提這件事,連忙問,“大哥,你有什么事么?”

“我……”慕覘安握著電話,翻到喉嚨的話怎么也說不出口。

其實他是想為母親求情的。

但母親的所做所為及不知悔改又讓他不知道怎么開口。

他知道小妹不會對父母怎么樣,但顧筠堯不同。

昨晚他那句話蘊藏著殺機,就算他看在小妹的份上不會對父親怎么樣,但母親呢?

母親和小妹毫無關系,又那樣對她,顧筠堯一定不會放過母親。

“大哥,你有什么話直說,我不會怪你。”像是猜到他要說的是什么,念桐道。

“我……小妹,你和顧筠堯……他有沒有對你說什么?”

“大哥,你指的……是昨晚那件事?”心里雖然大致猜到大哥所想,但念桐卻不敢肯定。蟲

“對。”

“你想聽什么?”念桐反問他。

慕覘安語窒,良久沒發出聲音。

念桐苦笑,“大哥,你以為我會對他們做什么?”

“大哥不是這個意思,而是……我擔心顧筠堯……”

“我不會再懷疑他所做的任何一件事情。”念桐打斷他,表明自己的立場。“大哥,我之前就是不夠信任他才浪費這么多時間和他斗氣。所以以后我不會再質疑他的所做所為。”

“我知道,我不是要你放過我媽,只是……她年紀大了,坐牢對她來說無疑是生不如死。”

“原來你是擔心他對付華姨?”念桐意喻不明的哼笑了聲,“大哥,我不妨告訴你我有多恨她。如果我看到有輛車向她撞去,而我走在她身邊本來可以拉她一把救她的,但我會裝做什么也沒看到。”

聞言,電話那端久久沉默。

見狀,念桐終是嘆了聲,“大哥,我沒有想要她以命償命的意思,而他昨晚也沒說什么。”

“我知道是我強人所難。”慕覘安的聲音忽然變得沙啞。“她的所作所為讓人發指,根本不值得別人同情和原諒。可是……她是我媽……”

念桐不語。心里卻想,溫美華就算遭到什么報應她也該無憾了。至少她風風光光過了這么些年。

而她母親呢?

一生勞苦,為愛情所困,為她而累,又因她而死。

整個人生充滿了悲劇的色彩。

她不知道,母親是否也有快樂過的一天。

“小妹,這是大哥唯一求你的一次,希望你能和顧筠堯說一聲,讓他手下留情。”

聽完大哥這句,念桐便掛了電話。

因為不想因為溫美華的事而影響兄妹兩人的感情。

可電話又立即響起。

她詫異看了眼,意外打電話來的竟然是陸珩。

想起陸珩,便情不自禁想起失憶后整個人都變了個樣的杜可唯。

不知道他打電話找她做什么。

無奈接起電話,陸珩的聲音立即傳來。

“小葉?”

“是我,陸珩哥。”

“你學校放假了?”

“你怎么知道?”念桐有些詫異。

因為學校今年寒假比去年提前了半個月。

“我今天剛從B市回來,昨天去你學校找你才知道你放假了。”陸珩的聲音聽起來很輕快,“有時間么?出來去吃麻辣燙?”

“吃麻辣燙?”念桐傻眼。

“陸珩哥,你找我就是這個事?”

“當然不是,只是很久沒和你聯系了,你既然有時間就出來碰個面。”

“那恐怕不行,我晚上約了和他一起吃飯。”分開那么久好不容易他肯原諒她,她不想錯過任何一分一秒和他相處的時間。

“這樣啊,那真是不湊巧。”

念桐猶疑了會,還是忍不住問了句,“她好么?”

“你說可唯?”

“對。”

“老樣子,還是不肯出門,也不愿意請保姆。”

“那她肚子里的孩子……”

“流掉了。”

念桐心頭一震,目光死瞪住精致的茶幾,心頭沉重得無法出聲。

“是她自己不小心在浴室滑倒流掉的,幸好搶救及時,才沒生命危險。”

聞言,念桐松了口氣。

不知道為什么,那日杜可唯那張充滿恐懼的蒼白臉龐總會不時浮現在腦海。

只是她不會再去質疑顧筠堯這么對待杜可唯的原因。

藿莛東說她太不了解顧筠堯的過去。

湖北快三最新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