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最怕什么?”

杜可唯愕然。不明白他為什么這么問。

“娛樂圈龍蛇混雜,大概你這一路走得太順利,沒嘗過痛苦和失望,所以不知道一朝突然身敗名裂是什么滋味。”

他這么說是什么意思?

杜可唯一臉惶恐。

“筠堯哥,你不會是想——”

“我怎么想不重要,重要的是看你怎么做。”

杜可唯臉白如紙。

“你竟然對我這么狠……”她悄悄握拳,任指甲沒入掌心。“你答應過姐姐——”

“別老是拿這件事當擋箭牌,你很清楚如果不是因為答應過你姐姐,我根本不會容忍你出現在我的視線內!”

突然嚴厲起來的聲音夾雜了一絲怒意。

杜可唯顫著唇閉了閉眼,臉上的表情既怒又絕望。蟲

“還有,別以為你找上我母親胡言亂語一通就能改變什么。我不希望對你姐姐最后的遺言失信。”

杜可唯滿臉震驚。

他竟然知道了她打電話聯系過他母親?

顧媽媽明明答應她不會說是她聯系她的,為什么他還是知道了?

“筠堯哥,你也許誤會我了,我只是……只是想知道小西過得好不好,所以……所以才打電話給伯母的。”

“他好不好都和你無關,遠離你反而是最安全的。”顧筠堯冷眼望著她。

“他怎么說也是我的親外甥,怎么說和我無關?”聽他說得這么絕情,杜可唯心里有氣,“我姐本來是想讓我照顧小西的,如果不是你姐硬要搶著撫養,那我現在應該是小西除了你之外最親的親人。”

顧筠堯冷眸一閃,一抹戾氣浮現:“你確定由你照顧小西他能活到現在?”

杜可唯被他瞪得呼吸一窒,“你、你什么意思?”

“桐桐和你姐姐不同,至少我會娶她在某種程度上就已經代表了什么,而至于你,如果不是因為你姐姐的關系,你對我來說什么都不是,希望你謹記這一點,下一次你就沒這么好運了。”

“……”他居然這樣對她。

血氣上涌至頭頂,杜可唯牙齒都咬出血來。

新接拍的電影里女主角有句臺詞她第一次看劇本時便記住了——我寧愿愛上一個我不能擁有的人,也不想擁有一個我無法愛上的人。

現實中,顧筠堯是她愛但無法擁有的人,而陸珩是她無法愛上的人,卻也和顧筠堯一樣,都不屬于她。

他們的心里都只有那個叫慕念桐的女孩。

他們都為了她警告她不準傷害她。

她最想在兩人身上得到的,他們偏偏都給了同一個女孩。

*******************************************分割線**************************************

念桐隨顧筠堯回到住處換下手機電池,開機后短信提示聲響個不停。

——小妹,開機回電話。

——我和秦戈十一點到A市,你不用來接我,秦戈邀我去他家,明天一大早過來陪你。

——小葉,陸珩哥明天因工作需要必須去一趟美國,早上的飛機,抱歉不能參加你的婚禮,但陸珩哥會為你祈禱,提前預祝你新婚快樂!

最后一條短信讓念桐有些郁悶,卻也隨即釋然。

陸珩是因為工作上的原因才沒時間參加她的婚禮,她應該體諒的。

撥通慕覘安的電話,很快接通。

“大哥,我手機沒電了,剛換電池。”她解釋,不想讓慕覘安誤以為她是不想接他的電話才關機的。

“我猜也是。他和你在一起么?”

念桐看了眼走進浴室的顧筠堯,點頭道,“對。”

“那你明天直接從他那邊出嫁?”

“呃?”念桐沒聽懂。

慕覘安在電話那端嘆了口氣,一會才道,“小妹,按照慣例,新娘子應該從娘家出嫁,而你是慕家的女兒,你應該今晚回來住,明天才讓他來我們家接你。”

念桐沉默。

這一點她不是沒想過。但她真的不想見到那對母女,甚至連婚禮都不希望她們來參加,就是怕她們會在婚禮上搗亂說些難聽的話。

“我知道你很討厭這個家,可再討厭它也是你的家,爸很希望你回來從家里出嫁,難道你不希望讓爸牽著你的手把你親手交給顧筠堯么?”

“大哥,就算我今晚不回去,明天在婚禮典禮上爸還是可以這樣做。”走紅毯怎么可能少得了這一關。

“那你的意思……是就直接從顧筠堯那里出嫁了?”

念桐再次沉默。

“我明白了,那沒事了,你早點休息,明天做個最漂亮的新娘。”

話落,慕覘安掛了電話。

念桐呆望著暗掉的屏幕,不知道自己這樣決定是不是太絕。

她知道這么做肯定是傷了大哥和慕市長的心,可她能怎么辦?回去絕對是要和那對母女發生口角的。可明天就是婚禮了,她承受不了出什么狀況。

————

(還有更新……)

婚禮(1)(三更~)

顧筠堯洗完澡出來,念桐還在發著呆。

“怎么了?”他走過去,身上的沐浴液香氣鉆入念桐的鼻腔,讓她不自覺的身體后靠,偎在他身上。

“別胡思亂想,早點睡。”顧筠堯揉她的發,手指順著發旋滑至發尾。懶

念桐點點頭,身子卻不離開。

顧筠堯搖頭,俯身抱起她。

“顧叔。”在他把自己放到床上時,念桐及時拉住他的手。

“嗯?”

“好緊張……”明天的婚禮她期待萬分,卻同時覺得緊張無比,好怕婚禮中會發生些什么不好的事情。

顧筠堯挑眉:“不想結婚了?”

“想!怎么不想了?”念桐急聲回他,又咬咬唇,“我只是有些擔心……”

“別擔心,一切有我。你只管安心做你的新娘就好了。”顧筠堯輕拍她的手,“睡吧,我再和連戎聯系下確定明天婚禮的流程。”

他在她唇上落下一吻,然后才離開。

念桐望著他俊挺的背影,手撫上被他吻過的唇,嘴角遏制不住的高高上揚。

**************************************分割線*****************************************

六點岑歡便從秦戈家趕來顧筠堯的住所,陪同她一起去兩人位于金海灣的新居等待出嫁。蟲

連戎早已在那邊等候。

“她是你朋友?剛好伴娘缺一個,小雅,給她換禮服化妝。”連戎瞅一眼岑歡,直接拉了念桐走向主臥室。

“喂喂喂,搞錯了。我今天要表演節目,不能當伴娘。”岑歡追過去。

“當伴娘和表演節目沒沖突。”

“可是——”

岑歡還沒可是完,連戎已當著她的面把門關上了。

*

“連大師,怎么說缺一個伴娘?那伴郎是哪幾個?”

“筠堯哥那幾個發小咯,伴娘你知道的。”

念桐知道伴娘是冷思虞和司霏萱。

“思虞姐她們怎么還沒過來?”

“禮服已經給她們各自送過去了,她們直接去婚禮現場會合。”

婚禮現場被連戎定在朝歌的超大演播廳,為了這個婚禮,還對里頭的一些格局進行了重新改造,再加強燈光效果,美侖美奐得無法用筆墨形容。

*

隨著時間的流逝,念桐心里不自覺地又開始緊張起來,不停喝水。

“你少喝點,免得婚禮中老上廁所就麻煩了。”岑歡提醒她,自己卻抓了零食吃個不停。

“可是我好緊張。”

“都這樣啦,這就是待嫁女的婚期綜合癥。”

念桐斜她一眼,忽然曖昧地笑,“歡歡,你昨晚睡秦戈家?”

岑歡接收到她那抹笑容傳遞的意思,抖了一抖,“你別想歪了,我是為了節約錢才去他家睡,又不是跟他同睡一張床。”

“顧叔早已給你在酒店訂了房間,又不用你出錢。”

“他的錢以后不都是你的?我是為你節約。”

念桐笑睇她閃躲的眼,想說什么,卻有人走進來。

“姨。”念桐見來人是葉闌珊,立即起身,葉闌珊見狀連忙阻止。

“婚紗拖尾那么長,你別動來動去,免得被絆倒。”

“就是,婚紗上那些鉆石要是不小心弄掉一顆那多心痛。”岑歡附和,望向葉闌珊,“小姨好,我是念桐的同學歡歡。”

葉闌珊笑著點頭,“我聽桐桐說你對她很照顧,真的很感謝。”

“小姨你太客氣了,我們是互相照顧。”

葉闌珊上下打量著念桐,臉上的笑意不曾間斷。

“桐桐真是漂亮,比你媽年輕時還要好看幾分。”

提到母親,念桐神情一黯。

葉闌珊捕捉到這點,有些懊惱自己不該提起去世的姐姐,立即岔開話題,“歡歡的伴娘禮服也好漂亮,很襯你的皮膚和氣質,妝容也自然精致。這個化妝師好眼光。”

“姨要不要也讓他給你化個妝?保證在婚禮上讓一干熟男為你傾倒。”歡歡打趣她。

葉闌珊笑笑,“我只要能永遠讓我老公為我傾倒就可以了,其他男人都是浮云。”

“小姨的愛情真讓人向往。”岑歡感嘆。

三人聊了半個多小時,連戎進來。

“筠堯哥到了。”

短短幾個字,把念桐的緊張心情推至最高`潮。

*

顧筠堯在院子里下了車徑直走進房內的主臥室。

門推開,房里只有一抹背對他的身影,身著一襲雪白的長拖尾婚紗,因背對的姿勢,露背的婚紗設計幾乎讓整個美背都呈現在他眼底,在穿透玻璃窗瀉進來的大片金色陽光照耀下,安靜的剪影美得讓人屏息。

“桐桐。”顧筠堯走近她,像是怕嚇到她般,嗓音輕柔得不像話。

背對的人兒身子微微一顫,緩緩回過頭來,俏顏上一抹緊張中蘊涵嬌羞的笑,猶如一朵含苞待放的雪蓮,美到極致。

“怎么就你一個人?”顧筠堯在她面前站定,大手伸向她。

念桐把手放入他掌心里,盯著他的目光一瞬也不瞬。

“顧叔,你今天好年輕好帥氣。”

顧筠堯眉一挑,哼了哼,“你的意思是我以前很老很難看?”

念桐臉一熱,嬌俏的瞪他一眼,“你明知道我不是那個意思……”

“好了,我抱你上車,再不去婚禮現場就要錯過時間了。”

念桐點頭,雙臂纏上他修長的脖頸,在顧筠堯的手橫過她的背部時感覺到他的身體微微一僵,然后把她放下。

念桐詫異的望著他,見他脫下身上的外套給她披上,連忙拒絕,“我不冷。”

“……婚紗太太暴露了。”

念桐張著嘴啞口無言,卻在顧筠堯重新抱起她時揚唇一笑,飛快在他臉上偷了一吻。

————

(謝謝各位童鞋的支持和月票,等芥末并全好了便加更~)

婚禮(2)(一更)

顧筠堯邀請參加婚禮的賓客并不多,一百人不到,卻各個背景顯赫,不是在政界警界身處高位就是數一數二的超級富豪,還有些念桐叫不上名字的賓客,但看來人的穿著打扮也是非富即貴。

相較之下,慕齊楓這邊只有他和兒子慕覘安出席。懶

念桐對此豪不在乎,反正她也不希望看到那對母女。

*

……

you`can`drive`me`crazy

but`can`also`make`me`happy

like`nobody`else`can

that‘s`why`you‘re`my`baby

you`can`be`ridiculous

湖北快三最新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