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明非醒來的時候,楚子航正貼著包廂的門倒立,任憑火車搖晃,這家伙挺立如松。

路明非豎個大拇指就懶得理他了,見慣不驚。他拉開老式的絲絨窗簾往外看去,已經不是離開莫斯科時那般白雪皚皚的景象了,他們正穿越莽莽蒼蒼的原始森林,參天巨木在鐵軌的兩側立起高墻,陽光的碎片星星點點落在窗上,莫名其妙地令人心安,仿佛疏離了世界,也疏離了各種各樣的煩惱。

他們離開莫斯科,沿著西伯利亞大鐵路一路向東南方行進,越過號稱“歐亞之門”的烏拉爾山,現在已經奔行在被稱作”西伯利亞”的土地上了。

西伯利亞并不像路明非想的那樣蒼白荒蕪,相反,透著巨大的生機和活力,經常能看到小鹿的影子在樹間一閃而過,湖上白鷗追逐著魚群飛翔,山形柔和如少女的脊背。

時值晚秋,根據山上的植被不同,山色從墨綠到蒼黃,斑駁而絢爛,仿佛巨匠的筆觸。

咚咚咚,包廂的門被敲響了,楚子航無聲無息地翻身而立,手藏在背后握住插在那里的短弧刀。

雖然還沒有恢復記憶,但這家伙越來越像真正的自己了,始終繃緊如弓弦,像是從沒有一刻松弛。

“先生們,早餐時間。”布寧在門外捏著腔調說話,像是上了年紀的管家。

路明非一個眼神,楚子航已經把刀收好了。兩人以大夢初醒的慵懶模樣打開門,鍍銀的早餐小車停在門口,布寧靠在走道邊抽著煙斗,嘴角帶著江湖老混子的專屬笑容。

經典的俄式早餐,薄煎餅、脆黃瓜、涂滿藍莓醬的切片面包,還有永遠不會缺席的煎紅腸。要說有什么特別,就是Beluga鱘魚子醬。這價比黃金的食材,只產在年齡60歲以上的白鱘的肚子里,每生產一箱魚子醬,就要殺死一條白鱘,即使在頂級餐廳里,廚師也只是在菜上點綴上有限的幾粒,整張餐桌因幾粒魚子醬而熠熠生輝。可在布寧的列車上,這東西不限量供應。路明非和楚子航把這東西當作醬豆腐,抹在面包上吃。

“還有三個小時路程到貝加爾湖港,結冰之前風景不錯,可以下車看看。”布寧送完餐車之后,繼續靠在門框上抽煙。

路明非微微一愣,居然快到貝加爾湖了。這個他自小就在地理課本中學過的地名,馬上就要出現在他眼前了。

想來這些年他也闖蕩過不少地方,經歷過風風雨雨,見過這個世界的很多角落,很多人應該會羨慕他的人生,可他卻算不清值不值得。當初諾諾為他打開了這條奇怪的路,讓他自己選擇走不走,如果回到那個時間點,他是會再度選擇這條華麗、驚險但疲憊的路,還是甘愿退后一步,在那座小城市混吃等死,連去趟新馬泰都是人生中難得的記憶。

他放下手中的面包,轉過頭,呆呆地看著窗外的大湖,一只黑鳶正如電光般掠過湖面,利爪劃出一道漣漪,抓起了一條肥碩的大魚。

“西伯利亞其實是蒙古語,意思是‘寧靜之地’。”布寧的語氣舒緩悠長。

“名字起得真好。”路明非由衷地說。

“早在公元前,你們中國人就探索過這里,最前端可能一直到達北冰洋。《神異經》中說,‘北方有層冰萬里,厚百丈;有溪鼠在冰下土中,其形如鼠,食冰草,肉重千斤,可以作脯。’”

路明非想了想,“海豹?”

布寧笑笑,“更可能是說海象,海豹的體重不夠。那時候它真的是片寧靜的土地。金帳汗國控制了西伯利亞之后,派人去四方考察,他們宣稱找到了遍地白銀的銀谷,還有日不落之山。”

“北極圈的極晝?”

布寧點點頭,“再后來它從金帳汗國里分裂出來,成了失必爾汗國。16世紀末,庫楚汗戰敗逃亡,失必爾汗國才被莫斯科公國吞并。”

路明非一時間神游萬里,游蕩在那片古老的“寧靜之地”上。它由層冰萬里構成,有永遠不會落日的山,還有滿地是白銀的山谷,寒冷寧靜,遺世獨立。

“在前面的小站我們會停車更換牽引車頭,先生們可以考慮下車透透氣。”布寧頓了頓,像是忽然想起了什么,“聽說昨晚皇女殿下包下了整個餐車請路先生用餐?”

但那閃爍的眼神似乎說明他親自來送早餐就是為了問這事的。

路明非愣了一下。倒不是有什么秘密不能說,而是委實說沒啥可說的。

這一路上,三餐都是由服務生送到包廂里,可昨天傍晚,服務生只送了楚子航的晚餐來,并請路明非前往餐車跟皇女殿下共進晚餐。

走進餐廳的那一刻,路明非吃了一驚,諾大的餐車空蕩蕩的,就只有一張餐桌上鋪著白色的亞麻桌布,點著蠟燭。

零靜靜地坐在燭光里等他,穿著一件蕾絲花邊的白色絲綢襯衣,下面是一條駝色的長裙和同色的高跟鞋,白金色的長發梳成辮子又在頭頂盤起來。倒也不是說穿得多么隆重,但看得出是刻意地修飾了一下。路明非的第一感覺不是好美好仙,而是酒無好酒宴無好宴,皇女殿下這是要圖窮匕見。

自從入境俄羅斯以來,他們凡事都指著零,但零從未說明自己到底為什么要幫路明非。給人的感覺好像她這么做就是理所當然……其實路明非心里也覺得這是理所當然的……

但情感歸情感,理智上路明非還是覺得零這么做不是單純為了“義氣”二字,背后有什么理由。

今晚零擺出了“嚴肅說話”的陣仗,沒請布寧沒請楚子航,單獨把他拉出來吃飯,想來是有什么大事要說。

他戰戰兢兢地落座,腦子里轉過各種可能性,只等皇女殿下吩咐。

晚宴極其豐盛,而且居然不是俄餐而是中餐,有干燒明蝦、花雕蒸珍寶蟹這樣的名門大菜,也有路明非最喜歡的黃燜羊肉和麻婆豆腐,鬼知道零從哪里找來這么地道的中國廚師。

可路明非哪有心情吃?一頓飯的工夫屁股就沒落實在椅子上,隨時等著世仁·黃·羅曼諾娃冷冷地說,“欠我們羅曼諾夫家族的債也該還了吧?地主家也沒有余糧啊!”

兩個人默默地吃完了那頓飯,路明非感覺自己都滿到嗓子眼了,零卻沒說出什么有價值的話來。

準確地說她總共就說了三句話,第一句是開場的時候,她拎起筷子說“吃吧”,第二句是兩個人相對打嗝的時候,她問路明非“吃飽了沒有”,路明非點點頭,她說“那就這樣吧”。

那頓莫名其妙的晚餐就這么結束了,就算布寧鐵了心要打破砂鍋問到底,路明非能做的也不過是給他報個菜名兒。

“我聽餐車的人說,為了那頓晚宴,皇女殿下三天前就讓準備食材,還讓在沿途的車站找一名過硬的中國廚師。”布寧繼續試探,“皇女殿下對跟路先生吃飯看得很重啊。”

“吃個飯而已!”路明非忽然硬氣起來,“我倆經常一起吃飯的!”

他覺得布寧這是在猜測自己跟零有一腿,這種子虛烏有的事情勢必要堅決否認。

這倒也是句實話,在卡塞爾學院的時候,除了芬格爾,就是零跟他吃飯吃得多。每次他靠著零的幫忙通過考試,作為回報就得請零吃宵夜。

回想那些年卡塞爾餐廳的燭光下,穿著T恤衫的皇女跟他一起啃著烤豬腿,窗外蟬懶洋洋地叫著,真是美好的時光。

“羅曼諾夫家族在莫斯科的生意場上從來都是橫征暴斂的風格,否則也不會在短短的幾年內扎下了根基。當暴君顯得特別友善的時候,多想想為什么總不會錯。”布寧說完,轉身離去。

路明非愣住了。原來布寧關心的根本不是他跟零的關系,對亞歷山大·布寧這種老江湖來說,女人從來不是個事兒。路明非跟零有一腿很正常,沒一腿反而是他沒有珍惜大好機會。

布寧關心的是羅曼諾夫家族在這場蘇聯遺產的爭奪戰中扮演的角色,多一個分贓的人,布寧入手的遺產就會少一份。

***

隔壁的主人包廂中,身穿女傭裙的蘇恩曦正靠在窗邊磨指甲,穿著睡裙的皇女殿下親自打掃衛生。

蘇恩曦是以打掃衛生為名進來的,離去的時候衛生必須做好,可黑金天鵝從來是個邋遢的人,連自己的臥室都收拾不好。為了避免露餡,只能是零來打掃,借機說上幾句話。

“晚餐怎么樣?”蘇恩曦吹了吹指甲,忽然想了起來。

“你說走完西比利亞大鐵路需要七天時間,今天是第六天了,可我們連貝加爾湖都還沒到。”零冷著臉。

“我是說快車,可布寧這趟車停停走走,是趟地地道道的慢車!”蘇恩曦嘆氣,“你說他這是逃跑呢?公干呢?還是出來游山玩水?”

零無話可說。

她也覺得布寧應該一路上風風火火,就算不是為了避開莫斯科派出的追兵,也該心急火燎地要去那些神秘的遺跡里面挖掘寶藏。可布寧居然把自己的車廂掛在了最慢的一趟火車上,這根本就是一列觀光火車,基本上每站都停,稍大一點的城市甚至能停上好幾個小時,足夠乘客們下車吃飯逛街。

所以雖然她已經請路明非吃完了斷頭飯,可因為車速太慢的緣故,路主席平白多出好幾天的命來。

就像葬禮辦完了,事主還繼續活蹦亂跳。

“我那句話是個玩笑,可你還真畫好了妝吹好了頭發去請他吃告別飯。”蘇恩曦慢悠悠地說,“遇上路明非這個二貨,你好像也有變成二貨的趨勢。”

坑邊閑話:打開支付寶首頁搜索“547665459“即可領取紅包,吃個早點,買杯飲料肯定夠了,小伙伴們都領到了10-20元的紅包,你足夠幸運的話最高可以領取99元紅包!動動小手一分鐘的事!  

湖北快三最新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