愷撒和酒德麻衣眼睜睜地看著芬格爾像一枚圓潤的彈珠那樣在冰面上滾動著,越來越快,越來越快,最后筆直地滑進了科考站……

  兩個人都驚呆了。

  即使是踹他下去的酒德麻衣也并未期待這樣的結果,本以為他隨便翻個身探個爪增加點阻力就能在冰面上停住的……芬格爾也不是沒有翻身探爪,那簡直是一條出閘的猛龍或者受驚的野豬在冰面上翻騰,可能是陳年老冰的表面實在太光滑了。

  一陣裹著冰渣的狂風掃過科考站,愷撒舉著望遠鏡掃視那座建筑的每一處,沒有一絲光一絲暖氣,不見任何生命的痕跡,簡直就是一座墳墓。

  連活蹦亂跳的芬格爾滑進那座墳墓之后都沒再發出哪怕一絲聲響,像是被那座科考站給吞噬了。

  可是忽然間,科考站里傳來芬格爾豪爽的大笑,“都進來吧!安全得很,那些蛇都死了!”

  愷撒和酒德麻衣對視一眼,同時抽出了冰鎬。借著冰鎬的幫助,他們無聲地滑下冰脊,匍匐前進,越過倒伏的鐵絲網墻,摸進科考站。

  科考站的主建筑比遠看時還要高大,是一座堡壘式的兩層建筑,甚至有挑空的大廳,大廳正面是聚酯材料制造的采光墻,時間久遠已經粉化了,只剩下鋁合金的框架。大廳前同是聚酯材料制造的偉人雕塑也嚴重地風化,看起來倒像是被陽光曬化的雪人。

  芬格爾正直挺挺地站在偉人雕塑前,挺胸腆肚,看氣勢比那座雕塑還要偉岸。

  順著他手指所指看過去——其實不用他指愷撒和酒德麻衣也在第一時間看到了——一條體型略小的巨蛇被一柄魚叉狠狠地釘死在雕塑上,渾身掛滿了冰棱。

  它臨死的時候想必是極其地痛苦,尾部狠狠地纏在偉人身上,令這具雕塑遠比雕塑家塑造它的時候更有暗黑的藝術感。

  那道冰脊位于科考站的背面,所以愷撒通過望遠鏡觀察的時候一切都正常,然而此刻他們站在科考站的正門前,也發現這根本就是一處冰封的戰場。

  數不清的蛇尸分散在四周,更有蛇尾從主建筑里面拖出來,這場戰斗應該已經結束了一段時間,一切都被冰封了,卻又如此纖毫畢現,恰如它剛剛結束的時候。

  愷撒和酒德麻衣對視一眼,眼中都寫滿駭異。

  兩人俯身前行,翻過鋁合金框架進入主建筑。這座不可思議的建筑是用某種聚酯纖維的復合材料搭建的,重量很輕,強度很高,使得這種冰蓋上的大型建筑成為可能。

  芬格爾舉著燃燒棒跟在后面,邁著方步,儼然領導下到基層視察工作。巨蛇都已經凍成冰坨了,他也就沒什么可怕的了。

  而這正是酒德麻衣和愷撒越發小心謹慎的原因。

  他們都跟巨蛇作戰過,明白這些對手的強度,以他們的能力,遇上這些巨蛇都是生死戰,到底是什么人能如此大規模地屠殺巨蛇。

  那柄插在偉人塑像上的魚叉甚至暗示著那個人只是隨手使用了觸手可及的工具,一座位于北冰洋的科考站,備上幾把魚叉并不奇怪。

  但他們也未阻止芬格爾點亮燃燒棒,首先以對手的能力,如果還藏在這間科考站里,他們就算保持安靜也沒用,其次他們也確實需要照明。

  滿地都是蛇行的痕跡,墻壁上還殘留著彈孔,正如酒德麻衣所說,那支探險隊曾在這里跟蛇群槍戰。

  看不到尸體,不過這個不難理解,即使有過尸體,也只能埋葬在大蛇的肚子里。

  愷撒拔出狄克推多,從墻壁上挖出一枚彈頭來,對著光認真地看了看,收進口袋里。

  酒德麻衣則沿著墻壁巡視,試圖找出更多的蛛絲馬跡。從現場看情況是很明朗的,那支探險隊疲憊而恐慌地來到了這間科考站,他們曾經在這里短暫地駐扎過一段時間,可能是幾十個小時。科考站封存之時把救濟物資也都打包留下了,還有小型柴油發電機組和充足的柴油,以示蘇聯對全世界北極探險者的慷慨支持,而這些設備都已經被打開了。他們甚至曾經在某幾張床上短暫地休息過,凌亂的床單足夠說明這些。有人祈禱過,丟下的祈禱書可以說明,祈禱有很多人參加,熄滅的蠟燭可以說明,一場由很多人參加的祈禱,應該是虔誠又恐懼的。

  長波通訊設備暫時還沒有找到,不過那臺設備的體積不小,應該不至于能帶著逃走。

  不久之后蛇群就追上來了,它們雖然能像魚那樣在冰下潛泳,但科考站下方的冰架還是厚實堅固的,它們無法穿透,就只有從很遠的地方登上冰面,匯聚而來。探險隊應該是留有觀察的人,因此他們提早知道了蛇群的到來,還有時間布置工事。這些人里有職業軍人或者有人曾經是職業軍人,工事布置得很專業,以他們攜帶的武器,一個連的人也未必能快速拿下這座堅固的科考站。但是蛇群的進攻方式和軍隊完全不同,他們的工事跟紙糊的也沒區別。

  他們陷入了極大的恐慌,探險隊中有人通過長波發射器聯系了酒德麻衣,聲稱自己已經關閉了英靈殿。

  但意外出現,援軍到來,幫他們打退了蛇群的進攻,蛇群留下一地的尸體撤退,這幫人一路往南逃,直到法蘭士約瑟夫地群島才被利維坦干掉。

  這要是個探險故事應該說是驚險刺激跌宕起伏的,但也未免太驚險,太刺激了。

  愷撒摸出口袋里的彈頭丟給酒德麻衣,那是個丑陋的鉛灰色的小金屬團,跟普通的子彈截然不同。

  “貧鈾彈頭的大口徑子彈,我可以理解你的科學家們攜帶武器,不過特別帶了破甲性能最強的子彈,未免準備得太充分了。”

  酒德麻衣皺著眉頭,把玩著那枚子彈。

  所謂貧鈾彈頭,是含有核燃料廢料“鈾238”的彈頭。它的微量輻射并不足以快速地置敵人于死地,但它卻有著極強的穿甲性能,美軍裝備貧鈾穿甲彈的A10攻擊機加起來已經摧毀了上千架坦克。對上巨蛇們堅硬的蛇鱗,這東西當然也是很有效的,如果被蛇群攻擊的時候他們有這類子彈,酒德麻衣和芬格爾也不必辛辛苦苦地用白磷手榴彈一條條炸了。

  準備貧鈾子彈,說明探險隊意識到自己會對上某種裝甲堅厚的目標,北極圈里自然是不會有坦克的,所以愷撒說他們準備得太充分了。

  “如果諾諾在的話……”愷撒下意識地說。

  “我知道你未婚妻的側寫能力很出色,”酒德麻衣直接打斷,“但我也有我的辦法,我能讓死人說話。”

  “讓死人說話?”愷撒和芬格爾都沒明白。

  “我需要找把斧子,”酒德麻衣看著那些蛇尸巨大的腹部,“我們得做點解剖的功課!”
坑邊閑話:打開支付寶首頁搜索“547665459“即可領取紅包,吃個早點,買杯飲料肯定夠了,小伙伴們都領到了10-20元的紅包,你足夠幸運的話最高可以領取99元紅包!動動小手一分鐘的事!  

湖北快三最新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