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亞歷山大·布寧那個老王八蛋么?”路明非恨得牙癢。

  如果是執行部動手,不至于那么肆無忌憚,秘黨狠歸狠,為了保護龍族的秘密,行事風格還是低調的。剩下最可疑的就是亞歷山大·布寧。

  這個神秘的軍火商人跟國防部關系密切,可能有辦法調動軍隊。他們離開布寧家的時候,布寧親口承諾會負責他們在莫斯科的安全,即使執行部查出他們住在伊麗莎白宮,都不敢踩上伊麗莎白宮的草皮,但沒過幾個小時布寧的承諾就被打破了。反過來想,最能保護你的人,也最能殺掉你。

  隨著一聲轟然巨響,一枚穿甲彈打穿了伊麗莎白宮的后門,帶著地獄般的尖嘯把沿路的一切化為齏粉,鋼琴、書桌、鮮花和肖像畫的碎片在空中飛舞。最后它被一堵堅實的墻壁擋住,噴出恐怖的高溫金屬射流,不到一秒鐘就把精美的祈禱室化為熊熊燃燒的廢墟。

  那是擋在步兵們前面的BMP-3步兵裝甲車發射的,它裝載的100毫米口徑的線膛炮雖然比不上T-64上的那門炮,但是對付伊麗莎白宮這樣的老式建筑絕對是綽綽有余。管家們和女侍們立刻還以顏色,數不清的手榴彈從窗口里丟出去,連續的爆炸令格魯烏特種部隊的戰士們無法借助炮火優勢展開突擊。雙方都想火力壓制對手,雇傭兵們的火力網密集,格魯烏特種部隊的更密集,再加上BMP-3戰車上的那門30mm機關炮,伊麗莎白宮的墻壁根本擋不住它的炮彈。

  光是射進伊麗莎白宮的流彈數量已經堪稱“彈雨”了,路明非、楚子航和零被牢牢地壓制在那座大理石壁爐旁。

  路明非親眼看見一名女雇傭兵被打穿了肺部,雖然立刻得到了救治,一時間死不了,但以這樣的傷勢拖下去一定完蛋。雇傭兵們的射擊是留有余地的,當眾殺死哪怕一名格魯烏特種部隊的士兵都會讓事態更加惡化,但格魯烏戰士們卻不那么在意對手的死活。在他們看來他們是在進攻一座防御森嚴的堡壘,堡壘里藏著窮兇極惡不經審判就可以殺掉的惡徒。

  這還不是最糟糕的,最糟糕的是那輛被打斷了履帶的T-64坦克再度冒出了滾滾的黑煙!所有人都覺得那輛坦克徹底報廢了,可它的履帶雖然被廢,其他部門可能還能工作,尤其是那門恐怖的125mm滑膛炮!剛才坦克的駕駛員大概是被震暈了,現在他再度發動了柴油機。

  步兵裝甲車的火力尚不足以徹底摧毀這座古老的建筑物,雇傭兵們還能有掩體,可如果換成T-64上的滑膛炮,一炮就能撼動伊麗莎白宮的結構,他們甚至有可能直接被埋進廢墟里。但他們已經沒有第二發反坦克導彈,這從女侍長臉上的表情也能看出來。所有雇傭兵不約而同地分散開來,如果集中在坦克的射擊軌道上,被一炮全滅也不是不可能。

  T-64的炮塔帶著噠噠的噪音,轉了大半圈,滑膛炮發射的巨響仿佛狂雷。炮彈出膛的同時,炮塔后部噴出了烈焰和濃煙,整臺坦克都因這威力十足的一炮而震動。

  伊麗莎白宮這邊,所有人都愣住了,因為T-64那記直射,居然是把步兵裝甲車的炮塔給掀掉了!

  格魯烏戰士們的全部火力都集中到T-64身上去了,但管家們的MG4輕機槍打不穿,他們手里的突擊步槍也沒用。

  雖然沒有履帶跑不動,但T-64的引擎高亢地吼叫著,車尾冒著滾滾的濃煙。數米高的煙墻在庭院中升起,遠比格魯烏部隊發射的煙幕彈要有效。因為它原本就不是用來針對步兵的,這種坦克發煙筒針對的是反坦克導彈,導彈襲來的時候,它好把自己隱藏在濃煙中。剛才坦克駕駛員大概是不太熟操作,沒找到發煙筒的控制鍵。格魯烏戰士們失去了目標,他們不得不暫時地后退,因為還得忌憚T-64上的高射機槍。被那玩意兒打中絕對不會留下彈孔,因為哪怕被它的子彈擦到一下,你也會被炸成無法分辨的血肉。

  城墻般的黑色煙霧里,一個穿著睡衣踩著毛絨拖鞋的老家伙爬出坦克炮塔,揮舞著雙手跑向伊麗莎白宮,“別開槍!別開槍!是我!是我!”

  那輛坦克的駕駛員居然是亞歷山大·布寧!

  布寧從門扇被轟飛的后門沖了進來,四下瞄一眼,立刻鉆進了壁爐里。他應該有些軍事功底,立刻覺察到這是會客廳中最堅固的角落,適合躲避流彈。

  “有沒有多余的槍給我一支!”老家伙看起來又狼狽又憤怒。

  “布寧先生,咱能不能先聊聊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路明非喘著粗氣,“就算你習慣于開著坦克去別人家拜訪,能不能請你先停個車?”

  局面瞬間逆轉,亞歷山大·布寧用一發榴彈表明了自己的立場。

  回想起來,其實T-64一直沒有表現出惡意,它就是轟隆隆地沖著伊麗莎白宮駛來,把圍墻給撞塌了。但它既沒有動用那門危險的滑膛炮,也沒用高射機槍掃射一番。

  “我也不太清楚,你們走后不久,我在國防部的一條內線忽然打電話來,總共就跟我說了一句話,讓我立刻逃走。”布寧苦笑,“我掀開窗簾的時候,特種部隊正像潮水那樣淹沒我家的花園。天空里有直升機,地面上有裝甲車,至少五名狙擊手拿槍指著我臥室的窗口,幸虧我裝了防彈玻璃。”布寧從獵裝口袋里摸出一個扁酒壺大喝了一口,還是濃重的茅臺味兒,“我去找我的手機,我的保險柜有很多部手機,負責聯絡不同的內線,但所有的內線都不接我的電話!我可以說是這座城市里最狠的人,美國人想走政府的后門都得找我幫忙!可我在一夜之間被我的老板們拋棄了,我唯一能做的是開上我的收藏品逃跑!就因為我認識了你!你是誰?你他媽的到底是誰?扎瓦赫里?塞米昂·莫吉列維奇?華金·古斯曼·洛埃拉?你為誰服務?你他媽的到底是販毒的?販核彈的?還是愛爾蘭共和軍?”

  路明非懵了,布寧吐出的一連串名字對他而言全然陌生。

  “當今世界上懸賞靠前的幾個人,干什么的都有。”零知道路明非這方面學問有限,只好站出來作解釋,“布寧先生的意思是你到底是什么人,值得別人用正規軍來對付。”

  路明非苦著臉,“我大學還沒畢業,簡歷都沒投過,怎么會有工作?”

  “所以我們對面的人真的是俄羅斯現役部隊。”零低聲說。

  所有人都沉默了,這是個極其可怕的結論。無論他們這一路上怎么危險,都是在跟秘密行動的少數精英對抗,而現在俄羅斯,這個超級大國的繼承者站在了他們的對立面上。

  還有被秘密處決的瓦圖京陸軍大將,至今仍然查不出是哪個部門、誰下達的處決令,卷進這件事的勢力越來越龐大。

  “如果不找出原因的話我這輩子都只有鼴鼠一樣躲著了。”布寧把肩上的背包丟在地下,背包里滑出幾個古老的檔案夾,“你們的人偷看了我的筆記本,那沒用,真正的資料在這里。”

  零不動聲色,“真正的資料?”

  “實話實說,我根本沒有那十五個待摧毀的基地的坐標,所有的坐標都是薩爾瑪特導彈發射前由國防部的人輸入的。我是通過我的內線知道了這個項目,不要錢為國防部跑腿,充當那個區域的清道夫。作為回報他們給了我其中兩個基地的準確坐標,其中一個毫無意義,但另一個是試著裝配過僅有的一架圖-119核動力轟炸機,那上面有個小型化的核反應堆,很精巧,但不完美,存在核泄漏的問題。如果我拿到它的設計圖直接轉賣,幾千萬美元,復制出原型機,一兩個億,再解決掉核泄漏的問題,五億美元以上。”布寧恢復了一個俄羅斯人,或者說韃靼人的蠻氣,不再裝成你和善的東北老鄉,“這些檔案是我高價從國防部的老人買來的,當年那個超現實的西伯利亞就藏在這里面。”

  “所以這才是你真正的買賣。”零說。

  “沒有成本的買賣永遠是最好的買賣,就像淘金。但你知道了兩個金礦的位置,你難道不想知道剩下的十三個?”布寧嘆口氣,“而你們恰好帶著一個坐標來問我。”

  “沒猜錯的話,你的探索隊已經在去那里的路上了吧?”

  “12個人,兩臺武裝雪地車,還有60條雪橇犬。周圍都是禁飛區,不敢用飛機。”布寧在壁爐中的余灰上借了個火,點燃了煙卷。

  “老林你開著坦克來沖我們家門難道是想救我們?”路明非插了進來,他還是習慣管亞歷山大·布寧叫老林。

  “一個俄國人,錯了,一個韃靼人,說過的話要算數。我說過要保證你們在莫斯科的安全,而我手里有一臺坦克,我沒什么可怕的,裝甲車攔我我就撞飛他們。所以我就來接你們,可誰知道你們家里藏著反坦克導彈!你他媽的到底是什么人?維克多.安納托利耶維奇.布特跟你沒關系?”布寧又激動起來。

  “著名的俄羅斯籍軍火商,外號死亡商人,現在羈押在紐約。”零繼續做補充說明。

  “誰家藏著奇怪的東西誰知道。”路明非看了零一眼,“我反正不認識什么什么布特。”

  事到如今零看著也很可疑,昔日同學忽然變身羅曼諾夫家族的皇女,帶著潑天的勢力要陪你走一條看不到頭的逃亡路,怎么想都是心里有鬼。

  但是路明非就是懶得想,懶得懷疑她。坑邊閑話:PS:打開支付寶首頁搜索“635467989”即可領取紅包,吃個早點,買杯飲料肯定夠了,小伙伴們都領到了10-20快的紅包,你足夠幸運的話最高可以領取99元紅包!動動小手一分鐘的事!  

湖北快三最新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