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說蘇茜和蘭斯洛特訂婚了?”路明非呆呆地看著諾諾。

“沒錯,大概半年之前我收到的郵件上是這么說的。沒舉辦儀式,蘭斯洛特買了一塊五克拉的粉鉆,做了一枚訂婚戒指,讓侍者把它放在香檳里端上去,蘇茜拿出來戴上了,訂婚就算成功了。”諾諾靠在沙發上,扭頭看著窗外。

楚子航不在屋里。諾諾說想吃冰淇淋,打發楚子航出去買,楚子航拿了零錢就出去了。

路明非立刻就明白諾諾是有事要跟他私下說,全神貫注,耳朵都豎起來了,卻沒想到是這個事。

路明非有點急了,“那兩個人……怎么可能呢?”

在他想來這真的是不可能,蘇茜和蘭斯洛特,那就是楚子航的左膀右臂,好比山寨里的大嫂和二當家。大當家的失蹤了,大嫂就跟二當家搞在一起了,這是什么邏輯?

且不說蘇茜對楚子航的感情,蘭斯洛特也不是那種會泡大嫂的人!

想當年蘭斯洛特也是入校就評A級的明星人物,能力和魅力都是上上之選,本來是眾望所歸的獅心會新任會長,卻在見到楚子航之后表示折服,把會長位置讓了出去,自己心甘情愿地當了那么久的二當家……這毫不利己專門利人的家伙,怎么會干出這種事呢?

“怎么不可能?這兩個人從入學的第一天就看上了對方好么?一年級結束的暑假,他們一起去了馬達加斯加,我也跟去了,可全程我都能明顯地感覺到我就是個燈泡,他們手拉手在篝火邊跳舞,用兩根吸管喝同一杯雞尾酒,卻把我丟給一個印度來的大叔!果然回來后不久他倆就宣布在一起了;二年級的時候蘭斯洛特安排蘇茜在盧浮宮藝術館跟他的父母一起看展覽和用下午茶,二年級快結束的時候他們一起飛了一趟中國,陪蘇茜的父母看洛陽牡丹節,這叫什么?這叫‘見父母’!OK?這倆母胎單身的家伙談了一場很標準的戀愛,順順利利,坦坦蕩蕩。”諾諾瞪眼,語速越來越快,“所以還沒畢業蘇茜就去了巴黎分部實習,因為那是蘭斯洛特的故鄉,他也在那里實習!那么一男一女,門當戶對,當了三年的男女朋友,沒鬧過什么大矛盾,現在終于來到同一個城市工作生活,準備結婚,有什么奇怪?”

“那師兄怎么辦?”路明非有點急眼了。

“什么怎么辦?”

“師兄是被那個什么修改因果線的言靈給變沒的,他只是暫時消失一陣子,總不能說一個人暫時消失一陣子,喜歡他的女孩就跟別人訂了婚吧?總不能說我出門上學一學期沒回來,回來一看我家里他媽的多出一個兒子來,把我爹媽給占了吧?”

“搞清楚了,這個世界里除了你沒人記得楚子航,蘇茜當然不會愛上一個不存在的人。這不是什么背叛,蘇茜就算不愛蘭斯洛特,也會愛上阿卜杜拉·阿巴斯或者別的什么人。”諾諾低聲說,“沒有誰,地球都照樣轉。就算蘇茜真的記得楚子航,某一天楚子航消失了,人人都說他死了,悲傷難過完了,她最后還是會跟別的某個人在一起。她又不是楚子航的狗狗,不是忠犬八公,不會說主人死了還傻傻地等他回來,等到自己也死掉。

路明非沉默了。

其實這事根本沒什么可爭的,諾諾說得都對,路明非心里也都清楚。他甚至沒法抱怨說蘇茜對楚子航始亂終棄——好吧,其實這個始亂也是不存在的——按照當下的因果線,楚子航早都死了,蘇茜當然不能為一個十五歲就掛掉的男孩守活寡。

所以蘇茜和蘭斯洛特那是一見鐘情再見定情,三媒六娉,一路奔著結婚而去,絕對的模范未婚夫婦。這些都很好,太好了,好得挑不出任何刺來……可是楚子航呢?楚子航怎么辦?

那個心里只有十五歲的男孩,他已經被世界除名了,現在連喜歡他的女孩子都要結婚了。
 

湖北快三最新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