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諾諾!閃開!在我的領域里,你沒有機會!”蘇茜大吼。

  龍族5悼亡者的歸來 龍族5悼亡者的歸來 諾諾還是跟出膛炮彈似的往前沖,根本不聽。你說沒機會就沒機會?她陳墨瞳又不是嚇大的。

  蘇茜身邊的地板忽然都裂開了,數不清的黑色利刃騰空而起。諾諾心中巨震,她沒想到蘇茜能同時控制如此之多的黑刀。十柄?甚至二十柄?倉促之間她數不過來。

  言靈在不同的釋放者手里有強有弱,而劍御這個言靈的強弱,在于釋放者的領域范圍、能控制的金屬物品數量、和能控制的金屬質量。

  對于電腦,每一個計算都是一個線程,對于劍御的“御主”,每一件武器都是一個線程。

  蘇茜動用三柄黑刀偷襲諾諾已經讓諾諾有些驚訝了,加上手術刀就是四個線程,然而事實上蘇茜能控制的線程超過十個,她對諾諾是留了手的,她把大多數的黑刀留在了自己的身邊,僅僅作為防御。

  現在這個防御的網在諾諾面前打開了!數不清的黑刀從四面八方對準諾諾攢刺!

  蘇茜的眼底流淌著熾熱的金色,白裙上流淌著絲絲縷縷的藍色電光,一頭長發因為電離而飛揚起來,簡直像是雷電的女皇。這才是她真實的形態,她到現在才展現這碾壓的實力,不是要傷害諾諾,而是嚇嚇她,讓她適可而止。

  斬首者的恐怖怎么是諾諾能想像的?又怎么是一點點小聰明能對付的?他們是暗夜中行走的死神,見過血腥聽過哀嚎,如果不是迫不得已,蘇茜根本不想讓諾諾看到自己這一面。

  她寧可諾諾只是個瞎猛瞎猛的小女孩……你這個笨蛋,你已經去了金色鳶尾花學院,為什么還要回來?你已經去了陽光里,為什么還要回這黑暗的世界?

  但諾諾不退,諾諾迎著那些黑刀繼續沖。這是她唯一的機會,她不愿放棄。

  她明白了,自己和蘇茜已經無法競爭了,或許從很久以前她跟蘇茜就沒法競爭了,只是蘇茜不忍心告訴她而已。

  但那又怎么樣呢?自己選的路,咬著牙也要走完。只要沖破面前的刀網,她還會有一線機會制服蘇茜,刀網并不是一堵鐵墻,總有縫隙總能閃過去。只要她足夠快!

  此外她心里還抱著一點小小的僥幸,對手可是蘇茜,怎么會看著她送死呢?

  蘇茜大驚!

  她沒料到這瘋丫頭真的拼上命了,她當然不會看著諾諾送死,但劍御這個言靈卻不是說停就停的。

  即使她立刻中止言靈,那些已經加速完成的黑刀也會沿著原本的軌道命中諾諾,她可以改變磁力線,但無法抹掉“慣性”。

  她唯一能做的是立刻逆轉磁力線,這相當于給那些黑刀踩剎車,但留給她的時間已經不夠了,倉促間強行逆轉磁力線的結果是周圍的電磁場亂成了一片,那些黑刀劇烈地震動或者瘋狂地旋轉起來,還是一張刀網,不過是扭曲的網。

  “閃開!閃開!”蘇茜大吼。

  來不及了,諾諾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慣性,她向著刀網撞了過去。

  就在這個時候,巨大的黑影從天而降,擋在了諾諾和刀網之間。那竟然是個兩米高的木架,架子上原本堆滿了書,數不清的紙頁飛散。旋轉的刀網竟然把這樣一個厚實的書架攪碎了,如果諾諾正面撞上它們,后果可想而知。

  有兩柄黑刀鉆破書架之后還有余力,又在諾諾的身上留下了血痕,諾諾一頭撞上書架的殘骸,被飄落的紙張掩埋了。

  蘇茜心里剛剛松了口氣,還沒來得及思考那個巨大的書架到底是怎么飛起來的,忽然感覺到巨大的危險撲面而來。

  倉庫中響徹高亢的龍吟,不,不是龍吟,蘇茜反應過來了,那是一柄刀割裂空氣的聲音,一柄……快到極致的刀!

  古刀·蜘蛛切!

  居然是那個跟在諾諾身邊的男孩,行動手冊上沒有提到諾諾和路明非千里逃亡還帶著個男孩。看外表他不能說是男孩了,不過看諾諾對他的態度,跟哄孩子似的。

  以斬首者的素質,蘇茜當然不會因為諾諾把他當小孩對待就真的忽略他,暗地里觀察了很長時間。不過他的一舉一動真的就是個孩子,還有那眼神,真的就是個孩子的眼神,可能是個機靈的、有心事的孩子,不過還是個孩子。

  他的眼睛干凈得像是西藏高原上的湖泊,只不過湖泊的天空里彌漫著些云霧。

  最后蘇茜只得暫停了對他的觀察,但依然把一些心神留在他身上,以防他成為棋盤上的變數,后來諾諾敏銳地發現了劍御的缺點,絕地反擊,蘇茜才把留在那男孩身上的心神收了回來,全力以赴迎接諾諾的攻勢。

  此刻這個男孩真的就成了變數,他以驚人的大力投出書架救下了諾諾,拔出了源稚生留下的刀,如破空狂龍而來,斬出了江河湖海般的刀光!

  壓迫感!極致的壓迫感!他和他的刀還在路上,刀上的鋒銳之氣好像已經能割開蘇茜的臉了。

  從卡塞爾學院那種瘋子云集的地方畢業,蘇茜不是沒有見過近戰高手,但這種程度的壓迫感,唯一能與之相比的是愷撒的那柄獵刀。

  不!猶然在愷撒的獵刀之上!愷撒的獵刀可以說是桀驁狂暴,像是席卷沙漠的風暴,而這個男孩的刀光中帶著一股寒冷的寂意,仿佛死神揮鐮。

  蘇茜能做的唯一一件事是張嘴,她張開嘴,說出的卻是玄奧難解的龍文。

  言靈·劍御!最大開啟!

  地板崩裂,下面用于加固的鋼筋跳了出來,一瞬間就在蘇茜的面前交叉成網。蘇茜覺得大腦劇痛,所有的力量像是泄洪那樣彌散在周圍的空間里,她自從覺醒了“劍御”,還從未這樣超負荷地使用它。

  蜘蛛切毫不費力地割開鋼筋,然而蘇茜已經開始后退了,她每退一步,就有一叢鋼筋從地板下方“生長”出來,那個男孩行云流水地揮著刀,劈砍著鋼鐵的荊棘步步上前。

  那是宗師般的刀術,宗師般的步法,和宗師般的淡然,他鎖定了蘇茜,就會這么一直砍下去,直到砍下蘇茜的頭!

  然而蘇茜的黑刀們回來了,連退了差不多十米,劍御的領域已經恢復了,黑刀們全部回到了蘇茜背后,懸浮著,微顫著,隨時可以射出。

  蘇茜冷冷地看著男孩,男孩揮刀,類似日本刀中“血振”的姿勢,橫刀攔在了蘇茜和諾諾之間。

  “你閃開!她不是你能對付的!”諾諾從紙堆里鉆出來,急赤白臉地沖楚子航吼。

  眼下的楚子航在近戰上跟路明非差不多是一個水準,肌肉反應、神經反應都很優秀,壓過蘇茜應該沒問題,但問題就是那個劍御的言靈,那基本上是為暗殺量身打造的言靈,對言靈一無所知的楚子航對上那些黑刀,基本是死路一條。

  楚子航不回答,一手持刀,一手點燃了打火機。

  諾諾和蘇茜一愣,這才聞到倉庫中濃重的柴油味。以她們的嗅覺,原本不會那么晚才聞到,但剛才注意力高度集中,嗅覺像是被封閉了。

  墻邊,幾大桶柴油被打翻了,油料正沿著地面緩緩地流淌,沒過書架,沒過滿地的紙張,也沒過楚子航自己的鞋底。這種絕對禁止煙火的倉庫里居然有柴油,想來大概是用于臨時柴油發電機的,被無意中留在了倉庫里。

  裝柴油的塑料罐都是密封的,不是說意外倒地就會滿地流油,是誰把它們打開的不用想也知道。

  “把打火機給我放下!”諾諾的臉色也有點難看。

  橘政宗留下的東西都在這里,路明非千里迢迢來日本就是為了這些資料,這一把火下去,全都玩完。

  但她說晚了,楚子航并不是點燃打火機給蘇茜看看,再說兩句威脅的話,他點燃打火機就丟了,直沖屋頂的火苗騰地起來了,在蘇茜和楚子航之間形成了一道火墻。

  諾諾氣得直跺腳,不過這幾天相處下來,這死孩子確實就是這個性格,你說他乖吧,他也蠻乖的,跑腿跑得很快還會照顧人,你說他不乖吧,那也是非常不乖,他想干什么事,絕對不會跟你打招呼。

  “姐姐,你帶哥哥走,我馬上就跟上來。”楚子航嘴里跟諾諾說話,但并不回頭,死死地盯著蘇茜。

  事到如今也沒什么好說的了,諾諾跑到墻角,扛起半死不活的路明非就要往外去。可蓋在他要害部位的衣服又掉了下來,這倒霉的家伙又在蘇茜面前露了個精光。

  雖然是劍拔弩張的勢態,但蘇茜還是微微臉紅,咳嗽了一聲,把頭轉開。

  “快點跟過來!”拖著路明非出門的時候諾諾扭頭喊了一聲。

  “知道啦,我就來。”楚子航回應。

  蘇茜心說你們這算什么對話?你們這是一家人要出去郊游么?媽媽下去發動汽車,兒子還在臥室里收拾雙肩背。

  她當然很想沖過去阻攔諾諾,但她很清楚自己做不到,隔著熊熊烈焰,這男孩嘴里說著孩子氣的話,手中的刀卻是兇險的刀姿。蘇茜不知道那種刀姿的名字,但能感覺出其中的肅殺氣息。

  擋在她和諾諾之間的,絕對是只兇險的獅虎。雖說眼神是挺萌的,可蘇茜有任何多余的舉動,他就會亮出爪牙。

  “你叫她姐姐?你是什么人?”蘇茜冷冷地問。

  男孩愣了一下,像是被問住了。

  蘇茜也有點納悶,很少有人在被問到自己名字的時候愣住的。自己的名字就在嘴邊,愿意說就說,不愿意說就不說,還用想么?

  “楚子航,”男孩認真地想了想,說,“他們都叫我楚子航,姐姐你也可以叫我楚子航。” 

湖北快三最新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