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們在一起住了三年,在戰術訓練場上是伙伴,在“自由一日”中是對手,短兵相接已經很多次,卻沒有任何一次像今天這樣極致。

  所謂極致,是用生死作為籌碼。龍族5 第43章 鯨歌 15 16

  諾諾如同閃現到蘇茜的面前,童子切自下而上,撩出明鏡般的刀光。古代煉金術大師的作品,驅魔鎮邪的寶刀,刀鋒之利,就算是匹馬都能被一刀兩斷。

  蘇茜凌空一抓,那柄飛旋的手術刀像是被巨大的磁力吸回了她的掌中。手術刀割破童子切的刀光,無聲無息地劃向諾諾的手腕,靈蛇般的攻擊,雖然沒有童子切的威力,但速度更快,也更精準。

  兩人擦肩而過,再度歸于靜止。

  一片白色的織物輕盈地飄落,那是蘇茜的裙擺,她的閃避速度夠快,卻不代表那件夏裙可以跟她保持同等速度,畢竟那只是件好看的裙子,不是奇異博士的斗篷。

  諾諾卻沒有流露出任何得意或者興奮的神色,依舊是持刀戒備的架勢,她在日本刀上花的工夫不多,但這防御的刀架也算滴水不漏。

  僅僅一刀,她就從進攻者轉為了防御者。因為她能清楚地感覺到腕脈處的那一道寒意,那是手術刀的刀鋒擦過她手腕時留下的,只差幾厘米,那條銀色的響尾蛇就咬中了她的要害。

  金色鳶尾花學院真他媽是個耽誤人的地方,神經和肌肉的反應速度明顯下降,過去的一年里她盡插花和學做甜點了,而蘇茜不同,她穿梭在巴黎或者倫敦的夜色里,每一次行動都像磨刀石那樣把她磨得更加鋒利。

  不愧是學院新生代斬首者中的佼佼者。

  不過諾諾也并非那種遇到強敵會心慌的主兒,她深呼吸,讓自己安靜下來,回憶之前所受的訓練,迅速地做調整。

  蘇茜的優勢是很明顯的,一直以來的嚴格訓練,豐富的對敵經驗,還有那仍未使用的“劍御”言靈。但諾諾也有優勢,就是她手中的童子切。

  這柄古刀堪稱煉金術的杰作,鋒利堅固不必說,而且對龍類和混血種有著特殊的殺傷力,而蘇茜手中的那柄手術刀只是普通的精鋼打造,兩柄武器如果對上,童子切必然斬斷手術刀,跟斬開一截鐵絲沒什么區別。

  換而言之她的首要目標不是蘇茜,而是那柄手術刀,她如果先行發動攻擊,就會有破綻,蘇茜的手術刀就如嗜血的銀蛇那樣窺伺在旁,但如果讓蘇茜先發,她斬斷那條銀蛇,就可以轉而壓制蘇茜。

  她緩緩地轉動童子切,斜斜地架起,左手沿著刀背滑出,輕輕搭住刀尖,身體向后傾斜。

  明朝程宗猷所著《單刀法選》中的“埋頭刀勢”,一種講究眼力、速度和精確的刀勢,先要看破對手的攻擊,然而后發先至。

  而看破,恰恰是諾諾的特長。蘇茜的實力遠不是伊莎貝爾能比的,但對諾諾來說,解析蘇茜遠比解析伊莎貝爾來得容易,因為她們太熟悉彼此了。

  蘇茜靜止不動,她就這么站著,不擺任何架勢,白裙飄飄,長發也飄飄,手中一把銀光閃閃的手術刀。

  如果不是那張依舊溫柔的臉,她這個造型更適合出現在某部恐怖片里。

  “埋頭刀勢,后發先至。你是想針對我的武器,但我真正的武器到底是什么,你想過么?我總不會空著手來,隨便撿一把手術刀跟你格斗。”蘇茜緩緩地說。

  “我知道,你有劍御,你的領域里隨便什么金屬制品都可以成為你的武器。”諾諾說,“但我只要夠快就行了對不對?你就算有無限量的子彈,你換彈匣也需要時間,我只有那么一瞬間,把你打翻,然后就拍屁股走人。”

  “你總是這樣,把什么事都想得太簡單。”

  “那不是簡單,是直接,說得好像我是個傻妞似的。”

  “記得那次你鬧著要去芝加哥的事么,就因為我跟你說芝加哥有個湖畔的酒吧,酒保會調很好喝的酒,而且他調酒的時候肩膀上站著一只白鸚鵡,白鸚鵡會陪你聊天。”

  “記得啊,怎么了?”諾諾挑挑眉。

  兩個人過手只換了一刀,居然又開始聊天。楚子航看看這個又看看那個,有點懵。這要是部動作片,導演以前肯定是搞文藝片的。

  “你跳起來就往外面跑,外面瓢潑大雨,我說等雨停了我陪你去,可你說現在出發趕到芝加哥,那間酒吧還沒下班,你當晚就能坐在湖邊喝著好喝的調酒,和那只白鸚鵡聊天。”

  “記得,后來是愷撒陪我去的,我們在雨夜里開著一輛敞篷車,還用A級的特權調動了一列火車。”

  “可你并沒有看到那只會聊天的白鸚鵡,那天晚上芝加哥也是暴風雨,湖邊的酒吧停業了。”

  “到現在你還在勸我啊?”諾諾笑,“我還以為你已經放棄了呢。當了斬首者,你也還是那么苦口婆心的。”

  “放手吧,妞兒,放手,對你和他都好。你還當他是你從中國撿回來的那個小廢柴么?他是龍王都能殺的怪物,他自己也是龍王級的目標!別玩老鷹捉小雞的游戲了,你這只小母雞有多大的翅膀,能護著你背后那條龍?”蘇茜的語意嚴厲,語氣依舊溫柔,“退一步海闊天空。”

  “退一步海闊天空,這話可真老氣。”諾諾噘噘嘴,“退了這一步,將來不能原諒自己怎么辦?”

  “將來的事,將來再說……”

  楚子航忽然間打了個寒戰,他清楚地感覺到什么事情正在發生,蘇茜說到這里的時候語速有了輕微的變化,平靜的語氣中起了波動,那是……圖窮匕見的殺機!

  諾諾身后的地板忽然裂開,三道黑色的利刃對空射出,目標是諾諾的后背!

  幾乎就在同時,蘇茜擲出了手中的手術刀,手術刀旋轉著,呼嘯著,簡直是個亮銀色的飛盤。而這個飛盤是根本不能接的,周圍一圈都是利刃。

  楚子航想不明白,因為十五歲的他還沒有上過“言靈學入門”這門課,對于“劍御”他一無所知。

  這間倉庫的地面鋪著木地板,木地板鋪在龍骨架上,木地板和真正的地面之間有一段距離,在蘇茜和諾諾拉家常的時候,蘇茜“真正的武器”在地板下方悄悄地巡游,就像是冰面下游動的食人魚。它們來到諾諾背后,才破冰而出!

  “劍御”并不只是用來引動金屬的洪流,它也可以精妙地操縱殺人武器!

  正面是割喉的手術刀,背后是黑色的利刃,諾諾一瞬間就陷入了絕境。

  這時諾諾忽然蹲了下去。

  這個動作不屬于任何格斗流派,她就是那么直直地往下一蹲,還雙手抱膝,就像一個走路走累了的女孩忽然要休息。

  但這卻是最正確的動作,完美地避開了前后的夾擊,只是動作有點孩子氣。

  旋轉的手術刀和那三枚黑色利刃相互接近,眼看就要擦過的時候,忽然“啪”的一聲,緊緊地黏在了一起!動能相互沖抵,四件武器黏著往下掉。

  蘇茜臉上變色,諾諾還蹲在那里,卻抬頭看了她一眼,帶著一絲狡黠的笑,眼睛閃亮。

  諾諾看透了蘇茜,蘇茜本不難看透,其他獵物看這個斬首者也許是神秘恐怖的,諾諾看蘇茜還是當初那個跟她住一屋的女孩。蘇茜溫柔耐心那是肯定的,但并不婆婆媽媽,她前面勸過諾諾要回頭,話已經說盡,沒必要再說一遍,要說也是打服了再說。

  所以第二次拉家常,雙方都是在尋找機會。蘇茜在等自己的黑刀游動到諾諾背后,諾諾在等蘇茜先發動攻勢。

  諾諾的目標還是蘇茜的武器,但不是簡簡單單砍斷手術刀。她猜出了“劍御”的弱點,從一開始她就是要利用這個弱點。

  劍御這個言靈,從名字到效果都非常霸氣,很容易讓人誤以為是用意念遠程控制。但究其本質,是先通過言靈制造強磁場,再讓金屬武器沿著磁力線移動。電磁化之后的金屬武器就跟磁鐵一樣,距離太近它們就會吸在一起。

  說起來其實簡單得很,中學物理課本上的知識就夠用,但很少有人能在那么短的時間里想明白這件事。

  “我知道你是為我好,可我就是要去芝加哥,狂風暴雨也要去芝加哥!”諾諾說完這句話,就擲出了手中的童子切。

  童子切帶起的風聲像是鬼嘯,它名叫童子切,可不是“小孩子用的刀”的意思,而是因為傳說中曾經殺死吃處女的大妖怪酒吞童子,這是一柄殺意旺盛的斬鬼刀。

  蘇茜可以控制幾乎任何金屬物品,但偏偏無法控制童子切,因為它是個煉金術做出來的刀,構成它的金屬是煉金術中所謂“死去的金屬”,這種金屬無法被電磁化。這一點也在諾諾的計算之中。

  諾諾伸手接住黏在一起墜落的四件武器,從上面拔下一件黑色利刃,把其余三件遠遠地丟了出去。她可不想在自己發動進攻的時候,這三把刀又在背后添亂。

  黑色利刃是柳葉般的形狀,輕巧而鋒利,符合空氣動力學,可以持握作戰,但更主要的是用于投擲。不用想就知道是裝備部為蘇茜特制的,對電磁場的感應遠遠超過一般的金屬。

  諾諾反握黑刀,幾乎是貼著地面彈射出去。只要制住蘇茜就行了,劍御再強,主人被制都沒用。諾諾心中不禁有些小得意。

  她或許是個小瘋子,但她并不魯莽,她只是固執地要做那件自己想做的事。

  此時此刻,這件事是保護路明非。她鐵了心放了話,說誰欺負路明非她就跟誰作對,即使那個人是蘇茜,實力碾壓她的蘇茜!她總能找到辦法的,她陳墨瞳一個人混世界混了那么多年,什么難關沒闖過來? 

湖北快三最新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