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什么想問我的么?”十個小時之后,路明非終于打破了沉默。

 

房車已經在高速公路上連續不斷地跑了差不多十個小時,諾諾全程一句話也沒說過。

 

一路上都在下大雨,高速公路上的車不多,也都行駛得很謹慎,只有他們這輛寬大的房車全程高速行駛,超車過彎,濺起一人多高的水墻。

 

看得出諾諾很著急,但情緒并未流露在臉上,她牢牢地控制著這輛動力澎湃的機器,也不要求跟路明非換班,像是根本不會疲倦。

 

餓了她就叼著一個巧克力餡兒的牛角包繼續開車,路明非偷看她的側影,她重又變得那么威風凜凜,像是用最堅硬的白色大理石雕刻的女武神,除了那個牛角包有點可愛。

 

“什么問題?”諾諾瞥了路明非一眼,“如果是無關緊要的問題,就別問了。保存體力,會有需要你替換我的時候。”

 

“比如,我到底是誰之類的,”路明非頓了頓,“或者我到底是什么東西。”

 

從醒來到現在,諾諾跟他唯一的一起聊天就是目送叔叔嬸嬸背影的時候,其他的話都是命令的口氣,例如“跟著我”,或者,“離開這里,現在。”

 

她一句話都沒有追問那間醫院里發生的事,好像那個恐怖的夜晚根本不存在,她看過路明非隱藏最深的那個秘密后,又都忘光了。

 

“我猜你自己也不知道,所以不必浪費時間提問。”諾諾淡淡地說,“但是這個世界上總有人知道得比你我更多,等我們找到那個人,一切就清楚了,現在不必討論。”

“有人知道得比我們更多?”

 

“EVA的底層命令庫中,有幾條命令是專門用來保護你的,在你的生命安全受到威脅的情況下,她甚至可以自動獲得授權去毀滅能威脅到你的人。”諾諾扭頭看了路明非一眼,“你不是什么無關緊要的人,你是學院的重要資產,學院傾注了大量資源來培養你,讓你成為他們的武器。只不過武器本身對此一無所知。”

 

“重要資產?”路明非琢磨了一下這個詞兒,無聲地笑笑。

 

那么長的時間里都覺得自己是個廢物,死了還是活著都沒有人關心甚至沒有人知道,結果居然是某些人眼里的重要資產。

 

一切忽然都豁然開朗起來,為什么自己一個菜鳥,卻從一年級開始就總被派去屠龍的第一線,為什么自己能在那個精英云集的學院里活了下來,甚至爬上了學生會主席的高位。這根本就是一個怪物養成計劃啊,養育一只大怪物,去吃掉其他小怪物。

 

最后呢?最后應該是趁那個大怪物還沒有明白過來的時候給它灌下毒藥,從此一切的威脅都解除,人類親密友愛地在一起,怪物們的尸骸被埋葬在大地的深處。

 

“但那幾條命令現在已經被撤銷了,所以EVA沒法保護你了。”諾諾又說,“全球緝捕我們的命令隨時都會下達,他們不會放任一臺人形屠龍機器在外面亂跑。”

 

路明非沉默了好一會兒,“師姐你不害怕我么?”

 

“害怕你?”諾諾瞥了他一眼。

 

“能跟奧丁對抗的怪物,大概是龍王或者類似的什么東西吧?”

 

“你覺得自己是么?”龍族5全文閱讀,http://www.ydgcit.live/longzu5daowangzhedeguilai/

 

“我不知道,也許什么時候我忽然就喪心病狂了,只想毀滅世界。”

 

“那時候我再殺掉你,現在不想這個。”諾諾從駕駛臺上抓起一把鑰匙丟給路明非,“與其跟我聊這些有的沒的,不如去車后廂里看看,有件東西你應該有興趣。”

 

路明非茫然地拿著鑰匙往車后廂里去了,登上這輛豪華房車到現在,他和諾諾都在駕駛室里待著,還沒有見識過這車的豪華臥室。

 

走了兩步他才反應過來,諾諾根本就是懶得跟他聊這事兒,丟一串鑰匙都把他給打發走了,而他習慣性地就服從了。

 

你說咋還是那么不爭氣呢?分明老子是那種吼一吼世界都要抖三抖的大怪物啊!

 

如果世界上真有命格這東西,自己的命格一定是個黑體加粗的“慫”字吧?

 

“靠近的時候一定要小心,那東西不安全。”諾諾補充了一句,打開了車前燈,黑沉沉的夜幕已經降臨。

 

路明非愣了一下,點了點頭,用鑰匙打開通往車后廂的門。

 

諾諾從后視鏡里看著他的背影消失在沒開燈的臥室里,輕輕地呼出一口氣,好像是那口氣一直支撐著她到現在,呼出去之后,巨大的疲憊籠罩了她。

 

不是因為這趟艱難的逃亡,而是因為路明非。

 

她當然有很多問題想問路明非,他們現在身處巨大的危險中,沒人知道他們走的是不是一條斷頭路。

 

他們還身處巨大的謎團之中,從路明非的身份到昂熱的遇刺,還有那位神秘的古神奧丁,如果謎團能夠解開,他們就會多一些活下去的希望。

 

可她不愿意和路明非聊這些,因為聊下去就必然會聊到三峽水庫的事,還有北京地鐵里的事,還有很多很多的事。

 

不要跟我講你的心事,因為我不能聽。

 

***

 

“所以路明非是一件武器?”貝奧武夫問。

 

英靈殿的會議室里,秘黨元老們聚齊。

 

他們都看完了芬格爾皮帶扣里的資料,他們都很想保持平靜,但眼角止不住的跳動出賣了他們的內心。

 

“一件武器,一件能夠對付龍王級目標的究極武器!”芬格爾非常篤定,“而我,就是受命監視那件武器的人!我跟那個怪物可不是一路人,我也是糊里糊涂就上了賊船。”

 

“你的意思是校長希爾伯特·讓·昂熱讓你去執行監視任務。”

 

“對!都是校長的意思!他不讓我畢業,就是為了盯住路明非!”芬格爾顯得痛心疾首,“可我根本沒想過路明非是那么危險的東西!早知道我就趁他喝醉了手起刀落!”

 

“執行部里有很多精英,如果需要他們可以是世界頂級的間諜,為什么昂熱卻鎖定你去執行這個任務?”圖靈先生問。

 

“校長說路明非其實特別敏感,負責監視他的人不能是特別強的人,會激活他血統中暴虐的一面。校長覺得我特別適合,因為我是個真正的廢物!”芬格爾挺胸收腹。

 

元老們無聲地對視。

 

這確實是個合理的解釋,高階的龍族血統確實能敏銳地覺察到身邊懷有敵意的人,如果監視者能力低下,反倒是更好的選擇。

 

“他的能力是什么?能夠殺死龍王的能力,是某種超高階言靈么?”

 

芬格爾愣了一下,“這我倒真是不知道,除了游戲打得很好,說爛話說得特別溜,看不出有什么過人之處。”

 

“他的情緒怎么樣?是那種容易沖動的性格么?”

 

芬格爾想了想,“那倒不是,以他的性格我覺得最適合當個網站管理員。”

 

元老們陷入了沉默。

 

這個情報看似解釋了很多的事,卻又讓眼下的局面變得更加錯綜復雜。

 

一個來自中國的男孩,其他一切都正常,唯一的問題就是發起火來會殺死龍王。

 

他到底是什么東西?他從哪里來?

 

一個掌管了學院近百年的秘黨領袖,如果把全世界的屠龍者看作一支軍隊的話,他無疑是這支軍隊的將軍,可他藏有一件恐怖的屠龍武器,卻不愿秘黨的其他人知道。

 

他怎么找到路明非的?他的屠龍計劃中有沒有其他不可告人的秘密?又是什么樣的人能在一瞬間重創他?

 

所有的謎團相互勾連在一起,隱隱構成了一個龐大的迷宮。

 

米諾斯的迷宮中困著米諾陶洛斯,那個牛首人身的恐怖怪物,這個迷宮里困著什么東西?

 

“既然是能夠殺死龍王的武器,那么務必立刻回收。”貝奧武夫打破了沉默,“對路明非和陳墨瞳的最高級緝捕令應該立刻下達,讓EVA把所有計算資源集中用于搜捕他們!”

 

愷撒霍地起身,想要說什么。

 

他明白這條命令的言外之意,所謂最高級別的緝捕令,以往的對象都是龍王,這種緝捕令往往都伴隨著武力授權。

 

換而言之,它的意思并不是把誰誰平安地帶回學院來,而是“活要見人死要見尸”。

 

“如果他是我們對龍王最有效的武器,我們應該首先確保他的安全。”阿巴斯搶先說出了愷撒想說的話。

 

“先生們,一件自己有思想的武器,強大到可以毀滅龍王,這件武器如果不能被控制,那最好被毀掉。”貝奧武夫凝視阿巴斯和愷撒的眼睛。 

湖北快三最新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