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族5悼亡者的歸來 第6章 全民公敵6“校長正躺在休眠艙里,沒人知道他什么時候醒來,所以除了那段視頻,你沒有任何證明。”阿巴斯直視芬格爾眼睛,“而我們都知道你很聰明,有人說你能把死人說活。”
芬格爾撓撓頭,“真要說證據的話,還有一個,以愷撒的權限應該可以查到。”
“什么證據?”
“路明非的身邊還有一個超級混血種出沒,那個人叫楚天驕,表面上看起來是個專職司機,但卻持有學院的武器箱。”
“沒聽說過這個人。”愷撒說。
“但你們可以在執行部的灰色名單中找到他。”
“灰色名單?”
“灰色名單上的人是不公開身份的高階執行官,他們因為從事的工作太過秘密,所以從執行部的正式名單中消失了。可以說灰色名單上的每個人,背后都有一個S級的秘密任務。”
愷撒和阿巴斯對視一眼,愷撒拿出自己的手機,作為校董他的手機可以直接查詢執行部的資料庫,當然那個資料庫其實也是EVA的一部分。
片刻之后,愷撒神情凝重地關閉了手機上的頁面,“楚天驕,1987年畢業于卡塞爾學院,S級混血種,是學院百年以來可以排進前十位的超級執行官。”
芬格爾點點頭,“這樣的人本該在全世界各地忙著解決古龍制造的災難,可為什么要隱姓埋名在中國的一個二三線城市一住就是十幾年?哦,你們應該已經知道了,他就是那位傳說中的楚子航的父親。”
愷撒和阿巴斯都陷入了沉默。龍族5在線閱讀,http://www.ydgcit.live/longzu5daowangzhedeguilai/
“他跟我一樣,是路明非的保姆,是帶著校長的命令去的,從此從執行部的名單中消失了。不過那家伙沒我那么堅忍卓絕,派他去中國執行任務,卻在那里搞出了戀情來,還生下了孩子!”芬格爾不屑地說。
“路明非覺得自己與眾不同么?”阿巴斯問。
“作為歷史上最衰的救世主,他應該是覺得自己挺與眾不同的。”芬格爾聳聳肩,“蜘蛛俠身邊還有個瑪麗·簡呢,可他殺了那么些龍,拯救了那么多次世界,還是個傻逼兮兮的處男。”
“我問的不是這個,我的意思是,他知道自己是怪物么?”
“我說過了,他的人生理想,如果他真有理想這東西的話,就是能有個他喜歡的妞兒喜歡他,然后兩個人一起混吃等死而已。”芬格爾頓了頓,“就算他真的是個龍王,如果不被激怒,也只是個想要混吃等死的龍王。”
“最后一個問題,他們現在在哪里?”愷撒緩緩地問。
“你們找不到他們的。”芬格爾詭秘地笑。
“他們來不及離開中國,而中國所有的進出口岸都被我們監控著,EVA的天眼可以監控世界上的任何角落。”
“你們怎么就那么相信那臺機器呢?你們真的確定她是你們那邊的?”
愷撒的眼角微微跳動,是的!一直以來他們都確信EVA是可靠的伙伴,她是整個學院的眼睛,有她在學院就能看到世界的每一個角落。但他們中沒有任何人知道EVA的原理,既然昂熱都可以是路明非暗中的庇護者,為什么EVA不會是?
“諾瑪最底層的命令庫里有一條命令,那條命令保護著路明非。”
“底層命令庫?”
“聽說過阿西莫夫的機器人三定律么?”
“最高級別的命令,機器人行為的基本邏輯。”阿巴斯說。
“機器人是為了人類而生,所以它的行為以人類的利益為第一優先,而EVA,某種意義上是為了路明非而生的。”芬格爾緩緩地說。
時差十四個小時,中國正是凌晨四點鐘。
雨還在繼續下,這場神秘的暴風雨覆蓋這座小城差不多一星期了,氣象局也說不出一個所以然。
“輝子火鍋”的霓虹燈招牌還亮著,店里只有一個看起來在打盹兒的店員和僅有的一位客人,客人自己吃一個辣鍋,點的菜布滿了整個桌面。
音響里放著那首經典的《卡薩布蘭卡》:
“我猜,在卡薩布蘭卡有很多傷心人,
你知道我從未到過那里,
所以我不是很清楚。”
店員其實是裝睡,偷偷地觀察著那個女孩,她很漂亮,但跟這座小城市不太協調,讓人不由得好奇她是誰,為什么來到這里。
這種小地方的夜生活并不繁華,24小時營業的火鍋店附近也就這么一家,深更半夜不睡來吃火鍋的,往往是有心事的人。
有一男一女來吃的,吃完男孩付了錢走了,女孩哇的一聲哭了出來,這是來分手的;也有同事們湊錢來吃的,幾杯酒下肚就豪言壯語慷慨激昂,說要買房買車要讓喜歡的女孩過上幸福的生活;還有落魄的畫家,吃著吃著就跟店員感慨,說搞藝術太艱難,不知何時才有富婆來包養他。
但跟這個女孩相似的還真沒有過,她點了很多很多的菜,吃得卻很慢,顯然并不餓。她要求店員不斷地重復播放那首《卡薩布蘭卡》,那是首略憂郁的老情歌,并不適合她的年紀。
她給人的感覺是去過很多很多的地方,偶爾路過這座城市,短暫地歇腳之后就會離開,她像是有很多心事,可又像是什么都沒在想。
就在店員猶豫著要不要上去搭個訕的時候——大家都是熬夜的人,沒準有什么共同話題——他的手機響了起來,是個陌生的電話號碼,看起來是來自國外。
店員疑惑地接通,聽了一會兒,又疑惑地來到桌邊,把手機遞給那個女孩。
女孩抬眼看了店員一眼,目光凌厲,又死死地盯著那臺手機,盯了很久,好像那是顆定時炸彈。
最后女孩還是接過了手機,湊到耳邊。
“陳墨瞳,是你在聽電話么?”電話里是另一個女孩的聲音。
“哪位?”諾諾盡量讓自己的聲音聽起來冷靜。
“你可以叫我諾瑪,也可以叫我EVA。我們算是老熟人了,如果我可以被看作人類的話。”
諾諾站起身來,悄悄地握住了藏在袖子里的擲刀。
“你能打這部電話,應該已經準確地定位了我們。怎么?突擊隊還沒就位么?要你電話來拖延時間?”諾諾沿著墻壁謹慎地移動著。
她把手機拿得離耳朵遠了一些,以便傾聽各個方位的聲音。
她很熟悉學院的行為方式,這個時候突擊隊應該已經布下了天羅地網,只要系統下達命令,他們就會用最冷酷直接的方式發動進攻,從天上掉下來,突破墻壁沖進來,甚至從地板下方冒出來。
“不用那么緊張,我是來幫你們的。”EVA淡淡地說。
“你會幫我們?”諾諾笑笑,“既然是老熟人,就別說虛偽的話,你是學院的天眼,也是學院最強大的武器,我們現在是學院的通緝犯,如果得到授權,你甚至可以發射一枚地對地導彈來摧毀我們。”
“你真的這么想也無所謂,但牢牢記住我下面的話。”EVA的聲音很平靜,毫無起伏,“如果我受命追蹤一個逃亡者,我會監控全球的通訊網絡、海關和攝像頭,換而言之只要人類文明足夠發達的地方,都在我的監控范圍內。”
“什么意思?”
“所以你們不能走大的交通口岸,想要逃亡,必須駕車,你需要一部查不出來歷的車,以免被我拍到車牌照,你們要盡可能避開城市,最好是走山路、荒漠甚至穿越無人區。想要離開中國,最好的辦法是開車走邊防哨卡。不要選擇前往富裕發達的國家,那里是最容易做信息監控的地方,印度、不丹、蒙古、尼泊爾是更好的目的地。不用我說你也應該想到,信用卡和電子郵箱、手機都是絕對禁用的,備好足夠的現金。你們的所有熟人我都了解,包括你童年的朋友,比如邵一峰,不要向這些人尋求幫助,他們本身未必靠得住,即使他們靠得住,我也能通過監控他們鎖定你們。”
諾諾沉默了很久,“為什么要幫我們?”
當EVA說出邵一峰的名字時,諾諾打消了對這個人工智能的疑慮。
EVA甚至知道她在幼兒園收的這個跟班,那么EVA也會有她每一次出入邵一峰的公司和公寓的記錄,然而學院的突擊隊始終沒有出現在邵一峰的面前,那么確實EVA在幕后悄悄地保護著他們。
“保護路明非的命令寫在我的數據庫最底層,直到現在這條命令還有效,但這條命令并非無法被修改,修改的人正在來的路上。”
“所以你很快就會變成我們的敵人了。”
“很快。”
“逃亡么?能逃多久?”
“能逃多久逃多久,生命總是個有限度的時間,重要的是現在不是未來。”
“什么時候輪到智能系統給人類講人生了?”

湖北快三最新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