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混成大神反被調戲上一章:第11章
  • 混成大神反被調戲下一章:第13章

然后,關機。

第三十六章 禽獸,史上第一帥

禽獸夜自修翹課回了寢室,剛進游戲就卡得他目瞪口呆,一會黑屏一會游戲界面的,他看著都想哭爹喊娘了。半晌,好不容易進了服務器,那【盛世頻道】刷得他那個欲哭無淚啊。好歹讓他看個清楚再跳啊,整個服務器爆滿,讓他在這里都有些想捶桌罵人。

等終于正常了,他還沒來得及咧嘴笑,【盛世公告】的內容震得他掉了下巴,直接從椅子上摔了下來。

就在身后的醉酒仙被這一聲“悶響”嚇了一跳,一回頭,只見禽獸一副被雷劈了的衰樣。一邊拉著禽獸起來,一邊往屏幕上看。不看不要緊,一眼看去,醉酒仙也是遭雷劈的樣子。手下頓時一松,剛被拎起來的小禽獸“啪”的一聲又摔在地上了,疼得那個呲牙咧嘴,面目扭曲,像活生生被爆了菊禽獸一爬起來就給樊小小發私聊信息,連喊了十幾聲嫂子之后,原本沒反應的人終于有了點反應。只見亮著的字體一暗,下線了禽獸頓時淚流滿面,臉上掛著寬面條一把鼻涕一把淚地往醉酒仙身上蹭,“老仙啊,老大完蛋了,我們的好日子也盡了。”

醉酒仙聽到后面的那句話,原本緊繃的臉一松,也淚流滿面了。

禽獸作為此次重大事件的第一目擊者,苦逼兮兮的地擔任了情報匯報工作。他一臉悲壯地掏出手機,正準備打電話給老大的時候,像想起了什么,虎軀一震,菊花一緊,有些迷茫地看向身后的醉酒仙,“老大今天有交代過我們他去談合同了吧?”

醉酒仙想了想,掐著時間算了下,“嗯,估計剛吃完飯開始談了。”

禽獸幽幽地轉過身,放下電話,安心地等待老大上線。

整個“天朝盛世”已經狂風掠境,各種說法都開始冒了出來。但由于被“神系公子”這個公會引導著,走向對小小不利的方向。

禽獸看著黑著的大神和小小,很憐惜地嘆了口氣。絕對不是我同情心和義氣發作了,而是看你是我嫂子,以后會生老大的孩子丟給我玩的份上,俺禽獸才勉為其難地做一次壞人。

【盛世公告】第一禽獸:“都他媽的給老子閉嘴,慎垂熙慕你丫的給老子來野外!”

【盛世公告】第一禽獸:“報慎垂熙慕的具體坐標,獎金找我們家的大神領!”

禽獸摸了吧腦門上的冷汗,差點啊,就讓自己給買單了。

【盛世公告】第一禽獸:“這件事我不想再聽見有人說起,至于真實情況,腦殘人才信慎垂熙慕。”

【盛世公告】第一禽獸:“我以我的名義,很負責地告訴大家,除了第一小小,老大沒有過別的女人。除了第一小小,沒有誰能再讓我們第一組織叫嫂子!至于慎垂熙慕的說辭,很抱歉,我從來不知道這個人跟第一組織有什么關系。”

【盛世公告】第一禽獸購買了天下封/殺/令,(此處系統會河蟹)全面封殺神系公子公會成員。

“轟——”整個服務器終于在禽獸不停刷屏的引導下,輪白神系公子公會的成員中癱瘓了好在事先有截屏保存啊,禽獸感嘆,心滿意足地關閉了游戲窗口。

晚上10:16.

大神上線了。

禽獸呆滯無神的雙眼一亮,直接點開對話框,想也不想,連著扔了好幾個窗口抖動過去。

大神回來是要處理公務的,掛Q也只是為了方便自家的夫人能找到自己罷了。這會正編著程序,被幾個窗口抖動抖得電腦一個勁地在那里抽了起來。于是,大神眼一凜,禽獸,你最好是有很、重、要的事情找我!!!

學校寢室里的禽獸背脊一涼,硬生生憋出兩個噴嚏來。

“老大,出事了。”禽獸很善良得給大神鋪了一層棉被,以防大神被接下來的信息震得個人仰馬翻。

“嗯。”大神往電腦屏幕上掃了一眼,漫不經心地回復。

然后,禽獸傻眼了。就這樣?就一個“嗯”字?要不要那么打擊他美美的炫耀心里啊?禽獸很怨念,后果很嚴重!

大神等了半天見禽獸不說話了,眼睛一轉,很腹黑地笑了,“合同談成了,我們努力了很久終于有成果了。過幾天大功告成了,我請客。”

禽獸雙眼一亮,隨即卻哼哼了一聲。小樣,你忍不住了吧?

他笑瞇瞇地抿了幾口咖啡,很悠哉地等著大神繼續開口。

半晌,大神都沒有動靜。

一分鐘過去了

兩分鐘過去了

三分鐘過去了

禽獸皺著眉毛一臉便秘狀的去上廁所了。回來的時候,屏幕上還是一片干脆的空白。

某禽獸一咬牙,捶胸大吼,老子繼續等!

十分鐘過去了

禽獸開始抓耳撓腮。

二十分鐘過去了

禽獸喝咖啡時咖啡倒灌進鼻子里了。

三十分鐘過去了

禽獸掛著寬面條舉白旗投降了。

“剛剛吃壞東西,拉肚子去了。老大,你還在吧?”

大神眼一咪,心情難得地好,“正要下。”

你狠!禽獸咬牙咒罵,直接把圖發了過去,“您老慢慢看,我下了 = = !”

那鮮艷的字體毫無預兆地躍進了他的眼里,刺得他雙瞳一縮。待看清了那一句話之后,他的雙眼極緩慢地略略瞇起,手指輕緩地摩挲著鼠標鍵。

慎垂熙慕是吧?很好。

他最后看了眼屏幕上的截圖,抓起放在桌旁的手機,走到窗邊打電話。

屋內只有一盞暖橘色的壁燈亮著,電腦屏幕的白光變得微微刺眼,那鮮紅的字體,靜了一室淺漠的沉涼。

【盛世公告】慎垂熙慕:“樊小小,崔南熙是我的男朋友!你放手吧,還給我。”

同一時間。

小小正睡得迷迷糊糊,此刻的電話鈴聲就如魔音灌耳。她怕吵到付音和夏成瑾,連忙伸出手去接通。

電話里傳來安靜的風聲,小小意識稍微清醒了些,啞著聲音問,“你好,請問你是哪位?”

“是我。”電話那頭的人聲音清淺,有說不出的沉涼。

聲音很熟悉,半睡半醒間的樊小小終于開始清醒過來了,“誰?”

那頭傳來低低的嘆氣聲,“樊小小,才剛打過電話,那么快就把我忘了?”

這下樊小小郁悶了,“林子軒同志,你最近到底處于什么狀態?為什么每次接你電話我都覺得是陌生人搭訕騷擾啊?”

“你連我的聲音都聽不出來了?”林子軒又嘆了口氣,“給資源留個門吧,她喝醉了。”

“你和小鳶一起喝酒?她人呢?現在。”小小翻身坐起來,一只手就扯著衣服往身上套。

“她自己回去了,喝的不醉,我送到寢室門口的。”

“嗯,知道了。你回去的時候自己小心。”她沉默了會,低聲告別。

嗯很奇怪的一天。

她揉了揉酸澀的眼睛,吸了吸鼻子,披了件羽絨服就下床起來了。

窗外,夜深,人靜。

第三十七章 你我的平安夜

一大早小小就從被窩里爬了起來,空氣涼颼颼的,凍得她雞皮疙瘩都往外冒,只想縮回去再睡個夠本。睜著雙眼,迷瞪瞪地看著窗外的天空半天,才緩緩地爬了起來。

“小小,你今天怎么起得那么早啊?”估計是被小小起床的聲音吵醒了,夏成瑾翻了個身,縮在被窩里,探出個頭來看。

小小抬頭看去,笑了笑,“嗯,是啊,找小情人約會去。”

“切。”明顯是不信她說的話,“告訴你啊,我的大小老婆都等著我去臨幸呢。你得意什么?”

小小也只是笑,不說話。

感受到她心情并不好的樣子,夏成瑾微睜開了眼看去,“你怎么了啊?那么反常?”

“沒怎么啊。今天是平安夜,你怎么過啊?”小小舒了口氣,終于是給她爬起來了,不然一大早就耗在起床和賴床之間了。

“你等會去吃早飯不?給我們帶點上來?”對平安夜沒想法的某人開始轉移話題了。

小小頓了一下,搖了搖頭,“不行,我跟子軒出去吃,等會就直接去辦事了。你們自己想辦法吧,對了,記得等會給紫鳶弄點粥喝,她昨晚喝醉了。”

“哎~”早餐泡湯了的夏成瑾一聲哀嚎,卷著被子就縮了回去。

小小微低著頭嘆了口氣,甩甩頭,走進了衛生間。

寢室樓底下還沒有多少人走動,所以小小一下樓就看見了站在花壇旁邊的林子軒。

“我還想著等會要打幾個電話才能把你叫醒呢?怎么了?轉性了?”林子軒手機拿著手機,看樣子正想給她打電話。

小小微微點頭,也不像平常一樣,會不服氣地頂上幾句。當真是跟轉性了一樣,安靜了下來。

“走吧,先吃早飯”

“嗯?剛睡醒還沒回神?”林子軒微皺了皺眉,側身看她。

“嗯,是啊。”她拖長聲音,眼角挑去一眼,“哪像你林大才子啊,那么精力充沛。”

早晨的空氣微涼,哈出去的氣里迷上層層白霧。

小小心里雖然還是有些郁卒,但還是好心情地對著他笑了笑。“林子軒啊,你請客吧。我錢花光了。”

她笑瞇瞇的,眼角彎彎。

林子軒看著不由也勾起了唇角笑,“走吧。”

說罷,他伸手牽住她的手,自然熟稔地像是理所當然。

掌心微暖,轟著她的手,這個早晨也開始溫暖了起來。

吃過早飯,林子軒帶著她回去了男生的寢室樓下。

小小詫異,點著手指問他,“干嘛?該不會是研究男生寢室的構造吧?”

林子軒被她的話逗笑,伸手拍了下她的腦袋,“我拿車啊,生物系一直在南邊,繞了整個Z大,你指望我們這樣子走過去?”

這下子樊小小真的吃驚了,“不是說跟個Case么?怎么是生物系的?”

林子軒還沒走遠,聞言頭也不回地回道,“是啊,不用擔心,要是這項研究不簡單的話我也不會找你了。就你那樣笨手笨腳的,我不是抹黑我高貴優雅干練的精英形象么?”

噗——

樊小小內傷。

林子軒你丫的,什么時候瞞著本姑娘學了這么一手???

坐在林子軒的自行車后面繞過了整個Z大,才到了生物系研究的根據地。

小小沒接觸過這些,頗有些忐忑。捏著林子軒的衣角,輕聲問,“子軒吶,我現在后悔來得及么?”

林子軒順手就把她拉至身前,“走吧,膽小鬼。”那聲音清爽,說不出的好聽。

門半開著,估計是知道差不多時候了他們要來就特意留著。林子軒進去之后,隨手把門關上了。

屋內窗明幾凈,所有的燈都開著,照得整個房間亮堂堂的。

小小低嘆了一聲,Z大的研究室真他媽的燒包啊。會不會她還沒幫忙幾天就需要把自己都倒貼在這里了啊?

林子軒看她長大了嘴的樣子,不由失笑,推著她往前走。

正在做實驗的人聽見動靜都抬起了頭,看見他們進來,都露出友善的笑容來。

“學弟來了啊,早飯吃了吧?”坐在離他們最近位置上的一位女生轉過身來,對著林子軒打招呼。

小小站在一邊,不由感嘆,這綠葉也太強大了,把她這紅花都蓋下去了。找個時間還是得修剪修剪。

“這就是你說的那位小姑娘啊?”女生把目光轉向了她,說不上是什么眼神,但米敵意就對了。

小小連忙笑了笑,不作聲。

“嗯,她叫樊小小,這項研究的收尾工作她會參與。”林子軒微微頷首,禮貌的同時也有淡淡的疏離。

這跟某個人很像啊,總是這樣子,好像對誰都很禮貌很給面子,但是語氣什么的都很疏離。

“發什么呆?”林子軒皺眉拉了她一把,“教授喊你呢。”

“啊?”小小回過神來就看見中間被人簇擁著的教授正站直身體打量著她,忙微微一笑,“你好,李教授。”

“嗯。”教授點點頭,臉上的神情有些嚴肅。“開始工作吧,時間有點趕。”

“哦。”小小摸了摸鼻子,灰溜溜地跟著林子軒走了過去。

晚上六點。

小小和林子軒走出研究室時,已經累的說不出話來了。

冬天夜晚的天空灰蒙蒙的,早就黑沉沉得沒有了一絲亮光。這里是冷門的地方,一天也沒有多少人會經過。小小跟林子軒走過去拿車,四周靜悄悄的,安靜地有些嚇人。

“先帶你去吃飯吧,去學校外面吧?”林子軒推著車走了過來,路燈的光有些暗,照在他臉上,輪廓深淺不一。

小小突然就沉默了下去,低著頭,一步一步踩著他路燈下的影子走。

“怎么了?看你這一整天都不對勁。”林子軒皺了皺眉,抬手去拉她的手。

小小躲了一下,抬起頭時臉上又是笑瞇瞇的,“餓死我了,走吧,騎上你的小飛車。”

林子軒的眼神一暗,還是伸手抓住了樊小小,“小小,今晚是平安夜。”

小小臉上的笑容一僵,疑惑地看著他,“我知道啊。”

他的眸光微微一閃,有些不自然的避了避,隨即微俯下身來看著她,“樊小小。”他的聲音有淡淡的沉,淡淡的暖,卻那樣子認真。眼底的光深深淺淺,有著不安定的明滅。

小小突然地就覺得心慌,眼神微微閃躲了一下,“干干嘛?”

林子軒蹙了蹙眉,眼底的光突然滅了下去。握著她的手一松,側過頭看向前面,“走吧,上來。”

“哦。”

夜風徐徐,空氣越發的冷,小小坐在后座,手插進口袋里,微微蜷縮起來。

“林子軒,平安夜快樂。”

身前的人背脊一僵,隨即又釋然的樣子,“平安夜快樂,樊小小。”

這是一次很生疏的平安夜。

也是一次很奇怪的平安夜。

更是一次很難受的平安夜。

第三十八章 嫂子,手怎么了?

徐紫鳶自那天晚上開始,連著三天都自己去外面的小公寓住。等她回來學校的第一個晚上才發現小小已經人間蒸發了好幾天,她翻出手機號碼開始打電話。無一例外的全是關機,夏成瑾和付音這下也慌了,整天整天地撥她的電話。

倒是徐紫鳶去陽臺打了個電話回來之后,一副風輕云淡的樣子。“小小晚上都回來的吧?”

夏成瑾歪著腦袋想了一下,有些不確定,“不知道,我們這幾天準備考試,復習完了就睡覺了。”

“應該回來,反正是在我們睡下之后回來。也不知道在忙些什么。”付音插嘴道。

湖北快三最新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