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混成大神反被調戲上一章:第5章
  • 混成大神反被調戲下一章:第7章

接下來的一整天,她都處在精神恍惚,神游天外的狀態。直到下課鈴響,她像被打了雞血一樣,教授還沒說下課她就“嗖”的一聲站起來往外沖。

付音看著她留下的歪七扭八的腳印,滿意地笑了。這個孩子啊,嘴上硬撐著說不樂意,行動倒是挺積極的。說沒JQ,現在她也不會信了。但如果付音要是知道樊小小是打著“我做錯事了,請求你和我絕交”這樣極端的思想準備速戰速決的話,估計真能被氣得跳腳。這么大一塊芳香四溢的大肥肉都放到了她面前,她要是連張嘴咬住都不會的話還是趁早回娘胎里吧。

樊小小一走出教室就被風直接吹了回去,她把手插進口袋里,縮成了一團才慢吞吞地往外面走。她到的時候,計算機系還在上課。她可憐巴巴地縮在角落里跺腳,眼睛倒是不停地亂瞄。好在并沒等多久,她縮在角落里也不至于被凍成冰棍。

鈴剛響起,她就被嚇了一跳,有了臨陣脫逃的革命意識。但沒等她付出實際行動,教室門就被推開了。走在前面的就是她要等的崔南熙。

他一身休閑裝,襯得身形俊朗,像是本身會發光一樣,小小一眼就看見了他。只覺得喉嚨一陣緊致,竟忘了開口叫住他。直到他快消失在了視線里,小小才回過神,幾級開口叫他的名字,自己也小跑了過去。

崔南熙停下來了,計算機系門口的男生也全部停下來了。小小被那么多道視線盯得發窘,低著頭跑過去時,差點撞到他。

崔南熙一轉身就看見小小低著頭往他跑來,雖然跑得很小步,但還是有些跌跌撞撞。他有些看不下去,在她跑到跟前的時候伸手扶了一把。

“呃,學長,我們邊走邊說……好不好?”樊小小不自然地扯了扯衣領,整張臉都被凍得紅撲撲的,襯得那雙眼跟蒙了水汽一樣,濕漉漉的。

崔南熙抬頭看了眼身后如狼似虎的八卦男,伸手虛攬過她,不著痕跡地就擋去了那些讓她覺得發窘的視線。他指下的纖維微涼,顯然是等了一會。想到這,他不由微勾起唇,“在等我?多久了?”

小小斜眼看了看左肩上那只修長白皙的手,微紅了紅臉,發現自己并沒有很排斥這樣親密的舉動。微低下頭,她回答的聲音并不大,“嗯,沒等太久。”

“要去哪?”見走的遠了,他見好就收,松開搭在她肩膀上的手時狀似不經意地碰了碰她冰涼的耳朵。

小小被那抹溫熱觸得一個激靈,抬頭去看。只見他微垂著頭,專心地看著前方,并不知道自己剛才縮回手時有不小心碰到她。小小咬了咬唇,被這樣曖昧的氣氛折磨地不行,剛來的那股氣勢也被磨得沒棱沒角。

“學長,我們去奶茶店坐會吧。”她實在是被凍得要僵掉了。

“穿那么多還覺得冷?”

噗——

樊小小被大神無意中的一句話秒殺,很不好意思地撓撓頭,“嗯,我比較怕冷。”

在樊小小并不怎么清晰的記憶里,除了林子軒,她沒有再和哪個男生對坐著,安靜地喝著奶茶。這種感覺是很微妙的,小小只記得這種安靜是她骨子里眷戀著的味道。

崔南熙并不是一個有大把時間可以隨便浪費的人,但現在,他的面前坐著那樣的女孩子。濕漉漉,眨著霧氣的眼不知道定格在了哪里,整張臉還是紅撲撲的,看起來是那樣安靜,靜得讓人覺得彌久。樊小小并不是一個適合安靜的女孩子,但安靜起來迷人得像江南的煙雨,是能勾住人魂魄的存在。當初認識她時并不是因為她叫樊小小而是因為她那個染著寂寞的剪影。

在他崔南熙的世界里,從來不知道會有女生安靜起來都會獨特的美麗著。她只是捧著杯奶茶,坐在西餐廳那個并不顯眼的拐角處,微垂著眼瞼,睫毛乖順地遮出了一片淡淡的薄影。他那一眼看去,竟然移不開了眼。然后他才知道,她叫樊小小,本校英語系的系花之一。在那之前,他根本不知道有個叫樊小小的女生存在在這個世界上,在他看不見的角落里歡聲笑語。

坐了一會,身子暖了些,小小抬眼看了看對坐的崔南熙,輕聲說道:“我是來道歉的。”

“嗯。”崔南熙輕應了一聲,見她捧在手里的奶茶快喝完了,問道:“要不要再來一杯?”

“不要了不要了。”小小搖了搖頭,有些困窘。她是有多能吃啊這是。

崔南熙被她的表情逗笑,往后靠在松軟的沙發靠背上。“除了道歉還有事?”

小小是很想說沒有的,但見大神雙眼微咪,即使慵懶地坐在那,也讓她感受到了一股巨大的威脅力。她快速地在腦袋里過濾了一遍,實在是想不出有什么好說的,正想冒著生命危險說個“沒有”時,靈光一閃,她笑瞇瞇地說道:“學長,昨晚我不懂事,你見諒啊。音音已經教訓過我了,我也深刻地認識到了自己的錯誤,為了表示自己的誠意,奶茶費就我包了。”說完,她頓了頓,臉上的笑容越發和藹可親(?),活脫脫一副人類工程師的范本。

崔南熙皺了皺眉,只聽她又補充了句,“學長吶,你玩不玩‘天朝盛世’的?”

崔南熙仔細地考量了一下她的表情,微挑了挑眉,“沒有。”他不是去玩游戲 ,只是去體驗一下游戲的程序是不是足夠市場標本了。

樊小小滿意地點點頭,“這個游戲很不錯吶,學長你是計算機系的都不玩這個游戲么?”

崔南熙再度瞇了瞇眼,唇角微抿,輕吐出一句話,“既然你強烈推薦,那我今晚去玩玩?”

小小的臉僵了一下,隨即又是笑容滿面,敷衍地應和了幾聲,“嗯嗯,記得要在華南電信六區,然后進同城的那個服務器啊。”

崔南熙“嗯”了一聲,并不打算接下去談論這個話題。小小偷瞄了幾眼,還是按耐不住地說道:“今晚有我的婚禮啊,學長你記得來參加啊,我給你包個大紅包。”話落,不知道是不是小小的錯覺,總覺得崔南熙的臉……黑了。

第二十章 混成大神反被調戲(20)

天朝盛世

小小很矜持地在七點整的時候準時上線,然后被服務器很矜持地卡在首頁足足五分鐘。今天是怎么了,到底是來了多少玩家才能把服務器整到爆滿的狀態,把她這個第一主角給卡在服務器外面進不去?

她當然不知道昨晚公布婚期之后,本服的玩家在各大服務器里奔走相告,本服的玩家就不用說了,除非是眼睛瞎了才會看不見那一條條刷過的公告。

等了五分鐘,屏幕上才顯示“正在進入服務器……”,小小一個激靈,“嗖”的一聲就躥衛生間去了。

徐紫鳶正靠在床邊看書。見樊小小一副火燒屁股的樣子不由挑了挑眉,抬頭往她的筆記本上看。于是,她第一個看見了滿屏的JQ……“樊小小,你丫的。敢背著朕紅杏出墻?老實交代。”徐紫鳶把書一擱,去衛生間逮人了。

今晚的樊小小很有骨氣,躲開徐紫鳶的九陰白骨爪就溜回了電腦前,坐得四平八穩。徐紫鳶見今晚沒戲了,戳了戳一旁的付音。“走,我們去走私一下崔大帥。”

“走私什么啊,拿那么點事給人家看笑話?”樊小小斜眼過來鄙視了下那兩只故作神秘又高調行事的崽子,又補充了句,“怎么誰都覺得我和他有什么啊,人家對我完全不屑一顧好不好?”

徐紫鳶和付音對視了一眼,還是付音先開口了,“那你下午跑那么急去見他干嘛?”

樊小小拽拽地哼了一聲,“不是你押我去道歉的么?我去了啊,順帶著推薦人家學長玩‘天朝盛世’了。當然,很誠意地邀請了人家來參加我的大婚。”

徐紫鳶簡直想撲過去掐死她得了,她才不信樊小小這個小精明會看不出人家崔南熙對她的企圖心。這廝擺明了把人家挖的坑填了回去還堆成了一座小墳,只差沒在墳上插墓志銘了。網游能和現實里優質的好男人相比嗎?沒腦子的筒子啊……她撫額長嘆了一聲,陰著張臉和付音出門去了。

樊小小被驚天動地的關門聲嚇了一跳,萬分怨念地扔去了一個小白眼。

第一組織里的人都早早的在線了,小小這個“準新郎”反而是來得最晚的一個。她先給游戲里那幾個玩得不錯的筒子都發了邀請的私聊,這才把能屏蔽的全部屏蔽,去第一莊園找大神。

當小小看見大神正悠閑地澆花除草撒飼料時,她不淡定了,難不成就她一個人渾身不正常地興奮著么!小小跑過去,拿腳踢了踢大神,“娘子,你怎么不回閨房好好等著?出來拋頭露面的,是要干嘛?”踢完了,才發現自己膽子不小,現在居然敢挑釁他了。

第一公子:“我反對家暴。”

小小:“”她是爆他菊花了么?

第一公子:“我在做日常任務,做完了就重新滿級了。到時候風風光光地娶你做‘第一夫人’。”

小小:“”他是當昨天系統公告下假的么?

第一公子很溫柔地(?)注視著她半晌,“怎么了?哪里你不滿意就直接說,你不說我不知道。”

小小的一顆芳心徹底被柔化,扭扭捏捏地矯情了一會,她才說道:“什么你娶我啊,不是定好了我娶你么?”

第一公子:“游戲里沒有這個設定,結婚的話只能我娶你。這有什么好別扭的,昨天我當著全服的面風風光光地押給你了。這還不夠滿意么?”

小小:“”是啊,她到底在鬧什么脾氣。

第一公子:“小小,你愿意的話,為我穿上嫁衣吧。”

好像再也矯情不起來了,小小撓頭,吶吶地點了點頭。大神的這句話足夠瓊瑤,要是平常他是不會說的,現在這種特殊時期也是不說的。那為什么會來上這么一句?原因很簡單。

第一公子:“等我半個小時。”

小小靜默了下,很歡快地點頭了。

當離結婚還有半個小時,本服所有玩家都以為小小正待字閨中時,小小和第一組織的第一禽獸,第一“騷”客,第一“賤”受和第一醉酒仙出現在人來人往的洛陽城門口。就在所有玩家還在進行各種沒有現實依據的猜測時,只見小小先跑到了賣雜貨的NPC前,唇角帶笑,滿面春光。

咦!本服玩家頓時眼冒綠光,腦子里翻滾著的想法也越來越大膽邪惡。

一分鐘之后,就在【盛世】頻道的懸疑推理正如火如荼地連載中時。女主轉身跑回了已經被女玩家層層包圍的第一組織的主力部隊中,一行五人,玩家名字前那金光閃閃的“第一組織”簡直能閃花人的眼。出現率極低的風云人物齊齊亮相,那種影響力不比原子彈爆炸的威力小半分。

小小站在他們面前,一頭黑線地看著各種ID重重疊疊。

【隊伍】第一小小:“我事辦好了,你們還要跟著?”

【隊伍】第一禽獸:“話不能這樣說啊嫂子,婚期將近,我們是受了老大的命令保護你啊。”

【隊伍】第一小小:“P。”

【隊伍】第一禽獸:“嫂子。。。。。。”

如各位所見,這五個人只是表面和諧友愛,內部一團硝煙,并向著進一步激發武力沖突前進著【隊伍】第一小小:“被圍觀很爽么?你們沒有衣服被剝光的困窘感么?”

【隊伍】第一“賤”受:“沒看出來,嫂子竟然那么幽默。”

【隊伍】第一醉酒仙:“得了,啊受啊,別添亂。”

樊小小捏著手,有股想砸電腦的沖動。大神剛開始掛機,這幾只就不知道從哪個角落冒了出來,非把她拉進隊伍里,美名其曰“保護嫂子”。依她看,應該是“劫持人質”還差不多。

【隊伍】第一“騷”客:“我發現嫂子即將發飆的樣子還真是可愛啊。”

【隊伍】第一禽獸:“我等會告訴老大去,說你調戲我們家的大嫂。”

【隊伍】第一醉酒仙:“我也要報告老大,說是內變了。”

【隊伍】第一小小:“刷副本去?能閃人不?非要堵在城門口?你們也不擔心這塊地會被踩裂?”

第一禽獸搖了搖頭,說道:“不能去副本,萬一卡死在里面就趕不上結婚了。”

小小來回晃了兩步,歪著頭笑得風華瀲滟,“我們,回,莊,園!!!”

第一禽獸抬手翹起了食指搖了搖,嘴角咧得大大的,“嫂子,沒結婚之前不能去你夫君的家里的。”

小小臉上的表情都怨念地成貞子了,她弱弱地笑了笑,問了句,“我能不結婚了么???”

第一組織的四個人頓時一臉菜色,整個聊天頻道一片哀鴻遍野,好生慘烈啊。

第二十一章 大婚(1)

半個小時過得那叫一個有驚無險,當然,這是針對除了小小之外的那四個人。

等大神找到小小時,是在煙波翠綠的護城河邊。小小坐在欄桿上,旁邊圍了四只人獸。公子不由失笑,看著時間差不多了,直接走了過去。

第一“賤”受:“淚奔老大你終于來了。”

一句話激起千層浪啊,四只人獸頓時哭得那個慘烈。

第一禽獸:“老大,嫂子欺負我”禽獸萬分委屈地蹭到了公子的面前,那純潔的小眼神BlingBling地亮著光。哪知道,大神只是抬手揉了下他的腦袋示以安慰一下,抬腳就走到了小小的旁邊。身后還在裝可憐的小禽獸一顆活潑亂跳的芳心就這樣脆弱的四分五裂了。

只是隔了一座城門,城門內玩家爆滿,不止一些等級高的玩家還多了許多剛出爐的小號。但城門外卻是人煙稀少,鳥跡罕至。不用問原因也知道,除了第一組織的這四只人獸之外誰還敢那么不給人面子的把人堵回城門里。

小小看見大神回來,就從欄桿上跳了下來,視線掃到右下角的時間時,不由感嘆了聲,大神對時間實在是計算精準啊。

第一公子:“走,組隊去月老廟。”話音一落,公子就加入了隊伍,往不遠處的月老廟跑去。

小小頭一次結婚,對象還是那么大神級別的,不由有些忐忑。她開了【盛世】頻道,之前屏蔽的消息也全部打開。剛一開通,私聊的信息就跟雪花一樣飄了進來。她挑了幾個重要的回復了一下,別的全部沒有理會。

【私聊】鐵板帽小破鞋:“小小吶,先恭喜你了啊,能跟公子結婚。”

【私聊】第一小小:“呃謝謝吶。”

【私聊】鐵板帽小破鞋:“大喜的日子啊,我叫上我們幫會全部在線的玩家了,等會在你花轎邊給你護道。

【私聊】第一小小:“”

【私聊】第一小小:“你不應該還在學校的么?”

【私聊】鐵板帽小破鞋:“這么盛大這么轟動這么難得一見的婚禮蹺課了我也要參加的啊,不止我,我聽幫會里的玩家說別服的玩家都申請了小號來參加。小小啊,你嫁了個不得了的男人啊。”

小小干笑了一聲,看了眼走在她身旁的大神,忽然就覺得很滿足了。

【私聊】鐵板帽小破鞋:“還有件事啊,還是跟你先說聲好了。聽說這幾天一個叫‘神系公子’的工會成立了。本來規模挺小的,但就成立的這幾天在官網論壇上發帖招人,你可以去看一下。我幫會里一個姐妹也被拉進去了,后來聽說你是我朋友就退出來了。這個工會現在人數很多,主要是攻擊你的。也就是說,里面的人都是大神的粉絲。”

小小應了聲“哦”,點開官網去看帖子。帖子的人氣并不是很高,但也排在前二十。小小點開帖子大概地瀏覽了一下,倒也不慎在意,只是記住了組織創建者的ID號。

月老廟里玩家很多,很少的一部分是來結婚的,大部分則是等著大神和小小來公證結婚。

【盛世】鐵板帽小破鞋:“小小,我看見你了,我在這在這在這在這在這在這在這在這在這!!!!”

小小剛踏進月老廟句看見了鐵板帽小破鞋的刷屏,轉過身朝她揮了揮手。

【私聊】第一公子:“朋友?”

【私聊】第一小小:“嗯,關系不錯。”

大神沒有再回話,和她一起走到了月老廟前拜堂。結婚這個過程還是很快速的,拜了天地和月老之后又是夫妻對拜。小小也不清楚自己心里在想寫什么,只知道面對著大神看著他那雙略帶笑意的眼時心底會不自覺地就覺得暈眩。她怎么有種末世降臨的感覺呢【系統公告:第一公子和第一小小情投意合,情定三生,在月老廟中結為連理,互許終生。今生今世,不離不棄。】

系統公告剛刷出來,一直等待著的玩家頓時炸鍋。

樊小小坐上花轎之后頓時覺得,好了,圓滿了。難怪鐵板帽小破鞋三天兩頭的離婚結婚,原來做花嫁新娘子那么爽。她坐在花轎里,滿目的紅,那樣暖。她很沒出息地笑了起來。游街無疑是很無聊的,小小看見鐵板帽小破鞋帶著幾十個人騎馬跟在后面。看熱鬧的玩家都擁堵在街道兩旁或是某個高處的場景,一時熱鬧無二。

當花轎到第一莊園的時,小小才知道為什么大神掛機的那半個小時,禽獸他們死活攔著不讓她回來了。之前還素白大方的莊園被裝扮一新,觸目看去,能掛彩帶貼喜聯的地方都紅了個滿堂彩。那群有愛的大男人們啊,小小彎起唇角笑了起來,心底暖得一塌糊涂。

小小是被NPC媒婆牽下花轎的,沿街走來,禮炮齊放,映得整個洛陽城都五彩繽紛。門口還掛著一長串的喜炮,大神翻身下馬,長身玉立,意氣風發。等他走到蒙著蓋頭的小小身邊時,那一長串的喜炮也噼里啪啦地響了起來。

他攜著她踏上了紅地毯,這個場景太過龐大,所以有一半是系統自動控制的。樊小小捧著張臉,春光滿面地看著大神牽著自己往里面走。就在樊小小以為會這樣一路走下去的時候,系統BT了,又或者說她低估了系統的BT程度。只見走得好好的她,腳崴了一下,千嬌百媚地呻吟了聲“啊——”就撲進了大神的懷抱里。然后的然后小小簡直想拖鞋狂奔了。

只見大神對著她了然的一笑,右手毫不猶豫地就摟了過來。隨即微俯下身把她一把抱起,飛速地奔進了洞房。

不是第一組織里的玩家是進不來第一莊園的,所以這一幕只被圍觀的第一組織的成員收進了眼里,當下一片哄笑聲四起。

【盛世】頻道。

第一禽獸:“哈哈,老大等不及了”

第一“賤”受:“哪個不要命的家伙改了程序啊,笑死我了。”

第一醉酒仙:“噗——能閃不,我們快閃,加什么班啊,不然小命不保。”

幕落繁草:“發生什么事了?扒衣服了?”

紫靈晨曦:“看不見啊,各種折磨各位‘第一’的大神們,現場直播一下,滿足我們的好奇心吧。”

小小看著【盛世】里刷過的各種猜測和YY,不由疑惑了一下,看鐵板帽小破鞋還在線就發了私聊過去。

【私聊】第一小小:“結婚進洞房的那個環節有新娘崴腳的么?”

【私聊】鐵板帽小破鞋:“什么崴腳啊?小小你想多了啊,想跟公子親密點的話還有別的方式啊,系統統一安排好的,怎么可能讓你得逞?”

小小頓時就糾結了,她撓了撓頭發,難道她的RB壞到連系統都看她不爽,所以在她大婚的日子抽了兩抽???

挑了紅蓋頭,喝了交杯酒之后,小小正想說去趟衛生間,公子就發了聊天的信息過來。

第一公子:“等我會,我去處理一下事情。”

小小:“嗯,我也去下衛生間。”

第二十二章 大婚(2)

小小回來的時候,大神還沒回來,坐在電腦前,之前的粉紅色泡泡都潛了回去。

洞房花燭夜是有時間限制的,時間不到是不能離開的,所以小小此刻只能很無聊的呆在這個紅得能晃瞎她眼的房間里,不能去刷副本,不能去卡裝備,也不能去打BOSS幫戰。

冬天的晚上無疑是很冷的,小小坐了會,搭在鼠標上的手就哇涼哇涼的,她去沖了杯奶茶,剛喝了幾口,徐紫鳶就挽著付音回來了。小小見她們兩個紅光滿面,神采奕奕的樣子不由好奇了起來。她笑瞇瞇地走過去,順手把才喝了點的奶茶遞了過去,“小鳶吶,什么事那么高興啊?”

“哦,沒什么。只是去見了下本校的第一帥哥。怎么樣,嫉妒吧嫉妒吧?”徐紫鳶晚上心情甚好,連帶著臉上的笑容也多了起來。

小小嘴里一連串的說著“嫉妒嫉妒”,心里倒是唾棄了徐紫鳶一把。從她手里搶回奶茶捧在手里小口地啜,坐回了電腦前。難得徐紫鳶還是笑得花枝亂顫,走過來挑起樊小小的下巴仔細地看了看,說了句,“長得就那樣,當初怎么會被你狗屎運了一把,成了英語系的系花呢!”

小小沒好氣地翻了個白眼,一爪子拍開她的咸豬手,“閃開,我要玩游戲。”

徐紫鳶臉上的表情越來越淫、蕩(?),拍了拍她的肩膀,笑得十足溫柔,“有前途,你繼續玩。今天晚上好好洞房花燭一下,別睡了。”

小小一口奶茶喝進去,來不及噴出去就咽了回去,舌頭被燙得火辣辣地疼了起來。

這女人,今天吃錯什么藥了?

等她的注意力再轉回游戲里的時候,大神已經回來了。好友欄也提示有新的消息,小小點開一看,差點沒直接抽過去。

【私聊】第一禽獸:“嫂子啊,你一定要小心啊,老大要禽獸你!!!”

小小還來不及回復,大神發話了。

第一公子:“小小,不要搭理那幫娶不到老婆的禽獸,他們口無遮攔。”

小小華麗麗地囧了一下,她能理解為大神是在得瑟么???只有他娶了老婆隨即大神又發來了一個字,“接。”

湖北快三最新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