屋內,張青云看到相擁的兩人,默默的縮回了脖子,努力爭取做一個不偷窺、不好奇的好經紀人,盡管他覺得自己被塞了一嘴的狗糧,但還是放下心來。常先生對寧西的感情這么深,也許不會相信媒體那些亂七八糟的報道。

只要常先生不相信,對于寧西來說,或許就是最好的結果。

別人或許不知道,但是張青云看得出來,寧西每次看常時歸的眼神都很不一樣,那種飽含著情感、信任、親近的眼神,是她看其他人時所沒有的。

如果這次常先生不相信寧西,那么對于寧西來說,無疑是最大的打擊。

幸好寧西遇到的是個好男人,幸好常先生是個相信自己戀人的好男人。

張青云并不知道寧西與常時歸昨晚發生了什么,但是常時歸的這個做法,已經秀了一臉的恩愛。

理智告訴他,這是人家兩人的求婚現場,他不該好奇多看,但是他在客廳坐了不到一分鐘,就坐立不安的站起來,然后蹭到了門后,深處半個腦袋偷偷摸摸的繼續看秀恩愛現場。

這不怪他,只怪骨子里好奇心太重。

寧西想過,如果常時歸看到網上那些照片以及言論后,會不會跟她提出分手。她想到一切可能發生的事情,卻沒有想到,她等到的不是責備或者懷疑,還是滿地的花香。

“西西,對我來說,不管發生什么事,最不能接受的就是失去你,”常時歸單膝跪下,打開一個藍色的絲絨首飾盒,里面放著一枚非常漂亮的鉆石戒指,“我想護著你,想要陪著你,想要別人提到你的時候,就會想到你的先生姓常。我想做你的先生,做你的內人,做你身后那個默默支持你的男人,你可不可以給我這個機會?”

張青云聽到這段告白后,搖頭感慨,不愧是常先生,這小心機真是太容易打動女人了。很多男人在求婚的時候,都喜歡問女人說,你愿意做我的女人,愿意做我太太,愿意葬入我家祖墳之類的甜言蜜語,但是這些求婚語言,實際上都有一個隱喻,那就是在他眼里,這個女人應該完完全全屬于他的。

當然,這種求婚與占有欲并沒有什么錯,但是對于寧西而言,卻是常時歸的那席話更容易打動她。

我想成為你的男人,你可不可以給我這個機會?

他想成為她的,而不是他讓她成為她的,這二者看似相同,卻又有細微的不同,但是結局都一樣,那就是同樣虐狗。

世間最美好的感情是什么,不就是你是我的,而我也是你的,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生死相依,不離不棄嗎?

寧西看著單膝跪在自己面前的男人,還有這枚舉到自己面前的鉆石戒指,忽然想起,那個燈火璀璨的夜晚,他也是這樣的望著自己,等著自己從樓上走下去。

他一直都在包容她,一直都在等她。他喜歡她的時候,她不知道。他為她付出的時候,她毫不知情,他為她做了很多,而她能為他做的卻很少。

八年的時間,他在她胖乎乎的時候,遇到了她,喜歡上了她。最后兩人兜兜轉轉,她身負仇恨,而他卻萬般的包容。

明明是個億萬身家的大Boss,卻做著這么傻乎乎的事,真是傻透了。當初她答應做他女朋友時,覺得他傻,現在她仍舊覺得他傻。可是,她卻因為這份傻,舍不得放下這份感情。

“傻瓜。”寧西笑著把手伸到常時歸面前,手背在上,手心朝下。

常時歸見到她這個動作,狂喜地拿起戒指,想要套上她的中指。但是在戒指觸碰到她指尖的那一刻,寧西中指往后縮了回去。常時歸頓時慌了,緊張的看著寧西,顯得有些委屈與可憐。

看著他這個樣子,寧西有些不忍心,微微移開自己的視線后道:“早上的娛樂新聞,你看了嗎?”

哪知道這話剛說完,常時歸整個人強勢的抓住她的手,然后不由分說的把戒指套在了她的手指上。

“我喜歡眼中看見的你,被我牽住手的你,”常時歸握緊寧西的手,“跟你同床共枕的是我,跟你同桌而食的也是我,我不相信會有其他人比我更了解你。”

嗯,什么周震川、霍爾特、白露都是戰斗力只有兩只鵝的渣渣,他才是西西的真愛與知己!

“噗嗤。”寧西伸手抹了抹眼睛,然后投進了常時歸的懷里。

這就是她愛的這個男人,他的懷抱如此的溫暖。

“慎言,我覺得我們這個時候,好像不太適合出去鼓掌,”蹲在大門后的趙孟看了看身邊的陶慎言,打了個哈欠,“為了常哥這次的求婚,我一晚上沒睡,現在還沒秀了一臉的恩愛,這個世界對單身真是惡意滿滿。”

“你還缺女朋友?”陶慎言低頭玩手機,看也不看趙孟一眼,“常哥求婚這么重要的事情,我們能圍觀現場,你還有什么不滿的?”外面多少人想給常哥提鞋,都還找不到門呢。

趙孟見他還在玩手機,忍不住拉了拉他的手:“我說你回國后,怎么天天玩微博,這玩意兒有這么好玩?”想到網上現在還有一大批黑寧姐的人,他就想罵一句智障。

寧姐要真的像媒體說的那樣,他們這群哥們,能心甘情愿的叫她寧姐?

簡直就是一群智障!

“怎么沒意思,有意思得很。”陶慎言打字的速度很快,手指在屏幕上飛快的點擊著,然后一條微博發了出去。

謹言慎行:祝福[比心]【配圖】

第92章

這是一張十分唯美的照片,美得足以拿給影樓做宣傳照片用。

鮮艷的花朵,低著頭的俏麗佳人,單膝跪地卻仰頭看著佳人的男人,他們互相凝視,仿佛對方就是自己世界中的所有。

這么美麗的畫面,足以讓所有人心動,如果……里面的女主角不是寧西的話。

不少人上一秒還在上躥下跳的罵著寧西,然后幸災樂禍的等待常時歸與寧西分手的消息,哪知道下一秒他們就被打臉了。這條微博如果是其他人發的,他們還可以說是p的,但是發微博的博主卻是“謹言慎行”。

眾所周知,這位叫“謹言慎行”的博主是常時歸的親表弟,陶家未來的當家人,帝都有名的豪門大少,他現在發這條祝福微博,等同于告訴所有人,網上那些亂七八糟的緋聞根本沒用,常時歸不僅不在意,并且還向寧西求婚了。

轉折來得太快,就像是龍卷風,大家一時間竟然有些反應不過來。

最讓網友們吃驚的是,在隨后短短半個小時里,好幾個與常時歸、寧西互相關注的博主都轉發了陶慎言的微博,并且都是樂呵呵的說著祝福話,仿佛網上那些漫天飛舞的負面新聞不存在似的。

有閑得無聊的網友一扒這些博主的身份,頓時被驚得啞口無言,這些全都是帝都有名的千金少爺啊!

什么趙孟、白露、蔣成之類的,隨便哪個站出去,娛樂圈的人都要給幾分薄面。可是現在這些人全都站出來,并且還大大方方的祝福常時歸與寧西兩人之間的戀情,這說明什么?

說明寧西在他們那個圈子,很受待見,甚至有可能早就與他們打成了一片。

什么叫真正的人生人家,這就是呀。任你抹黑也好,罵也好,人家男朋友就是不聽,就是不聽。人家不僅對那些緋聞視而不見,還用求婚這個行為,向世人展示了他對寧西的信任與愛。

網友們被常時歸這個行為打得有些懵逼,短短半個小時內,常時歸向寧西求婚的消息,就登上了各大門戶網站的頭條。有細心的的網友發現,很多網站已經悄悄撤銷之前那些有關寧西的負面新聞頭條,有幾家大網站不僅撤消了頭條,連之前的報道都已經消失得無影無蹤,反而掛上了好幾則與寧西有關的正面報道。

比如夸《胭脂三生》的,說寧西拍的雜志封面有氣質又漂亮的,還有什么盤點寧西街拍照片出彩之處的,只差沒哭著喊著說,他們整個門戶網站都是寧西的鐵桿粉,愛她一萬年都不變,盡管一個小時前,他們還在不遺余力的黑著寧西。

實際上,好幾家網站老板得知常時歸向寧西求婚后,就開始后悔自己為了一點蠅頭小利來抹黑寧西了。他們之前敢這么做,無非是覺得寧西與常時歸不可能修成正果。按理說,像常時歸這種身份的人,在看到自己女友有可能給自己戴綠帽子后,應該是憤怒的,怎么反而還向她求婚了呢?

他們心里雖然還沒太想明白,但是動作卻很快,一邊讓公司的人撤下之前有負面導向性的報道,一邊讓人聯系九吉娛樂文化公司。

道歉,必須道歉。現在道歉還來得及,等常時歸與寧西反應過來再去道歉,恐怕已經沒人搭理他們了。

幾家大門戶網站的負責人反映很快,在常時歸求婚消息出來后,就開始聯系張青云,發現張青云的電話打不通后,就去聯系九吉的老板。這種時候,要臉是沒用的,只有不要臉,才能發展得更好。

國內幾家有名的論壇網站得到的消息也很及時,管理員風風火火的把一些謾罵寧西以及嘲諷常時歸戴綠帽子的帖子迅速刪除,刪除理由就是信息虛假,已經構成誹謗,根據法律條例予以刪除。不管網友們信不信,反正他們就是這么干了。

至于一些消息不靈通,還在樂此不抹黑寧西的小娛記小網站,沒有誰好心的去提醒他們,反正年年都有人作死,只不過今天特別多而已。

蔣遠鵬怎么也沒想到,事情會發展到這一步。幾家網站負責人紛紛給他打電話,說要與他終止合作,更有甚至還拐著歪提醒他不要與常時歸作對。他掛掉電話以后,氣得順手砸了手邊的鎮紙。

“喲,大哥,你這是怎么了?”蔣洪凱推開書房的門,見書房里一片狼藉,往后縮著腦袋道,“大哥,你可別沖動。”

“你怎么來了?”蔣遠鵬放下手里的茶杯,勉強壓下臉上的怒氣:“有什么事?”

“也沒什么大事,”蔣洪凱干笑著走進屋,繞開地上的紙張墨汁,搓著手道,“大哥,今天那些新聞是你讓人放出去的?”

蔣遠鵬看了他一眼,趁著臉沒有說話。

早已經習慣大哥這種態度的蔣洪凱也不在意,自顧自的開口道,“這事你干得可不太漂亮,你是沒見過常時歸對他那小女友的態度,簡直護得跟眼珠子似的。你讓人抹黑她,那不是逼著常時歸跟我們過不去嗎?”

“一個男人,被個女人迷得團團轉,”蔣遠鵬冷笑一聲,“就算我今天不這么做,只要這個女人在常時歸身邊,他早晚也有對付我們的一天。”

“這話是什么意思?”

看了眼蔣洪凱蠢傻的模樣,蔣遠鵬額頭上的青筋跳了跳:“你以為寧西為什么做常時歸女朋?她是為了報復你!報復我們蔣家!”

被大哥吼得有些發懵,蔣洪凱愣了幾秒鐘才道:“不對呀,他們兩個在一起,不是常時歸主動去追的嗎?”更何況他可是聽說了,大哥的好兒子在微博上公開祝福寧西與常時歸幸福。

“你就沒聽說過欲拒還迎,欲揚先抑嗎?!”蔣遠鵬這句話,幾乎是從齒縫里擠出來的,因為他實在是被蔣洪凱氣得不行。

“我看你是想多了,常時歸哪有這么笨……”蔣洪凱聲音越來越小,最后消失在蔣遠鵬滿帶殺意的目光中。他縮了縮脖子,半天后才鼓起勇氣道,“那你說,我們現在怎么辦?”

蔣遠鵬瞇了瞇眼,最后目光復雜的看了眼蔣洪凱,沒有說話。

胖大海是個有名的微博博主,他從小就特別看不起那些成績好的人,這些人除了會讀書,還能做什么。原本窮困潦倒的他,自從無意間在微博上紅了起來,就過上了好日子。這讓他非常的得意,雖然他從小逃課打架抽煙喝酒,長得也不怎么樣,可是現在的他卻比班上大多數人混得好。尤其是當他越來越火,就連不少娛樂公司,都經常拜托他幫著寫軟文洗白或者抹黑哪個藝人后,他就更得意了。

比如說這個叫寧西的藝人,他看她不順眼很久了。當初她還是一個不怎么出名的新人時,他難得好心的關注了她,哪知道她竟然看不起他這個網紅,沒有與他互相關注,從此后,他心里就有了些不痛快了,要知道其他新人對他的態度,可比她客氣多了。

隨著后來寧西越來越紅,不僅出演了很多大制作,拿到了飛羽獎最佳女配,甚至還有了一個讓無數女人想都不敢想的男朋友,他的心里就更加不舒服了,這個女人是開了掛嗎?怎么什么好事都被她趕上了?

不過盡管他不喜歡寧西,但是卻不敢抹黑她,因為他聽其他人說過,這個藝人有點邪門,凡是黑過她的人,都沒有什么好下場。比如說之前微博上幫著朱茉莉黑她的那幾個博主,現在早已經過氣,連廣告都接不到了。

他忍了很久,這次終于等來了機會,不僅各大門戶都開始黑她,微博上不少大v也都聞風而動,全都開始黑起寧西來。

在這個圈子待久了,他心里很清楚,這是有大人物要收拾寧西,不然事情不會鬧得這么大。

連夜寫了一篇暗喻十足的帶圖長微博后,胖大海就心滿意足的睡覺去了,他怎么也沒想到,他不過是睡了兩個小時,等他打開電腦,整個網絡的風向都變了。

常時歸向寧西求婚?

無數的豪門千金少爺站出來發表祝福?

那些照片全都是抹黑,還有人找出來原照片,證明了這些照片都是借位,或者是劇照而已。

他發的那條長微博下,有不少人在問他究竟收了多少錢,這么喪心病狂的抹黑寧西。

早就習慣了網友各種夸獎或者漫罵,胖大海根本就不在乎,可是當他發現私信箱里竟然收到一封律師函后,他就知道,他這次惹上麻煩了。

寧西的手指白皙細長,鉆戒戴在她的手指上,非常的漂亮。切割得十分精美的鉆石,散發出熠熠光輝。

張青云偷偷瞥了眼那足以閃瞎人眼的鉆戒,默默地覺得,自己應該賺更多的錢,他還是太窮了。

另一邊的趙孟與陶慎言安排著工作人員,把部分玫瑰搬到了屋里,剩下的送到福利機構后,就笑嘻嘻的蹭進客廳。陶慎言跑到寧西面前道:“多謝寧姐愿意接收不解風情的常哥。”

“是啊,是啊,”趙孟點頭道,“委屈你了。”

被兩人逗得發笑,寧西起身把一束藍色妖姬插進花瓶中:“你們都這么說了,我會努力不嫌棄他的。”

“那我們就放心了,”陶慎言一臉壞笑的掏出手機,“現在全世界的人都知道你要跟常哥結婚,你們什么時候把日子定下來,我們也好蹭蹭喜氣。”

寧西沒有想到陶慎言竟然會把這事發到微博,看常時歸滿臉笑意,就猜到這大概是他們商量好的,于是揚了揚手,露出漂亮的戒指,“連戒指都戴上了,婚禮……”她抿嘴笑了笑,望著常時歸不說話。

第93章

對于很多人來說,婚禮是一生只有一次的盛典,所以才會對婚禮如此的重視,甚至不惜耗費大量的人力物力去準備。

對于常時歸來說,今天會成為他這一輩子都難以忘懷的一日,他心愛的女人終于愿意與他結婚,共度一生,這是他人生中最美好的禮物。所以在此刻,他整個人都陷入了樂陶陶的氛圍中,對于朋友們拿他開玩笑,也都只是笑笑不說話。

陶慎言等人取笑一陣后,知道他們這些電燈泡該散場了,于是很識趣的離開,把空間留給這對未婚夫妻。

張青云是與陶慎言、趙孟一起走的。走出大門,外面的玫瑰沒有收拾完,有工作人員還在掃落在地上的花瓣。他看了眼走在前面的兩位大少爺,沒有說話。倒是陶慎言突然回過頭來,似笑非笑的向他開口道:“今天早上發生的事情,我們都已經知道了。”

張青云松了一口氣,看來常先生是真的不介意網上那些亂七八糟的緋聞。

“聽說九吉是業內有名的娛樂公司,還有常哥入股,不過這次你們的公關處理速度有些太慢了,”陶慎言說得很隨意,“下次遇到這種事,反應要快速一些。”

聽到這話,張青云哪還不明白對方是在警告他們這次的做法不對,他苦笑一下,點頭道:“陶少,公司以后會為寧西安排新的公關團隊,絕對不會再出現今天這樣的情況。”

陶慎言笑著點了點頭,沒有再多說別的。

張青云坐上自己的車,手機一開機,短信提示音就沒有停過,接二連三的響起,差點沒把手機給卡停掉。

回了一個電話給老板,告訴他常先生已經向寧西求婚,網上那些緋聞常先生完全都不相信后,他又再度關了手機,總算把那些煩人的短信與電話都擋了下來。

“他們都走了。”寧西站在窗戶前,見外面收拾花園的工作人員也都離開后,轉身走到常時歸身邊坐下,拿起桌上味道有些苦澀的咖啡喝了一口,“回國后,遇到你是我計劃中的意外。”

有些事、有些話,到了現在這個地步,已經沒什么不可說的了。

或許是因為自己的計劃一步步走得十分成功,已經漸漸接近尾聲,寧西覺得自己也慢慢放下那些過往,可以接受新的開始,新的生活了。

“與九吉簽約,回國做藝人,提高我在國內的知名度,這都是精心策劃好的步驟,”寧西說到這,兀自笑出聲來,“在我的那些高中同學看來,我回國就是為了報復他們,實際上他們只是我回國的一部分原因。如果單單是對付他們,我根本用不著費這么多的力氣。”

“真正害死我爸的,是酒駕超速行駛的蔣洪凱,當年我媽就已經這么懷疑了,可是最后我媽不明不白的死了,還被確診為抑郁癥。誰給我媽確診的?!最可笑的是,拿出這份確診書的不是別人,而是我二叔。”寧西狠狠攥著手中的咖啡杯,仿佛這樣能讓她情緒平靜一些似的,“為了不讓家里那些親戚懷疑,我裝作對這些事情一無所知。兩年后,我找到機會回國報案,可是什么證據也沒有,最后警方沒有立案。”

“那一段時間,我整夜整夜睡不著覺,只要閉上眼睛,就能夢到我爸媽慘死的樣子,”說到這,寧西覺得自己再提以前有些沒意思,于是放下咖啡杯,緩緩搖著頭道,“后來當你向我獻殷勤的時候,我其實已經動過心。只不過常家與蔣家是親戚關系,我不想讓你為難,更不想等到事情鬧出來以后,讓你以為我是為了報仇才接近你,鬧得各自難堪。”

“愛情脆弱而又美好,”寧西輕笑一聲,“我怎么舍得讓自己在你記憶里,成為一個心機深沉,為了報仇不擇手段的可惡女人。”

寧西每說一句,常時歸的心就更疼一分,聽到這里后,他再也無法安靜地聽下去:“不,西西,你很好。”

他的眼神很真摯,寧西知道他說的不是謊話。

“知道我為什么答應你的求婚嗎?”寧西笑了,伸手捏了捏常時歸的耳垂。

“我喜歡永遠都覺得我很好的你。”

情人眼里出西施,這句話事實上一點錯都沒有。一個人覺得你處處都好,不一定是愛你,但是覺得你處處都不好,那他肯定不喜歡你。

“夫人,”常家管家把平板電腦放到陶慧雪面前,平板屏幕上顯示的是常時歸向寧西求婚的照片,“少爺求婚成功了。”

陶慧雪戴上眼鏡,拿起平板看了幾眼,點頭道:“我之前還擔心這孩子不懂浪漫,不知道怎么求婚,現在看來,還是有些像他爸爸,知道男人追女人的時候,不能太要臉。”

管家低著頭笑,不好接這個話。

“轉眼我的孩子都要結婚了。”陶慧雪摸了摸自己的眼角,那里已經有好幾條皺紋。她嘆了口氣,時間真是過得快極了,有時候她在夢里還只是個年輕小姑娘,醒來方知在夢里。她動手隨便翻了翻,結果就翻到了早上出來的新聞鏈接,那里面放著好幾張寧西與其他男人看似接吻或者擁抱的照片。

陶慧雪皺了皺眉,隨即關了這條新聞,語氣顯得有些淡淡,“現在的媒體,做報道時越來越不負責了。”她年輕的時候,曾經迷過一段時間的攝影,這幾張照片她一眼就看出,是利用借位拍出來的。

“給我準備車,我要出去跟幾位好友喝茶。”自家未來的兒媳婦,容不得這些造謠生事的娛記們欺負。

當年上午,就有蹲守在常家別墅外的記者采訪到了陶慧雪,并且問起她對未來兒媳寧西的看法。要知道,大多數女星嫁入豪門后,都不太受婆婆待見,現在寧西鬧出這么大的負面緋聞,常時歸的母親怎么看,也不太可能滿意這樣的兒媳婦吧?

哪知道陶慧雪在面對鏡頭的時候,對寧西贊不絕口,完全推翻了豪門婆婆不好相處的原始印象。

“常夫人,聽說常先生已經向寧西求婚,請問這事您知情嗎”

“他們兩人在一起的事情,我很早就知道了,只不過我沒有想到,時歸竟然這么晚才向寧西求婚。”

記者:???

難道不該是表面說知情,內里抬出婆婆的架勢,讓未來兒媳知道誰才是家里說話最有權威的女人嗎?

“那您滿意這個未來兒媳嗎?等她進門后,您還會贊同她演戲嗎?”

“滿意、滿意,早在她跟我們家時歸還是朋友的時候,我就覺得這姑娘長得水靈,演的戲好看不說,在節目里談吐也格外出眾,當時還在想,時歸如果能找個這樣的女朋友就好了。現在夢想成真,我哪有不滿意的。至于她以后的事業問題,我支持她一切決定,咱們做女人的,也不一定非要在家里相夫教子嘛。多些自己的愛好與事業,人生也能有更多的樂趣與滋味。”

記者:……

現在他們可以肯定,寧西的人生肯定是開掛了,不然怎么能遇到這么好的男人,這么好的婆婆,好事都讓她給占全了,讓其他人怎么活?

別人怎么活不重要,重要的是這段視頻放出去后,陶慧雪得到了一個稱號,那就是“新世紀好婆婆”,這個稱號得到很多女性的一致公認,絲毫不含水分。

常時歸與寧西成為公開的未婚夫妻后,那些抹黑寧西的黑料,在短短一天之內,全都消失得無影無蹤。寧西的人氣不降反升,已經成為國內公認的一線演員,找她代言合作的生產廠商多得打破了頭。

《父愛如山》劇組知道這個消息后,原本還擔心寧西可能不會再參加劇組的拍攝,然而讓他們沒有想到的是,寧西不僅按時到劇組報到,拍攝的時候也絲毫不擺架子,能不用替身的時候絕對不用替身,能吃苦的時候絕對不挑,倒是讓這部戲的導演明白,為什么好幾個導演都對寧西贊不絕口。

這種有靈氣有演技人氣,還不挑三揀四給劇組找麻煩的演員,哪個導演不喜歡?

張益民作為劇組里的老戲骨,對演技格外的苛求,凡是與他拍對手戲的演員,壓力都格外的大,就算拍出來的效果確實很好,他們心里也有怨氣,只是不敢說出來而已。

倒是寧西對此一點都不在意,不僅不怕張益民折騰,很多時候就算不與他拍對手戲,也會主動詢問張益民一些拍攝時的問題。

到了張益民這個年齡,也不怕別人演技好對他有威脅,所以只要寧西問,他都會認真的教她。一來二去,兩人之間反而生出了師徒之誼。有時候寧西如果不在劇組,導演就會開玩笑似的對張益民說,你家徒弟今天沒來劇組,可能是跟她未婚夫約會去了。

張益民也不生氣,反而樂呵呵的笑而不語,顯然對寧西這個年輕演員非常的滿意,甚至是默認兩人之間的師徒關系了。

劇組其他演員看出這個苗頭,心里都有些不是滋味。張益民為人嚴格,很多人都受不了他拍戲時的那股勁兒,可是寧西偏偏卻受得了,不僅如此,人家還主動向朱益民學習。

難怪寧西的演技一部戲好過一部戲,只要跟她合作過的導演,都是對她贊不絕口。她有厲害的未婚夫,給力的經紀公司與經紀人,與國際巨星是好朋友,不缺資源不缺口碑,可是人家偏偏不忘磨煉演技,比他們都能吃苦。

他們拿什么跟她比?

湖北快三最新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