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看著躺在泥水中的寧西,常時歸想起時隔多年后,再次看到寧西時,她在雨水中奔跑的模樣。

他曾經無數次設想過,再遇寧西時會是何等的情形。或許她已經嫁為人婦,也有可能她還沒有找到合心意的那個人,到了那時候,他會一臉云淡風輕的對她說,你好,我是常時歸,你還記得我當年給你寫的情書嗎?

然后當他真正看見她的那一刻,看到她為了一個鏡頭來回的奔跑,他什么都不想說,只想替她撐開一把雨傘,為她擋住所有的風雨。

盡管她已經變了很多,比起七年前少了嬌憨與天真,也沒有那時候圓潤可愛,但是他仍舊一眼就把她認了出來,仿佛心里有個聲音在告訴他,那就是寧西,就是那個曾經有過好感,這些年一直都沒釋然的小姑娘。

連他自己也不知道,這些年對寧西的掛念,究竟是因為年少時的那點懵懂之情,還是因為當年得知她年少卻父母雙亡,所以心里才一直放不下。

直到這一刻,他看到寧西躺在地上,滿臉泥水卻眼若寒星,心臟仿若被什么東西狠狠的抓了一下,連呼吸都已經忘記。

這一刻他做了上次見到寧西沒有做的事情。

為寧西撐一把傘。

《胭脂三生》劇組的工作人員有些懵,怎么拍攝剛結束,就有個男人竄到他們前面去了?孔玉恒轉頭去看滿臉呆滯的小楊,“小楊,這個人是寧西的朋友?”

“啊……啊!”小楊猛地點了幾下頭,這才反應過來,與兩個工作人員拿著干毛巾大衣之類的沖了過去。

“常先生。”小楊點頭哈腰的朝常時歸笑了笑,然后彎腰去扶寧西。

常時歸伸了伸手,想去扶寧西,可是看到她全身濕透,衣服已經貼到了身上,他只好收回了手。

“常先生,謝謝你。”寧西接過干毛巾擦干凈臉,接過工作人員遞來的礦泉水漱口,吐出嘴里的泥沙,“您是來……爬山的?”今天這個天氣,好像不太適合這個運動。

“不,不是爬山”他搖了搖頭,從衣服口袋的掏出一塊手帕,然后指了指自己的耳朵后面,“這里還有。”

“謝謝。”寧西看著他手里那塊潔白的純棉手帕,笑著揚了揚手里的毛巾,然后擦了擦耳朵后面。

見她沒有接自己的手帕,常時歸也沒有介意,他把手帕放回口袋,抬頭看了眼陰沉的天:“今天雨這么大,還要拍嗎?”

“拍啊,”寧西沒有穿小楊遞過來的大衣,“這個地方灑水機不好弄上來,如果天氣不配合,要拍這么一場戲的話,要燒不少錢,今天這個天氣正好。”

常時歸扭頭看了眼不遠處的冒雨搬器材道具的工作人員,“劇組經費不夠?”

“省著點花,還是夠的。”寧西打了個噴嚏,嚇得小楊忙給她泡了一杯板藍根沖劑過來。

聞到熟悉的板藍根味兒,寧西無語的看了小楊一眼,這孩子對板藍根是真愛,每次出來拍攝,這玩意兒向來都是必不可少的。

“寧西,準備一下,我們拍下一場。”孔玉恒穿著一件黑漆漆的雨衣走過來,她疑惑的看了常時歸一眼,這個人她好像在哪里見過。

“常先生,這是我們這部戲的導演,孔導。”寧西咬牙喝完一杯板藍根,然后給常時歸介紹孔玉恒,“孔導是個很好的導演。”

常時歸聞言朝孔玉恒點了點頭:“你好。”

“孔導,這位是常氏集團總裁常時歸先生,”寧西說完這句,就見到孔玉恒整個人都愣住了,她有些不敢相信地看了寧西一眼,才恭恭敬敬對常時歸道:“常先生,您好。”

這位只在傳說中存活的大人物,怎么跑到她的劇本來了?她看了看寧西,又看了看常時歸,寧西竟然與常時歸有交情?

傳聞常時歸現在是九吉文化娛樂公司的第二大股東,以寧西的演技與相貌,加上有這位常先生的保駕護航,圈內的資源還不死任她挑選?

想到自己這個尚在赤貧上的劇組,竟然把寧西拉了進來,孔玉恒莫名有點小驕傲。

化妝師上來給寧西補妝,寧西抬起脖子,露出上面一條猙獰的血痕。常時歸看得心頭一跳,仔細看去,才發現那并不是真的,只是化妝師畫上去的。

“常先生,”寧西指了指不遠處為了放監控器搭的帳篷,“你先去那坐一會兒,我拍完這幾個鏡頭就過來。”

常時歸看了看寧西,又看了看越下越大的雨,嘴角往下垂了垂,然后老老實實的挪動著步子往旁邊走,走出了拍攝區。助理徐州見他過來,給他搬了一把擦得干干凈凈的凳子,“老板,我剛才問了一下劇組的工作人員,他們說今天的戲份不多,拍完寧小姐這幾場淋雨的戲,就可以結束了。”

帳篷頂被雨水打得噼里啪啦,然后又順著棚頂落到水洼里,濺起一朵朵水花。看著坑坑洼洼的地面,常時歸深吸了一口氣,然后略微點了點頭。

徐州小心的看了老板一眼,又看了眼站在雨里等著開拍的寧西,覺得自己似乎明白了點什么。

“各小組準備,一二三,開始!”

努力攀爬的女人,她的指甲已經斷裂,鮮血混著泥水染紅了她整只手掌,她回頭看著后面追來的敵人,臉上竟露出一絲笑意。驚雷響起,她抬頭看天,天空烏云翻滾,狂風呼嘯,就像是陷入苦難中百姓的吶喊,聲勢浩大足以吞天。

大地在顫動,一塊塊石頭滑落,她站在山澗,有小石塊落在她的身上也不介意。當看到那些殺人不眨眼的劊子手們一個個被埋在在巨石之下,她撩開黏在臉頰上的發絲,露出臟污卻又漂亮的五官。

徐州覺得自己全身都在發麻,他不懂什么叫演技,只覺得寧西整個人的氣場太可怕,仿佛她看著的地方,有讓她恨不得喝其血啖其肉的仇人。

然而事實上那里什么都沒有,只有空蕩蕩的山坡。

從今天以后,他再也不會覺得做演員這行輕松了,這要多牛逼的能力,才能對著空蕩蕩的地方又哭又笑又怒。難道這就是所謂的感染力與演技?!

“好的,很好,道具組準備,龍套準備。”

道具石頭,道具血袋,還有還有幾個穿著士兵服裝的龍套,這些人要扮演被壓在石頭下的敵人。另外一邊,寧西獨自撐著一把傘站在角落里動也未動,似乎是在醞釀情緒。

在導演喊下開始的那一刻,寧西的眼神立刻變了,她取下頭上唯一的素銀簪,小心翼翼靠近被巨石砸中的幾具尸體。

就在這個時候,躺在地上的一具尸體動了動,他似乎想要掙扎著站起來,寧西猛地撲上去,然后用手里的銀簪狠狠扎進了對方的脖子里。

“寧西,扎脖子的這個動作重新來一次,”孔玉恒從監控器后探出腦袋,高聲道,“你剛才動作還是慢了些,對方是侵略者,是仇人,是殺你父兄的仇人,你身后還有村名還有嫂子侄子需要你的保護,這個時候你不能有一絲猶豫,懂不懂?”

寧西朝被她用膝蓋頂在地上的龍套道了一聲抱歉,然后朝孔玉恒比了三根手指,起身往后退了退。

徐州眼看雨越下越大,老板的臉色也越來越難看,干笑著小聲道:“演員拍戲……真不容易啊。”

然而讓他失望的是,老板的注意力根本不在他身上,只是頭也不回的“嗯”了一聲,便再沒有別的反應。

“噗!”銀簪扎進敵人的脖頸,她面無表情的把銀簪抽了出來,然后撿起地上的石頭在這個人頭上狠狠一砸,見他確實毫無半點氣息后,才搖搖晃晃的站起身。

雨水嘩啦啦的沖刷著她的臉,沖刷著她手里的銀簪,銀簪一點點變得白凈起來。

“好了,這條過了!”孔玉恒道,“辛苦大家了,大家收拾東西回家休息吧。”她轉身走到常時歸面前,陪笑道,“常先生,我們劇組從昨天下午一直拍到現在,所有現在大家都準備回家休息了。”

常時歸點了點頭:“休息是應該的,我聽說……劇組的經費似乎不太夠?”

孔玉恒苦笑道:“這部戲的題材并不討投資方的喜歡,所以是我跟編劇自籌拍攝。”

常時歸看了眼拍攝區,寧西已經去換衣服,此時那里空無一人:“我很相信寧西的眼光,她喜歡的片子肯定不會錯。孔導若是愿意的話,可以寫份預算表交給我的助理,我愿意為這部戲追加投資。”

“謝謝常先生,謝謝常先生!”孔玉恒喜出望外,她原本還在擔心宣傳資金不夠用,現在有了常先生的投資,她就再也不用擔心資金問題了!

常時歸低聲道:“孔導不用謝我,常某只是希望劇組的拍攝條件更好一些而已。”

孔玉恒一聽這話,就知道這位常總裁為什么連劇本都不看就投資這部戲了。欣賞她這部戲是假,不想讓寧西拍戲的條件太差才是真。

“常先生,孔導。”寧西換了一身干爽的衣服出來,頭發濕漉漉披散在身后,因為一夜沒睡,卸妝后的她看起來有些憔悴,但是仍舊不掩艷麗。

“今天的雨可真大,”她邊說邊笑,接過小楊遞來的雨傘,順勢往旁邊移了移,剛好替孔玉恒遮住從山澗吹來的寒風。

孔玉恒看著笑得宛如煙霞的寧西,大概有些明白為什么連常時歸這樣的男人,都愿意為她冒雨追到這里來了。如果她是個再年輕十多歲的男人,為了追求她,肯定愿意做任何事。

“對啊,山里條件艱苦,等下你回去后泡個熱水澡,去去寒。”孔玉恒抬起手看手表,“都快到中午了,我去那邊看看,你們慢聊。”

看著孔玉恒風風火火的背影,寧西笑著道:“孔導性格比較急,常先生不要見怪。”

“不會,”常時歸見她臉色不太好,“我聽導演說,你從昨天下午就開始在這里拍攝了?”

“平時在這里拍戲的劇組多,我們劇組資金不充足,人脈也比不上其他的劇組,所以看天氣預報說今天有雨,我們昨天就開始拍攝一些準備鏡頭了,”寧西笑著用手掩著嘴打了一個哈欠,“你是……專程來找我的?”

“順路從這里經過,就過來看看。”常時歸沒有特意說明自己是來找寧西的,他看著山下道,“已經中午了,我請你吃午餐。”

“好呀,謝謝。”寧西沒有拒絕,兩人各自撐著傘往山下走,雨勢太大,雨水匯成一股溪流,順著石階往下流,寧西的鞋尖已經濕透。

常時歸在前面有意配合著寧西的步伐,走得并不快,他回頭時看了眼寧西的鞋:“你們演員拍戲,經常這樣嗎?”

“也不是每天都這樣,有時候取景需要借助天氣,或者趕進度,就會連著拍戲,”寧西又打了一個哈欠,她揉了揉眼角,擦去擠出的眼淚花,“不過確實也不太輕松。”

常時歸聞言沉默片刻:“剛才我跟孔導談了一下這部戲的內容,這部戲挺不錯。”

就她進去換衣服那一會時間,他們就開始談有關這部戲的事情了?

寧西眨了眨眼,等著常時歸下一句。

“我決定對這部戲進行投資,”常時歸回頭看她,“這樣你們這部戲在宣傳的時候,也能有足夠的宣傳費。”

“謝謝你。”寧西停下腳步,看著山腳下,眼神悠遠。

“不用謝,作為商人,我只是投資了一項我覺得會有回報的項目而已。”常時歸扭回頭,沒有看寧西。

寧西看著他挺拔的背影,勾起嘴角笑了笑。

兩人下了山,常時歸替她拉開車門:“請。”

“謝謝。”寧西上車的時候,看到不遠處似乎有個人正在拍照,她皺了皺眉,不過沒有說什么。就在這個時候,一個長得十分高大的男人突然走到那個偷拍者面前,不知道他們兩人說了什么,對方把相機遞給了這個男人。

“不用擔心,照片不會流傳出去的。”常時歸見她正關注這一幕,對她安撫一笑,“中午想吃什么?”

“既然是常先生請客,那我就客隨主便。”寧西笑了笑,“我相信常先生安排的地方,肯定不會讓我失望。”

常時歸笑了笑,沒有繼續再問,很快他的助理與司機都上了車。

寧西認出開車的司機正是剛才去拿偷拍者手機的男人,她看了眼常時歸,難道這個男人是司機兼保鏢?

車子開動后,常時歸就沒有再說話,她困倦的靠著椅背,不過卻沒有睡過去。車子沒有開多久,就到了吃飯的地方,或許是考慮到她一晚上都沒有睡覺,飯菜準備得簡單可口又營養,所以盡管寧西困得不行,仍舊胃口大開吃了不少。

吃完飯回去的路上,或許是因為常時歸散發的氣場沒有攻擊性,又或者吃飽喝足困意實在太強大,寧西的戒備心抵擋失敗,無知無覺的靠著車窗睡了過去。

看著即使靠著車窗也能睡著的寧西,常時歸對司機道:“開慢一點。”

車子繼續前行,速度雖然減下來了,可是寧西的頭仍舊隨著車子的晃動點來點去,常時歸猶豫著伸出手,指尖在碰到寧西發絲的那個瞬間,便觸電般的收了回來。

他就這樣靜靜的看著她,柔情似水,卻再沒有觸碰她一分一毫。

不知過了多久,車子停了下來,坐在副駕駛的徐州扭頭小聲道:“老板,寧小姐的住處到了。”

“我知道了。”常時歸移開自己放在寧西身上的目光,讓自己的情緒盡量顯得平靜后,才再度轉頭去看她。

寧西覺得似乎在做夢,夢里媽媽在幫她整理書包,爸爸在廚房做著她愛吃的紅燒排骨,排骨在鍋里翻滾,發出刺啦啦的聲響。

而她這個被爸媽寵愛著的小公主,正坐在沙發上啃蘋果,可是蘋果太大了,她怎么啃也啃不完,“媽媽,你今天買的蘋果好大,我吃不完。”

“吃不完就跟人分一分。”媽媽這樣回答她。

可是她抬起頭,卻沒有看到媽媽,連廚房里的爸爸也消失不見了。

“媽媽?”

“爸爸?”

“寧西,寧西……”

她睜開眼,看到的是常時歸帶著關切的雙眼。他站在車門外,手里拿著玉山,正彎腰看著她。

“到了啊?”她坐直身子,恍惚地看了眼窗外,轉頭對常時歸笑道,“謝謝你送我回家。”

“不用客氣。”他把傘撐到她的頭頂,她下車的時候,一滴雨都沒有淋到她的手上。

“睡個好覺。”他把傘塞進她的手里,傘把上還帶著他掌心的余溫。寧西握緊傘,朝他笑了笑,沒有再道謝,只是對他搖了搖手,然后走進了小區大門。

常時歸看著她的背影,知道再也看不見后,才坐進了車里。

“老板?”徐州到,“剛才蔣少打電話過來說,請您今天下午去農莊釣魚。”

“不去了,直接去公司。”常時歸掏出手帕擦去臉上的雨水,語氣淡漠道。

“好的,我這就回復蔣少。”

蔣成掛了電話,聳了聳肩做出攤手的動作。

“嗨!”幾位同伴齊齊發出失望的聲音,蔣成看了眼身邊一言不發的白露,安慰道:“常哥可能是工作太忙,空不出時間,我們下次再約他好了。”

白露端起酒喝了一口,頭也不回道:“誰管他來不來!”

見她這樣,蔣成抿了抿嘴,沒有說話。

第31章

寧西是被連續不斷的手機鈴聲吵醒的,手艱難地從被子里伸出,摸到床頭柜上的手機:“喂。”

“你昨天與常氏集團的總裁公用午餐了?”

電話那頭張青云的聲音顯得有些急,她迷迷糊糊對的聽到這么一句,皺了皺眉,“對啊,怎么了?”

“有人爆了你們進餐廳的照片,現在網上正吵得厲害,你不要隨便發表言論,公司這邊會幫著你處理。”張青云沒有跟寧西說網上那些關于“包養”“抱大腿”之類的言論。網絡上一些人戾氣很重,他們可以因為寧西的相貌喜歡她,但是只要看到寧西與有權有勢的人一起出現,他們就會想到一切可以想到的污穢畫面,然后紛紛對她進行謾罵,仿佛寧西侮辱了他們心靈的純潔。

早就習慣了某些網友們對女藝人的挑剔以及仇富態度,張青云迅速把這事報告給了公司,然后在媒體給他電話時,他統一回復兩人只是普通的朋友關系。

可是媒體哪會管寧西與常時歸是不是朋友,什么《寧西疑與常氏集團總裁交往》《原來寧西背后的男人竟是他!》《常氏集團心系當紅小花寧西》之類的報道鋪天蓋地,這些報道看似爆了兩人戀情,然而字里行間確實極力強調常時歸多么有錢多么有勢,整篇文章散發著一股寧西死命巴結有錢人的味道。

網上有酸的,有黑的,不少人覺得常時歸就是眼瞎,怎么會看上一個戲子,而且還不知道是不是整容臉的戲子。

隔著虛擬網絡的惡意往往來勢洶洶,這些網友一邊鄙夷寧西,一邊吹捧著常時歸,因為部分人看來,寧西配不上常時歸。還有部分人,他們在深恨自己喜歡的女藝人,轉頭就跟大人物走到一塊,而他們這輩子都成不了這樣的人物。于是他們把這些不甘與嫉妒化為怒火,毫無顧忌的噴向寧西。

因為她是女藝人,是個漂亮的公眾人物,是一個把他們無可奈何沒有身份背景的女藝人,所以他們可以肆無忌憚的發泄所有不滿,滿足心里那點可憐的空虛。

寧西開著電腦,看著網絡上部分網友那些氣急敗壞的謾罵,嗤笑了一聲,把手里的鼠標一扔,心情不好不壞的到浴室沐浴。早在她決定回國前,就預料到各種可能,這種隔著屏幕的污言穢語對她來說,根本沒有絲毫殺傷力。

早在幾年前,她就體會過被人當面嘲笑的感覺,比如那些年少無知的嘲諷與惡作劇,網絡上這點東西算什么?

溫熱的水沖刷著她的身體,她腦子里一遍遍閃過當年那場惡作劇參與者的名單,關掉了淋浴頭。擦干頭發,裹上浴巾,擦去鏡子上的霧氣,她看著鏡子中的自己,突然笑了笑。

出了浴室,她看到手機上有五個未接來電,來電顯示為常先生。

她盯了手機屏幕幾秒,把號碼回撥了過去。

“寧西,我才知道網上發生的事情,我很抱歉,給你帶來了這么大的麻煩。”

電話那頭,常時歸的聲音似乎有些著急與小心翼翼。

寧西突然笑了起來,走到陽臺上看著自己養的多肉植物:“常先生不必道歉,就算不是你,也會有別人。只要我以后跟有錢人一起出現,這樣的詆毀就不會少。這個地方就是名利場,沒人在意你清白不清白,對與錯都在別人嘴上,習慣就好。”

電話那頭沉默下來,片刻后常時歸低沉的聲音再度響起:“習慣了不代表這是對的,至少我不愿意你被人這么冤枉。”

“噗嗤。”寧西捂著眼睛低笑出聲,“常先生,有沒有人夸過你可愛。”

“有,”手機那頭再度安靜了片刻,“我媽。”

寧西再度笑出聲,電話那頭的人就靜靜的聽著她笑,她擦去眼角的濕潤:“那么有沒有人告訴你,你這樣對異性,很容易……”她轉頭,目光落到墻上的那幅油畫上。

油畫上,是一望無際的藍色大海,白色的孤帆在海浪中翻滾,看不著邊際。

“很容易什么?”

“沒什么,”寧西收回目光笑了笑,“我是說這不是什么大事,常先生不用太過在意。”

常時歸眉眼都變得柔軟起來,他聽著電話里女人柔軟的聲音,臉上露出幾分笑意:“那你今天先休息。”

掛了手機后,常時歸的目光掃過電腦屏幕,臉上的笑意很快消失。

在諸多媒體看來,就算報道寧西這樣的小藝人跟常時歸吃飯的新聞也沒什么,反正常時歸這樣的大人物肯定不會在意這些花邊新聞,而寧西就算短時間名譽受到影響,但也算是替她提高了曝光度,簡直就是雙贏的事情。

但是就是在今天,他們以往沒有想到的事情,發生了。

因為這位幾乎從來不接受采訪,也沒有網絡社交賬號的常時歸大總裁,竟然在微博注冊了賬號,發的第一條微博就是回應寧西抱大腿緋聞。

常時歸v:我與寧西是多年舊友,因為有她的介紹與幫助,我認識了九吉娛樂文化公司總裁李先生,并且入股了九吉娛樂公司。對于網上關于寧西的不實報道,我感到十分的憤怒與不解,請各大相關媒體撤銷有關寧西的不實報道,謝謝。

湖北快三最新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