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回歸的女神上一章:第5章
  • 回歸的女神下一章:第7章

這話一出,曾雪不敢再多說什么,只是陪著笑裝聽不懂。

離兩人最近的導演皺了皺眉,恰好此時包廂的門再次打開,男二號與楚恒走了進來。男主角一出現,包廂立刻熱鬧起來,你招呼我,我招呼你,倒是真有了幾分慶功宴的氣氛。

沒一會兒女主演梁千雅也到了,她似乎跟投資商比較熟悉,幾句話便把三位投資商逗得開懷大笑,曾雪在旁邊一句話都插不進去。

寧西坐在旁邊看到這一幕,心里都替曾雪感到尷尬,不過顯然曾雪并沒有放棄討好投資商的行為,仍舊主動往邊上湊。

圈里誰不是人精,哪會看不出曾雪的心思,可惜顯然她的段數比不上梁千雅,用了渾身解數,也比不上梁千雅風光。

酒過三巡,寧西見沒多少人注意自己,就以上洗手間的借口出包間透氣。

離開充滿煙酒味的包間,她長長的出了一口氣,然后走到陽臺通風處醒酒。剛才雖然有張青云在中間幫她擋酒,但是她還是喝了幾杯到肚子里。

旁邊轉角處傳來嘔吐聲,沒過一會兒,她就看到梁千雅扶著墻慢慢走了出來。

梁千雅也看到了她,兩人視線在空中交匯,寧西率先收回目光,然后朝對方笑了笑。在這部電影里,她只跟楚恒拍過對手戲,所以與梁千雅并不熟悉。

“嗤。”梁千雅嗤笑一聲,對寧西這種躲在角落里吹風的行為不置可否,轉頭搖搖晃晃地朝包間方向走去。

寧西無奈嘆口氣,知道自己再躲下去不太好,于是只好往包間走。

“寧西小姐,真巧。”王總從洗手間出來,就碰到在走廊上的寧西,當即便笑呵呵的追上寧西,“寧西小姐年紀輕輕,就有如此好的演技,真是讓人佩服。”

“王總謬贊了,我的演技還不純熟,比不上梁姐與曾姐。”寧西臉上帶著溫和的笑意,然后極其自然的與王總拉開一段距離。

“演技不純熟,可以多練習嘛,”王總笑得猶如溫厚的長者,“我近期準備投資一部電影,寧西小姐如果感興趣,近期我們挑個時間好好談談,挑一挑適合你的角色,你覺得怎么樣?”

寧西剛準備開口拒絕,對面包間的門打開了,一個年輕的男人走了出來。王總一看到這人,頓時擠出熱情的笑容:“蔣先生,沒有想到竟然能在這遇到您。”

“王先生?”蔣成猶豫片刻后,才認出面前的中年男人是誰,他目光在王總與寧西身上掃過,“看來我出來得不太合適。”

“合適,合適,”王總忙賠笑道,“能遇到蔣先生,是在下運氣好。”

“成子,你站在門口干什么?”

包廂內有人見蔣成站在門口沒動,有人取笑道:“外面是有老虎還是怎么的?”

“去你的,”蔣成回頭對包廂內的同伴道,“老虎沒有,美人倒是有一個。”

“什么樣的美人能讓我們蔣大少看呆了?”同伴伸長脖子往門外看去,看了半天才收回視線對同桌的其他人道:“還真是個大美人,好像是最近某部電影的小配角,前幾天還有人跟我說她長得像自己初戀,叫什么來著?”

“我知道你說的誰,是不是那個叫寧西的藝人?”

坐在角落里一直沒怎么說話的常時歸站起身朝外走去,同桌幾個人被他這個行為弄得一頭霧水,你看我我看你,就是不好開口問。

旁邊包間里的對話,寧西聽了個大概,她干咳一聲掩飾著心底的尷尬,不過對眼前這位蔣先生卻很難有什么好感。

當事人還在,就這么肆無忌憚的談論起來,歸根結底不過這些人沒把她放在眼里,更別提尊重這兩個字。

“常先生!”寧西聽到身邊的王總聲音里帶著幾分興奮與敬畏,連嗓音都跟著顫抖起來。

寧西抬起頭,看到一個熟悉的身影。

“寧小姐,”常時歸目光落到寧西身上,語氣顯得有些不咸不淡,“你好。”

“常先生您好。”寧西朝他禮貌一笑。難怪這個包間的人不把她這種小藝人放在眼里,原來都是平日里被人捧著敬著的人物。

王總面上陪著笑站在一旁,內里卻驚濤駭浪,他身邊這個寧西是什么身份,竟然跟這些大人物認識?

蔣成挑了挑眉,靠著門框似笑非笑的看著王總與寧西沒有說話。常時歸越過他,走到寧西面前,瞥了眼對面熱熱鬧鬧的包廂,里面《心戀上你》劇組的主創人員,正在互相灌酒,還有人扶在墻角干嘔,整個包廂里烏煙瘴氣,糟糕透頂。

王總尷尬的笑了笑,身子往旁邊挪了挪,意圖遮住身后吵鬧的包廂。

注意到他這個動作,蔣成勾著嘴角笑了笑,本想開口說什么,但是看了眼常時歸的背影,還是把輕蔑的話給咽了回去。

“王總如果不介意的話,請進來與我們喝一杯。”常時歸朝王總略點了點頭,然后再度看向寧西,“寧小姐也請賞個臉。”

王總當即連連點頭,臉上的笑容怎么也掩飾不住。

寧西看了眼懶懶散散倚在門框上的蔣成,微笑著往后退了一步:“謝謝常總的盛情,不過時間不早,我該回去了,日后有機會我們再一起用餐。”

說完這話,她對常時歸歉然一笑,轉身回到劇組包間。因為飯局已到尾聲,所以她與眾人打過招呼后,就叫上張青云出了門。她出門的時候,常時歸還站在走廊上,挺拔的身影就像是一座完美地雕像,動也未動。

聽到她的腳步聲,常時歸回頭看她,深邃的雙眼就像是平靜無波的古井,讓寧西看不出他的喜怒。

“慢走。”常時歸說了這兩個字。

寧西笑了笑,整張臉都變得生動起來:“祝您玩得愉快。”說完,抬起右手臂朝常時歸輕輕搖了搖,然后毫不留戀的離開。

等再也看不到寧西與張青云身影后,蔣成嗤笑道:“這欲擒故縱的手段,玩得倒是爐火純青。”

常時歸回頭看了他一眼,看得蔣成心里有些發虛。

“你們玩,我回去了。”常時歸拉了拉脖頸間的領帶,轉身走遠。

“常哥……”蔣成想攔住他,卻不敢真的伸手去拽人,只好眼睜睜的看著常時歸走遠。

王總看了看常時歸的背影,又看了看臉色不太好的蔣成,默默的縮了縮脖子,然后躲回了自己包廂里。

他雖然有心討好這個圈子的人,但也要分時機的。

“成子,常哥呢?”包廂里其他幾個人見只有蔣成一個人回來,都有些疑惑。

“回去了。”

“我們好不容易才把人叫出來,你怎么讓他走了?”

蔣成把身上的外套脫下來扔到椅子上,挽起襯衫袖子去夾菜,然后沒好氣道,“這位大爺想走,誰敢攔著?。”

同桌幾人聽到這話,都不開口了,過了片刻才有小聲道:“剛才白露發消息過來,說她快到了。”

一桌子人再度沉默下來。

寧西出了酒店,就被外面的冷風吹得抖了抖,她接過張青云遞過來的披肩搭在肩上,然后一輛紅色的猶如一股風般從她身后竄過去,帶起的氣流把她的裙擺吹得晃了晃。

“車真漂亮,”她看著那輛紅色跑車,眼中滿是欣賞。

車在不遠處停了下來,從上面走下來一位美人,她感慨道,“車美人更美,這才是真正的香車配佳人。”

第12章

“你如果喜歡車,就努力賺錢努力紅,等身價上去了,想買什么車就買什么車,”張青云打開車門,把寧西塞進車里,然后俯身對寧西道,“但是你如果喜歡女人,就要做得含蓄點,別讓媒體抓到把柄。”

說完這句話,張青云自己都感動了,這個世界上哪還能找到他這么開明的經紀人。

寧西拉了拉自己身上滑落的披肩,一臉無奈奈何:“你想太多。”

“不是我想太多,而是你看美人那眼神也太不含蓄了,簡直……”張青云話沒說完,聽到身后傳來腳步聲,他回頭一看,頓時傻眼。

常先生什么時候過來的,剛才的話他有沒有聽見?在這瞬間,他覺得整個空氣都充滿了名為尷尬的因子。

“常先生您好,真巧。”張青云干笑著扭了扭腰,努力把寧西的臉擋住。這種丟臉的事,丟他一張臉就行,寧西還要靠臉吃飯,他就不拖她下水了。

“你好。”常時歸表情帶著些許復雜的情緒往張青云身后看了一眼,寧西默默地拉起披肩蒙住了自己的臉。

常時歸看著寧西的視線在橘色燈光映襯下,似乎變得溫柔不少,他朝寧西與張青云二人點了點頭:“晚安。”

寧西拉下蒙著臉的披肩,從張青云身后露出半張臉,笑瞇瞇道:“晚安。”

張青云干笑兩聲,替寧西關好車門,然后又向常時歸連連點頭后,才縮進駕駛座里,一踩油門離開酒店。

等開出一段距離后,張青云才呼出一口氣道:“你覺得常先生會不會真的以為你是那什么?”

“他又不是我男人,他怎么想重要嗎?”寧西摸著下巴做沉思狀,“以常總這樣的人物,應該不會四處八卦這種事。”

“抱歉,”張青云嚴肅著臉道,“以后我再不會在外面開這種玩笑了。”身為經紀人,他知道媒體斷章取義的能力有多強,像這種玩笑還是不要隨便開好,今天這件事,就是對他的警告。

寧西沒有想到張青云會如此鄭重的跟自己道歉,她愣了片刻后笑道:“沒事,反正我現在又不火,這次我就大度的原諒你啦。”

“謝謝。”張青云笑了笑,他看了眼后視鏡里的寧西,“我一定會把你捧紅的。”

寧西笑瞇瞇的點頭,似乎對張青云的話深信不疑。

“老板?”司機站在常時歸身后,小聲道,“您現在要回去嗎?”

常時歸無聲的點了點頭。

司機忙跑到車前,替常時歸打開了門。

汽車中黑夜中行駛,常時歸閉眼靠著椅背,腦子里又回憶起過往,那些片段在記憶力已經失了色,唯有那胖乎乎的少女猶自鮮活。

他猛地睜開眼,看到不遠處有一家電影院:“停車。”

車子緩緩停下,他穿上灰色外套,修長的腿毫不猶豫的朝電影院走去。夜已深,電影院外除了一些小情侶外,已經沒有多少人。

他走進大門,走到購票處,在售票員驚艷的視線下開口:“請給我一張《心戀上你》的票。”

電影已經開場,他坐在角落里,看著熒幕上男女主分分合合,最后終于圓滿的走到了一起,曾經被男主奉為摯愛的初戀被埋葬在了記憶中。

電影結束,他沒有等彩蛋的放送,也沒有看四處恩愛的情侶,沉默的走了出去。

寧西回到家,給自己洗了澡后,就躺到了溫軟的大床上。晚上喝了酒,她不僅沒有困意,反而覺得有些莫名的興奮。

打開手機,郵箱里有幾封國外朋友發過來的日常問好郵件,她都一一回復了。

回完以后,她起身給自己放了一首催眠曲,在催眠曲無數次小聲循環播放后,終于睡了過去。

在帝都另一棟別墅里,陳一駿與魏思琦正在吵架。書房里電腦屏幕已經被砸碎,書籍紙張滿地都是,整個屋子猶如狂風過境一般。

“魏思琦,你究竟在發什么瘋?”陳一駿面色十分難看,極力壓制著憤怒地情緒。

“你說誰發瘋?”魏思琦雙眼發紅,臉上猶帶淚痕,“以前的事情已經過去了,你為什么還不能放下?”

陳一駿煩躁的在外套口袋掏了掏,找出一支煙點上,然后吐出一口煙道:“你在說什么,我不明白。”

魏思琦似哭似笑:“你究竟是在自責,還是……忘不了她?”

“過去的事情,還提起來做什么?”陳一駿聲音有些沙啞,然后回頭看著滿地的狼藉,“我出去喝兩杯酒,你自己睡吧。”

“陳一駿!”魏思琦看著陳一駿離開的背影,氣急之下,砸了書架上放著的玉石擺件,然后捂著臉哭了起來。

心里對一個人卻起了無限的恨意。

早起的人生是痛苦的,寧西被張青云的電話吵醒后,就無奈的爬了起來。

這次張青云又給她找了一個新的劇組,這部叫《漢時云月》的戲是歷史大戲,男女主角都是圈內有名的實力派大腕。在這部戲里,她飾演最受漢武帝寵愛的長女當利公主,戲份不多,但也不是無足輕重的小角色。

野史上記載,當利長公主是最受漢武帝寵愛的女兒,她不僅大漢第一美女并且還是唯一有封地的公主,后來卻因受到巫蠱一案的牽連被漢武帝處死。然而在史料的記載中,這位公主并沒有牽扯進巫蠱案中,所以《漢時云月》并沒有按照野史的說法來拍,而是按照歷史真實記錄的軌跡編寫劇情。

大多人對有實力的人都會心生敬意,寧西同樣也不例外。她到了劇組后,就恭恭敬敬的主動向主創人員問好,然后才在工作人員的帶領下去試妝。

歷史上對當利公主的記載并不是很多,但是由于她有大漢第一美人的噱頭,那在戲里就有推動劇情的能力。

換上華麗的曲裾,頭發也被綰成高髻,寧西被導演助理帶到了導演面前。

徐導是電視劇圈拍歷史劇的高手,凡是他經手的電影,在禮儀、服裝、道具上都十分的考據,絕對不會出現宋朝的東西出現在漢朝背景這種錯誤。

穿著戲服的寧西剛出現在他面前,他就滿意的點了點頭,然后對推薦寧西的張青云道:“外形非常不錯,配得上當利公主大漢第一美人的稱呼。”唯一的問題是,當利公主在劇里年齡比寧西實際年齡大,她能不能把握好這個角色呢?

在他的戲里,絕對不會出現角色是“第一美人”但是演員卻長相一般的情況,這在他看來,這簡直就是對觀眾審美與智商的侮辱。

“是化妝師與服裝師的功勞,”張青云笑了笑,“她還是個新人,若是有表現得不好的地方,徐導你盡管批評。”

徐導呵呵一笑,然后拍了拍張青云的肩:“行了,你帶的藝人,我相信她的實力。”說完,他看向寧西,“你去準備一下,等會與兩位主演同一個鏡頭的時候,不要太緊張。”

藝人需要口碑,經紀人也一樣。寧西能跟著這樣一位經紀人,是她的幸運。

“謝謝徐導,我會努力的。”寧西朝徐導感激一笑,沒有一直湊在徐導身邊,而是坐到旁邊去看劇本。

半個小時后,終于輪到寧西的的鏡頭。

場景是早就搭建好的,男主劉振東與女主周海麗穿著帝王與皇后的戲服跪坐在桌前,他們面前還擺著飯菜。

“各小組都準備好,”徐導拿著擴音器在旁邊,朝鏡頭里的兩位主演比了一個手勢,然后道,“開始!”

“陛下,據兒又怎會做出此等惡事,請陛下明察!”紅顏未老恩先斷,衛子夫早已經不是當年那個明艷可人的公主府舞女,她為劉徹育養兒女,漸漸老去,當太子漸漸長大,她的丈夫卻已經開始忌憚起她與她的兒女。

劉徹端著酒盞,面上瞧不出喜怒,但是微微顫抖的手,卻泄露了他此時不平靜的情緒。

或許他并不是真的不知道太子據的無辜,只是他年歲漸高,而太子卻越來越受到朝臣的推崇,他覺得自己受到了威脅。

最重要的是,皇后與太子據當真一點野心都沒有嗎?

他看著跪在自己面前的皇后,眼底滿滿的倦意。

“陛下,長公主求見。”小黃門顫顫巍巍的跪在地上,不敢去看帝后二人。

聽到自己最喜愛的女兒來了,劉徹放下手里的酒盞,對跪在地上的衛子夫道:“你起來吧。”

衛子夫與劉徹夫妻多年,又怎么會不知道他此刻根本不想聽她的解釋。她也知道此時越解釋,只會越招陛下厭煩,所以只好擦干凈臉上的淚痕,跪坐在一旁。

“請長公主進來。”劉徹語氣溫和了些許,或許是因為女兒不會影響到他的權威,又或許這個女兒長得漂亮又會討他歡心,所以他才會對長女充滿著慈父之心。

鏡頭拍到這里,監視器后徐導的表情就嚴肅了許多。劉振東與周海麗的演技張弛有度,并且十分有感染力,如果寧西的表演太弱,那么在這個鏡頭下,就會表現的十分明顯。

“父皇,母后。”明艷的女人帶著笑容從鏡頭外走了進來,她手里捧著一碟點心,僅僅只是一個笑容,就足以讓人明白劉徹為何獨寵這一個女兒。

徐導轉頭看張青云,感慨道:“你這次帶的藝人,確實非常好。”

一個有相貌,有演技有靈氣的女藝人,不愁紅不起來。

第13章

“恭送父皇。”當利公主儀態萬千的朝漢武帝行了一個禮,這個禮儀中帶著公主應有的威儀的,又有幾分女兒對父親的親昵。

“很好,咔。”徐導在監視器擺了擺手。

寧西轉頭發現周海麗從地上起身時身子有些發顫,就伸手扶了她一把,然后朝周海麗笑了笑走到了一旁。

這場戲拍完,寧西放松了很多。她坐到椅子上補妝,內心卻很不平靜。跟這種實力派大腕拍戲,實在太有壓力,演到最后的時候,她差點被兩人帶著走。

“西西姐,”小楊給寧西倒了一杯蜂蜜紅棗茶,小聲道,“你穿古裝真漂亮。”

寧西睜開眼看小楊,朝她盈盈一笑。

看到這個笑,小楊有些晃神,半晌才捂著紅通通的臉,拿走寧西喝了一半的蜂蜜紅棗茶。

張青云走過來時,看到的就是這么一幕。他腳步頓了頓,然后才走到寧西面前,“今天你還有兩場戲,是跟周老師的對手戲。”

周海麗娛樂話題度雖然沒有當下年輕藝人們高,但是在圈內的地位與人脈卻是大多藝人都比不上的。她這樣的地位,就連《漢時云月》的投資人與導演也要客氣兩分。

寧西知道張青云這話是在提醒自己不要得罪周海麗,于是無聲的點了點頭,下意識地翻著手里的劇本,然后把早已經爛熟在心的臺詞又記了一遍。

周海麗這邊,幾個助理與專屬化妝師正圍在她身邊打轉,她翻了幾下手里的劇本,轉頭對跟她講戲的徐導道:“剛才跟我對戲的那個新人,很不錯。”

“能讓你夸一聲好,看來是真的不錯。”徐導這話是把周海麗跟寧西都夸上了。

“行了啊,我們這么多年的老朋友,不必跟我來這套,”周海麗斜睨徐導一眼,然后道,“前段時間老錢請我出演一個角色,聊天時跟我抱怨說戲里有一個重要配角還沒找到合適的演員。”

徐導面色微變:“錢從海的那部《譚海仙記》?”

湖北快三最新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