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回歸的女神上一章:第3章
  • 回歸的女神下一章:第5章

飯吃到一半,陳一駿給姚老師倒了一杯鮮榨果汁,然后恭恭敬敬的給她敬了酒,然后又給姚老師身邊的張老師敬了一杯。

寧西埋頭吃飯,看也沒看陳一駿一眼,倒是陳一駿敬完酒后,笑著對姚老師道:“姚老師,這位同學是……”

“老師,”寧西打斷陳一駿的話,轉頭對姚老師歉然一笑,“我去下洗手間,失陪一下。”

“好。”姚老師笑著點了點頭,臉上滿是慈愛。

被寧西甩了這么一個臉,陳一駿勉強維持著風度回了自己的座位,再不問有關寧西的事情,心里卻有些不痛快。

唰。

冰涼的水淋在手背上,寧西慢悠悠的洗完后,從擦手紙盒里抽出兩張紙,細細的擦去手上每一滴水,就看到打扮得搖曳生姿的魏思琦走了進來。

兩人視線在空中交匯,寧西朝她露出一個堪稱完美的微笑。

魏思琦嘴唇微微一顫,勉強回了一個笑。

在寧西要出門時,魏思琦叫住了她。

“等一下。”魏思琦看著寧西,“請問……你是哪一屆的校友?”

寧西笑了笑,眼神如春風般柔和纏綿:“不好意思,我并沒有在學校里畢業。”

“這樣嗎?”魏思琦避開對方宛若春水般的雙眼,有些不自在的笑了笑。這雙眼睛太漂亮,漂亮得讓她都生不起嫉妒之意。

這樣的女人太可怕了。

“對啊,”寧西歪了歪頭,笑容里帶了一份俏皮,“人生總有些不湊巧的事情發生,沒辦法的事情。”

魏思琦莫名覺得對方這話有些怪異,可是在對方的注視下,她只是毫無意識的點了點頭。

見她這幅模樣,寧西再度優雅的頷首微笑,然后轉身出了洗手間。

出來的時候,男洗手間剛好走出一個男人,她看向對方時,對方剛好也看向她。

真是一個得天獨厚,對女人充滿吸引力的男人。

寧西收回視線,對他禮貌一笑。

男人停下腳步,往旁邊讓了一步,示意女士優先。

寧西勾了勾唇角,踩著小高跟從男人身邊經過,離開了洗手間大門。

男人站在原地,直到她的背影消失在拐角處后,在抬腳往外走去。

“常先生,您好。”有路人經過,看到他后,忙笑著招呼,眼底帶著難以掩飾的討好。

男人微微點頭:“你好。”他的眼神卻望向過道盡頭,可那里除了能看到一盆綠植外,什么都沒有。

一頓生日宴吃完,在座同學三三兩兩的呼朋引伴,不少人開始炫耀起自己的車來,爭著要送姚老師與張老師回去。

姚老師舍不得麻煩這些學生,不斷的拒絕,說是自己的兒子要來接他們。

聽老師把話說到這個份上,大家也不好堅持,直到姚老師的兒子過來把二老接走,他們才起身準備離開。

有人主動提出要送寧西回家,但是卻被寧西拒絕了。

“大家能同桌吃飯就是有緣,不知道這位校友叫什么名字,不如留個電話,以后校友間有什么活動也能互相通知,”送美人回家的提議被美人拒絕后,這個男生又提出了另一個請求。

寧西想了想,恰好這時手機響了起來,她朝這個同學露出一個歉然的笑意,然后接通了手機。

掛了電話后,她朝離自己比較近的同學道:“不好意思,我的車到了。”

幾個男人還不死心,以一起走的理由充當護花使者把寧西送到樓下。

然后大家就目送美人坐上一輛價值百萬以上的名車絕塵而去后,才想起還沒有要到美人的電話號碼,頓時各個扼腕嘆息。

他們這副模樣落在其他同學眼里,還被大家嘲笑了幾句。

魏思琦站在旁邊,對身邊的陳一駿道:“剛才好像有幾個女生向你要電話號碼?”

陳一駿有些不屑的笑道:“幾張名片我還給得起的。”

魏思琦笑了笑,沒有再多說。她這個未婚妻還在,就有人想要往陳一駿身上撲,也不想想陳一駿能不能看上她們。

車里,張青云朝寧西吹了一個口哨:“女王陛下,你可真夠招桃花的。”

“在你們男人眼里,最吸引你們的,不就是女人的臉與身材嗎?”寧西扣好安全帶,挑眉對張青云道,“這樣的桃花,開了又謝,謝了又開,誰又稀罕?”

“沒辦法,誰叫世人都愛看臉。”張青云聳了聳肩。

寧西挑了挑眉,不置可否。只是掏出化妝鏡,看了看自己這張臉,頗為嫌棄道:“當年我讀高中的時候,這些男生可都在背后嘲笑過我,還叫我什么白蘿卜,我這個人沒什么優點,就是心眼比較小。”

張青云頓時笑出聲來,卻不想再問寧西那些過往舊事。

人未成年時,總是天真到殘忍的地步,有些人以欺負他人為樂,長大后又以“年少不懂事”揭開過往,唯有被他們傷害過的人,還留著那片被他們欺負過的陰影。

他很慶幸寧西并沒有因為這些事影響人生,但是這種不快的過往,他不會不識趣的繼續再問。

“三天后《心戀上你》就要上映了,這是你第一部在國內上映的作品,緊不緊張?”張青云道,“要不要我帶你去道觀拜拜神?”

“不是拜佛嗎?”寧西好奇的問。

“本土的神仙,可能會給面子一點。”

寧西:“謝謝,還是不用了。”

《心戀上你》的投資成本算不上高,但是在宣傳上花了不少的精力,加上有當紅小鮮肉楚恒擔任男主演,所以呼聲很高,上映第一天的排片率也不錯。

電影上映后,反響非常不錯,首日票房就高達兩千多萬,這在都市言情電影中,票房算非常不錯的了。

隨后幾天,《心戀上你》票房一直居高不下,網上關于這部電影的討論度也非常高,不少影評人夸楚恒在這部戲里的演技得到了升華。

當然,也有部分人覺得,比起男主演與幾個老牌配角的精湛演出,女主演就表現得有些平庸,但也不功不過,整部戲達到了觀眾想要的效果。

這部電影口碑票房都很不錯,寧西扮演的白月光初戀也引起了不少人的關注,不少原著書粉甚至夸獎她扮演的角色,就是他們想象中的那個叫做小魚的初戀。

觀眾甲:小魚被車撞倒后,特寫鏡頭里那個眼神實在太震撼了,我覺得自己幾乎要溺死在那雙眼睛里。對了,需要說明的是,我是女的。

影評人:在小說原著中,小魚這個角色存在于男主角的記憶里,并沒有正面描寫過。電影里關于她的鏡頭也很少,但是導演把她拍得很美,美得有些不真實。也許在導演設想中,她不是一個角色,而是代表著初戀的美好,代表著年少的美好,盡管二者都在時光中慢慢消散,再也回不到從前。飾演小魚的女演員把情緒把握得十分到位,好到讓我感到有些驚喜的地步,這個角色成了這部戲里的亮點之一。

第8章

寧西這朵小水花,借著《心戀上你》小紅了一下。有好奇的粉絲跑到她微博下一看,粉絲數量只有三位數,發的微博也沒什么人評論,于是又很多人在出于半同情半路人好感的情況下,關注了寧西。

九吉的運營團隊也很給力,他們并沒有在這種情況下抓著話題大吵特吵,以免路人對寧西產生反感情緒,而是把寧西塞進《心戀上你》的團體宣傳活動里,跟著劇組蹭熱度。

《心戀上你》的導演對寧西的觀感不錯,并沒有排斥九吉這種安排,所以當他們劇組準備上綜藝節目去進行宣傳時,把寧西也帶上了。

像寧西這樣的新人,是沒有資格跟男女主角同用化妝間的。所以在節目錄制前,她跟兩個配角在另外的化妝間里,老老實實的排隊等化妝。

電視臺的工作人員都是人精,輕易不會得罪誰,像寧西這種有潛質的新人,他們更是客客氣氣招呼得十分周到。

能來參加宣傳的兩個配角,都是圈內有實力但缺人氣的前輩,寧西不敢搶在他們前面,老老實實的坐在旁邊等。

有化妝助理擔心她坐得太無聊,還給她端了一杯水,送了一本雜志過來。

等男配角化完妝,終于輪到寧西,她安安靜靜的在椅子上坐下,不隨意跟化妝師套近乎,但臉上帶著的微笑又不會讓人覺得她難以接近。

化妝師見多了各種小藝人,所以像寧西這種安靜省事的,反而更容易讓她有好感,原本因為一直化妝感到有些厭煩的心情平靜了不少。

等藝人們都化好妝出去以后,化妝間里的兩個化妝師以及他們的助理才松了一口氣。

“那個寧西真人長得可真好看,”化妝師甲感慨了一句,然后朝臉上做出一個劃刀子的動作,“有沒有這個?”

給寧西化妝的那個搖了搖頭:“純天然的。”

藝人整沒整容,他們這些化妝師心里最清楚,只不過大家在這個圈子里混,知道什么該說,什么不該說,彼此間互相裝傻而已。

“難怪九吉當成寶似的捧,相貌好,又有辨識度,以后肯定不缺觀眾緣,”化妝師甲收拾著化妝工具,“沒準這次他們真能捧出個小花出來。”

綜藝節目都是有臺本的,但是即便有臺本,也只是大方向不變,細節上要靠節目嘉賓自己的綜藝感來增加關注度。

寧西作為新人,又是小配角,是不能出去搶主角風頭的,到時候就算主角不介意,主角的粉絲以及路人粉也會看不順眼,到了后面環節的時候,主持人問男主演楚恒:“我們大家都知道,在這部戲里,有三個女孩子喜歡你,那你來跟我們說說,你最喜歡哪一個?”

楚恒故作驚恐的看著男主持:“江哥,您這是陷我于不義啊。”

“原來你已經看出來了?”女主持哈哈哈大笑著道,“他這是嫉妒你有這么多美女喜歡,故意找茬呢。”

“去去去,誰說的,江哥我儀表堂堂,絕世無雙,會沒有人喜歡嗎?”男主持看向臺下觀眾,“大家說是不是?”

然而觀眾非常不給面子,齊齊發出噓聲。

江哥一臉受傷:“你們怎么回事,在楚恒來之前,還說我是你們最愛的男神。楚恒一來,我就成沒人搭理的小可憐了。”

他回過頭,目光從臺上三個女藝人身上掃過,然后把話筒湊到寧西面前:“寧西,你說我跟楚恒誰更帥?”

自從寧西上臺后,就一直沒怎么說過話,江哥與張青云交情不錯,所以有心賣張青云一個面子。

“江哥想聽真話還是假話?”

鏡頭里,美人眉頭輕皺,紅唇輕咬的模樣,讓人看了真是要忍不住心生憐惜。

“假話怎么說?”江哥好奇的問。

“楚恒比你帥一點?”

江哥頓時雙眼發亮:“那真話呢?”

“真話就是……”寧西偏頭看了眼站在女主演旁邊的楚恒,“楚恒比你帥很多。”

此言一出,全場大笑,尤其是楚恒的粉絲,不少人都歡呼尖叫起來。

江哥捂著胸口,對著臺下角落的導演道:“導演,快幫我打120,我心臟受傷嚴重,需要急救。”

寧西用手捂著嘴,笑得肩膀輕抖,然后攝像師又給了她一個大特寫。

美人就是美人,即使是近到極點的大特寫,那也美到無可挑剔。

節目錄完后,節目導演跟后期待在一起剪輯,然后他笑著道:“這次節目里,咱們節目組的幾個攝像師傅,好像都給新人拍過特寫。”

后期猛喝一口咖啡,看著近鏡頭里寧西毫無瑕疵的皮膚,語帶驚艷道:“世人對美人總是有所偏愛的。”

導演想了想:“留兩個特寫鏡頭放進節目里。”

“好的。”后期點了點頭,然后挑了兩個最養眼的特寫給留下了。

兩天后,這檔節目開播,寧西發現自己微博粉絲已經有二三十萬人,下面的評論全是讓她放自拍的。

“所以……我這是靠臉圈粉嗎?”寧西捧著一盒爆米花,坐在張青云辦公室的沙發上,懶洋洋的吃著。

“能用臉圈粉,已經很不錯了,”張青云看她一副懶得動彈的模樣,“周政川剛拿下一個大品牌代言,廣告里需要女角配他的戲,我爭取幫你拿下來。”

“什么品牌?”寧西放下爆米花,有些好奇。

“蒼鶴男裝。”

“國內最大的男裝品牌?”寧西朝張青云翹了個大拇指,“這個代言都能拿下來,周哥真厲害。”

“以你現在的地位,如果能說服蒼鶴服飾那邊的人,讓你去給政川配戲,讓我倒貼錢給他們都行。”張青云嘆口氣,“不過這事,你也不要抱太大的希望。”

寧西笑瞇瞇的點頭:“嗯,我知道,謝謝張哥。”

見她這樣,張青云反而不好再說什么,腦子開始飛速運轉,究竟搭哪幾條線,才能幫寧西把這個廣告配角拿下來。

然而事實往往出人意料,張青云這邊還沒想到好辦法,蒼鶴男裝服飾就來了電話,大概意思就是他們負責人看過了寧西的生活照,覺得她非常適合廣告里面的角色,所以邀請寧西參與廣告的拍攝。

與此同時,他們還發來了合同,開的價格與二線藝人差不多。

張青云有些奇怪,打電話問周政川的經紀人,那邊說只是跟蒼鶴負責人提了一下,別的什么都沒說。

“你認識蒼鶴服飾的人?”張青云問寧西。

寧西搖頭:“不認識。”

張青云反反復復看手里的合同,條例清晰,沒有陷阱,開的價格也高于寧西現在的身價。這種反常讓他皺了皺眉,他見多了娛樂圈那些骯臟交易,所以遇到這種事,不得不多想。

“廣告開拍的時候,我送你過去。”張青云想了想,把心里的懷疑放在心底,“到時候如果有人請你吃飯或者別的什么,你要提前告訴我,不要輕易答應。”

他們九吉是正規的娛樂公司,不做別的生意。

廣告拍攝地在海市的海邊,到了海邊后,寧西才發現這里有些冷,她穿著拍廣告用的紅紗裙,差點凍成狗。于是只好穿著厚外套,縮在椅子上讓造型師給自己弄頭發。

“這么怕冷?”周政川遞給她一杯熱咖啡,為了不弄花她唇妝,還貼心的插了一根吸管,“喝兩口暖一暖,等下正式開拍了要好受一點。”

“謝謝師兄。”寧西喝了幾口咖啡,任由化妝師的粉刷在自己臉上飛舞,腦補自己這不是臉,是一面墻。

導演過來跟兩人講自己想要的效果,寧西要做到一點,那就是美。

美得像一汪水,美得像一團火,美得像不染纖塵的雪花,總之要讓看廣告的人移不開目光就對了。

周政川是大咖,廣告肯定先拍他的個人鏡頭。寧西坐在旁邊,看著周政川把角色掌控得非常好,就知道他為什么能在圈內混得這么好了。

有相貌有實力會做人,這樣的男藝人在圈內往往吃得開。

事實上,在娛樂圈里,男藝人往往比女藝人要輕松許多,因為世人對女藝人往往要苛刻一些。

“寧西小姐,您要準備上場了。”一位工作人員跑了過來,語氣十分的客氣。

“好的,謝謝。”寧西站起身,深吸一口氣,然后脫下了身上的外套,露出身上那件妖嬈動人的紅色長裙。

沙灘上,一輛旅游車緩緩停下,幾個身著職業套裝的男女從車上走了下來。

“常總,前面就是我們分公司新產品的廣告拍攝現場了,”一位中年男人朝前方指了指,“您要去看看嗎?”

實際上他心里也有些拿不準,大老板究竟會不會對這種事情感興趣。

男人朝經理指的方向看了一眼,海風吹動著他的頭發,讓他看起來比平時多了幾分柔和。

“既然來了,就去看看。”他收回視線對經理道,“蒼鶴男裝這幾年做得很好。”

聽到這句夸獎,經理高連連擺手,口稱這是大家的功勞,但是眼底的喜意卻是怎么也掩飾不了的。

第9章

“看這邊,笑得再美一些,眼神再多情一點。”廣告導演雙眼注視著監控顯示儀,拿著擴音器對寧西的動作進行指導。

“好的,走。”導演對寧西的悟性與靈性很滿意,“往海水里走,鼓風機準備。”

白皙的腿,無邊的大海,鮮艷如血的長裙在風中飛舞,這一刻的寧西美如畫。當導演說拍攝結束后,她立刻從海水里竄出來,什么魅力什么妖嬈消失得無影無蹤。

張青云忙走過去給她裹上厚毛毯,再披了一件大衣在她身上,小楊給她遞了一杯熱熱的奶茶,她伸出冰涼的手捧住奶茶,恨不得把整個人都團進椅子里。

幸好為了鏡頭感,她今天的妝比較重,不然她現在的嘴唇顏色一定很難看。

呼了呼氣,寧西用紙巾擦了擦有些發紅的鼻子,然后問張青云:“張哥,我還有幾個鏡頭?”

廣告播出的時候,她或許并沒有幾個鏡頭,但是這并不代表她只拍這幾個。為了廣告效果,導演肯定會試好幾個場景,然后挑選效果最好與周政川最搭的鏡頭。

她一個新人,地位與周政川相比,那是天差地別,所以一切以周政川為重就是再正常不過的事。

湖北快三最新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