迎暉殿內,朱瞻基坐在窗下的暖炕上手執書卷,凝神靜氣看得入神,而若微倚在他懷里小睡,瞻基不時將目光投在懷中的佳人身上,又幫她向上拉一拉覆在身上的錦被。

司棋悄悄入內,沖著朱瞻基福了禮,看面上的神色似是有話要講。

朱瞻基用手指了指外面,司棋立即會意,忙從榻上拿來一個枕頭,幫著瞻基將若微悄悄移開。這才隨瞻基來到外面廳里。

朱瞻基坐在圈椅之上,目光一掃:“何事?”

“回殿下,慧珠姐姐差人來報,胡娘娘身子不適,請殿下過去看看。”司棋照實回話。

“身子不適?今兒一同入宮,一道回府,也沒見她哪里不適。”朱瞻基沉了臉:“宣醫官去看了嗎?”

“已經宣了!”司棋看殿下的神色似乎沒有要起身過去看看的意思,心中不由暗暗為難,慧珠派來的人是將話兒傳給自己的。如果殿下不去,她們也許會反以為是自己沒有將話傳到。司棋為人一向謹慎,滴水不露,雖然知道殿下獨寵若微,可是這府里的女主人畢竟是胡妃,而慧珠又是府中的管事,正管著這些丫頭、太監,萬萬得罪不起的。前些日子的事,不就是明擺著拿紫煙頂包出氣嗎?這上邊的主子相爭,底下的人也不好過。所以她想了又想,試著勸道:“殿下,太醫雖是宣了,按理說,殿下也該過去瞧瞧!”

第250節:雙姝暗離間(2)

朱瞻基面上淡淡的,沒有半分的關切之情,依舊坐著沒動。不是他絕情薄性,原本對于胡善祥,他是有著七分敬重、三分憐惜的,然而經過若微西山涉險一事,他對胡善祥的心,立即又回到了原點,就像永樂十五年,剛剛得知她占了若微的位子一樣,心中是遷怒,是厭惡。

“司棋說得不錯,殿下正是應該過去看看,不僅如此,若微也該與殿下一道去!”若微不知何時從內室走出,她俏倚門邊正凝眸望著他。小睡之后,她凝脂般的雪膚之上隱隱透出一層胭脂之色,雙睫微垂,被長長的睫毛裝飾起來的眼睛美極了。

瞻基看著她,竟有稍許的愣神兒,這樣一副小女兒的俏麗,仿佛又回到幾年前在南京宮中的時候。

“怎么起來了?才剛睡了一會兒!”瞻基說道,又吩咐司棋為她披了件鵝黃色的披風。

“殿下,該去看看才是!”若微的神色間仿佛蘊涵著豐富的表情,說著就走過來將瞻基從椅子上拖了起來,“走吧,走吧,禮不能廢。今兒母妃還提點若微不能恃寵而嬌呢,若是你在別的地方,不去也就罷了,偏在我這兒,不去不行!”

“咳!”瞻基立即笑道,在她臉上又輕擰了一把,“我說你怎么突然變得大度起來,原來是這般打算的,真真是天下女子皆大同,沒有一個是不妒的!”

瞻基如此說著,卻依舊牽著若微的手,走出了迎暉殿。

春日的午后,太陽光照在身上暖暖的,正像兩個人的心情,溫存而甜美。

進了宜和殿,若微抬眼一看才發現袁媚兒、曹雪柔都到了,平日里近前侍候胡善祥的丫環也都候在廳里,面上皆是難掩的喜色。

這狀況哪里像是屋里躺著病人?朱瞻基心里想著,面上愈發清冷。

“殿下大喜!”袁媚兒見他來了,立即上前賀道。她原本相貌甚甜,膚如玉脂,此時一雙大大的眼睛漆黑光亮,小嘴邊帶著俏皮的微笑,目光仿佛不經意間瞥了瞥若微,眼神兒中傳遞的信息很是復雜。

瞻基原本以為她是在道賀若微有喜之事,也未留意,只是點了點頭。

第251節:雙姝暗離間(3)

然而,滿殿的侍女、嬤嬤,都鄭重其事地跪下向他道喜,朱瞻基竟有些糊涂了,而若微心中一陣撲通,仿佛已然料到了什么。

這時只見慧珠領著徐太醫來到瞻基面前,滿臉的喜色:“恭喜殿下,咱們娘娘有喜了!”

朱瞻基微微驚訝,然后回頭盯了一眼若微,眼神兒中有歉意,也有安撫。若微面上一派嫻雅,美目流轉,嘴角帶著與往常一般無二的淡淡的笑容。朱瞻基這才稍稍安心,對著徐太醫脫口就是一句:“可看好了?”

此語一出,眾人皆感意外。就是朱瞻基自己也覺得十分不妥。

而徐太醫在宮中久沐風雨,這點眉眼高低自然心如明鏡,他立即拱手回道:“回殿下的話。正是喜脈,胡娘娘脈象平和,胎向強勁,已有兩個月了!”

“兩個月?”若微的臉色稍稍有些發暗。

朱瞻基揮了揮手:“偏勞徐醫正,先下去吧!”

慧珠秀眉高挑:“殿下,皇太孫妃有喜,這是咱們府中的大喜事,該重重打賞才是!”

慧珠此語明顯是在提醒朱瞻基,前些日子因為若微傳出喜訊,朱瞻基大喜過望,傳令府中上下皆有賞賜,而此時初聞皇太孫妃有喜,并不見朱瞻基有多大的歡喜之色,顯然是厚此薄彼有些不公。

朱瞻基點了點頭:“府里由你統管,這等事情,就按例而行吧!”

“是!”慧珠轉身進入室內,不多時捧出一個銀盤子,里面是用紅綢包著的幾封銀子,大約有五十兩,捧給了徐太醫。

徐太醫謝了又謝,這才告退。

“殿下,是否該去里面看看太孫妃?”一直靜而不語的曹雪柔移步上前,一雙含情的美目看著朱瞻基,面上是和煦的神情。

“是啊!”慧珠也開口勸道。

朱瞻基這才進了里間,只見胡善祥歪倚在暖閣里,隔著兩層紗幔,見瞻基進來,立即起身相迎,口里輕喚一聲殿下,面上含羞,比往日多了些嬌艷。

朱瞻基迎上前,伸手將她扶起:“內室之中,何須多禮?”

第252節:雙姝暗離間(4)

胡善祥笑了:“殿下是夫,是君,不管在哪里,善祥都仰為天顏,不敢怠慢!”

看她情真意切,眼神兒清澈,唇邊含笑,好一副貞靜賢淑的樣子,朱瞻基不禁有片刻的失神兒。

“殿下,臣妾有孕,殿下似乎并不開懷?”胡善祥索性把頭輕輕倚在朱瞻基的懷里。

朱瞻基沉吟:“哪里!善祥莫要多心。”

原本若微隨袁媚兒和曹雪柔正要進入內室給胡善祥道喜,只是領頭的曹雪柔剛一欠身,又立即退了回來,臉上像涂了層淡淡的胭脂,紅暈微染,笑而不語。

袁媚兒眨了眨眼睛:“怎么了?”

若微卻明白了:“既是如此,咱們就先回去吧!”

說完她便第一個轉身退了出來。

從宜和殿里出來走在府中小徑之上默默想著心事,耳邊始終徘徊著徐太醫那句“兩個月”的話語。

雖然若微知道朱瞻基每逢初一、十五都會去胡善祥房里,可是他曾經說過他是不會讓她受孕的。瞻基曾經不止一次對自己說過他的長子只會是她孫若微的。可是現在,胡善祥居然有了兩個月的身孕,也就是說他騙了自己。

陽春三月,府中到處是一派郁郁蔥蔥、花木扶蘇,雖然景致宜人,可是若微的心如同墜入冰潭,只覺得柔和的春風拂過卻似剪刀一般鋒利,割得自己渾身上下哪里都疼。

一陣難以抑制的惡心,她扶著路邊的樹干干嘔了起來。

是誰在她身后輕柔地撫著,動作輕緩又小心翼翼?若微抬起頭,正巧對上她的眸子,清煙如霧、麗質天然,從來沒有發現曹雪柔是如此動人,此時她正一臉關切,又將自己的帕子遞給若微。

若微也不推卻,接過來輕輕擦了擦唇角:“謝謝!”

“妹妹出來怎么身邊連個丫頭也沒跟著?”曹雪柔一口的吳儂軟語,更顯柔和。

剛剛與瞻基一道自迎暉殿里出來,兩人手牽著手,自然不喜旁人跟著,可是現在他留在宜和殿里陪著胡善祥。深深地嘆了口氣,如今才知道形孤影單的難處,她只得以笑相掩,沒有直接回話。

第253節:雙姝暗離間(5)

“看妹妹害喜得厲害,不如到我那兒坐會兒,歇歇再走?”曹雪柔上前扶著若微,又對身后的丫頭錦素吩咐著,“去迎暉殿里傳個話,就說令儀在我這兒坐坐,省的她們惦著!”

“是!”錦素立即下去照辦。

心細如發、體貼入微,曹雪柔平日里對誰都不遠不近,而此時的一扶一幫卻讓若微覺得很貼心。

曹雪柔的香遠齋布置得極為清凈,不像女兒家的香閨,倒像是公子的書齋,若微剛一坐下,即有丫頭奉上茶。

清香淡雅,寧神靜氣,一品之后只覺得唇齒留香,若微不由贊道:“好茶!”

“茶是再普通不過的洞庭龍井,只是用今冬的梅花熏過,又以夏日荷葉上的露水沖泡而成,所以才最是清香!”曹雪柔裊裊地站在書案之前目光掃過上面的一幅畫竟不由眉頭微蹙。

若微順著她的目光望去,她立即拿起一方素帕覆在上面,臉上笑容不減,又拉著若微去看她的藏書。

只是這樣的欲蓋彌彰反而見拙,那幅畫畫的什么,若微沒看清,但是那畫卷下方提的正是瞻基的字,若微只看到“老柏修竹沐雪青,鵲棲艷至露華濃”這兩句,這是瞻基送給她的?原來到頭來,竟是自己錯了。原以為瞻基對自己的心才是唯一的。對于胡善祥,他只不過是敷衍了事,想不到他卻讓她珠胎早結。剛剛還在為此痛惜。轉眼就看到了他寫給曹雪柔的情詩,什么叫沐雪長青、露華正濃?若微只覺得短短八個字,如同一把鈍刀凌遲在自己的心上,原來對于曹雪柔,他也不僅僅是應景兒?

那么袁媚兒呢?

若微面色越發清冷,深深吸了口氣,費了好大的勁才讓自己沒有失態。

曹雪柔看在眼里,心道,只如此你即心寒了嗎?原來還是高估了你,原來你竟會如此不堪一擊?這以后的日子才真真有趣。

第254節:風催月奴折(1)

第四十三章風催月奴折

山東樂安原本是一座清靜的小城,民風淳樸、百姓富庶,然而不過三兩年,就大大變了模樣。

高大宏偉的漢王府門前,王妃韋氏與府內諸位側妃、侍妾都分列兩側,得了消息說今日漢王回府,所以早早在此候著。只是眼巴巴地等了一個多時辰,還不見蹤影,不由有些急了。

韋妃年近四旬,身材高挑,體態豐盈,言行舉止端莊嫻雅。今兒為了迎接漢王,天還沒亮就早早裝扮起來,身上是親王王妃的常服,金黃色繡著鳳凰的云煙衫,逶迤拖地的黃色古紋雙蝶云形千水裙,烏發如漆,只是略有些稀薄,所以特意加了義髻。這義髻原是盛唐時宮中貴婦人以鐵絲加發編織而成的假髻作為裝飾,據傳還是楊貴妃首創的。而經過宋元兩代,早已失傳。如今韋妃頭上的義髻,則是以薄木制成髻式,在上面綴以珠寶和花朵,看起來高貴美艷,更添風姿,宛如一朵怒放的牡丹花,美艷絕倫。

身后的幾位側妃站得腿早就酸了,可是誰都不敢稍稍流露出半點不耐煩的神色,只有心中暗暗祈求上蒼,讓漢王早些駕臨。

正翹首而盼,只見遠處煙塵浮起,馬蹄陣陣,一隊人馬飛馳而至,后面那輛四馬高車,正是漢王的輦駕。

側妃鄧氏輕聲說道:“好奇怪,平日里王爺都是騎馬的,今兒怎么會坐在車輦之中?”

韋氏也是納悶,然而車駕已到近前。

“快,侍候王爺下車!”韋氏立即指著王府門前的太監說道。

有人馬上抬來三層木階的車馬凳放在車旁,車門自里面被推開,朱高煦大步走了下來。

湖北快三最新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