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初晨是我故意忘記你2上一章:第19章
  • 初晨是我故意忘記你2下一章:第21章

韓子墨最終笑了一聲:“初遙,我知道了,我不行,這個世界上誰都行,只有我不行,因為你始終還在恨我……”

大概世界上的事情就是這樣。

錯過了就是錯過了。

丟失了就是丟失了。

我曾不慎將你遺落,于是哪怕未來百般努力千般追逐萬般乞求,終究沒法將你再次拾起。

你所有的殘忍最后都歸我所有。

“我突然覺得這樣子挺好的。初遙,你不愛我,但至少恨我;你不跟我在一起,但至少永遠記住了我。這樣一看,從某個角度來說我也贏了吧?”

他說著抬起手來,想要摸一摸黎初遙的頭發,但黎初遙先一步別開了臉。

韓子墨的手最終落入了自己的口袋。

他眼中的淚光已經消失了,一只手插在兜里,重新抬起下巴,露出之前剛剛回來時候的那種漫不經心的驕傲。

“初遙,既然你真的決定要嫁給他了,那就讓我再給你放一次盛大的煙火,送你一份最厚的嫁妝,來祝福你吧……”

初遙,我只希望你能幸福。

我愿意用我有的所有換取你未來最微小的幸福。

第十五章:初晨,我還是失去了你

(一)美夢

第二天晴空萬里。

黎初遙坐在化妝間中,化妝師是一個濃妝艷抹的女人,正拿著粉撲仔仔細細地為她上粉。

三年前林雨生了個女兒,三年后林雨又一次懷孕,挺著個大肚子就快要生了,本來不管黎初遙還是林雨的丈夫,都考慮到孕婦行動不便,讓林雨不用特意過來了。

但女人一輩子就嫁這么一次啊!

林雨和黎初遙多少年的同學兼閨密,怎么能夠缺席這么盛大的場面,因此義無反顧地挺著大大的肚子來了,并在看見黎初遙的第一眼哀嘆說:“早知道我就不來了,這不是成了你這朵蘭草旁的狗尾巴草了嗎?”

這時候的黎初遙已經換上了婚紗,純白的婚紗拖曳著長長的尾巴,從腰部開始,珍珠與碎鉆密密麻麻,星羅棋布。

黎初遙端坐在椅子上神色還像過去一樣冷淡,但在精致的妝容之下,這樣的冷淡反而變成另外一種高貴與凜然。

就算是身為同性的林雨,看到的時候也忍不住怦然心動,油然生出一種想要征服對方的欲望。

黎初遙揚了揚嘴角,從鏡子里掃了一眼林雨,雖然懷孕已經快七個月,但林雨身材高挑,又會保養和打扮,看上去和剛剛結婚時候也沒差多少,連懷孕都不太顯得出來。

這三年來林雨也習慣了黎初遙的沉默,她貧了這么句話之后又開始嘮嘮叨叨:“我說你三個月前突然跟我說要和單依安結婚,我還當你腦袋抽了呢,沒想到三個月后還真就結婚了。說認真的,如果你現在反悔那我們就立刻逃婚,總好過你婚都結了第二天一想不對再離,那是分分鐘從未婚變成已婚,身價頓時從專賣店主打變成路邊攤爆款,那可是相差馬里亞納海溝那么長的能量級啊!”

黎初遙哭笑不得,她這個時候也不得不開口說:“你想太多了,我怎么會反悔呢……”

讓我反悔的那個人……根本不會再出現了啊。

她的目光落在梳妝臺的鏡子下邊。

從公布婚訊到現在三個月了。

她的手機從來沒有關機過一分鐘。

她時時刻刻關注著自己的手機,希望有哪怕一條短信、一個電話來自對方。

但并沒有。

一丁點兒的聲息都沒有。

他消失在人海里,消失在世界上。

從她的生命里,徹徹底底地,離開。

黎初遙看著手機的時間太長,眼神太過于露骨,讓一旁的林雨也明白了什么。

林雨跟著沉默了一下,最后還是忍不住憤憤不平道:“我當初簡直瞎了狗眼!韓子墨是個渾蛋,李洛書也沒有好到哪里去,一個個全是該死上一百遍的賤人!”

“別說了。”黎初遙低聲說。

“初遙!你現在還幫他?!”林雨怒道。

“我不想聽到任何人說他壞話。”黎初遙打斷林雨的話。

林雨氣得差點兒抓狂,為防止自己在結婚日和黎初遙大吵起來,她恨恨起身,快速離開化妝間冷靜冷靜。

這時化妝師屏息凝神地將面妝最后的部分給處理完。

像是掐好了時間,門被輕輕敲響。

黎初遙穿著婚紗向前走去,長長的拖尾在她身后迤邐,晨光在門被推開的時候射入,珍珠與水鉆吸納光源,熠熠生輝,像是天空中的太陽碎成了無數光點,落在這一裘華美裙擺之上。

她走到婚禮會場的門外,等待著父親的到來。按照習俗,黎爸將站在門外,牽著黎初遙走過紅毯,將黎初遙交到單依安手上。

她呆呆地望著緊閉的門,忽然一只手伸到她面前,她低頭看去,那只手年輕蒼白,顯然沒有屬于黎爸的蒼老遒勁。

黎初遙茫然地順著這只手的方向往上看。

一路沿著胳膊、肩膀、脖頸,直到對方的面孔。

倥傯一生,停滯于此。

風的腳步,人的腳步,連世界的腳步都停了。

一切都靜悄悄的。

黎初遙在不知不覺中屏住呼吸,生怕呼吸帶出的動靜會吹碎面前這一幕。

如果這是夢境,那一定是她此生所做過最美的夢。

從不能接受到怨恨痛苦,從怨恨痛苦到心如死灰。

可是不管最初還是最后,不管在什么時候,黎初遙唯一想的只是——只是再見到李洛書。

她以新娘子的身份參加這場婚禮的唯一原因,只是為了再見到他……

三年的時間,他似乎一點兒也沒變。他的眼睛還像從前一樣,閃爍著最美的光彩,他的氣質依然溫文如玉,他的臉龐比從前瘦了很多,卻顯得更加深邃俊秀,雅致斐然。他穿著合身的黑色西裝,似乎為了今天特地打扮了一番,他看上去明明成熟了很多,可黎初遙還是一眼看穿了他的脆弱和臉上那深深的眷戀。

黎初遙死死咬著嘴唇。

“你今天很漂亮。”她聽見他這樣輕聲地說著,“以前,我曾經無數次幻想過,你穿上婚紗,挽著我的手,走過紅地毯的樣子……”

“沒想到今天以這種方式實現了。”李洛書用力地笑了一下,他笑起來的樣子,還是像從前一樣好看,只是他眼里閃爍著的淚光,讓看著他笑容的人,心都碎了。

他抬起手,輕輕牽起她的手,放在他的胳膊上挎住。

然后用特別輕特別輕的聲音說:“姐,讓我送你出嫁吧。”

黎初遙瞬間就哭了,豆大的淚珠在一瞬間順著臉頰滑下來,打濕黎初遙的前襟與手上的捧花。

藍白相間的花朵上沾染了尤帶熱意的淚珠,輕輕一顫,似乎承受不住其重量。

黎初遙淚眼模糊。

周圍的一切都變成模糊的色塊,蒙眬著閃爍著搖晃著,就像離開李洛書之后她的生命,那樣混沌成一團。

會場的門,“唰”的一下被拉開,會場里刺眼的追光打來,賓客們的笑容在模糊的視線中閃過。混沌之中,也唯有李洛書的聲音還如同往昔一樣鮮明與清亮,像一束光,像一柄劍,輕而易舉地進入她的生命,分割她的生命。

她還能夠感覺到李洛書正緊緊握著自己的手,他們靠在一起,正相互依偎著,一步一步地往前走著。

她轉頭望向他的側臉,輝煌的燈火將他的面孔照得熠熠生輝,他的脊背挺得很直,就像是奔赴戰場的騎士。

她走的每一步,都像是第一步,又像是最后一步。

痛苦與幸福在同一時間涌入她的身體,她有多幸福就有多痛苦,有多痛苦,就有多幸福。

她有好多好多的話想要對李洛書說,但正因為太多了,她反而發不出一絲聲音,甚至連哭泣所帶來的哽咽都無法沖出喉嚨。

混合著刺目的燈光,模糊的淚水,迷蒙的白紗,她似乎在這一刻看見了李洛書用刀狠狠地割著雙手上的掌紋,看見了他謹小慎微地跟在自己身后,看見了他第一次在大學校門外等她的樣子,看見了他們曾經親密地在一起……

只是百米,卻像是走盡了一生!

過去成為過去,現在踱步而來。

黎初遙心臟都空落落的,好像胸口破了一個大洞,正有冷風不住地往里頭灌。

他們究竟是怎么走到今天的?

相愛也是不可饒恕的錯嗎?

為什么一定要所有人都不幸才是終結?

如果可以……

黎初遙恍惚地垂下眼。

地上的鮮紅開始放大,扭曲,而后突然騰躍而起,鋪天蓋地地染了整整一個屋子。

如果可以……她在一切的最初,和初晨一起葬身火海那該有多好……

賓客之中,韓子墨穿著灰色的西裝,遠遠地看見了所有。

他對身邊的律師說:“你再說一遍……”

律師平板地將韓子墨說了無數遍的話重復一遍:“將我在隆天持有的所有股份,無條件贈送給黎初遙小姐。愿黎初遙小姐和單依安先生百年好合,白頭到老。”

韓子墨“嗯”了一聲:“沒錯,就是這樣。然后……”

他轉過了身。

他也該走了,哪怕前方無路可走。

這短短的距離已經走到了盡頭。

李洛書牽著黎初遙,來到了單依安和滿堂賓客面前。

他沒有放開黎初遙的手,就這樣挺拔地站在黎初遙身邊,堅定得仿佛能替黎初遙遮所有的風,擋所有的雨。

黎初遙轉向李洛書,動了動干澀的嘴唇,想讓李洛書帶自己走。

我們的生命中總有這樣一個人。

不管他高矮胖瘦,不管他對你好還是不好,不管他究竟愛你還是不愛你。

你總會原諒他。

你永遠需要他。

但在黎初遙開口之前,李洛書已經垂下眼,珍而重之地將黎初遙的手交到單依安手上。

他只說了一句話:“請好好對她。”

單依安接過黎初遙的手,他的回答一如既往的優雅:“我會的。”

李洛書離開了。

他來這里的所有目的,不過是為了送黎初遙這一路。

頭紗下,黎初遙的妝容已經被淚水糊得一塌糊涂。

李洛書離開之后,被阻隔在喉嚨里的哽咽終于沖破關隘,細碎的哭泣在婚禮會場與賓客之中蔓延。

婚禮上氣氛奇怪極了。

單依安卻泰然自若,牽著她走完最后一段紅毯,悄聲和黎初遙說:“我剛才還以為他會把你搶走。”

“他是個膽小鬼。”黎初遙說,“是個不敢再愛了的膽小鬼……”

這個膽小鬼,他不敢再愛了,也不敢再奢求愛,他被命運打敗了,他回來了……

卻又那么絕情地,走了。

他真的來送自己出嫁了,明明知道會是這個結局,可真到了最后,卻依然疼得快要死去了……

教堂外,圣歌空靈響起。

還沒有走遠的李洛書已經走不動了,他身上的西裝已經被虛汗打濕,他感覺不到雙腿的存在,每走一步都像是在挪,每一步都用了全身所有的意志,但就算如此,也不知道自己將在哪一個下一刻倒下。

今天的這個下一刻來得有點兒快。

又一步之后,李洛書意識中段了片刻,等他恍惚醒來的時候,他已經摔倒在了地上,腦袋的兩步之外,就是一盆土陶盆栽。

他用力撐著身體,但撐了半天也沒能讓自己從地上重新站起來。

他索性放棄了。

因為忽然之間不知道自己還有什么堅持的理由。

初遙已經走了。

帶著他的心一起走了。

一個沒有心的人,還能怎么繼續活下去?

他躺在地上,一抹冰涼突然碰觸臉頰。

下雪了。

他仰起頭來。

點點雪花在空中紛揚,他似乎在這飛揚的雪花中想起了大學寒假的時候,那時候也是下著這樣的雪,他一個人在步行街擺地攤,而初遙從風雪中跑來,拉著他的手,對他說:“走,回家吧。”

回家吧……

回家吧……

他再也不會有家了,再也不會有了……

李洛書全身的骨髓都在翻滾著疼痛著,為這一事實,為這既定的命運。

(二)心死

結婚的半年之后,黎初遙與單依安從民政局出來,結婚證變成離婚證。

兩人和平離婚。

沒有爭執,沒有吵鬧,結婚時沒有感覺,離婚后也沒有感覺。

這只是一個徹頭徹尾的交易而已。

現在交易結束,交易的雙方都無意續訂合同。

黎初遙往家里走去。家里就只有退休了的黎爸一個人在,半個月前,植物人了三年半的黎媽去世。去世的那一天晚上,黎初遙恍惚做了一個夢,夢境中,黎媽變回了初晨還沒有去世之前的模樣,清醒精明,將她抱在懷里輕輕地拍打,說謝謝她,說謝謝李洛書,還有老頭子的照顧。現在她走了,讓他們好好照顧自己……

湖北快三最新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