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初晨是我故意忘記你2上一章:第15章
  • 初晨是我故意忘記你2下一章:第17章

“我懷孕了!笨蛋!”黎初遙羞憤地又用枕頭在他頭上砸了一下,雖然他們兩個也避孕,但是就這個家伙一天到晚纏著她的勁,還真說不定有漏網之魚……

所以自己身體一不對勁,她就立刻跑去藥店買了驗孕棒回來驗,果然中獎了!

李洛書不閃不避,被枕頭砸到了腦袋,就像被一個從天而降的大禮包砸中了腦袋一樣。

他傻傻地看著黎初遙,簡直不敢相信自己剛才聽見了什么,但是黎初遙最后的那句話,變成回音一直縈繞在他的耳際。

我懷孕了,我懷孕了……

我和初遙的孩子,我們一家子三口人……

他猛地將坐在床上的黎初遙抱起來,大聲說:“初遙!”

黎初遙被嚇到,驚呼道:“快放我下來!你的腰不痛嗎?”

“不痛!”李洛書果斷說完之后,又對著黎初遙傻笑,“初遙,初遙……”

他在心里將黎初遙的名字一遍一遍地念著,念了無數遍。一次次的復健之中,身體早已感覺不到疼痛,現在充斥著他身軀和腦海的,只有幸福。

他小心翼翼地將黎初遙放到床上,像是在碰著什么特別珍稀的東西,貴重到只要稍一用力,馬上就會碎掉。

李洛書跪在地上,將手放在黎初遙的小腹上,還平坦的小腹根本摸不出什么東西。

黎初遙看著身前的男人,看他低頭專注的模樣,覺得自己的心正被泡在暖水里,熱熱的,脹脹的,想要一輩子都不離開……

(二)破綻

懷孕之后,李洛書對黎初遙的態度就更加緊張了,恨不得時時刻刻和她黏在一起。他的公司明明剛草創,忙得不得了,但他還是每天下班準時回家,把所有工作都帶回家做,而且每次黎初遙要試玩他設計的游戲他都不讓,一直說電腦有輻射,對寶寶不好。黎初遙忍不住瞥他一眼,心想自己天天上班,辦公室里三臺電腦開著輻射她,也沒覺得怎么樣啊。

不過這種被滿心呵護的感覺,讓她挺開心的。但是自己和李洛書的事顯然已經瞞不住,他們兩個人都希望能趕緊打證結婚,然后把寶寶生下來,好好把他養大,給他最多的疼愛,最溫暖的家。

兩人商量了之后,決定讓黎初遙先去試探一下黎媽,看看情況,要是真的不行,就直接先打證,然后黎初遙找借口說公司要調她去外省工作,先躲起來待產再說。

這天下午,黎初遙軟磨硬泡地將黎媽帶到市中心的商業區,說是快要入冬了,幫黎媽買一件新大衣。黎媽和黎初遙是一模一樣的性格,摳門得不得了,衣服只要能穿就不會買新的,也不在乎款式好不好看,只想把所有的錢都省下來,說是以后給初晨娶媳婦用。

“得了吧,初晨娶媳婦還用得上你那兩個錢。”黎初遙每次聽她這么說,都忍不住鄙視一句。

“他用不用我的錢是他的事,當媽的給他準備好了是當媽的心意。”黎媽特別理所當然地說,“這是當媽的應該做的。”

“那你給我準備嫁妝了沒?”黎初遙問。

“那當然。”黎媽白了她一眼,“我會少了你的嗎?你倒是把你對象帶回來給我看看啊,天天藏著掖著是不是怕我和他要禮金啊?你放心,我不要他的錢,把你娶走我就謝謝他了。”

“什么話。”黎初遙不爽地跟在后面小聲嘀咕,“搞得好像我沒人要一樣。”

黎媽走在前面,目光被一件灰色的毛大衣吸引住了,稀罕地用手摸著大衣上軟軟的貂毛。旁邊的導購員小姐看見了,連忙走過來推薦道:“阿姨眼光就是好,這是一件整貂的衣服,不是那種七拼八湊的毛攢起來的,您看著這毛感覺就不一樣!”

好東西確實能用眼睛分辨出來,那衣服上的毛一根根軟軟的,稍微有風吹過就一忽兒抖了起來,別提多精神。黎媽心動不已,翻開衣服的吊牌一看,卻頓時被那大幾萬的標價給驚到,驚呼道:“搶錢啊!”

導購小姐專業素質特別好,面不改色道:“阿姨,現在這衣服打八折呢。這樣好的貂皮大衣,買一件少一件,以后市面上說不定就沒有了。”

黎媽才不管她說什么,頭搖得和撥浪鼓一樣,可眼睛又有些不舍地望著那件衣服。黎媽是東北女人,對貂皮大衣有著特殊的執念,她老家的女人們,但凡家里有點兒家底的,結婚的時候家里都會給準備一件上好的貂皮大衣,可她年輕的時候家里窮買不起,結婚了之后跟著黎爸來了S市,有了兩個孩子,日子過得更加緊巴巴。

這件貂皮確實好看,黎初遙見她喜歡也勸她買了,可她死活不肯,拉著黎初遙往前走。結果逛了一下午,再也沒有一件衣服入得了她的眼。

母女倆逛了一下午,兩手空空地坐在咖啡店里休息,黎媽看了半天菜單才點了一杯最便宜的原味奶茶,黎初遙隨便點了一些,借口去上廁所,速度回到商場三樓,把那件貂皮大衣買了下來。

回來的時候,黎初遙直接把購物袋丟到黎媽邊上的椅子上,黎媽看見了衣服,驚得咂舌:“哎呀,你怎么買了呀,多貴啊!你一年才賺多少錢啊,這不要去掉一半啊,這么糟蹋錢你不心疼啊!”

“我刷的洛……初晨的卡。”黎初遙笑瞇瞇地說著,“不心疼。”

“初晨的啊。”黎媽點點頭,松了一口氣,想想不對,“初晨的錢就不是錢啊,你這個當姐姐的也好意思,說帶我出來買衣服,敢情叫你弟埋單啊?”

“是他非要我刷他的卡的,他想孝順孝順你都不給機會啊?”黎初遙勸道。

“那是,初晨是孝順的,現在很少有男孩子像你弟一樣孝順了。”黎媽聽到黎初遙這樣說,便也釋懷了,美美地打開購物袋,摸著貂皮大衣上軟軟滑滑的絨毛,滄桑的臉上布滿了滿意的笑容。

黎初遙見她心情正好,便凝視著她,試探性地開口問道:“媽,你還記得我高三時候,家里發生的火災嗎?”

“什么火災?”黎媽皺起眉頭,有些迷惑,“我們家什么時候發生火災了?你這孩子瞎說什么,火災也是能亂說的嗎?”

黎初遙心中猛地一沉。原來媽媽連火災都不記得了,那肯定也不記得初晨已經在火災中死亡的事情……

“那我們家原來住的城東的大院你記得嗎,四樓那家有個老奶奶,你不是總說她陰森古怪、不講衛生嗎?你還經常和她吵架的?”黎初遙不愿意放棄,循序漸進地問著。

“哦,那個老太婆,我記得。”黎媽點頭,那是個非常矯情的老太太,住在黎家樓下,黎家兩個孩子,在家里玩耍難免吵吵鬧鬧,弄出點兒動靜,一般人都不會說什么,可是這個老太太就不,上面一有點兒響動就上樓來罵,黎媽也不是好欺負的,一來二去就經常吵上了。

“對,就是她家沒關煤氣引起的火災,那個老太太,還被燒死了。”黎初遙輕聲說道。當年那場火災,除了初晨之外,樓下的老太太也沒能逃過。

“火災?火災?”黎媽的神情有些怪異,她緊緊地皺著眉頭,似乎頭疼得不行,她忽然伸出手緊握成拳,使勁兒地敲打著頭部,有些瘋狂地叫喊著,“什么火災!什么火災!我不知道!我不知道!”

黎媽的動作大得咖啡廳的人都嚇了一跳,目光齊齊射來。黎初遙連忙站起來,拉住母親安慰道:“沒有火災,沒有火災,我亂說的,媽你別激動,你先坐下來。”

黎媽被黎初遙安慰了一陣才安靜下來,眼神特別偏執怪異,嘴巴里一直小聲叨咕著:“沒有火災,沒有,沒有。”

“對,沒有。”黎初遙嘆了口氣,小心地安撫著母親。

她一直以為母親病情早就穩定了,只是每天要吃一些精神藥物而已,卻沒想到,只是稍稍提醒她一些當年的事情,就能刺激得她當場就要發瘋。也許,這輩子指望母親清醒,是不可能的了。

黎初遙用勺子攪著杯子里的牛奶,心中紛亂,心頭涌上疲憊。她拿起牛奶喝了一口,卻沒想到,剛喝進肚子里,就惡心得干嘔了好一陣子。

“你怎么了?”黎媽清醒了一點兒,看女兒身體不舒服,連忙關心地問道。

“沒事,有點兒惡心。”黎初遙隨便找了個借口,其實她懷孕初期反應特別大,幾乎吃什么吐什么。

黎媽似乎也察覺了什么,有些懷疑地看著黎初遙:“你最近老是惡心吧?”

“沒有。”黎初遙打哈哈地笑道,“就這兩天吃壞肚子了。”

“是吃壞肚子了嗎?”黎媽有些不相信,女人對一些事情總是那么敏感。

“哎呀,是啦,過兩天就好了。”黎初遙假裝有條不紊地埋單,“我先走了,晚上還得去公司加班呢,你自己打車回去啊。”

黎初遙說完,拿起座位上的包包,起身往外走,她雖然極力裝作鎮定,可腳步比起平常快了很多,走到咖啡廳門口的時候,更是像逃一般離開。慌亂中的她根本就沒有注意到背后黎媽那狐疑的目光。

(三)曝光

黎初遙坐上出租車后,就給李洛書發短信,說她馬上就回來了,李洛書回復了兩個字:等你。黎初遙看著這兩個字,特別窩心地笑了,望著窗外有些蕭條的冬景,心情卻格外陽光。

出租車在新家的小區門口停下,車還沒停穩,她就一眼看見了等在小區門口的李洛書,只見他站在路邊,望著車里的她淺淺地笑著,等車停穩了,便信步走來,幫她付了打車費后,打開車門,小心翼翼地把她扶了出來。

黎初遙呆呆地望著他問:“這么冷的天,你怎么出來了?”

李洛書緊緊握住黎初遙的手,將手拉到唇邊輕輕哈氣,又把自己脖子上的圍巾解下來給黎初遙圍著,撒嬌說:“不是說等你的嗎?”

“你可以在家里等啊。”黎初遙聽著李洛書微翹的尾音,簡直覺得身體都酥了半邊。

“想早點兒見到你嘛。”李洛書看著她的眼神,深情得像是能滴出水來,平日里覺得肉麻的情話,從他嘴巴里說出來,卻顯得那么好聽又真實,讓她整顆心都跟著飛揚了起來。

黎初遙嘴有點兒笨,不知道怎么回答,卻忍不住撲進他厚實的懷抱里,用臉蹭了蹭他的胸膛,用行動告訴他,自己有多喜歡他,多喜歡聽他在自己耳邊說著情話,多喜歡靠在他的胸口感受著他暖暖的溫度,和帶著淡淡水果香氣的清爽味道。

李洛書也低下頭來,用力地抱了抱她,然后在她頭頂親了一下才放開她問:“今天和媽媽談得怎么樣?”

黎初遙搖搖頭,嘆了一口氣,失望地說:“完全不行,別說初晨的事了,就連火災的事她都想不起來,逼問得緊了頭還會疼。”

“算了,想不起來就別逼她了,媽媽也不容易。”李洛書安慰著有些失落的黎初遙,本來他也沒奢望過這件事會很順利,現在的情況,他早就預料到了,“我們還是先登記吧,然后你就安心在家里住著養胎,其他的謊都讓我來說。”

黎初遙抬頭望著他那堅定的眼神,心里的不安都放下了,她笑著點頭:“當然應該讓你去幫我和媽媽說我調任外地,你說什么媽媽都信。”

“好好好,我去說。”李洛書寵溺地點了一下她的鼻子,“走吧,我們回家。”

“嗯。”黎初遙用力地點點頭,然后問,“晚上給我做什么好吃的?”

因為他們一周只有周末兩天才住在這邊,所以每次過來,李洛書總是提前買好很多食材,變著法子給黎初遙做好吃的。

李洛書手藝本來就好,又用心去做,這些日子廚藝又精湛了不少,已經牢牢抓住黎初遙的胃了。

“嗯,我買了新鮮的排骨,用冬瓜給你燉湯喝,還有小河蝦,用辣椒給你爆炒一下,你可以連殼一起吃了,好好補補鈣,你知道的,懷孕的女人啊,要多補鈣……”李洛書一手拿著黎初遙的挎包,一手摟著黎初遙的腰,一邊說著晚上的菜,一邊帶著她慢慢往前走,一步一步,從小區門口到家樓下,不到五百米的距離,兩人一路走,一路笑著,男人總是忍不住低下頭來,親親女人的臉頰,女人也一直仰著頭,望著他,滿眼的甜蜜和愛意,兩人周身彌漫著幸福的味道,吸引著和他們擦肩而過的路人,頻頻回頭。

他們誰都沒有注意到,就在小區大門的不遠處,一個中年婦女正一臉震驚地看著他們倆的背影,手腳抖得就像風中的落葉,像是看見了什么不可思議的骯臟的東西……

(四)地獄

新家在四樓,黎初晨買的時候著急了一些,已經沒有高的樓層了,雖然是電梯洋房,兩人卻從來用不上電梯,每次都是走樓梯上去的。李洛書讓黎初遙走在前面,自己在后面小心護著她,樓道間還是像過去一樣安靜,對門并沒有住人,連裝修都還沒開始,會到這一層來的就只有他們兩個而已。李洛書像往常一樣打開門,先讓黎初遙進去,看著黎初遙在玄關處換好了鞋子,這才跟著進入家中,準備關門。

但就在這個時候,樓梯間又傳出厚重的腳步聲,李洛書隨意地回頭看了一眼,看見一個老年婦女扶著樓梯的扶手緩慢地走上來,只一眼,他便心驚得不行。

她短發,頭發花白,鼻梁上架著一副老人鏡,穿一身灰藍色的衣服,手中還提著一個裝著貂皮大衣的購物袋。

李洛書整個身體都僵硬了,他扶著門把直挺挺立在門邊,叫了一聲:“媽……”

走在前面的黎初遙猝不及防,倉促回頭,只看見黎媽忽然像炮彈一樣,一口氣沖了上來,推開擋在門口的兩個兒女,沖進房間,從客廳繞到廚房,又從廚房繞到臥室!

黎初遙就跟李洛書一樣,整個人都木了,她甚至因為害怕而微微顫抖了起來。她的目光跟隨著母親的目光,從那些擺放在屋子里的雙人照片,掛在陽臺混著晾曬的衣服,和屋子里唯一一張雙人床上掠過,隨著母親的氣息越來越急促,表情越來越驚恐,轉頭望向她的眼神充滿迷惑憤怒恐懼甚至惡心!

黎初遙整個人打了一個冷戰,害怕地小聲叫道:“媽……”

黎媽整個人都陷入一種恍惚之中。從看見初遙和初晨在一起親親密密地走進小區的時候她就一直恍惚著。她始終不敢相信自己看見了什么,她尾隨兩人來到樓上,卻看見了再也無法逃避的東西:他們兩個人住在一間屋子,睡一張床!發生了什么!發生了什么?

黎初遙的聲音,將黎媽從恍惚中喚醒,她顫抖地舉起雙手,驀然旋身,用盡全身力氣甩了黎初遙一巴掌。清脆的響聲在房間內回響,黎初遙被打得趔趄了一步,臉也重重偏向一邊,臉上火辣辣地疼,白皙的面頰上很快浮出五個指印來。

這一巴掌來得又快又猛,李洛書完全沒來得及過來阻止,他一把扶住黎初遙,心疼地望著她臉上的傷痕,忍不住對黎媽吼道:“你干什么呀?”

黎媽被李洛書吼了一聲,整個人都崩潰地望著他。她的兒子居然吼她?一直以來溫和孝順的兒子居然吼她?她瘋了一樣將手里的購物袋向兩人砸去,李洛書連忙抬手,護住黎初遙,購物袋先砸在李洛書的手臂上,又掉在地上,里面新買的貂皮大衣露出一角,黑漆漆的就像黎媽現在的心情。

黎媽像是瘋了一樣,聲嘶力竭地喊道:“我干什么?是你們在干什么!你們在干什么!在這個房子里干什么?你們說啊!你們要不要臉啊!這樣的事都干得出來!要不要臉?”

黎初遙看著憤怒的黎媽,開始害怕。初晨死的時候,黎媽就是這樣憤怒恐慌得不能接受,然后就瘋了!她不能再讓黎媽這樣,林雨說得對,讓李洛書扮演初晨一開始就是個錯誤,不管是對初晨還是對黎媽和李洛書!

她再也忍不住喊了起來:“媽,你冷靜一點兒,不是你想的這樣。”

“不是我想的這樣還是怎么樣?你還想騙我?你是不是還想騙我?”黎媽上前去想一把抓住黎初遙質問,卻被李洛書擋住,黎媽甩開李洛書的手吼,“你們兩個是姐弟啊!怎么能干這種事!黎初遙,你老實說,你是不是有了,是不是?”

黎初遙咬了咬嘴唇,看著母親有些艱難卻又倔強地點頭:“是。”

“啊啊啊啊啊!”黎媽瘋狂地大叫著,這尖叫聲一直持續了一分多鐘,怎么也停不下來。黎初遙怕她瘋過去,連忙從李洛書身后跑出來,拉著她的雙肩,直視著她,用力地吼著:“媽,你醒醒,你不要這樣,你看著身旁的人,他不是初晨啊!初晨已經死了,他死了好多年了,你醒醒吧!別再這樣了。”

黎初遙的聲音就像轟隆隆的車輪聲碾壓過黎媽的腦海,黎媽在一瞬間變得狂怒,她上前劈頭蓋臉地打著黎初遙,好像那不是自己的女兒,而是一個仇人!她叫道:“你亂說,你亂說!你怎么這么毒的心腸,你弟弟好端端地在我面前,你怎么敢咒他死!你還勾引他,他是你親弟弟,你怎么敢勾引他!”

黎初遙抬手擋著黎媽的拍打,她不敢還手,只能一步一步地后退。

李洛書快步從后面抱住黎媽,試圖安撫:“媽,媽……”

黎初遙這時候終于能夠喘上一口氣了,她的性格一向要強,話都說到這份上了,干脆說開算了,她再一次大聲說道:“媽,你醒醒!陪著你這么多年的不是初晨,是李洛書,是初晨的同班同學!初晨已經死了,死在那場火災里,你記得的,你只是不愿意想起來而已。”

“初晨死了?”黎媽停了下來,用特別小的聲音問道,眼里凈是破碎的混亂。

“媽,你醒醒吧。”黎初遙特別難過地看著母親,哭著點頭,她最不想看見的一幕還是出現了,最不想傷害的人,還是被她傷害了。千小心萬小心,還是讓媽媽用這樣的方式、這樣的打擊,再次去接受這個事實。

可是……

“媽,十三年了。你就讓初晨安心去吧,別再抓著李洛書當影子了。”黎初遙哭著安慰著母親。

可黎媽一直嘀咕著:“初晨死了,初晨死了,不不不,他沒有死,沒有。”

“媽,我是有了孩子,你馬上就有外孫了,會有一個新的親人,我們一家重新開始,重新過新的生活好不好?”黎初遙小心地走過去,拉住母親的手,希望用新的血脈喚醒她的意識。

黎媽好像聽進去了,直愣愣地望著黎初遙的肚子:“孩子……孩子?”

“對啊,媽,我有孩子了。”黎初遙小聲地說著,就怕驚擾母親。

黎媽顫巍巍地伸出手,摸了摸黎初遙的肚子,忽然抬起頭,一把將她推開,拿起放置在餐桌上的水果刀,瘋狂地對著黎初遙的肚子捅過去!

“啊啊啊啊!這孩子是孽種!不能要!不能要!不能要!”黎媽一邊吼著,一邊一刀一刀往黎初遙肚子上捅去,似乎想要破開她的肚子,將里面的東西拿出來剁碎一般!

黎初遙被母親的瘋狂嚇到了,幾乎忘記了反擊,也忘記了阻擋,連疼痛都忘記了,只覺得那刀一下下地捅進來,拔涼拔涼的,鮮血像是打開了水龍頭的自來水一般,從肚子上的傷口上瘋狂涌出,在潔白的衣服上洇開,好像一朵鮮艷花朵的盛放。

黎初遙愣愣地睜大眼睛,難以置信地看著母親,不相信眼前的這一切,她的媽媽……竟然真的將刀刺入她的身體?

還有……

她怔怔地摸上自己的小腹,濕漉的、黏膩的觸感沾滿手掌。

她的寶寶……

也不知是疼的,還是嚇的,眼淚就這樣唰地從她的雙眼里流出,混著濺在臉上的鮮血,河流一般淌下。

“初遙!”李洛書也被這突如其來的變故嚇住了,那大片大片的鮮血染紅了他的眼睛,那刀像是捅入自己的身體一般,疼得他每個細胞都發出尖銳的吼聲。他大叫了一聲,聲音尖銳得好像要劃開空氣。他一把推開黎媽,撲向黎初遙,用手緊緊按著黎初遙的傷口,慌張得不知道如何是好。他看著她滿臉的淚水、滿身的鮮血,害怕得哭了出來,抬起頭,對陷入瘋狂的黎媽吼:“你瘋了嗎?她是你的女兒啊!”

他的聲音在一瞬間變得嘶啞,他忽然站了起來,拉著黎媽的手,對著自己的心臟,眼睛里滿是恨意:“你要殺就殺我,要捅就捅我!來啊!對著我捅,對著這兒捅!對著我啊!是我要纏著她的,是我勾引她的,是我愛她!是我想要她!是我!你捅我啊!”

李洛書哭喊著的聲音,拉回了黎媽的一絲神志,她瘋瘋癲癲的眼神,望向躺在血泊中的黎初遙,腦海仿佛炸開了一般,她觸電一樣放開手里的水果刀,哆嗦地抱著頭,瘋狂地大叫一聲,轉身什么也不顧地踉踉蹌蹌向外跑去!

她干了什么?她干了什么?黎媽亂成一團,整個人覺得天旋地轉一般向下倒去,“砰”的一聲,整個人從樓梯間的樓梯上摔了下去……

摔下去時,那沉重的聲音,傳進了李洛書的耳朵里,李洛書怔了一下,緩緩轉身,望著空蕩蕩的門口,小心翼翼地一步一步走過去,越過房門,走出通道,來到樓道間。

他看到了自己最不愿意看到的畫面。

世界在這一刻又變成幼年的黑白。

地獄撲面而來。

黎媽躺在半層樓之下,身體扭曲,像一個被摔破了的娃娃,頭顱枕著的地面,是一小攤血跡。

他就這樣站著,房間里的黎初遙,樓梯下的黎媽。

那一片片的鮮紅,刺得他連呼吸都困難了,他張大嘴,卻連一點兒聲音都發不出來。他用雙手用力地抓著頭發,干吼般高喊著,那痛苦簡直像無形的尖刀一般,在一下下地將他凌遲處死!

忽然間,韓子墨醉酒后的話,像詛咒一樣在他耳邊回蕩:“別忘了那老道士給你批的命,你是天煞孤星,克六親死八方,注定不得善終。你不用幻想,能得到幸福。”

不用幻想,得到幸福……嗎?

第十三章:初晨,我愿意用我的生命去愛你

(一)絕望

醫院雪白的天花板下,急診室代表急救的紅燈已經亮了一整個晚上。

兩扇緊緊閉合的急救室大門隔絕內外,坐在走廊休息椅上的李洛書雙手微微顫抖,刺骨的寒意正在不斷侵蝕他的身體和腦海,但這些寒意不是從外穿透皮膚進入骨髓,而是從心底一點一點滲出來的。

他腦子里很亂,眼前血紅血紅的一片,這不是他第一次看到這樣的景象,幼年的時候,父母的死亡,少年的時候,韓家夫妻從樓上摔下,今天,是自己養母和最愛的人……

還有對他恨之入骨的奶奶,最好的朋友黎初晨……

他明明才活了二十六年,卻親眼見到那么多親人朋友從他眼前離開!

李洛書直愣愣地望著自己不停顫抖的雙手,不停地在心里問自己,難道,他真的是天煞孤星嗎?難道,他真的進了誰家,誰家就家宅不寧嗎?

難道他真的不可能得到幸福,不可能得到家人嗎?

耳邊又響起年少時,黎初遙對他說的話:以后誰要是說你是天煞孤星,說你命不好,你就吐誰口水!

那時的自己,是多么高興,終于有一個人告訴自己,自己不是……

可是初遙,初遙……

正當李洛書思緒混亂,快要絕望的時候,手術室的紅燈終于熄滅,那仿佛要關一輩子的門隨之打開,戴著口罩穿著白袍的醫生護士先后出來。

湖北快三最新开奖结果